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第三個奇蹟 CH3~CH6

 

躺到床上後魁登斯還迷迷糊糊地想著隔天要怎麼跟畫像道歉,怎麼跟畫像聊天。還沒想通就在胡思亂想中睡去。沒想到第二天,畫框內的葛雷夫卻十分溫和有禮的請魁登斯拿下布塊,主動要求好好聊聊。

 

十七歲的葛雷夫主動開口:「我覺得我應該跟你道歉。」

 

魁登斯注意到,畫中的葛雷夫發話前還特意打理過一番,原本散亂的頭髮全部抿好收攏在耳後,領結也重新打過一次。「你生為男性卻意外懷孕,前所未見的特殊情況必定給你帶來龐大的身心壓力。結果年長的那個帕西瓦沒有陪在你身邊,畫裡面的我還對你如此無禮。我為此向你致歉。」

 

魁登斯聽著這番道歉,先是呆愣,接著傻笑。畫中的葛雷夫似乎為了這個反應而慍怒,撇嘴說:「笑什麼啊!我很認真的在道歉耶!」

 

「沒,沒什麼。覺得剛剛你道歉的模樣,終於跟我認識的葛雷夫先生重合了。」

 

「中年的葛雷夫時常道歉?」

 

「不,只是那個葛雷夫講話都是這樣,委婉有禮,不卑不亢。」

 

「現在是諷刺我之前沒禮貌嗎?你這人很難溝通耶!」

 

「不是說你沒禮貌,是說你很可愛。」初遇之時,葛雷夫就已經是那一副永遠優雅世故,隨時游刃有餘的紳士風範。意外窺見了葛雷夫毛躁莽撞的青春時期,讓魁登斯有些竊喜。

 

「真的很可愛。」魁登斯再度強調。

 

葛雷夫不同意:「哪有人誇男人很可愛的?」

 

「你就常常誇我很可愛。」

 

「長大後的我……到底是怎樣的人?怎麼聽起來不太妙。」

 

魁登斯一聽馬上就急了,劈哩啪啦的對著畫中人開始講述葛雷夫先生的故事。魁登斯覺得務必要讓十七歲的葛雷夫知道,他將來會成為怎樣的一個人。帕西瓦˙葛雷夫是個著重效率的幹練菁英,行事卻永遠從容不迫,一派優雅。行走政途,卻不弄權營私,真心將公眾利益置於自己之上。更是個在咒術領域上才華橫溢,屢有創新的天才。

 

畫中的葛雷夫原本想問魁登斯『年長的那個我,是個好情人嗎?』話還沒出口,就發現這根本是傻問題。看著魁登斯嘴角帶笑,喋喋不休的奮力誇獎,還有什麼需要問的?

 

聽完一大段誇讚,畫中的葛雷夫只能說:「他聽來挺厲害的,至少比十七歲的時候厲害太多。」

 

「現在的先生很厲害,但是十七歲的先生厲害不厲害我就不知道了。先生不太願意提年輕時候的事情……」

 

葛雷夫挑眉質疑:「他不是你的伴侶嗎?他不跟你談年輕時候的事?」

 

「他講的很少。而且我覺得他有點……」

 

畫中的葛雷夫想也不想的接話:「死要面子。寧可流血,絕不丟臉。」自己果然最了解自己,罵起人來都如此一針見血。

 

魁登斯憋著笑,拼命的點頭。畫中的葛雷夫倒是揚起了嘴角,一臉壞笑的說:「如果我跟你講點會窘死中年葛雷夫的東西,你要拿什麼跟我換?」

 

「你想要什麼?」

 

畫中的葛雷夫翹起腿,態度散漫的說:「還不知道,反正為難他也挺有趣的。他現在看起來過得很好……吃點小小苦頭才不會得意忘形。」

 

十七歲的葛雷夫清楚知道自己太羨慕這個未曾謀面的中年葛雷夫。羨慕到想讓他在情人面前丟臉。中年的葛雷夫既是魔國會的安全部長,又有個英俊善良的情人。情人甚至因為前所未聞的男性懷孕而被家族接回居住……

 

這樣,也算是跟家族和解了吧?

 

畫中人物對於現實世界的時間流逝感受稀微,不然也不會有一堆數百年前的畫像還在跟畫框外的子子孫孫叨唸雞毛蒜皮的小事。

 

此刻,畫中的葛雷夫卻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時間的行進。

 

成畫後的那段時間,他如此的痛苦糾結。原本以為與家族間的死結,此生無解。結果幾十年後,一切根本雲淡風輕。

 

多幸運啊!不過這個幸運屬於中年的葛雷夫,卻不屬於十七歲的畫中人。所以他想讓中年的葛雷夫丟臉一下,讓這個無敵於一切的強大人士,感受到一些屬於凡人的面紅耳赤就好。

 

所以畫中的葛雷夫,眨著眼睛,睫毛輕顫。一臉無辜又邪惡的說:「那個葛雷夫,有跟你講過他第一次告白失敗的故事嗎?」

未完待續

TBC

*我喜歡十七歲部長>3<

*第三個奇蹟只要印刷上沒有問題,就參場確定了。有興趣購入的人請幫我填一個印量調查,感謝。https://goo.gl/forms/j8iPmCdCCg1WrLz43

*CWT既刊攜帶量調查:https://goo.gl/forms/jrKRuxY8o4btBgEk2

有興趣CWT台北場次購入的人請幫小逸填一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