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9~CH11(完結)

 

奎妮則在一旁開了電腦,接上兩人手機。雙手如飛的打著字,看著螢幕上跑過的一連串資訊,開始說:「你們的手機有不見過嗎?應該是被人找機會複製手機了。通訊跟通信都會先經過中轉。可以監聽,可以攔截。」「魁登斯你最近通話的葛雷夫先生都是中轉手機。我可以先定位好中轉手機的所在地,接下來看是要報警還是另外處理。」奎妮認真解釋著,同時注意到自己的姊姊在一旁幾乎驚掉了下巴。

 

她舉起雙手,擺出一個有罪被抓的姿勢。飛快的解釋:「政府招募的原因從來就不止是心理學專業,我是頂尖駭客,我加入情報單位了,很抱歉沒有告訴你,單位不能說。就這樣。」然後十指又放回鍵盤上,繼續鍵入。

 

魁登斯的手機突然響起,假冒的葛雷夫竟然直接打來電話。聽到鈴聲,魁登斯嚇了一大跳,直問:「要接嗎?要接嗎?」所有人面面相覷,都像是拿不定主意。只有葛雷夫做了一個全面噤聲的手勢,然後指示魁登斯把電話用擴音接起。

 

「喂?」

 

「我露餡了, 對吧? 你突然提起007 我就應該察覺的⋯⋯你跟葛雷夫的某個內部笑話?」口吻狎昵,語氣如夢囈。魁登斯立刻驚叫:「你是葛林戴華德!那個黑道老大!」「賓果!但猜對了也沒有獎勵喔!」葛林戴華德在電話中用詭異刺耳的語調,哄孩子似的說著:「親愛魁登斯,我費了好大力氣,才透過你騙出照片的所在地。結果你逃跑就算了,為什麼還帶了一個盒子逃跑呢?嘖嘖嘖,真是不乖。」

 

「魁登斯,美麗又漂亮的男孩。應該待在房間裡任人享用的男孩。我不在意你的照片,但你必須把你帶走的盒子給我。其他人的照片對你沒用,不是嗎?」「你是個好人,如果你關心的人受到傷害。你會很難過的對吧?你的莫蒂絲提,你的陌生人。」聽到陌生人三個字,魁登斯倒抽一口氣。葛林戴華德感受到他的驚恐,立刻笑了。

 

「對,我有你的手機。我知道你跟你最最親愛的陌生人。」

 

「如果我已經找到陌生人,要用陌生人的安危跟你換照片呢?」「你不要傷害他!」魁登斯驚惶的對著手機大喊,只得到了葛林戴華德的一陣陰笑。葛林戴華德掛了電話。傳來了一串地址,還惡意打了一句「等你喔!」與一個巨大的愛心符號。

 

「誰是陌生人?」紐特問。

 

「你不能去!」奎妮與蒂娜說。

 

「他在虛張聲勢。」葛雷夫說。魁登斯沒有回答任何人的問題,只是拿起手機,第一次撥打電話給陌生人。喃喃自語著:「拜託接電話,拜託快點接電話」等待接通的音樂響個不停,卻沒有人接聽。轉入語音信箱的瞬間,魁登斯哭了出來。奎妮看著淚如雨下的魁登斯,立刻安慰他:「這可能只是老式的詐騙手法。他把陌生人的電話線佔住了。所以你根本打不進去!況且他複製過你的手機。要做任何手腳都很簡單!」

 

蒂娜則追問:「陌生人是誰?你的朋友嗎?記得他的家用電話嗎?他住在哪邊?或許我們可以過去確認他的安危。」魁登斯搖頭不語。因為蒂娜問的問題他都沒有答案,他不知道陌生人的家用電話,他不知道陌生人住哪邊。

 

「我不能確定陌生人的安危, 我也不想賭, 我得過去⋯⋯」魁登斯說著,人就搖搖晃晃往外走。

 

「他在虛張聲勢。」葛雷夫堵住了門,對著魁登斯再說了一次。近乎咆哮的音量,卻沒有嚇退素來膽怯的魁登斯。魁登斯幾乎是用不耐煩的語氣對葛雷夫:「走開!」眼見葛雷夫不讓路,魁登斯居然用力推了葛雷夫一把,大吼:「滾開!」手卻被葛雷夫一把抓住,然後葛雷夫用更大的音量吼了回去:「陌生人呼叫好心人!」

 

葛雷夫音量之大,房內的玻璃都為之輕震。震懾全場的威勢,卻是吼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魁登斯整個人呆住了,傻傻的問:「你在說什麼?」

 

葛雷夫抓著魁登斯手,憤怒又沮喪的吼著:「我說:『他在虛張聲勢!』我說:『陌生人呼叫好心人!』」「你好!初次見面!午夜十二點過了!確實是我們約好的「明天見!」我沒梳頭髮沒刮鬍子,還該死的對你大吼大叫的初次見面!」魁登斯的臉色一片慘白,對事件的驟變完全無法反應。結果他說出來的第一句話是:「你騙我⋯⋯」

 

葛雷夫像是豁出去了的大吼大叫:「對!我騙你!因為我無法眼看你遭受暴力而不聞不問。你拒絕了葛雷夫的救援,但你可能願意在匿名的狀況下對陌生人敞開心扉。」

 

魁登斯呆滯的說:「陌生人說他是個醫生⋯⋯」

 

葛雷夫說:「陌生人說他是個醫生,我也是個醫生。陌生人說他有一頭棕髮,一對濃眉,陌生人還說自己長得像帕西瓦.葛雷夫。因為我一直在暗示你,或者我一直希望你發現我就是陌生人。」

 

魁登斯像是想起了什麼,驚駭莫名的說:「你的爸媽早就過世了,你根本不可能被家暴。所以一切都是假的嗎?都是編出來騙我的嗎?」講到這邊,魁登斯眼眶中又是淚水滿溢。魁登斯恨死了哭泣的自己,被鞭打、被痛揍、被拍下那些照片的時候他都學會了不哭,為什麼現在會如此脆弱?「所以一切都是假的嗎?都只是同情而已?」魁登斯無力的問出這句。心下吶喊:『拜託不要是同情,拜託不要是同情。如果你因為同情我而愛我,我寧願去死。』

 

雖然不明內情,但紐特一行人都悄悄的退出了房間,留給兩人爭吵或辯駁的空間。沒有外人在場的私密性,讓葛雷夫大膽的捧住魁登斯的臉,不顧他的掙扎硬是將額頭靠了上去。「我父母都死了,但家暴是真的。背上的傷是假的,心裡的傷都是真的。所有我跟你講過的痛,所有對生命的不解跟不安都是真的。」

 

「你說過你戒不掉我了,對不對?你說過只要『我愛你』不是謊言,剩下的一切你都可以原諒,對不對?」「我犯了一個錯,用偽造的身分去接近你。剩下的,都是真的。你可以討厭我,你可以對我生氣,但請不要拋下我。我知道這句話很自私,但請不要留我一個人孤單。」

 

魁登斯哭著說:「你不可以用我說過的話對付我。我討厭你,陌生人,你太討厭了!」魁登斯發現自己雖然哭叫著討厭,聽來是如此的軟弱無力。「不要討厭太久?」葛雷夫小心翼翼的詢問。
「我討厭你,但我還是愛你。」魁登斯在哭泣中承認。然後放任自己被用力的抱緊。

 

魁登斯不懂他的愛情為何伴隨這麼多眼淚。更不懂為何痛哭淚流的脆弱,竟會讓他感到如此安全。「我需要破壞你,我才能修補你」那句在片場念過一百次的台詞竟完美貼合當下情境。魁登斯知道,被徹底破壞的,正是他的心防。流出來的淚,都是積蓄半生的悲。

未完待續

TBC

*本子是2017年3月份的HP ONLY場出的本子,現在出本也快十個月了,將會陸陸續續把本子貼完。番外不會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