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第三個奇蹟 CH3~CH6

 

這個問句讓魁登斯瞬間語塞。他到底該怎麼自我介紹?難道要張口就說:『你好,我是你懷孕了的男朋友?啊!為什麼我會懷孕呢?因為我好像是世界上唯一活至成年的闇黑怨靈宿主……』怎麼想都很尷尬啊!

 

凱薩琳似乎沒有要替兩人破冰的意思,只是拍了拍魁登斯的肩膀說:「你們好好聊!」就笑嘻嘻的離開了。

 

魁登斯只好站在那幅畫前,結結巴巴的自我介紹:「我……我叫魁登斯˙巴波。目前是任職於魔國會安全部的正氣師……也是葛雷夫先生您的……下屬。」

 

「所以我還是去當正氣師啦?!嘖!無聊。葛雷夫家族第一千零八百個正氣師。」畫中的葛雷夫不悅的撥了撥他的長瀏海,繼續問:「你說我是你的上司,我現在是什麼位子?你看起來年紀好小!老天!所以我負責帶你這種菜鳥正氣師嗎?我該不會是什麼第八追緝小隊隊長之類的鳥職務吧?」

 

「先生……先生現在是安全部部長。我也不是菜鳥正氣師了,我在正氣師部門當了幾年的正氣師了……」魁登斯講話有些結巴,實在是因為他認識的葛雷夫對待外人始終是有禮自持,偶爾尖刻卻不改優雅。眼前這個年輕時期的帕西瓦˙葛雷夫卻遠比那些未授權傳記描述的更加囂張無禮。

 

「我是安全部長?這樣勉強算幹的還可以。魁登斯,你是我的直屬部下嗎?但你年輕到不像安全部長的直屬幹部。你是我的秘書?但一個秘書怎麼可能講話都講的結結巴巴?」

 

「我比較特別一點……先生,您聽過闇黑怨靈嗎?我是史上第一個活至成年的闇黑怨靈宿主……」

 

十七歲的葛雷夫突然被挑起了興趣,整個人湊近了畫框,擺出一副準備仔細聆聽的模樣。此時他突然臉色一變,厲聲說:「凱薩琳也不會沒事帶我的下屬來見我。如果你來見我,是因為闇黑怨靈的身份,也該是你一就職就來見我。怎麼會是現在來見我?我跟你究竟是什麼關係?」

 

這一連串的推論,讓魁登斯瞠目結舌。原來十七歲的葛雷夫就已經聰明老練到這個程度?!

 

魁登斯還想著要怎麼解釋他跟葛雷夫之間的關係,十七歲的葛雷夫就突然大叫:「凱薩琳帶你來見我,代表你跟葛雷夫一族的關係已經到了你可以面見凱薩琳的程度。家族中人看守凱薩琳猶如巨龍看守財寶,不輕易讓外人得知凱薩琳的存在。所以你是家族認可,而且跟我關係密切的人……」

 

葛雷夫氣急敗壞的說:「你說你姓巴波?老天!所以你是我的私生子嗎?」

 

魁登斯還來不及糾正,葛雷夫就劈哩啪啦的往下說:「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所以大家讓你來看看畫像?好歹見見自己的父親?以我跟家族的關係來推測,我猜這些年來都沒有更新我的畫像?所以這是唯一可以跟我兒子溝通的畫像了?」

 

「葛雷夫先生……我不是您的私生子。」魁登斯回應的異常尷尬。「我以為你會知道我們是什麼關係,因為整座大宅內的畫像應該都知道了?」

 

畫中的葛雷夫揚起不屑的笑,指了指自己的畫中景物。「你沒看到嗎?我的畫背景全是磚牆,唯一的一扇窗還上了鐵條。四面八方都被封死了,我是要到哪邊去跟其他畫像串門子聊天?」

 

「是誰這樣對你的?」魁登斯感到不解,甚至感到痛心。十七歲的葛雷夫究竟是犯了什麼事?需要被囚禁起來?畫中人物,不老不死,這樣豈不是形同於永恆的服刑?

 

「怎麼不問問你的好爺爺羅伯?或者問問凱薩琳?」葛雷夫的語調滿是諷刺。

 

魁登斯好聲好氣的說:「你跟我解釋不是比較快嗎?況且我不是你兒子,所以羅伯也不是我爺爺。」魁登斯還企圖解釋幾句,但葛雷夫只是背向他,不再理會。魁登斯也只能摸摸鼻子,乖乖回頭詢問凱薩琳。

未完待續

TBC

*其實我想寫的就是十七歲的葛雷夫跟魁登斯之間這種互相懟一下的感覺XDDDD

*第三個奇蹟只要印刷上沒有問題,就參場確定了。有興趣購入的人請幫我填一個印量調查,感謝。https://goo.gl/forms/j8iPmCdCCg1WrLz43

*CWT既刊攜帶量調查:https://goo.gl/forms/jrKRuxY8o4btBgEk2

有興趣CWT台北場次購入的人請幫小逸填一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