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9~CH11(完結)

 

接下來幾日的拍攝,葛雷夫徵得同意加大了劇本改寫的幅度。他不僅下筆飛快,愛情戲碼更是寫的流暢動人。瑟拉菲娜看到劇本都忍不住驚呼:「你什麼時候愛情戲寫的跟分屍戲一樣好了?」這句話成為片場的經典笑料,多年以後都還在脫口秀中被提起。

 

之前在情慾戲上表現不佳的魁登斯也像是突然開了竅。魅艷而挑逗,性感而放縱。就算葛林戴華德偶爾出沒,蛇蠍似的眼光緊緊跟隨,亦無法妨礙他的表現。此時魁登斯剛剛才從一場性虐戲下戲。剛才葛林戴華德又出現了,但被瑟拉菲娜以床戲慣例清場的理由請離片場。其實這哪是床戲,只是綑縛與鞭打的戲碼。但是這場戲確實性意味濃厚,不少見多識廣的工作人員臉上都浮現淡淡紅暈。

 

道具組的人正圍著魁登斯,低聲的商量著道具修改的問題。就算是為了演出特別訂製的柔革束帶,五六個小時拍攝下來,魁登斯白淨如瓷的皮膚上還是出現了一道道的紅痕。化妝師也被召來了,討論著紅痕能否遮掩連戲。片場管理很緊張的要找醫療人員來處理紅痕,魁登斯卻覺得只是一些壓痕罷了,他完全感覺不到痛。還在跟工作人員開著「請不要破壞我,再來修補我」的爛玩笑。

 

葛雷夫在一旁,手一不小心就摸了上去。他立刻就察覺是一個太親密的舉動,馬上將手縮回。「抱歉,我只是覺得你可以擦點藥。職業病。」

 

「沒事的,謝謝葛雷夫先生。」魁登斯那身詭秘淫艷的皮革裝束,半脫不脫的掛在身上,怪誕又瑰麗。加上他笑得陽光燦爛。看來如此衝突,卻格外美好。這些天,魁登斯對葛雷夫都是這樣淺淺甜甜的笑,葛雷夫幾次都想直接問魁登斯到底在開心什麼,卻又不敢。那個笑容太溫柔,溫柔的像是讓人甘願溺死在他的眼波裡,數度讓葛雷夫以為自己露餡了,或者魁登斯入戲太深。

 

葛雷夫不知道,魁登斯真的只為了陌生人而快樂。為了穩定下來的戀愛關係,為了那一夜瘋狂,為了那些絮絮叨叨,囉嗦又調情的訊息而快樂。魁登斯曾以為與葛雷夫共演床戲會讓他激動不已,畢竟對方是他多年的偶像與性幻想對象(魁登斯絕對不會跟陌生人承認這件事,絕對不會。)

 

事實上,魁登斯只為了陌生人而興奮。雖不知道陌生人的長相,但他知道陌生人與葛雷夫同為醫生,同樣有著一頭濃密棕髮。陌生人甚至開過玩笑說自己長的像帕西瓦.葛雷夫。所以,所有讓人不適的場面,他都可以看著葛雷夫去想像。想像這就是他的陌生人,抱著他,愛著他。為此,他眼光迷濛,氣息紊亂,情動的一如戲中需求。

 

魁登斯還在胡思亂想著,手裡就被塞進了一杯熱咖啡。聽見葛雷夫說:「片場的溫度無法再調整了,但是喝點熱飲會舒服一些。你剛剛光著的時間太久了,注意身體。」

 

最近下戲後,葛雷夫顯得格外紳士。噓寒問暖的程度遠超出上次拍戲時。魁登斯認為葛雷夫是為了戲中的冷酷殘忍做出一些彌補,避免戲中的情緒打壞演員在戲外的關係。完全沒有聯想到這其實是戀人間的貼心之舉。

 

葛雷夫站在一旁看他小口小口抿著咖啡,開口詢問:「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嗎?」既然葛雷夫要紳士到底,魁登斯就決定配合。他詢問:「可以請你的助理幫我拿手機來嗎?」說出口的瞬間,魁登斯有點不好意思。一下戲就要玩手機,這種要求簡直像是手機成癮的死小孩。

 

葛雷夫吩咐助理拿來魁登斯的手機,助理們找了一陣,意外的遍尋不著。最後還是電話狂打,才在梳化間某個角落中找回。

 

看著魁登斯失而復得時的表情,急急忙忙打開通訊錄第一欄發送訊息的急切。葛雷夫意外的感到滿足,又有點吃醋。滿足,是因為世界上真的有一個人不憑外貌,不看財富,甚至不是因為他出色的才華而愛上他。吃醋,是因為各方面都極端出色的「葛雷夫」,似乎把自己的迷弟粉絲輸給一個面目不清,狀態不明的虛擬帳號。

 

就算這個虛擬帳號是葛雷夫自己所創,他還是忍不住吃醋了。

未完待續

TBC

*本子是2017年3月份的HP ONLY場出的本子,現在出本也快十個月了,將會陸陸續續把本子貼完。番外不會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