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報稅報扶養請注意直銷事業。直銷話術分享。

#小心 #有空注意一下父母吃了什麼 #這是一個慘烈的真實事件。

鹿胎膠囊瞄準癌後病人,賣一組七八萬的食品,然後食品當仙丹的惡劣手法,一月的時候我已經跟我媽發了巨大的飆。現在才知道這家公司真是手法高明到一個不得不廣泛告知社會大眾的程度。國稅局的單子來了,我媽莫名多了一筆十幾萬的執行業務所得。她從頭到尾都沒拿到這筆錢,哪裡來的執行業務所得。我跟該公司打了幾通電話,大概搞清楚了狀況。

 

狀況是:這東西賣給你的時候,公司說這東西本來十萬(十萬),我們賣給客人八萬(假設)。

多出來兩萬是什麼?這公司說是你的經銷執行業務所得。(我媽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然後公司也不是給錢,給的是點數。這個點數要存在戶頭裡面,轉出來變成新台幣的時候公司要扣十趴手續費。

 

完全沒有執行業務,買東西就變成了執行業務。幫朋友買也是她執行業務。傻媽媽還幫朋友買,說幫朋友拿折扣。錢沒拿到,就要幫忙這公司避稅,自己要多繳稅。如果真要把點數換成現金,還要多扣十趴。

 

買東西扒一層皮,避稅再扒第二層皮,第三層就是那十趴了。

 

另外分享一下公司語錄:

公司:「我們公司員工是不能賣東西給客人的。你要跟經銷商談這個問題。」

我:「那誰賣東西給客人呢?」

公司:「經銷商。」

我:「要怎麼成為經銷商呢?」

公司:「買東西就可以變成經銷商。」

我:「那第一個買東西,第一個變成經銷商的人是誰賣給他的?」

 

我沒有得到答案喔。

 

另外我再三確認過這一切合法,我想也是合法的,畢竟人家公司開這麼大。大鯨魚我們小蝦米只能哭著說怕怕。我媽買東西的時候以為自己簽了訂單,但是那很有可能是一堆法律文件。

 

公司說要我媽跟他的經銷商上線坐下來好好談談,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我怎麼可能把我媽那個小綿羊送到虎口裡面坐下來。公司又鼓勵她把這筆錢轉出來付這個稅。我怎麼敢讓她去註冊去搞什麼東西領出這筆錢?天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多出來的稅錢我當買冥紙燒掉了我都可以,但我就是這一口氣下不去。

 

找七八十歲的癌後病人賣東西,把別人莫名其妙變成經銷商,現在叫她多吐一筆稅出來。一切合法,一切都是經銷商的問題。絕對沒有宣稱療效,療效都是經銷商說的。一切止損於經銷商。真的是好生佩服。

 

我發飆,我媽只會跟我說不要去吵不要去鬧,她好害怕。她怕我出事。我爸也說不要惹人家,賠了就賠了,又不是賠不起。問題是我想做功德啊!寫出來就請各位為人子女的多加小心,繳稅得時候不要多吐一口鮮血出來寫個慘字啊!報扶養的各位更要小心啊!(還好我先查了,不然真的會哭出來)

 

而這件事情的後續我寫在這個標題之下,(我還會另外開一篇,為得是讓多一點人觸擊這篇。)但也就是分享一下人生中的各種吐血。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因為我覺得後續跟我父母的對話已經不分享不能降血壓的程度。

 

此事讓我理解到台灣地下賣藥電台為何如此興盛,各種要你站到ATM前面開始操作的集團為何永遠可以發大財。

 

我爸在這件事情上是遇到了就遇到了,吃虧了事但非常憤怒我寫文章。打電話把我罵到哭出來,指責我寫文章會連累家人!認為人家公司黑白兩道可能都有勢力,我擋人財路會惹禍!還說我堅持自己的正義也不要害到家人,連累家人!不少難聽話都衝出來。

 

後來電話不接,他改成語音訊息連發,還傳給我先生要我先生傳話。

 

我知道的就是我爸覺得丟臉,毫不客氣的說他是某專業領域的一方之霸。出這種事情他沒發現,他覺得臉上無光。(華人人生關鍵字:面子!一切都是面子!)我媽呢?我只能說到了這個程度說「賣了還幫人數錢」已經不足以形容。我能想到的居然是「不宰她簡直天理難容」

 

她擔心我被告,我說「人家有要告我嗎?」後來又說我誤解人家公司。我才知道她的經銷商為了這篇文章打了無數的LINE跟她溝通。(雖然我本來想說洗X說X話,但是想想還是少一點咒罵好了。)

 

總之就是經銷商跟她哭,說我誤解人,讓她被公司停權禁賣,這樣她會沒飯吃。我說:「妳不是說她是做XXX工作的,很有錢所以不會騙人嗎?」(很有錢不會騙人這哪邊來的邏輯?我媽是朱拉隆功畢業的,不是鋪龍宮,但是我真心佩服這些公司的洗X能力,真是有智商會被洗到沒智商。)

 

「不是她沒飯吃,是跟她一起做的副線。這些人說都打電話跟她哭,都沒有飯吃了。」

 

我:「才幾天怎麼可能沒飯吃。」

 

「人家很可憐都沒有工作啦!」

 

我:「去找個正當職業啊!」(超大聲)

 

我媽:「人家說你誤會了,他們也是合法正當的職業。」

 

講到這邊我的腦壓大概比天花板還高,不得不休息一下。後來我說:「我只是想把妳被騙的錢拿回來,拿不回來我也寫個文章做功德。」

 

媽:「不可以啦!我東西都吃到肚子裡面了!妳還要把錢拿回來不是吃人夠夠嗎?」

 

我吃人夠夠?聽到這邊我真的是血壓腦壓一起衝破天花板。

 

後來我說:「妳去麵店裡面買一碗麵,裡面有蟑螂妳要不要人家退錢?結果今天人家賣一組八萬,成分不明的東西給妳。妳吃進肚子裡面都不要人退錢的。」

 

扯來扯去,我媽說「人家公司強調了我跟他們的對話有錄音,我罵人罵得很難聽。」

 

「怎麼?人家要告我嗎?來啊!他們有錄音我也有錄音啊!她們強調這只是食品絕對沒有宣稱有療效啊!我講得東西都在叩問他們的良心,問她們瞄準癌後病人賣這些東西到底有沒有良心而已!」

 

我跟我媽強調這種東西連偵查庭都過不去,鬧上法院我更不怕,會怕的是他們。但是我媽真的是一日三餐問我刪文了沒,焦慮到還不停打電話給我姊姊。我姊姊也是勸她且挺我,我媽還是沒有被洗回正常運行程序。

 

真人真事發展到這邊,有沒有注意到該經銷商強烈要求刪掉FB卻沒有聯絡我?難道不會FB發個訊息嗎?(有沒有注意到都不是公司出面呢?因為所有的切割都要切割在經銷商這段。)因為直銷知道無法說服我,所以去纏老人家。他們無法對我製造壓力,他們用老人家對我製造壓力。

 

盤點一下狀況有:

不斷哭訴。

直銷對我媽哭訴,哭說我讓她們沒飯吃又沒工作很可憐。

(去找一個正當職業啊!)

 

提告暗示。

直銷對我媽暗示,說我打電話去問後的時候她們公司都有錄音,我的用詞很難聽。讓我媽心生畏怖,擔心自己女兒要被告。

(告什麼?要告什麼?)

 

共犯暗示。

直銷暗示我媽她簽下去的東西讓她變成了經銷商。她也是有拿到好處的,女兒把事情鬧大她也會出事情。

(人家走法律漏洞,給妳點數要妳換更多的產品叫什麼好處?但我跟她解釋再多也沒有用。)

 

花時間煩。

直銷不停去煩我媽,連帶讓我爸被煩,覺得我為什麼不肯讓事情就過去。

(電話拉黑名單啊!)

然後我媽開始對我從早上五點開始問(五點!)問我刪文了沒有。發語音說她吃不下睡不著。弄到我爸火了打電話給我先生說:「如果希望讓岳母多活兩年,就勸妳老婆把文章刪掉!」(因為我已經不接電話了)

 

事情演變成:女兒不聽話。

已經不是鹿胎膠囊適不適合癌症病人吃,癌後病人能不能吃的問題。癥結點變成「要女兒把一篇文章從FB上拿掉,女兒為什麼不聽話。女兒為什麼不願意讓媽媽放心。」我有非常多理由可以相信,這是直銷方引導的結論。重點變成了女兒不聽話。聰明,太聰明了!這份聰明幹甚麼不拿去幫助人類上火星呢?

 

好啊!我聽話啊!從FB拿掉是吧?

 

事發至此,當然是不會告一段落。其實我隱約知道我媽不是認同這個鹿胎膠囊不能當仙丹。而是覺得我把事情鬧大了丟臉,(華人人生關鍵字:面子)她避免我鬧而不吃。

 

沒想到我姊姊回老家的時候,姊姊避免爭吵對鹿胎膠囊的事情一字未提。家人反而是跟她說:

 

「小逸寫了這些文章,害他們從禮拜四開始就不得安寧。」

(我害的?)

 

「鬧成這樣我覺得很丟臉。」

(華人人生關鍵字:面子)

 

「誰誰誰吃了明明就很有效。」

(還在有效?)

 

「這輩子沒被人騙過!只有四個小孩騙過!」

(這是愛面子還是?)

 

然後讓人傷心的發言來了!

 

「捨不得讓我們花錢,以後省下來的錢還不是給你們四個小孩花。」

 

「小逸這樣做,害我變成老鼠屎。」

 

捨不得讓父母花錢?變成老鼠屎?殺人誅心還是蝦仁豬心都沒這些話讓人傷心。以我本人的慘痛經驗,分享給各位。鹿胎盤膠囊癌症病人能不能吃?癌後病人吃了鹿胎盤膠囊會怎樣?其他我是不知道啦!銀行戶頭跟兒女感情一起消耗倒是很確定。

 

到這邊已經跟如何脫離直銷話術無關,要參考的東西已經是如何帶領家人脫離X教了。或許邪教公司門口誦經念佛撒鹽放焰口應該很合適。尤其放焰口是為了救餓鬼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