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1~CH5(靈魂伴侶梗)

 

=====你曾說過的話CH2=====

 

克拉克萬萬沒有想到,那場天下掉下來的專訪,後續走向完全超乎預期。一開始,兩人在韋恩莊園的專訪,只能用平凡無奇來形容,直到布魯斯在專訪最後突然提了一句:「啊!我終於想起來了!」

 

「克拉克你在開場的時候說:『這是星球日報與布魯斯‧韋恩的第二次專訪……』我剛剛一直沒有想起來我何曾接受過星球日報的專訪?我想起來了,普立茲獎得主,一個美女記者……」

 

「露易絲‧蓮恩」克拉克幫布魯斯把話補上。「我的前輩,報社內的王牌。」

 

「我記得她不喜歡我」布魯斯做了一個幾乎可以說是委屈的表情。「大概是覺得我太輕佻了?」

 

「不,她討厭你不是覺得你輕佻……」克拉克原本是想澄清些什麼,卻發現自己說溜了嘴,直接證實露易絲的討厭。克拉克輕輕吐了吐舌頭,把話說下去。他覺得全盤闡述或許有洗白作用。雖然露易絲可能不在意,但被大老闆記恨可不是一件好事。「露易絲跟我談過,你是難以下筆撰寫的人物。在業界內的排名,沒有第一也有第二。」

 

「難下筆?會嗎?高譚娛樂報跟你們持不同意見喔!」布魯斯原本已起身,準備離開座位結束訪問。此時又坐了回去,甚至在位子上稍微調整了一下肢體,似乎有長談的準備。

 

「娛樂新聞談你都是側寫,都是看圖說話的捕風捉影。先放一張你跟女伴下車的畫面,然後一百字介紹那個女生職業與經歷,一百字質疑你的前任女伴是否失寵。八卦一點的報紙會去採訪前任女伴,企圖激怒對方,配上一張前任怒吼的照片。走時尚路線的小報會花一百字談論你們的穿著,標出所有的品牌,只差沒有把你的內褲品牌寫出來。最後再花一些篇幅談論你的伴侶審美觀。納入他們的『布魯斯伴侶偏好資料庫』。」克拉克講得很順,很流暢。幾乎像是單口喜劇演員的預先排練。布魯斯發現自己居然為此笑了,還是發自內心的笑,而非掛在臉上的表演。

 

「財經新聞你若不是把所有記者打發給韋恩集團執行長盧修斯,就是用自己的高曝光率替集團做宣傳。財經記者對你無力,因為你是一個無懈可擊的讀稿機,從你身上完全挖不到任何足以大書特書的財經黑幕。」

 

「露易絲負責的是時政新聞與世界趨勢。她很討厭你,因為韋恩集團明明對正義聯盟展開大規模資助,對於這種話題你只說:『喔!小男孩都有英雄夢』『我覺得神力女超人很美。』」

 

「所以露易絲討厭我是因為她挖不到新聞?」布魯斯笑了,嘴角微揚,很有一些風流意味。

 

克拉克搖了搖頭,「不完全是……我跟她聊過這個話題……我們覺得你的花花公子行動,無腦信託基金寶貝形象都是一個對付世界的偽裝。染血的冠冕,帝國的重量,加諸在一個八歲小孩的身上。你沒瘋,沒進療養院,沒有在勒戒中心進進出出。你牢牢佔住王位,一坐幾十年。」

 

布魯斯輕聲笑了笑,但似乎笑得有些急促。「小記者,你的說法太……中世紀小說。什麼王位?太誇張了。況且這也不是我的努力,大家都說盧修斯跟阿福忠心耿耿。」

 

「忠心耿耿不能讓帝國持續擴張,睿智果敢才能讓版圖壯大。越是聰明的人,越不可能供奉一個昏聵的君王。」明明布魯斯拒絕了王位與冠冕的稱呼,克拉克像是卻跟這些形容詞槓上了,每一個用詞,都在強調韋恩集團身為現代帝國的事實。

 

「或許是我給盧修斯很大的自由。」

 

「你用了『給』這個字……」

 

布魯斯攤手一笑,「小記者,你比你表現出來的還聰明。剛剛為什麼不用這種方式採訪我?這樣你得到的報導會比剛剛那篇中規中矩的訪問有趣的多……」方才的言詞交鋒,克拉克敏銳的足以抓住一個字的破綻,這份聰明足以讓布魯斯棄守自己癡傻風流的樣貌,真誠的繼續對話。

 

布魯斯反過來詢問:「我很好奇,如此優秀的一個記者怎麼有辦法忍受剛才的專訪?我張口說了一小時,基本上就是一小時詞藻華麗的廢話。」

 

「我怕我火力全開,你會在第一個問題之後就生氣,把我丟出你家的領地。一篇中規中矩的報導,至少可報銷我的出差費。」

 

布魯斯笑了,「所以你也是在裝傻啊!你採用了跟我差不多的策略,又有什麼資格說討厭我。」

 

「我說的是露易絲不喜歡你,又沒有說我討厭你。」克拉克用嚴肅的語氣駁斥了布魯斯口中輕飄飄的討厭。「她討厭你是因為你選擇了一個最方便但也最利用刻板印象的偽裝。對,多數女性靠近你都是愛財……你利用她們,她們得到禮物,得到知名度。沒有什麼大錯。只是露易絲認為這塑造了一個很不好的媒體氛圍。你是活在現代社會的王子,她們則是赤裸的灰姑娘。你的垂青,你的愛情將讓她們名利雙收。你嘉獎了一個最古老的性別刻板印象:美貌能換取一切,因此女人只需要美貌。這剛好是露易絲努力對抗的東西。所以她討厭你。」

 

「但是你不討厭我。」布魯斯的這句話說滿是調笑。克拉克卻像是沒有理解他的調戲,偏著頭,過分誠實的說:「露易絲說你可以找一個更……不具傷害性的偽裝。不要傷害女人這些年來的努力。但是我跟露易絲都想不出一個比花花公子更輕鬆簡單的偽裝……」

 

「況且你的偽裝從你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了。我們兩個局外人要求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在欺瞞對手的同時政治正確,為這個社會的不友善風氣負責,實在太愚蠢了。回答你的問題,我不討厭你,我只覺得你辛苦了。」克拉克長篇大論的說了一整串,才發現自己根本不該說這麼多。

 

遇事淘淘不絕,絕對是超人身份留下來的壞習慣。只因為超人太常被採訪,況且從新聞記者到網路播客,幾乎沒有人會打斷超人的發言,只會希望他多說幾句。

 

「嗯,我話說太多了對吧?這是我的毛病,露易絲一直叫我改。她說我是採訪記者,不是被採訪的對象。而且我們又沒有什麼交情,我講這麼多,只是顯得我很踰矩……」

 

交淺言深,另一個超人身分留下來的壞習慣。因為太多人希望超人對自己的私生活發表評論。幾乎每次的自殺者救援任務,都會變成煩惱傾聽時段。超人幾乎是被迫在短短的飛行距離內,聆聽對方的人生煩憂,然後快速講出一堆連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在說什麼的安慰。

 

克拉克不希望自己出口的安慰只是一堆空泛詞語的集合體。有段時間,他甚至利用自己的超級速度看了一堆心理學書籍,研究起說話的方式。巴里當時跟他一起比賽了看書的速度,維克多幫他下載了更多心理學書籍。蝙蝠俠說了什麼?啊!蝙蝠俠說心理學話術可以用在公關應對上,但要小心日常生活的運用。

 

蝙蝠俠永遠是對的,克拉克現在就要搞砸專訪了!他交淺言深,他過度評論。等下布魯斯很可能會突然抓狂,拒絕承認前面的專訪內容,甚至很可能做出什麼其他恐怖的事情,大總裁能對小記者做的恐怖事情太多了……

 

正當克拉克擔心飯碗不保的時候,布魯斯居然伸出了手,抓握住克拉克的肩膀,施力捏了一下。一個帶有兄弟情誼的親密動作,讓克拉克瞬間愣了一愣,還沒來的及反應,就聽到布魯斯毫無矯飾的嗓音,真誠的說:「不用道歉,也沒有什麼交淺言深。這麼真誠的對話,我倒是很多年都沒有遇過了……」

 

「我們就好好聊天,好好的來當朋友。沒有什麼交淺言深,朋友可以說這些話題。」布魯斯的手沒有從克拉克的肩上收回。克拉克為此感到奇怪,明明隔著布魯斯的手套,隔著自己的襯衫布料,他居然還是能感覺神秘的熱度從肩膀傳來。溫暖,而帶著奇怪的安撫力道。

 

「你是個大總裁,我是個小記者。我很懷疑我們中間有什麼共通話題?球賽比數?動作電影?灰幽靈動畫?」

 

「你看『灰幽靈』?」布魯斯的眉頭挑了起來。這個問句讓克拉克有點臉紅,他並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是個古早英雄漫畫迷。不小心提到灰幽靈是因為今晚電視上有灰幽靈的數位修復版首播。克拉克今天的兩件大事,一是採訪布魯斯‧韋恩,另一件就是回家看灰幽靈的修復版首播。

 

「首播在一個小時後,你來得及回飯店嗎?」布魯斯的提問,反讓克拉克大大吃驚。「你怎麼會知道灰幽靈一個小時後播出……」

 

「我當初給蓮恩小姐的回應並不是完全的假話。為什麼資助正義聯盟?因為小男孩都有英雄夢。」布魯斯笑著回答,同時按下某個隱藏的開關。書房內的天花板突然打開,一個巨大的螢幕降下。「與其趕路,要不要留下來一起看?」

 

一場應該在晚餐過後就結束的專訪,居然變成灰幽靈的觀影會,延伸成沒完沒了漫畫論戰,接著牽扯到現實世界的英雄困境。阿福進來送過兩次點心,第三次,餐點變成了鬆餅、培根、歐姆蛋。

 

「阿福?為什麼宵夜是這些?」布魯斯對著餐車上的食物提出疑問。

 

「早餐時間,當然送上早餐。肯特先生,請問您要早餐茶還是咖啡?」阿福回應的不疾不徐,半根眉毛都沒有挑起。克拉克倒是嚇的跳起,走到窗邊拉開厚重的遮光窗簾,瞬間,陽光灑進,半間書房沐浴在暖暖的晨曦知中。「老天!現在幾點了?」

 

「六點半。肯特先生。」

 

「我至少得跟佩里請半天假……」克拉克腦中亂成一團,他知道自己大可以離開韋恩莊園之後就原地起飛。這樣絕對不會錯過打卡時間!可是拿不出的回程車票,對不上的時間差,反而會洩漏他的身分……。

 

克拉克知道自己的臉色肯定在阿福的報時後瞬間刷白,因為布魯斯只是扯住他的手,以不容拒絕的力道拉他坐下。「好好用餐。吃完之後我讓阿福開直升機送你上班。」

 

「不……不好吧?」

 

「我今天也有一些事情需要到大都會處理。讓董事會見識一下準時抵達的『布魯西寶貝』也不錯。嚇死他們!」

 

立在一旁的阿福像是瞬間接受了事件的發展方向,一邊把早餐送上,一邊向布魯斯報告:「請問少爺,等下開哪一台直升機呢?」「吃鮭魚嗎?肯特先生?燻鮭魚班尼迪克蛋是我的得意之作。」

 

小鎮男孩哪裡看過這樣的場面,嚇都嚇住了,哪還有辦法反對?最後的結果就是他塞了一肚子過分美味的早餐,並且帶著一份阿福準備的午餐上了直升機。

 

當直升機在星球日報頂樓停機坪降落時,克拉克準備用落荒而逃的方式跳下直升機。布魯斯卻在此時攔住了他,透過機內耳機發問:「等等,我好奇……昨天你說八卦雜誌分析過我的伴侶審美觀,甚至做了一個『布魯斯伴侶偏好資料庫』我真有點好奇,畢竟我約會的對象各形各色,橫跨七大洲。媒體真能找出什麼邏輯嗎?」

 

熟讀採訪對象的資料是記者的基本功,克拉克在翻找資料的時候,連帶把花邊新聞記入腦中,所以他不假思索的說出:「藍眼睛!你喜歡藍眼睛!」克拉克當時急忙下機,幾乎是把答案吼出來,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在他心裡,這場專訪與徹夜長談,甚至隔天的早餐與直昇機上班之旅就是一千零一夜的幻境奇遇。

 

僅此一次,不再發生。

 

沒想到報導刊登的隔天,克拉克就收到了一束過分巨大的紅玫瑰。鮮紅冶豔的幾乎刺眼,彷彿從他辦公桌上燒起的巨大篝火,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自然朝此集中。克拉克可以感覺到所有人都是焦急等他打開玫瑰花上的那張卡片。明明距離遙遠,也探頭探腦的想要偷瞄卡片上的文字。

 

克拉克拿起泛著午夜藍色澤的羊皮紙卡片,還沒打開,心裡已經有了一些尷尬的猜測。昂貴的花朵,高檔的包裝材料,肯定價格不凡的卡片材質……卡片上的文字倒沒有花束那般華麗,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致藍眼睛:期待下次見面。」

 

看著花束與卡片,克拉克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想。這一切實在不像是感謝記者的出色報導,更像是浪蕩富豪追求超級名模的第一招。

 

想不通,就乾脆別想。

 

克拉克知道自己該件事情扔在腦後,埋首於生活之中。畢竟記者工作很忙,超人維護正義的任務也不輕鬆。可是他完全無法阻止自己撥打按鍵的手,他想聽到那個聲音……

未完待續

TBC

*灰幽靈是DC世界當中的漫畫英雄。布魯斯小時候的最愛。有興趣的人可以GOOGLE一下DC世界當中灰幽靈的故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這次台北iou場次跟接下來的cwt都會有加印。如果不方便前往,葫蘆夏天在這次iou場次之後會補書

  1. 还有克拉克在个人电脑上搜索的行、爱关键字,都在暗示蝙蝠侠,他自己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惜的小男孩

  2. 喔喔喔喔喔~~~~其實他們的第一句話都在身為超英的時候說過了…..嗎?
    在一起~在一起~(歡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