[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1~CH5(靈魂伴侶梗)

 

這幾月的共同值班下來,布魯斯已經從幾談中知道超人根本是在人類堆中長大,甚至目前還保有著一份人類社會中的工作。蝙蝠俠當時問:「你跟人類一起長大?這是你選擇守護人類的原因嗎?」

 

超人回答:「你不需要跟貓咪一起長大,才會做貓咪救援吧?」

 

這話說的有理,但對於人類被比做貓咪,布魯斯只能哼的一聲作為回答,還得確保自己的那聲不屑,聽起來絕對不像「喵」的近音。

 

蝙蝠俠當時又問:「為什麼堅持保有人類社會中的工作?你有財務壓力?正義聯盟的津貼不夠用?」蝙蝠俠想探知超人是否有財務壓力?如果超人因為財務壓力而打兩份工,會不會他哪天突然決定統治地球就不會有財務問題?

 

「聯盟的津貼很好,我也沒有財務壓力。真的!沒有什麼財務壓力!」超人知道蝙蝠俠為了聯盟的預算耗費不少心神,極忙開口解釋,深怕蝙蝠俠馬上又把預算從頭到尾的檢查一次。

 

「沒有財務壓力,為什麼要維持著正常工作?你把錢都花到哪邊去了?」聯盟的津貼並不低,唯一窮的響叮噹的巴里是因為把津貼全部投注在零食上。超人又沒有超級食量?他到底把錢花去哪了?布魯斯想著就算超人真的沒有財務壓力,至少知道超人把錢花在何處也很好。一個人的性格喜好甚至心理健康狀態都可以從消費行為推斷一二。要是自己能搞到超人的信用卡紀錄就好了……等等,或許他能給超人一張信用卡?誘使超人只刷這張卡?

 

布魯斯還在盤算怎麼透過信用卡監視超人並做的不露痕跡,超人卻已經開開心心的把自己的收入公布出來。並且老實的說:「這幾年越來越會控制力道,很少弄壞生活用品了!所以平常也沒什麼重要開銷,錢都存起來了!」

 

布魯斯追問:「你存錢想要做什麼?」

 

「結婚吧?媽媽說結婚要花不少錢。」超人不假思索的回答,布魯斯卻覺得自己的神經出現了斷裂的聲音。

 

愛情啊!婚姻啊!他怎麼忘了世界上還幾件事比財務問題更容易影響情緒呢?

 

因此最近這段時間,蝙蝠俠一邊整理出一套有效金流的追蹤方式,發給聯盟成員一人一張信用卡。一邊比對公開資訊與機密情資,整理出了超人有可能喜歡的對象。今天的值班時間,布魯斯就要旁敲側擊一番,好好確認名單上的哪一位是超人心儀的對象。

 

布魯斯認為大都會記者露易絲‧蓮恩是最可能的人選。超人救她的次數太多了!多的像是露易絲知道自己可以身處險境,為搶新聞奮不顧身!反正她有一台隨叫隨到的外星計程車可供撤退!在布魯斯看來,露易絲也是首選。她思想理性,性格獨立,熱心公益,正義感十足。這樣的配偶多半不會阻撓超人在婚後繼續執行超級英雄的任務。

 

不過太獨立,可能也是一個問題。這樣的女性甘願成為超人的配偶嗎?如果成為超人的配偶,世人銘記她的方式就再也不會是知名記者,普立茲獎得主,而是超人的附庸,超人生活的註腳。況且露易絲‧蓮恩曾經在訪談中隱約提過自己也有靈魂伴侶印記,當時的訪談原文是:「婚姻?戀愛?不,我已經決定嫁給工作了!況且光看我身上的印記,我相信我註定孤老一生。」

 

雖然這年頭對自己身上的印記透露出一點模糊訊息,是某種風潮,某種調情手段,甚至是一種徵婚方式。露易絲最終還是沒有透露自己身上的印記內容,但依照她對自己靈魂伴侶印記的形容詞,這件事情聽起來實在不妙。

 

首先,外星人也有靈魂伴侶嗎?布魯斯實在很難想像氪星人的身體上面有著一行字寫著:超人!救我!

 

畢竟根據統計,這是最多人對超人說的第一句話。

 

再來,露易絲如果還會提及靈魂伴侶印記很有可能她還對這種古老浪漫情懷抱持著一點……期望與想像。如果露易絲還希望跟靈魂伴侶相戀相守,一個失戀的超人,會不會是地球最大的危機?

 

這時,布魯斯從玻璃的反射上看見紅披風的模糊影子,冷冷開口。「你遲到了。」明明接下來的計畫是讓超人掏心掏肺的講述戀愛煩惱,但是布魯斯還是指責了超人的遲到。布魯斯的態度嚴肅,甚至兇惡。實際上這是長時間相處之後,布魯斯發現讓超人開口的最佳方式。

 

讓超人對你心懷歉意。

 

只要他感到抱歉,他就會盡可能地回答問題,配合行動。超人曾在救災時弄壞了一位少女的畢業舞會禮車,他就答應了那位哭哭啼啼的女孩,抱著他從天而降,讓她擁有了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舞會登場。也曾因為撞爛的記者的攝影機,甘願接受八卦記者拷問。在最禮貌的狀況下,超人略帶尷尬的說出:「嗯,我的生理構造跟人類大致相同。」「不,我沒有考慮過生殖隔離問題。」然後讓隔天的八卦報果然用最情色的方式與最大的字體寫著:「超人能與人類做愛!」

 

沒想到今天的超人狀況特殊,根本不需要動用到「歉意勒索」,他就自動自發了餵給蝙蝠俠一切他所需要的訊息。

 

對,超人很抱歉他遲到了。

 

對,他有超級速度他還是遲到了。

 

不,不是工作因素。工作從來沒有影響他在聯盟內的值班。

 

「蝙蝠俠,我遲到是因為……」超人把臉埋進自己的手中,用力搓揉。額前的那撮捲毛隨著他揉臉的動作一起抖動「我覺得我有戀愛方面的麻煩了……」

 

布魯斯的第一個反應是:「你之前談過的存錢結婚問題?」布魯斯想著,如果是錢,一切都很好解決。為了超人的精神狀態穩定,為了地球的和平,布魯斯願意掏錢。反正他的超能力,就是錢。

 

「啊?什麼存錢結婚?」超人一副狀況外的模樣,顯然忘記了他當初隨口說的那句「存錢為結婚」。超人垂頭喪氣的說:「我跟那個人離結婚還遠著咧,以人類的標準來看,大概比月球到地球還遠。」

 

「我以為地球到月球的距離,你只要一眨眼就能抵達?」布魯斯嘗試著要和緩氣氛。卻發現粗啞的電子音,聽起來不像和緩氣氛,只像諷刺。

 

「不,那個人不是追求超人。而是追求我的……正常人身分。」超人嘆了一口氣「不會飛行,沒有光環,只是一個普通到土氣的平凡人。」

 

「問題在於?」布魯斯知道自己挑起了眉毛,但是超人只能聽見他挑起的語尾。「你擔心要坦承超人的身分嗎?那個人如果喜歡平凡人的你,為何要討厭超人的你。人類多數都很迷戀超人,不是嗎?」

 

「問題還不是在超人與平凡人的雙重身分。問題是那個人跟我講的第一句話……不對。」超人綿長深沉的嘆了一口氣。

 

「那個人不是我的靈魂伴侶,但是我對那個人,很動心,很動心。但是我覺得我都穿越了大半個宇宙降落在地球,身上有這麼一句地球的語言,地球的文字……我跟我的靈魂伴侶之間應該是特別的吧?宇宙等級的特別吧?我好像應該等待我的靈魂伴侶出現?不該為了一個不是靈魂伴侶的人動心。」超人的口吻十分迷茫,幾乎沉痛。短短的一段話,就聽得出他對那個人早已迷戀的難以自拔,卻又如此傳統的甚至傻氣的虔信靈魂伴侶的就應該相戀相守的古老信條。

 

「現在已經沒有這麼多人看重靈魂伴侶了。」布魯斯原本想要這樣回答超人,但是轉念一想,靈魂伴侶不可靠的論調應該屬於永遠衣衫不整,輕佻放蕩的富豪布魯斯。一身肅穆,包裹在重甲與凱夫拉纖維中的暗夜義警絕對不會大談什麼靈魂伴侶不重要。而且……氪星人也有靈魂伴侶?

 

「你身邊的人,我是說你平凡身份中的親友,怎麼看待這個追求者?」布魯斯實事求是的詢問。布魯斯自覺這個論調可以,這個論調很蝙蝠俠。

 

超人低著頭,悶悶的說:「我的朋友分裂成幾派。有些人認為我瘋了,怎麼可以不立刻答應?天底下沒有幾個人條件比那個人還要好。就算他不是靈魂伴侶又怎樣?靈魂伴侶不會比他好。反正靈魂伴侶也不見得能相守到永遠,轟轟烈烈愛一場有什麼不好?」

 

「有些人則認為我的追求者瘋了,他們認為我除了身形高挑壯碩之外,外表上找不出什麼明顯優點。工作上面雖然得過重量級大獎,但是得過獎的人這麼多,真的不用選我。或許我的追求者吃慣米其林三星餐廳的精美佳餚,突然決定試試街頭餐車的味道。認為追求者瘋了的人又細分成幾種:快點答應!趁機討一下便宜,有這樣的前任是人生無上的光榮。」

 

「轟轟烈烈愛一場?前任?」布魯斯覺得自己抓到了什麼重點。

 

「嗯,多數的人相信我跟那個人不會長久。」

 

「剩下的人怎麼看?」

 

「剩下的人,覺得追求者瘋了的人……希望我能逃多遠逃多遠。這些朋友認為我不是情場老手,我玩不起這樣的遊戲。」

 

「你的意思是,你平凡身分中的每一個朋友,都相信你們不會長久。」

 

「不要用這麼森冷的口氣說出事實好嗎?事實太殘酷了。」超人在苦笑中嘆氣。

 

布魯斯開口「那你還在猶疑什麼?你的猶疑,實際上就是最好的答案。不管旁人怎麼說,怎麼想。你就是真的動心了,動心的難以自抑。就算明知可能會被傷的體無完膚,你也想要惡狠狠的愛一場。」蝙蝠俠如此帶有文藝氣息的發言,把超人給鎮住了,他把臉抬了起來,似乎準備朝著蝙蝠俠道謝,感謝他給自己一些大膽去愛的勇氣。馬上就聽到下一句:「奮不顧身很愚蠢,但很符合超人你的蠻幹作風。」

 

超人把臉再度埋回自己的掌心,就連額前的那撮小捲毛也萎蔫下來,彷彿半死不活的失水植物。

 

布魯斯清了清喉嚨,開始耐心開導超人。布魯斯知道,巴里如果旁觀一切,又要開始大吼「大蝙蝠不公平!大蝙蝠對超人最好!最有耐心!」

 

實際上布魯斯盡力調控每個超級英雄的生活,努力讓不穩定因素降到最低。一群身懷異能的超級英雄,等於一批需要精密控溫否則隨時炸裂的危險物質。這是為什麼黛安娜的史蒂夫總會知道新開的冰淇淋店,巴里總能幸運抽中一年份的薯片。

 

現在布魯斯只是把這份耐心,這份操控力,用到了最大,也最危險的炸彈身上。

 

布魯斯說:「我是不知道超人到底長的怎樣,畢竟你開啟的生物力場讓人類無法看清你的外表,更讓媒體拍下的照片變成一團模糊。知道你長相的只有具非人類血統的黛安娜跟亞瑟。偏偏黛安娜認為所有心地善良的人都長得很好看,亞瑟……」布魯斯停了片刻,「我不相信亞瑟的審美觀。所以,我不知道你的長相,所以我對外表不做評論。」

 

「至於超人你平凡生活的社經地位?你也沒有透露過。不過你剛剛說了你在職場上得過大獎?那代表你至少能在職場上發光發熱?」

 

「為什麼不試試看呢?給那女孩一個機會?她既然是一個會猛力倒追的女孩,而且條件極佳,那我想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

 

「實際上……那個……」超人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才吐出幾個詞又閉口不語。因此布魯斯繼續說了下去,「你現在卡住的點有兩個。一、你們不是靈魂伴侶。」說到這邊,布魯斯有點微妙的不適,他利用值班時間套問超人數個月,居然到現在才知道氪星人也有靈魂伴侶。失策,太失策。

 

「靈魂伴侶在氪星上的研究,我沒有數據。但地球上的研究證明靈魂伴侶只代表強烈的吸引力與共感力。不代表關係和諧,更不代表婚姻幸福。如果你想要明確的靈魂伴侶離婚數據,我可以給你一份,鋼骨可能可以給你更詳細的資料。」布魯斯頓了一頓,繼續說「你應該有聽過現在流行的說法,靈魂伴侶只是一朵……」

 

「靈魂伴侶只是一朵長莖玫瑰。」超人把後半截話接過,明顯也知道這個主流說法。「我們手持著它,以便在茫茫人海中相認。相認之後,一切的發展就如同網友見面。可能很好,可能很壞。」

 

然後,超人又苦笑了一下。「你知道上一輩的人很討厭現在長莖玫瑰的說法嗎?他們認為這樣褻瀆靈魂伴侶的神聖性。老一輩的人認為玫瑰是玫瑰,靈魂伴侶是靈魂伴侶。」

 

「靈魂伴侶的神聖性?早期的研究拒絕承認同性身上出現靈魂伴侶印記有任何愛情的可能性。紛紛以生死與共的兄弟情誼,姊妹關係做為解釋。不少國家都以不文明的手法處理這樣的同性印記。挖除印記,割肉取字。或者強制兩女同嫁一夫,兩男同娶一妻。強迫兩人鬥毆致死的新聞現在還時有所聞。」

 

「那是不文明地區的情狀……」超人想解釋,布魯斯卻立刻打斷。「文明地區靈魂伴侶就比較神聖了?多數國家,多數地區為靈魂伴侶的離婚設下高門檻。世界上有十七個國家徹底禁絕靈魂伴侶的離婚,即便外遇,家暴,甚至發生更糟糕的事情都絕對不允許離婚。明明任何人都不該為了一行字賠上一輩子。靈魂伴侶是靈魂伴侶,人生是人生。浪漫可以,愚蠢的浪漫就是只是加倍的愚蠢而已。」面對蝙蝠俠這一連串有理有據的殘酷真相攻擊,超人只能笑了笑,「提醒我千萬不要跟你談任何浪漫的事情。我可以看到全世界的邱比特都死在了你的腳下,所有的玫瑰都在你身後凋萎。」

 

面對超人這一句小小的挖苦,布魯斯才驚覺他剛剛那一番話說的太順也太有備而來。因為這些話,布魯斯早在心裡盤桓許久。他這大半輩子都在說服自己「靈魂伴侶愚蠢」、「靈魂伴侶不重要」。最近布魯斯還嘗試著要說服他的追求對象這件事。宇宙如此神秘,他還沒來得及跟自己的男孩促膝長談,眼下卻在外太空,說服一個外星人「靈魂伴侶不重要,你要給不是靈魂伴侶的人機會」。

 

「那女孩知道你不是他的靈魂伴侶,但是你們彼此吸引。就給她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畢竟真正洞悉對方的靈魂遠比,你們是不是靈魂伴侶重要。」

 

這段話,似乎讓超人重新獲得了一些勇氣。他抬起頭,露出了一個神采奕奕的笑容。布魯斯一直覺得很奇怪,生物力場讓所有人對超人的模樣毫無印象,卻絲毫不妨礙人們對超人表情的解讀。感受到超人那個燦爛過度的笑容,讓布魯斯覺得自己還是需要適時的潑點冷水。

 

「解決掉你對於靈魂伴侶的顧忌。你談戀愛的第二個問題就是她條件太好,而且似乎是情場花蝴蝶。你其實很喜歡她,但是就怕她跟你玩玩而已。」

 

超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崩落。「可以……幫幫我嗎?畢竟你是永遠都有辦法,永遠都做好準備的蝙蝠俠……」

 

對於超人的開口求就,布魯斯並沒有出現半分優越感或勝利情緒。他只是用上實事求是的口吻,冷靜開口:「我可以跟你聊聊天,幫你出點主意。當你的顧問,但我不會幫你裝情場高手。電影裡面那種塞了一個通訊器,我說一句你說一句的方式不實際,也不長久。」

 

「那我該怎麼辦?」

 

布魯斯的回答很冷酷,也很實際。「去愛,去受傷。真的被甩了又怎樣?換個方向想,她也不是你的靈魂伴侶。再換一個方向想,你是鋼鐵之軀,你不會流血,不會受傷。」

 

未完待續

TBC

*長莖玫瑰的用詞是刻意使用。JL電影裡面的開頭曲的歌詞說每個人都希望一朵長莖玫瑰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這次台北iou場次跟接下來的cwt都會有加印。如果不方便前往,葫蘆夏天在這次iou場次之後會補書

  1. 还有克拉克在个人电脑上搜索的行、爱关键字,都在暗示蝙蝠侠,他自己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惜的小男孩

  2. 喔喔喔喔喔~~~~其實他們的第一句話都在身為超英的時候說過了…..嗎?
    在一起~在一起~(歡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