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第三個奇蹟 CH3~CH6

 

===第三個奇蹟CH4===

 

真的讓葛雷夫放心出差的原因,還是凱薩琳又安排了一次命運的判讀,確認了魁登斯將會平安產下胎兒。葛雷夫這才願意放下一切的顧慮,老實接受出差的安排,遠渡重洋到一個與世隔絕,連呼嚕網與港口鑰都不能使用的秘密開會地點。

 

「只是愚蠢的例行會議,不懂他們為什麼要搞得像是決定世界命運的至高秘密會議。」葛雷夫皺著眉,用高傲的口吻批評著巫師聯合會的決定。此時一雙手卻還在魁登斯的肚皮上游移,期待著孩子能在他離開前踢踢腿,轉轉身,給爸爸一個道別的擊掌手勢。

 

魁登斯抓住了葛雷夫瞎摸的手,移動到正確的位置,讓他感受孩子的震動。一邊開口說:「不是會議愚蠢。你只是生氣進出遭到控管,不能天天回來看我。」

 

被識破想法的葛雷夫暫停了抱怨。別過頭去,不願意與魁登斯目光相對。就算相守多年,葛雷夫還是對情感的暴露感到不自在。愛情讓他無堅不摧的鎧甲多了一道縫隙,所以葛雷夫習慣遮掩自己的情感。彷彿不要太坦白,愛情就不會變成太大的弱點。

 

但他也知道,自欺欺人只會是更大的弱點。

 

「讓意比好好照顧你。他很煩,但他會照顧人。」

 

「我知道」

 

「壁爐還是可以供通訊使用。我會天天跟你說話。」

 

「好。」

 

「不要為了等我的訊息晚睡。」葛雷夫親親魁登斯的臉頰,這才施展移形幻影離開。

 

葛雷夫出差的當天,魁登斯同步搬入凱薩琳的鄉村別墅。事實證明,這個決定再明智不過。

 

葛雷夫家族之人對於命運判讀的迷戀,導致沒有人冒著「命運交錯」的風險隨意靠近鄉村別墅。現在魁登斯只需面對不可或缺的產檢,至於其他打著安胎名義進行的人體實驗還有無窮無盡的闇黑怨靈學術討論,都主動離他遠去。

 

至於凱薩琳?凱薩琳好相處的不可思議。充滿悲劇色彩的過往絲毫沒有影響她的性格,她埋首園藝,甚至在莫魔世界成為了小有名氣的育種家。別墅內豢養大量奇獸是為了她的安全考量,她卻將所有的護衛視之為親密友人,歡樂的一起玩耍。

 

得知魁登斯與知名奇獸飼育家紐特的好交情時,凱薩琳爆出一連串的驚呼,接著逼著魁登斯寫信給紐特問上足足六捲羊皮紙的問題。魁登斯毫不懷疑,如果不是羊皮紙沒了,凱薩琳的問題可以再填滿六捲羊皮紙。

 

凱薩琳甚至讓魁登斯陪伴自己接見所有尋求命運判讀的族人。魁登斯一開始還不懂為什麼她要求陪同,隔了一陣子才理解,這等於讓魁登斯得知許多「葛雷夫」的個人隱私,給了魁登斯大量的把柄可供運用。

 

當然,一起嘲笑那些蠢問題也是一種生活樂趣。誰能知道葛雷夫家族內有這麼多奇葩的出軌事件?

 

雖然鄉村別墅內的生活娛樂十足,但這些活力卻是間歇性存在,只因凱薩琳的生活以五天為一輪,回答問題的前兩天,她會主動進入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密室。只看書或通信,直到回答問題前才會離開密室。閉關的同時,大宅也幾乎隨之清空。只剩下室外的少許護衛與貼身服務的一名家庭小精靈。

 

「這是避免任何人類魔法干擾或者命運交錯的可能」凱薩琳吐著舌頭回答。

 

「並且避免任何人在不適切的狀態下朝凱薩琳小姐問問題!」負責凱薩琳起居的家庭小精靈短尾補充了一句。態度兇狠異常。實際上魁登斯住進來的第一天就收到了短尾的告誡「不要隨意問凱薩琳問題!」

 

「等小姐判讀完命運,怎麼問都可以!但是在她判讀命運前隨便問一句:『吃煎蛋好不好?好!』這樣的問題就可能消耗掉凱薩琳小姐的能力。判讀命運的能力是寶貴的,不容消耗的!」當時短尾揮舞著小小的登記本,嚴肅翻開上面密密麻麻的登記名單。

 

「太多人等著問凱薩琳小姐問題。只要一個錯誤,短尾就得重新排序。偶爾還有具有時效性的問題,或者重要問題需要插隊!這很麻煩!短尾覺得很麻煩!」面對怒氣沖沖的短尾,魁登斯開始想著自己的懷孕事件是不是給短尾精密的排序表帶來了極大衝擊。

 

閉關時期的鄉村別墅格外寂靜,凱薩琳擔心自己的閉關讓魁登斯無事可做,特別給了他權限,讓他自由進出所有的房間。

 

有些房間確實讓魁登斯消磨了不少時間,像是藏書豐富的閱覽室,或者蒐羅各種奇異食材的儲藏間。當然也有一些房間他一開門就急忙關門,例如放滿奇獸餌料的飼料間……

 

嗯,他真的不需要記得活體飼料蠕動爬行的畫面。

 

最特別的是側翼有好幾間廂房沒有貼上壁紙或者掛上壁毯,改以大量畫布代替壁紙。畫布尺寸與畫框大小都經過精密計算,讓牆壁上沒有留下一寸空隙,完全被畫像覆蓋。有些是靜物,有些是花卉。有一間房的四面牆剛好畫上四季景色。景色之外還點綴上許多飛禽走獸。偶爾幾隻小兔子不小心由春跑入冬,打了個冷顫又跑回春季,讓魁登斯笑得樂不可支。

 

最後一間房,滿是人物肖像。魁登斯一進房間就受到大量的目光洗禮,畫像中人七嘴八舌的討論,甚至在畫框間來回奔走,讓原本寧靜的房間吵成了鄉野市集。

 

魁登斯有點嚇到了,慌不擇路的找路離開,反而闖進了與畫像房相連的一個隱藏畫室。迎面而來的灰塵讓魁登斯噴嚏連連,整間畫室蛛網密布,塵埃堆積,這在具備家庭小精靈的房子中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景象。

 

畫室看得出許久沒有人進出,但所有的用具還攤放在原位,像是主人隨時隨地會回來的模樣。茶杯裡面的水早已蒸乾,但自動攪拌的魔法杓卻魔力未歇,有一搭沒一搭的攪拌著空杯。

 

架上還有一幅打好背景的魔法畫,薔薇花沾著露珠,兀自盛開,幾乎能從中聞到花香。牆角的書架則堆滿了魔法畫的用具與書籍。魁登斯原本想取下一本書翻閱,又覺得畫室靜謐的氣氛簡直神聖不可侵犯,所以他收了手,決心等問過凱薩琳之後再來借書。

 

魁登斯雖然好奇的不得了,卻是直忍到凱薩琳做完又一次的命運判讀,回到可以隨意閒談的狀況時才提起畫室的問題。

 

凱薩琳愣了一瞬,接著用太高亢的語調回答:「那是我丈夫的畫室!不知道有沒有人跟你提過?他是個很有名的魔法畫畫家?他厲害極了!能夠近乎完美的貼近人物的性格跟精髓!」

 

「你也知道魔法畫以記憶為本的模擬。成畫之後讓畫像跟本人相處,在應答中吸取本人對事物的習慣反應,讓畫像能模擬真人的應對進退。所以離成畫時間越遠,外界變遷越大,畫中人的反應會越來越不貼合現實……可是我丈夫很厲害,他改變了……」凱薩琳幾乎一口氣不歇的往下直說,說到一半突然煞住不語,臉上訕訕的說:「不好意思,我講起這些就沒完沒了。」

 

魁登斯急忙說:「不會、不會!聽來很有趣!」

 

「魁登斯你對魔法畫有興趣嗎?那邊有很多材料跟書籍,你或許可以考慮自學?你有興趣學魔法畫嗎?」

 

凱薩琳提到魔法畫就顯得十分激動,人都站了起來,似乎是巴不得把畫筆跟畫布立刻塞到魁登斯手裡。魁登斯雖然對魔法畫有興趣,卻不知道怎麼招架這種熱情。只能推辭說:「我想我可能沒有畫畫的天分……」

 

凱薩琳臉上立刻爬滿失望的神情,幾乎是跌坐回椅子裡的說:「是啊……不是每個人都會對魔法畫有興趣……」凱薩琳窩在椅子內模糊嘟囔幾句,突然大叫一聲:「啊!我知道有一張魔法畫你肯定有興趣!」

 

凱薩琳二話不說的拽住魁登斯的手,把人往畫室帶。衝進畫室一陣亂翻,弄的煙塵四起。魁登斯就站在門檻上,摀著口鼻,深怕吸進什麼有害孩子的東西。凱薩琳也不說要找什麼東西,翻找至畫室的一角,揭開了一塊灰塵大概積有三吋高的帆布,弄得整間房粉塵漫飛,連視野都變差了幾分。

 

魁登斯聽見凱薩琳用大秀登場般的口吻高喊:「這個你一定會有興趣……」

 

在塵埃擾動的房間裡,所有灑入的陽光都讓空間變得金粉粼粼,魔幻不可思議。那幅畫就這樣在魁登斯眼前出現了。

 

畫中人穿著一件伊法魔尼的校袍,頭髮略長,身形清瘦。一雙焦糖似的眼睛,大的幾乎甜美,但崢嶸的眉骨與高挺的鼻梁給了他鋒銳如劍的英武氣質。他認得出畫中人是誰。雖然年紀不同但神態永遠騙不了人。

 

聰敏而驕傲,眉眼間全是桀驁不馴,野馬般的青春氣息。

 

魁登斯忍不住驚呼:「葛雷夫先生!」凱薩琳則是興奮高喊:「是的!為您呈現,十七歲的帕西瓦˙葛雷夫!」

 

畫中人則是不悅的抬了抬眉毛,似乎很介意自己的清靜被打擾。「是,我是帕西瓦˙葛雷夫。胡亂大叫的是凱薩琳˙葛雷夫。但你又他媽的是誰啊?!」

未完待續

TBC

*終於,十七歲的葛雷夫登場了。(撫心口)就是想寫這個啊(OOC好開心)

*第三個奇蹟只要印刷上沒有問題,就參場確定了。有興趣購入的人請幫我填一個印量調查,感謝。https://goo.gl/forms/j8iPmCdCCg1WrLz43

*CWT既刊攜帶量調查:https://goo.gl/forms/jrKRuxY8o4btBgEk2

有興趣CWT台北場次購入的人請幫小逸填一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