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9~CH11(完結)

===無需修補CH9===

這些日子,葛雷夫的心緒奇佳。旁人都以為是湊成一對的小金人讓他臉上時常帶笑。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因為愛情,一旦戴上了玫瑰色的眼鏡,看什麼東西都順眼。每天,他都能跟好心人道早安說晚安。兩人都像是情竇初開的笨小孩,在說晚安的時候,你一言我一語的死拖著不睡。

 

魁登斯的戒備似乎稍微放下了。偶爾會跟他互傳一些照片。拍下一些生活中的小事物與他分享。他還是不露臉,最多只傳了一張露出雙唇的照片。照片中的他在笑,咬著手指,輕輕的笑。葛雷夫傳過自己頭髮的照片,證明了自己濃密而未禿頂。傳給他看過家中角落的照片。魁登斯喜歡看書,所以葛雷夫刻意展示了書房的照片。滿滿的,一路疊到天花板的瘋狂收藏。

 

陌生人:「來見我吧!這些都會是你的。」他覺得自己像是美女與野獸裡面的野獸,拿著一個書房逗伴侶開心。魁登斯看到書房的反應更是出乎意料。

 

好心人:「拜託娶我!」

 

陌生人:「這些書就讓你想結婚了?」

 

好心人:「離婚的時候我至少可以分一半!」

 

陌生人:「我不會離婚的。你休想逃走!」

 

好心人:「你休想讓我走。」

 

他們跟遠距離戀愛一樣,用著幻想與不存在的事實打情罵俏。但兩人也開始交換一些比較實質的訊息,例如魁登斯確認了「陌生人」是長住洛杉磯的紐約人,並為此興奮不已,開心的寫下:「太好了!要是你在肯亞還是剛果,我該怎麼辦?」

 

「我會去找你。地球不過就這麼大而已。」

 

話雖這樣說,但兩人對於何時見面的話題,還是小心翼翼規避著。葛雷夫從不催促魁登斯,卻是一直逼著潔西卡與傑森交出點實質成績。他需要知道為什麼第二天堂孤兒院明擺著是人間煉獄,羽翼已豐的魁登斯卻還是乖乖留在瑪莉盧的控制之下。

 

然後,他知道了關於照片的事情。

 

潔西卡是個異常厲害的私家偵探,她只靠書面資料與紀錄足跡,就可以像拼拼圖一樣的把事情湊出一個輪廓。失蹤的孤兒少女、黑幫長期的資源贈與。已經幾乎可以確認瑪莉盧應該私下經營賣淫場所。

 

接下來潔西卡發現瑪莉盧從未在外洗過照片,孤兒院活動的影像也都是數位檔案,卻是長期且大量購入底片與暗房沖照用品。甚至有一些先進的偷拍設備。

 

每當她購入大量底片,不過多久孤兒院就會收到大筆的捐獻,或者瑪莉盧的海外帳戶就會靜悄悄多出一筆可觀的數目。

 

「為什麼會用底片要脅?」葛雷夫不解。

 

潔西卡解釋:「數位檔案無法防止盜拷或銷毀。如果可以被盜拷,她無法證明手上照片的價值。至於銷毀數位檔案只需要一場小型的電磁脈衝爆炸就可以達成。如果她手上的照片真有這個價值,真的會有人搞一場電磁脈衝爆炸……」

 

「所以我可以幫他把照片買回來。」葛雷夫忍不住說了出口。雖然這樣等於跟恐怖份子妥協,但他的姓氏帶來的最大優勢便是財富。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傑森插嘴:「我勸你暫時不要。我跟潔西卡查到一半,就發現原本支援瑪莉盧的黑道勢力,最近應該是洗牌了……狀況不明。你一隻巨大的肥羊千萬不要貿然送上門。你的小男友已經忍她忍了多少年?再忍忍無妨。」潔西卡則在一旁點頭同意。

 

葛雷夫毫不意外傑森跟潔西卡都知道了此番調查因誰而起。兩人都有頂尖的偵蒐能力,不知道,反而奇怪。

 

雖然傑森勸過葛雷夫不要輕舉妄動,但是他這隻肥羊就是想放放血,瘦瘦身。一送走傑森與潔西卡,他就拿出了私人手機。發信給了好心人。

 

陌生人:「你還是沒有跟我講清楚缺錢的事情……」

 

好心人:「之前缺錢,現在不缺了。我接了一部片。一開始還有點擔心,結果好多名人加入這部片喔!感覺上又會是一部大片了!」

 

陌生人:「我說的不只是錢,還有你為何無法脫離施暴母親之間的關係……我答應過你我會很有耐心,但是我還是得問。」「總得關心一下我的小男友吧?」

 

魁登斯看到小男友三個字,笑了。打下了一行比較大膽的回應:「誰說我小了?我可一點都不小喔!」

 

陌生人:「學壞了?」

 

好心人:「向大師學習的。」

 

陌生人:「不要扯開話題。告訴我真相,拜託你了。」

 

好一陣子 手機上沒有半點回應。久的葛雷夫幾乎要懷疑自己越線了。

 

接下來,他才看到好心人的大段回應:「我很害怕看到性報復的新聞。那種漂亮女孩子被前男友拍下裸照,然後男方在分手後將裸照大肆散布的新聞。」

 

「這種新聞可怕的地方,是底下的新聞留言板,是網友的轉貼評論。」

 

「有些人會罵那女生笨,活該。另外一些人會對女孩的身材品頭論足,甚至說好騷,想幹。另外有一些人公開的分享照片或影片的下載點。」

 

「偶爾,你會看到受害者自殺的新聞。」

 

「大家就只是哀嘆幾句,然後生活繼續前進。毀了那些女孩的人不是前男友一個人而已。而是所有點擊,轉發,書寫下流評論的匿名者。他們都是兇手,但是他們一點都不在乎。付出代價的永遠是受害者。」

 

「我有一個妹妹,我想保護她。」

 

「雖然要花很多錢,但是我覺得值得。而且我湊到這筆錢了。拍完這部電影我就有錢了。」

 

陌生人:「我可以先借你這筆錢。」

 

好心人:「我不想要這段關係變成交友詐騙。拜託我們之間不要扯到錢。」「我希望事情沒處理好之不見面,已經很像交友詐騙了。我沒有對你說謊,但一切都像個謊言。所以不要再扯到錢,拜託你。」

 

陌生人:「我知道你沒有說謊……但如果我跟你說了謊,你會原諒我嗎?」葛雷夫忍不住問出這個問題。關於身分的謊言是兩人關係中最大的未爆彈。

 

好心人:「什麼謊?拜託不要告訴我你住在懷俄明州,是個寂寞的農場主,有妻有子但心裡有一座斷背山。千萬不要。」「時間很短,但我不覺得我有辦法戒掉你了。(哭泣的表情)」

 

陌生人:「我四十三歲,單身,未婚,無子女。是個有錢的要死但男友一毛都不想拿的醫生。這些我都沒有騙你。只是我曾經講過的某些事……並不完全是真的。」

 

好心人:「你愛我,這是謊言嗎?

 

陌生人:「我愛你,絕對真心。」

 

好心人:「那就好,剩下的一切我應該都可以原諒。我要的很少,你愛我就好。」

 

葛雷夫還來不及為這句話感動。就看到好心人急急忙忙的加註。「我會不會說太多愛了?我們好像進展太快了?說太多,會不會太過頭了?我沒有談過戀愛……但我不想表現的黏答答,很蠢。」

 

陌生人:「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說的比較多,我不蠢,我很自豪。」

 

雖然得到了一個關於謊言拆穿時的「不離去保證」,但葛雷夫還是忍不住嘆息。就算知道了事情的醜惡真相,期待的突破點卻沒有因此出現。

 

瑪莉盧與照片的事情就像一團危險的不明物體。無從下手也無法處理。沒有確切證據,所以無法報警。況且報警後受傷最深的就是魁登斯與他的妹妹。其餘的院童並沒有兩人的名氣,自然不會成為媒體追逐的對象。

 

葛雷夫企圖給錢處理,卻一再遭到拒絕。他原本以為發掘事實真相後,自己就能從天而降,一如古希臘劇場中的天將神靈,製造重大轉折,將所有膠著的劇情瞬間解決,給所有好人一個美好結局。

 

Deus ex machina,天將神靈。

 

評論家認為是最糟,最蠻橫的戲劇手法。但葛雷此時多麼希望他與魁登斯的人生可以這樣進行。

===

未完待續
TBC

*小說都送印了才發現更多的錯字…

*Deus ex machina翻譯自希臘語,意思是機關跑出的神。在古希臘戲劇,當劇情陷入膠著,困境難以解決時,突然出現擁有強大力量的神將難題解決,令故事得以收拾、有個好結局。利用機關,將扮演神的演員載送至舞台上。藉此製造出意料之外的劇情突破與逆轉(摘自WIKI)

*電磁脈衝把電子設備毀掉的畫面大家時常在電影中看到,實際上電磁脈衝的小型武器化還是一個真相不明的領域。這個設定寫下去的時候我有一點點抖啦……曾有報導是比利時的竊盜集團有類似的做法,能夠確定存在的是以色列有進行過相關的戰術。也有電子戰手雷的出現。GOOGLE一下以色列跟電子脈衝可以找到相關資料。所以電磁脈衝燒掉儲存設備不是不可能,但是像電影裡面那樣動不動拿出來用,就稍微誇張了一點。

*HP ONLY 3.25號木精01 小逸會在那邊放飛,新刊跟既刊都有。因為是自己第一次擺攤而非寄攤,如果有什麼地方做不好或者招呼不周,請多包涵。也請不吝直接告訴我。感謝各位。

*這次依然會交給葫蘆夏天通販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