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意淫無罪?JUMP編輯部女廁標示事件

 

=========

日本知名漫畫JUMP編輯部鬧出了一個女性廁所標誌事件。事件的過程簡單來說就是請漫畫家設計了女廁的標誌,最後編輯部選擇了一個普遍被認為具有性暗示意味的脫內褲圖案。該事件引發網路討論,接著砲轟者有之,護航者有之。最後JUMP選擇公開道歉,並且撤下廁所標誌。

 

網路上的討論主要在於:部分網友覺得這個標誌充滿性暗示,有蔑視甚至性騷擾女性員工的意味。

 

護航的網友則是說:JUMP編輯部沒有女性員工,而且這只是一個玩笑,為什麼不能一笑置之?

 

 

這件事情我覺得最值得討論的地方反而是網友的反應。可以討論的地方非常的多。首先可以思考的方向是二次元與三次元的界線。當一個二次元的情色漫畫圖像成為三次元的標誌之時,玩笑是不是開過頭了?

 

其實二次元與三次元的界線隨著時代演進而越來越模糊,二次元文化裡面的用詞(萌、宅、腐)逐漸進入主流媒體的視線,不論主流媒體的定義是否正確,二次元確實跟三次元的交匯越來越多。看看現在大熱的VR技術(virtual reality,虛擬現實),將來二次元跟三次元的界線只會越來越模糊。

 

我覺得這個二次元圖像會引來這麼多反感與討論,主要是因為跨越次元的意淫,而且這個意淫出現在錯誤的地方。

 

漫畫、雜誌、圖像、小說、遊戲……這些都算是虛擬意淫的範圍。虛擬意淫的世界裡面幾乎沒有限制,要電車痴漢還是集體亂交,要外星觸手還是跨物種戀情……沒人管你。只有極少數的狀況下,虛擬意淫才會違法。八成還是違反版權相關法規。實際存在的意淫,甚至騷擾實行。狀況就完全不同了。不只道德規範有出場的必要性,相關的限制與法規更需要現身。意淫的圖像突破了次元,進入到三次元的時候,給予的限制跟規範都應該不同。再來是這個意淫圖像出現在不恰當的地方。

 

今天一個二次元的圖像被印了出來,甚至做成3D立體可動人偶放置在十八禁男性向販售會場,都不會有人覺得這個突破次元的意淫不恰當。意淫無罪,只是看意淫出現的人事時地。

 

意淫無罪,意淫無罪,意淫無罪。(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但是意淫要看時間、場合、地點。(搞錯時間場合地點,被打臉也是正常的……)

 

廁所是以性別為區隔但「闔家大小」「一起使用」的公共空間,任何性暗示出現在此都不恰當。女廁指示牌更是針對生理女性的指示牌。指示的對象,跟接受訊息的對象都是女性,結果JUMP編輯部卻選擇了一個可能讓女性覺得不舒服的圖案。

 

我覺得編輯部挨轟的原因是:

突破次元之後規範不同。

情色圖象的出現地點錯誤。

很多護航JUMP編輯部的男性會說:

「這只是一個玩笑而已,為什麼女人要這麼在意?」

「不然男廁也可以來個脫褲露雞雞啊!我們一點都不介意! 」

 

我覺得男性對JUMP女廁標誌護航的過程中,你會看到很多男性對於「古老年代」有著「美好嚮往」很多男人覺得:以前女人都沒有這麼多意見。女性主義把這整個世界都變得好不友善,開個玩笑都不可以。

 

事實是,以前女人的不爽,你們只是看不到而已。因為這個社會長期把紅利跟優勢放在男性身上,女人就算覺得不爽,感覺被冒犯,她們也多半選擇隱忍,選擇跟隨這個社會的規範一起順流。女性主義(正確來說:平權主義者)嘗試著在改動社會長久以來的規制。所以在規制中受利的人當然會覺得不舒服。

 

現存的制度既然是為你服務,你又怎麼會想要交出權力與紅利呢?

 

這個社會對於陰柔或者不陽剛的對象,任意批評、意淫、甚至動手施暴。很多男人是藉由這些行為感覺到自己是屬於陽剛階級的一分子。這些行為讓部份男性感覺到自己有雞雞而且雞雞很大。不讓他們意淫女性,他們感到哀傷。覺得女性奪走了他們實踐陽剛行為,證明自己有雞雞的儀式。為什麼他們需要這些意淫女性甚至輕賤女性的玩笑?

 

其實這背後的成因很可悲,他們需要這樣做來證明自己的陽剛氣息。融入某個環境,加入某些很男人的話題。甚至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

 

原本就自我感覺良好的人不需要做這些事情……

 

父權壓抑的不只是女性而已。同樣壓制著不夠強壯,不夠高,不夠有錢,各式各樣不夠男性化的男人。只是男性受害者往往沒有感覺到自己被這個社會壓迫,只覺得自己不夠努力,要更努力,才可以站上加害者的位置。

 

至於宣稱「男廁也可以來個脫褲露雞雞啊!男人開得起玩笑,男人一點都不介意!」的這個部分,說這些話的男人沒有注意到男性的「露鳥」在這個社會就是權力的展現與騷擾的本身啊!社會上的暴露狂絕大多數是「露鳥狂」。藉由暴露男性下體來換得女性尖叫逃走時的快感。但幾乎沒有女人在馬路上露陰或者露胸來換得男人感受到冒犯甚至尖叫逃走時的快感吧?就算這個女廁標誌只露出了內褲,男人們還是可以想想。小時候男人可沒有聽過大人說:「不要給人看到你的內褲喔!」

 

另外,我覺得可以討論提出的議題是:為什麼部分男人聽見「有人感到被冒犯」之時第一個反應是打壓「被冒犯的人」,而不是檢討作為?

 

「我們不解決問題,我們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難道不是慣老闆的思維嗎?

 

最矛盾的事情在於,指責女性不該開不起玩笑的人以異性戀男性為主。異男所渴望的「目標客戶」都是女性。但是他們卻不願意思考如何讓女性感到自在愉快,而是告訴女性「妳們不該感到不快」如果母豬教徒、厭女異男渴求的對象不是女性,不希望有女朋友/老婆/女性上床對象……這些指責女性的行為都不構成自毀。怎麼會有人以為把女性罵成豬頭,對自己的追求行為有幫助呢?

 

另外有一部分的男性,行為上不厭女,但同樣不能理解:「為什麼女生開不起玩笑?」(我覺得這反而是整件事情當中,最值得探論的心態。)

 

我知道男人覺得這年頭,好像說什麼話都動輒得咎。可是這個觀念「妳不能表達不滿」、「妳不能不爽,不然就是開不起玩笑」的奇怪大帽子,到底是為何而存在?為什麼不同意見不能存在?為什麼要避免討論呢?

 

我們這個社會一直在要求「唯一正解」、「對錯固定」彷彿整個世界就只有一種真相,而不是一個具有多重視角與各自立場的世界。

 

所以大家的腦袋裡面很容易出現一個邏輯推演是:

「如果妳是對的,代表我錯了。」

「我要避免我是錯誤的一方,所以我必須說妳是錯的。」

 

實際上對錯沒有這麼絕對,共同溝通出的合理界線才是重點。

 

很多父母,不會哄孩子 就命令孩子:「不要哭!」這是一個不合理的霸道。感受不會因為命令而消失。要平復感受,永遠都需要溝通。

 

同樣的,很多男性不知道怎麼跟女性溝通,就誡命女性:不要感覺被冒犯。實際上不管是尊重女性甚至是尊重人,都應該要容許對方的感受,再來進行溝通吧?女性同樣也不應該誡命男人:「不許意淫。」而是應該要知道意淫無罪,只是該怎麼溝通(甚至吵架?)談出一個讓兩個性別都比較舒服的公共空間界線。

 

 

===

延伸閱讀:[愛情] 仇女傳播者如何成為其他人的追求障礙?

===

PS.

我寫的一些VIEW分類下面的事情,有時候已經過了事件發燒的時間點。或許在大家看來會有點奇怪……為何如此的趕不上流行?但我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心得與思考過程記錄下來而已。這個標誌事件之後有朋友跟我談了”為何不許意淫”這個話題,我覺得這個思考挺有趣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