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9~CH11(完結)

===無需修補CH9===

==由於需要符合主機租用規則與要求,NC17的東西我就會外連了,看到該段落對外連結的時候,請不要嫌棄閱讀感中斷。==

===NC17警告,未成年請勿閱讀===

天將神靈的的狀況,沒有出現在葛雷夫的真實人生中。卻是完美的體現在《愛情解剖日》的拍攝計畫上。

 

原本片商的規劃是聚集夠多的大帥哥與小鮮肉,拍出一部賣肉的高票房爛片。帕西瓦˙葛雷夫卻從天而降。接下了主角,加入了劇本改編,引來了名導,甚至帶來了恩典集團的注資。

 

為此,網路熱議。有些人討論葛雷夫是不是瘋了?還是拿到第二座奧斯卡之後解放了,終於可以來拍點爛片了?就連商業週刊與財經日報都花了大篇幅討論恩典集團是否正式進軍影視業?這部片未演先轟動,宣傳部門每天都想跪下來感謝上帝。

 

拍攝的過程,卻遠不如預期順利。

 

魁登斯先前幾部片的好演技,有目共睹。對於站街男妓這個角色,他遭到毆打時的脆弱神情,為了一點小錢跟人搏命時的狠辣。都讓人們激賞不已。問題在於本片有著極大的性愛篇幅。魁登斯別說床戲了,第一次開拍自慰與勾引的戲碼就無法讓導演滿意。

 

無數次喊卡之後,瑟拉菲娜搖搖頭。心想現在就演成了這樣,之後沉迷性虐的橋段要怎麼拍?全部靠剪接大法?

 

「我覺得你的情緒還沒到位。所以我會幫你把一些橋段排開,無關情慾戲的部分先拍。」她招招手叫魁登斯過來,指示影片回播,讓魁登斯看看螢幕上的自己。仔細細的跟他說戲。

 

「我覺得你這一整段都很好,像是渾然不覺自己的美麗,而是自輕自賤,自認毫無價值的神色。」

 

「你是模特兒出身,模特兒出身的人通常都會自覺美麗甚至以此自傲,但你不是。這種神情在故事一開始的時候,很好,非常好。」瑟拉菲娜摸摸魁登斯的頭,像是在安撫著某種軟毛蓬鬆的動物。魁登斯害羞的笑了笑,把身上披著的衣服扯得更緊了一點。

 

「可是隨著故事發展,被包養之後派翠克開始發現自己的美麗可以是武器。可以傷害人,折磨人,甚至控制人。」

 

「我需要你在鏡頭前自信一點,不是伸展台上,或者拍攝硬照時的那種自信。我需要你感覺到自己有魔力,感覺到自己一勾手,就可以讓所有男人下跪。」

 

說完這些話,瑟拉菲娜轉頭朝片場大喊:「休息五分鐘!等下先拍警方的那場戲!」然後她揮手招來助理:「去幫我問一下,那個白頭髮的,像禿鷹一樣站在那邊的男人是誰!」剛剛她就注意到角落多了一個染著白金髮色的西裝男子。投來的眼神,像刀又像針,格外讓人不適。過不了多久,助理前來解釋:「片商帶來的,風險投資管理顧問之類的人物。說是潛在的投資人,不是這部片就是下部片的那種……」

 

瑟拉菲娜聽懂了,好萊塢總有這類人出沒。正確來說,錢權糾葛,愛慾橫流的地方就有這種人。華爾街,國會山莊都不乏這種人。頭銜很模糊,資金很充足。在身分審查嚴格的高級派對上出沒,發著名片,談著承諾,你發現他認識很多人,能幫你牽很多關係。但是幾個小時下來,你還是沒搞清楚這人到底要的是什麼。

 

瑟拉菲娜一向不喜歡這類人,但她無法阻止他們在片場出沒。她吩咐助理招呼一下,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後。瑟拉菲娜不知道這個像是白化症患者的蒼白男子,正是魁登斯今天表現不佳的主因。

 

此時魁登斯披著大外套,回到了拖車上。莫蒂絲提就在拖車內等著他,幫他拖了外套,接著像個小助理似的替他打理餐飲。

 

「那個白髮壞人還在片場嗎?」莫蒂絲提輕聲詢問。

 

「他打了母親,清空了房間……這樣算是壞人嗎?」魁登斯是想要說笑,但他不確定這算不算笑話。

 

莫蒂絲提說:「他現在每個禮拜都會來一次……嚇嚇母親,拆拆房子。他似乎覺得那很有趣。」

 

「母親應該是惹到了不該惹的人了。她想逃跑。她需要錢……但是我猜她不敢賣掉其他人的照片,不然會被那個白髮壞人發現。而且賣掉不該賣的照片,她也是死路一條。」莫蒂絲提長嘆一口氣:「這就是為什麼,她說照片便宜賣給你……母親想要逃跑了吧?」

 

魁登斯有些驚愕的說:「妳才十歲,為什麼妳的腦袋想得出這些?」

 

莫蒂絲提淡淡的說:「有些是那個白髮男說的。剩下的,是我猜的。反正我的腦子只有這件事情要想。」聽到這句話,魁登斯意外的傷心。他伸手攬過自己的妹妹,用力抱緊。

 

魁登斯開口說:「別想這些了。想想小禮服,那件我帶你去看首映的小禮服。想想漂亮的鞋子,亮亮的,有水鑽的那種。」

 

「我們就快要自由了,想想妳喜歡什麼,哥哥買給妳?」

 

莫蒂絲提用力的回抱,開心的說:「那我想要一個自己的房間。可以從裡面上鎖的那種……」

 

***

好心人:「我今天表現的很糟。」

 

陌生人:「怎麼了?」

 

好心人:「情慾戲,我不會拍……」雖然葛林戴華德在場多少造成了影響,但魁登斯不知道該怎麼提起葛林戴華德,所以決定只寫這麼多。「我沒有經驗……」

 

陌生人:「……我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總不會要我幫你吧?我們又不能見面。」葛雷夫覺得這個話題開始變得很危險了。

 

好心人:「有一場戲,我必須撫摸我自己。碰觸自己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想什麼。以前我摸過自己,被發現了,被打慘了。我……對這種事情沒有什麼美好回憶。」魁登斯打下這些話的時候,害怕,而且害羞。

 

害怕,因為第一次被發現的時候,瑪莉盧威脅要把他這個下流骯髒的東西丟入房間裡。既然喜歡性愛,不就應該進去那個房間裡?當時魁登斯承受著鞭笞,一下又一下的打在男人最脆弱易感的位置。不斷的道歉,不斷的保證他再也不敢,再也不會。

 

害羞,因為處男在這個社會已被貼上負面標籤,他又該怎麼承認他連自慰都不上手?除了這位陌生人之外,他無人可說。

 

好心人:「我不是要你……幫我。我只是想要有一個,幻想的投射體?可以詳細告我你的長相嗎?跟我描述你聲音的質感,你笑的的方式……」要求這些東西實在太羞恥了,羞恥的讓魁登斯渾身輕顫。

 

「我想要感覺到你」

 

魁登斯第一次在鏡頭前脫光之時,他想著的是陌生人跟他開的黃腔。那些關於呻吟、勃起、棒棒糖跟壞孩子的故事。只有那一次,他的表現是被認可的。雖然當時只是調情,只是玩笑,但那是他第一次情慾的美好。舒服的,安全的,被愛的。

 

陌生人:「長相嗎?我長得挺像帕西瓦˙葛雷夫……」

 

好心人:「你這是在嘲笑我的迷弟體質,還是在吃醋?」

 

陌生人:「都有?」雖然是這樣回答,但葛雷夫企圖先行暗示。等到真相拆穿的那天,或許這些暗示能夠發揮一些防爆的作用?

 

好心人:「你不想幫我就算了……」

 

陌生人:「我有一個主意,但我不確定是不是好主意。」「聽過黑暗餐桌嗎?」

 

好心人:「在全黑環境接受盲人服務生服務的那種餐廳?」

 

陌生人:「我們依然可以見面,只是看不見彼此。不露臉,所以你依然很安全。但是你可以……感覺到我。」

 

好心人:「我覺得你這樣好委屈。」魁登斯原本寫下的句子更長,卻沒有發出去。他想問陌生人為什麼願意如此委屈?陌生人如此風趣,分享過來的家中照片更是展秀了驚人財力。

 

陌生人肯定有更多選擇,卻願意跟一個不露面帳號談戀愛?這其中必定有什麼問題的吧?但是就算其中有詐,又怎樣呢?魁登斯自己都知道,他不可能戒掉陌生人了。

 

陌生人:「給我一個吻。那就不委屈了。」

 

所以,他們真的來到黑暗餐桌吃一頓完全無光的晚餐。魁登斯在服務生的引領之下,進入全黑的餐廳之中。伸手不見五指的全黑之中,他聽見服務生輕聲的

說:「這是您的位置,然後您的同伴已經先抵達了。」

 

睜眼與閉眼完全無差的全黑。他聽見對方開口說:「陌生人呼叫好心人?」陌生人的聲音模糊,像是含著什麼東西,但同時充滿磁性,帶著讓人放鬆的溫度。「我在。我在這裡。」在黑暗中,魁登斯是急於出聲,急著讓對方感知自己的所在。他伸出手去,滑過微涼的金屬刀叉與纖滑的桌巾,找到了一雙手。

 

溫暖,乾燥。在指尖相觸的瞬間帶著輕微的靜電。被電到的瞬間,兩人都是輕輕一抽手,然後笑了。彼此將手回握,握得更緊,更用力。

 

很久的時間,他們都只是握著手,靜靜的坐著,彷彿在掌心傳遞心跳。

 

「過來這裡。」陌生人說話的方式,有著不自覺的命令語氣。彷彿威勢天成,森然而不可侵。所以魁登斯聽話了,移動了自己的位置,他們不再對坐,而是坐在同一個桌角邊緣。可以更輕鬆的握著彼此的手,不必橫跨桌面。

 

「我希望你不介意單手吃飯。」陌生人輕聲說。「因為我不想放開。」魁登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嗯了一聲。他也不想放手,只是不知該怎麼開口。

 

感覺到陌生人用著右手與他相握,左手似乎也可以正常進食。魁登斯提問:「你的左手很靈巧?左撇子嗎?」

 

「其實我只是手指很靈巧,一方面天生,一方面是後天訓練。兩手,都需要單手打手術結。」陌生人一邊回答著,一邊將桌上的某樣小點塞進了魁登斯的嘴裡。

 

黑暗中,葛雷夫必須小心地找到魁登斯的嘴,才能把東西放進去。所以動作很慢,充滿各種試探。

 

魁登斯可以感覺到塞進嘴裡的東西,鮭魚卵,馬鈴薯泥。還有握著點心的手指。魁登斯強忍吸吮與咬嚙的渴望,只是小心翼翼的含著,舔著,用舌頭記憶著。

 

陌生人笑了,撤回手指的瞬間甚至笑的有點得意。魁登斯可以感覺他欺近身,輕聲在耳邊低語,噴出的鼻息與口腔的溫度,讓他耳後汗毛瞬間立起,卻又軟軟的躺了下去。

 

「說好的,一個吻,記得嗎?」

 

然後,他們接吻。

 

還沒來的及反應之前,陌生人就扣著他的後腦,用這種方式在全黑環境中定位彼此。舌尖略帶强制的撬開了他的嘴。靈巧又激烈。當舌尖掃過上顎的時候,魁登斯用盡全力才能避免自己發出呻吟。然後他感覺到舌頭在自己的口腔內戳刺著,糾纏著,幾乎帶著憤怒的力道。

自主規制NC17外連處請點此行

 

===

尊重主機商規範,NC17外連,未滿十八歲請勿點閱。請遵守年齡規範。(備份連結)

===

 

未完待續

TBC

*DARK TABLE,黑暗餐桌或者無光餐廳。真實存在的用餐體驗。世界各地都有舉行。某些地方是快閃餐廳。台灣之前也有做過一次喔!

*我問過外科醫生,左右手都可以單手打手術結到底算不算一個特殊的技能?至少看過不只一次影視作品這樣強調。對方跟我說:沒有啊?很正常吧?大家都可以吧?
好吧……又一次被電影電視騙了

*香水的調子參考演員本人代言的香水:[香氛][香水] 杜嘉班纳 Dolce&Gabbana INTENSO (木質調)(男香)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