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1~CH5(靈魂伴侶梗)

 

身為氪星人的克拉克,具有無人能及的超級聽力。因此他知道許多美好卻不為人知的聲音,像是沉睡種子的破土萌動,像是雲層中結晶凝成的雪之音。但是沒有一個聲音,能夠帶給他這樣強烈的感受。第一次聽到布魯斯開口的瞬間,克拉克因為未曾有過的心悸而慌張。

 

「喔!我們的基金會已經……」

 

不是那句話。布魯斯說出的第一句話並非鏤刻在克拉克頭皮上,深藏在黑色捲髮間的那行文字。克拉克因此更加慌張了!如果不是靈魂伴侶,他躁動的情緒究竟因何而起?

 

激怒受訪者算不上記者的正當行徑,克拉克卻知道自己在舞會上提起正義聯盟的資助案,甚至與布魯斯針鋒相對,正是意圖激怒布魯斯。愚蠢的舉動,可是克拉克只想避免自己被隨口打發,只是想聽布魯斯多說幾句話。布魯斯的聲音,對克拉克來說就是某種從耳膜透入的成癮物。

 

因此克拉克明知一通電話就可能為自己惹來麻煩,他還是忍不住掏出手機,按下播號按鍵。

 

幾秒的撥號音之後,電話接起。在第一個字之前,克拉克先聽見笑聲。帶氣音的輕笑聲,夾雜著訊號轉化過的些微雜音,彷彿一股氣流噴入克拉克的耳道。「你打來了。收到我的禮物了?」

 

「收到了。」

 

「採訪的時候,我看見你口袋裡的鋼筆。我選了同個牌子,應該不會有錯。」

 

「鋼筆?」克拉克聽到鋼筆一詞,一瞬間有點反應不過來。他往幾乎被花束壓塌的辦公桌上翻了一翻,才找到那個同樣用午夜藍包裝紙裹好的禮物盒。克拉克幾乎是帶著歉意的說:「不好意思,你送的那束花太大,我第一時間沒注意到禮物盒。」同時,他起身往樓梯間走去,意圖避開所有好事者拉長的耳朵。

 

「等等?我送了一束花?」布魯斯的語氣中充滿意外。

 

「是的,一束巨大無比,應該用一座花園來代稱它的一大束紅玫瑰。」克拉克頓了一頓,決心讓自己聽起來幽默一點,放鬆一些。不要表現的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一束花而已,他不該表現的這麼驚恐!

 

「韋恩先生,如果不是我知道你富有的程度,那束花看起來就不是送給記者的禮物了!那束花巨大昂貴的程度像一次出軌後的道歉。收到花的人應該昨天才把老公抓姦在床。床上的人還得是她相交十年的閨蜜,一隻山羊跟一匹馬。」

 

面對克拉克的玩笑,布魯斯笑的很克制,只有一點點喉頭的抖動。但是克拉克的超級聽力,讓他完美捕捉那一聲輕笑。只是一個壓抑過的短暫笑聲,卻讓克拉克激動的難以自抑。彷彿某種神祕的力量,隨那個聲音進入他的軀體,修復他的血肉。

 

克拉克知道自己是近乎人間之神的鋼鐵之軀。但是那一聲平凡無奇的笑,讓他突然覺得自己如此弱小,如此殘破,如此的不完整而需要修復。

 

只是一個笑聲而已……可能嗎?

 

克拉克知道自己還在胡思亂想,電話另一端的布魯斯已經優雅的道歉,並且解釋自己對那束花的一無所知。「我送禮的方式時常被批評為『簡單粗暴』。正因為我不懂包裝禮物,才會吩咐秘書處理這件事。我以為我的秘書有更好的送禮能力。」

 

「簡單粗暴的送禮方式?」克拉克忍不住好奇。

 

「一疊現金之類的……我認為這很直接有效。」

 

克拉克不確定這個回答是搞笑還是當真,但是他笑了。在笑聲中,克拉克詢問:「你有告訴秘書是要送禮給一個記者嗎?」

 

「有。」

 

「你有告訴她卡片的內容嗎?」

 

「我只吩咐了要送的鋼筆,還有跟她說是送一個藍眼的記者,所以幫我找一下能襯出你眼睛顏色的卡片紙與包裝……噢,我懂了。」布魯斯的聲音裡面可以聽出懊惱與了悟。克拉克則為了布魯斯後知後覺的醒悟大笑出聲。

 

「你的秘書肯定以為我是個藍眼睛的大美人。我跟你有了些什麼超出採訪之外的特殊關係。」

 

「我們是有超出採訪的特殊關係啊!」布魯斯答的流暢,克拉克卻僵住了。

 

「這是個玩笑嗎?」

 

笑聲不見了。沉默,停頓,尷尬。電話兩端只剩下遲疑的呼吸聲,空氣中獨留懸而不決的詭異。

 

克拉克在心裡大罵。『克拉克你這個白癡!你這個把場面弄僵的笨蛋!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為什麼就不能把一個玩笑含混帶過?大總裁與小記者的生命,至多不過幾次交集。就算這是調情,就算這是戲弄,這也是命運給你的恩賜。

 

給你再一次的機會,沉醉在那奇妙的幸福感當中。為了一個嗓音,快樂的連靈魂都在顫抖。

 

克拉克知道自己問錯了問題,卻也不敢再多說一句話來挽救情勢。尷尬的沉默持續著,克拉克只能從細微的呼吸聲當中確定電話未掛。然後,他的超級聽力聽見電話那端出現了口水吞嚥的遲疑聲,還有舌尖舔唇的摩擦音。

 

布魯斯說:「克拉克,那個『超出採訪的特殊關係』如果你希望它是個玩笑,它就是個玩笑。」布魯斯的聲音淡然優雅,聽來幾乎慵懶。卻在最後話鋒一轉,一字一字的緩慢說出:「如果可以,『超出採訪的特殊關係』我不是希望是個玩笑。」

 

「噢!」在一聲驚呼之後,克拉克確定自己進入了神識迷糊的狀態。接下來的對話到底說了些什麼?他自己都記不清楚。唯一能確定的是,接下來的一切發展,都讓人嘴角帶笑,且絕對不是個庸俗玩笑。

 

他們確實成為某種『超出採訪的特殊關係』。先是分享彼此從英雄漫畫到古典文學的愛好,將整個周末耗在大都會街角的漫畫店或者韋恩莊園的藏書室。

 

克拉克原本以為商業帝國的王者,應該只有滑雪、遊艇、賽馬之類的昂貴休閒。天知道布魯斯跟一般男人沒兩樣,同樣有電動遊戲狂熱。唯一不同的是他會在賽車遊戲上大輸特輸後把對手拖進車庫。堅持要拿真的藍寶基尼與奧斯頓馬丁賽跑。然後再三強調:「不是我輸不起!而是遊戲設定不合理!你開過真車就知道了!」

 

他們講太多的電話,相處太長的時間。有些情緒在其中滋長蔓生,不言自明。

 

膠著流連的目光,一個失神,然後在對方的眼眸中安然迷路。拿東西時輕碰的指尖,零點幾秒的膚觸,帶靜電的輕微刺痛,碎星似的花火在神經上躍動。這些狀況的收場往往是克拉克尷尬的面紅過耳,布魯斯的偏頭輕笑。

 

布魯斯已經放棄了任何粉飾的打算,再也不在阿福面前胡扯克拉克到訪的理由。露易絲也知道了克拉克整天訊息傳不停的對象,並不是高譚娛樂報的金髮美女記者,而是出乎意料的超級名人。得知真相的時候,露易絲憋著笑,輕聲一句:「那部情色小說的改寫版?韋恩的五十道陰影?」

 

「沒有!什麼都沒有!我們之間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克拉克急急忙忙的否認,卻不知道所謂的『事情』發生在一個平凡無奇的周末午後。

 

他們沒有任何行程規劃或者出遊打算,只是在追趕工作進度的同時享受彼此的陪伴。這可以解釋成兩個普通朋友的相處,如果不是他們無視寬敞書房的尺寸,硬是共享一張桌子,坐成了時不時肩膝相碰的親密姿態。

 

「克拉克,我覺得你來韋恩莊園趕稿,只是為了阿福的手藝。」

 

埋首稿件中的克拉克,不懂布魯斯所指何事。搞不清狀況的他只回了一句,「啊?什麼?」

 

「你,吃得滿嘴都是。」布魯斯指指唇角,示意克拉克擦淨嘴邊的餅乾屑。沒想到克拉克伸手一抹,完全抹錯了方向。布魯斯笑著說,「我來」伸出手,卻在靠近唇角的那一瞬間,指尖換了一個方向,扣住克拉克的下巴。吻去唇角碎屑的同時,給了克拉克一個綿長的吻。

 

那一個吻,發生的突然,卻又極端的自然。他們唇舌纏綿,卻沒有半點初吻的緊張或驚惶,彷彿一切早該發生,早就註定。一切寧和美好,彷彿在歲月中獨行許久的靈魂,終於知道什麼是休憩,什麼是並肩同行。

 

當克拉克終於記起人類需要呼吸,把自己從吻中抽離,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張口說:「對不起。」

 

布魯斯不解,「為什麼要道歉?吻你的人是我。」

 

「可是那個人不是我。」克拉克指向布魯斯的左手,指向布魯斯永遠用手套藏起的靈魂印記。

 

布魯斯搖了搖頭,「我不在乎……你可不可以也不要在乎?」

 

克拉克長嘆一口氣,將額頭靠上布魯斯的額頭。他多想馬上答應,卻又覺得對不起布魯斯的靈魂伴侶。克拉克問自己:竊占別人的靈魂伴侶,拋棄自己的命中註定……真的對嗎?可是,自己真有辦法灑脫轉身嗎?

 

克拉克又嘆了一口氣,低聲說:「我想一下,我保證我會想一下。」

 

他結結實實的想了又想,甚至以超人的身分拿感情問題詢問永遠有想法且永遠有辦法的蝙蝠俠。原本克拉克對此不抱希望,認為自己的詢問只能到幾聲冷哼為回應。沒想到蝙蝠俠居然耐心的跟他大談靈魂伴侶的現實問題。點醒他有許多婚姻建立在靈魂伴侶的基礎上,卻依然破碎如車禍現場。也有許多伴侶並非命中註定,卻能相守相惜。

 

如果靈魂伴侶真的只是一朵長莖玫瑰,他不是已經擁有了最重要的玫瑰?離開瞭望塔的那天,克拉克知道自己該給布魯斯怎樣的答案了……

未完待續

TBC

*我想像中的鋼筆應該是:Montblanc Meisterstück for Unicef Skeleton 149  亮藍色的底,很適合藍眼睛。

*送一疊現金的故事確實出現在蝙蝠俠漫畫中。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這次台北iou場次跟接下來的cwt都會有加印。如果不方便前往,葫蘆夏天在這次iou場次之後會補書

  1. 还有克拉克在个人电脑上搜索的行、爱关键字,都在暗示蝙蝠侠,他自己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惜的小男孩

  2. 喔喔喔喔喔~~~~其實他們的第一句話都在身為超英的時候說過了…..嗎?
    在一起~在一起~(歡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