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9~CH11(完結)

 

瑪莉盧在房間內來回蹲步,思索著她的下一步。最初,她只是發現了貧民窟內許多貌美的孤兒,都在利用自己的美貌誘使人類犯下七宗罪。美麗與色慾,正是女巫用來勾引人類的工具。至於那些能被引誘墮落的人,都是天生不潔,都是惡魔的宿主。

 

瑪莉盧自認在進行偉大的事業,囚禁女巫,並且利用女巫找出惡魔。她不否認自己確實曾與惡魔同行,在黑幫的庇護下經營她的神聖事業。但是她也同樣使用女巫的力量,讓這些黑幫惡魔自相殘殺後來,她更是想到了絕妙的一招:「利用女巫來箝制惡魔!」所以她拍下女巫勾引惡魔的畫面,藉此控制惡魔,讓惡魔為她所用。瑪莉盧發現,這些照片就彷彿武器。有些可用來威脅,有些則可以殺人。有些則如同核子武器。你無法抗拒持有的威力,又要避免動用兩敗俱傷的最終兵器。

 

瑪莉盧知道,照片一天不交,葛林戴華德的恐嚇折磨就一天不歇。但將大批照片交出去,她也同樣死路一條。所以她都規畫好了,就算資產被葛林戴華德凍結,現金珠寶都被搜刮一空。她還是可以靠著魁登斯贖回照片的費用,逃到一個沒有引渡條款的國家。在那邊悠哉且舒適的度過她的下半輩子。

 

買一塊大大的地,蓋一個大大的教堂,專心的在那邊執行上帝的戒律。

 

她原本都以為自己規畫好了,向走私商詢價之後,才發現自己想的太簡單。多數人因為她跟葛林戴華德交惡,直接拒絕提供服務。少數人則向她開出異常高昂的逃亡費用,到了逃亡地需要繳交的保護費也直接翻倍。不為別的,就因為葛林戴華德。以往滿臉堆笑的盟友,如今不是閉門不理,就是把她當成一頭無力掙扎的待宰羔羊。走過路過,人人都可以咬她一口肉,吸她一口血。

 

她向魁登斯開口的三百萬,不夠用了。

 

她想了想,撥通電話,準備索取更高昂的費用。

 

「再十萬?明天?」魁登斯聽到消息的時候就嚇壞了。忍不住哀求:「我真的已經準備好妳要的三百萬了,但明天之前我真的生不出另一個十萬。」

 

「拜託,再給我一點時間。」魁登斯哀求,但瑪莉盧只是冷冷的說:「明天,拿出不另外的十萬我就先公布莫蒂絲提的照片,再在公布你的。」魁登斯聽著電話掛斷的嘟嘟聲,直接哭了出來。強忍這麼多年,結果在最後的一刻功虧一簣?莫蒂絲提走上前去,努力的抱緊魁登斯。輕聲安慰:「會有辦法的,肯定會有的。或許有人可以借我們錢?片商,或者品牌商?」這句話提醒了魁登斯,他還有機會。就算生在地獄,他身邊始終有天使相伴。

 

魁登斯想了想,雖然陌生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動提供幫助,他還是不願意這段已經莫名其妙的感情,從頭就跟巨額債務扯上關係。但是葛雷夫也願意借錢。甚至不是借錢,而是預支簽約金。所以他還是有機會立刻拿到十萬元。想到這邊,魁登斯馬上拿起手機,發訊息給葛雷夫。

 

魁登斯:
「葛雷夫先生,晚安,抱歉打擾了。我的經紀約即將結束,而我願意跟您簽約。只是有一件事情要麻煩您。」

「我需要十萬元,在明天之前就要拿到。」

 

葛雷夫:
「為什麼這麼急?不給我理由,我不能莫名其妙拿十萬給你。」

 

魁登斯知道臨時的要求這麼大一筆錢,不可能不給理由。他只能老老實實的寫出:「請幫我保密,我被拍下了不想被公開的照片。我需要買回照片。」至於莫蒂絲提有被拍下照片的事情,他就不打算跟葛雷夫提起了,葛雷夫不需要知道這件事。

 

葛雷夫:
「好,我立刻轉錢給你。但我有一個要求。我需要看一眼那些照片。」

 

魁登斯:
「為什麼?」

 

葛雷夫:
「我必須知道你不是亂編一個理由來拿到錢。誤入歧途,吸毒賭博跑趴然後玩死自己的好萊塢人非常多。我不能投資在這種人身上,讓我看到那些照片。一眼就好。我知道你沒有騙我,你就可以銷毀那些照片。」

 

魁登斯同意了。如果葛雷夫真心想簽下他,這也是個合理的要求。任何經紀公司都不想簽下染毒涉賭的藝人,他確實需要證明拿錢是為了買回照片。葛雷夫發給了魁登斯一個地址,要他拿到照片之後立刻前往。此時線上銀行的提示音,顯示他的戶頭已經多了十萬美金。葛雷夫甚至親切的發訊息給他:「給我你的所在位置,我想找幾個保鑣陪你一起去贖回照片。請不要拒絕我,我擔
心你被搶劫。或者遇到更糟的事情。」

 

魁登斯想了想,又同意了。他也擔心瑪莉盧說話不算話。如果有保鑣陪同,或許狀況會好一點?他又想,拿錢之後,自己算是成為葛雷夫先生的旗下資產。他好像不能拒絕葛雷夫先生要保護自己的投資?他發了地址訊息,乖巧的等在公寓門口。很快的來了一輛車,四個西裝筆挺卻殺氣騰騰的健壯男子護送他前往第二天堂。

 

魁登斯坐在後座,夾在兩個塊頭如山的凶狠男子之間。縮肩弓背的打著道謝訊息:「葛雷夫先生,謝謝你。我很抱歉最初一直拒絕你的幫忙。」魁登斯還打了一整串的解釋,想要解釋自己為什麼最初不接受幫助。他始終都記得小時候跑去警局,哭著跟警方報案。瑪莉盧笑著在警方面前打開那扇門,門後什麼都沒有。警察訓斥魁登斯不能亂報案,然後瑪莉盧將他毒打一頓。長大一點,他曾經向學校老師哭訴求助。之後老師帶著滿身的傷痕向魁登斯道歉,說自己無力幫忙。

 

魁登斯此生都在習得無助。久了,他已經逆來順受,並且知道不能用這個問題給旁人造成更多麻煩或傷害。他一直認為,這就是他一個人的戰鬥。所以他慣性拒絕旁人的幫助。但是想了想,魁登斯把整串解釋刪除。這種心事,他只想說給陌生人聽。

未完待續

TBC

*本子是2017年3月份的HP ONLY場出的本子,現在出本也快十個月了,將會陸陸續續把本子貼完。番外不會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