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事後史蒂夫還是沒有想通,酒吧內如此昏暗的燈光,服務人員與舞者到底是怎麼透過珠簾,一秒看見那張黑卡,迅速湧入這個小小的包廂?

 

總之,東尼做到了。

 

各式各樣的美女與猛男前仆後繼的進入包廂,企圖往他們身上磨蹭,撕抓。史蒂夫躲無可躲又不能出手傷人。想請求娜塔莎支援,卻看見娜塔莎早就手拿整瓶香檳,遊魚一般的從人群縫隙中滑走,留他一個人與東尼的玩笑對抗。

 

「東尼!別這樣!」

 

「放鬆隊長。放鬆,好好享受。」東尼懶懶回應,似乎完全不受到身邊舞者的干擾。即使舞者的臀部在東尼身邊妖嬈扭動,離他的臉龐不過半吋,甚至數度壓上褲檔,東尼也只是笑笑的隨口讚美。語調不像出於性慾,更像是禮貌性的肯定舞者的專業。眼前的靡艷撩亂,似乎跟東尼絲毫無干,多數時間他只是冷靜啜飲著手上的威士忌,帶笑旁觀隊長的手足無措。

 

「東尼!讓他們停下!」史蒂夫再度朝東尼投以求助的眼神,卻意外撞見了東尼冷靜到淡漠的神情。他嘴邊帶笑,笑意卻沒有進入他的眼睛。在繁華圍繞之下,那是一雙無比寂寥的眼睛。

 

「東尼!」史蒂夫再度高喊一聲,甚至還伸手抓住東尼的肩膀。這次倒不是為了求救,而是為了喚回。史蒂夫可以感覺到東尼的神智沉入了某種疏離的異空間之中,大吼大叫,只是想把東尼驚醒,把他喚回。「東尼?你還好嗎?是不是又……」史蒂夫話還沒說完,東尼臉上瞬間閃現了抗拒與不滿。

 

明知旁人是好意關心,但東尼最恨壓力後創傷症候群的事情被提起。聯盟內誰沒有一點創傷事件?黑寡婦與鷹眼都是特務出身,索爾身上有演不完的阿斯加德宮鬥戲,布魯斯體內住了一個足以毆打神靈的龐然大物,史蒂夫曾經摔進過冰層,一凍七十年。

 

比較起來,鋼鐵人沒道理扛顆核彈穿過蟲洞就生病吧?這樣太虛弱了!虛弱到東尼瞧不起自己。他不需要,也不想要旁人的特別關照。尤其東尼還是團隊內唯一的……

 

思緒至此,東尼態度惡劣的拍開史蒂夫的手。臉上再度揚起笑容,此次的笑,卻顯得惡劣,甚至有點殘忍。「能有什麼事?我們偉大的Alpha大隊長?這邊有這麼多個Omega你怎麼就只關照我一個人呢?」東尼往史蒂夫的位置挪了挪,伸手環住他的肩膀,低聲說:「在場的舞者都很需要隊長您的愛護呢~」說到這邊,東尼突然推開史蒂夫,又大大抬高音量,朝舞者們發話:「誰率先扒下我這位害羞朋友的褲子,店裡給你多少薪水?我加三倍!」

 

舞者們歡快的尖叫聲還有史蒂夫的低聲慘嚎瞬間混成一片。東尼則坐在一旁,對眼前的混亂進行球評般的現場轉播。

 

「左邊一點!右邊一點!哎呀!可惜!」

 

「老冰棍你不要掙扎啊!放心不會有照片被放上網的!我黑掉了這邊所有人的手機與附近的聯網系統!」

 

史蒂夫百忙之中朝著店內一瞥,果然看見許多人正在拼命搖晃或者敲打自己的手機。不過照片並不是史蒂夫最在意的事情,他在意的是東尼的味道正一陣陣傳來。即便在Omega包圍的場域,東尼的味道還是如此鮮明,一如鋼鐵人作戰時造就的晴空焰火。讓人不得不看,不得不震撼。

 

如今,那些奇怪的焰火就在史蒂夫的腦裡炸裂,在他的胸膛噴湧。泵湧出心臟的血液彷彿帶針,在血管內流竄的同時引發陣陣刺痛。

 

「老冰棍!要不要考慮你八點鐘方向的那位美女?棕髮紅唇的復古女郎風味!很像佩姬阿姨對不對?」東尼還來不及說第二句,就見史蒂夫伸腳踢翻了桌子,放任酒杯與餐點乒乒乓乓的碎裂一地。史蒂夫甚至沒有說一句對不起,就在所有人的尖叫聲中閃身奔離現場。

 

這下東尼也知道玩過火了!說出「佩姬阿姨」那句他也自知不對,卻沒想到老好人隊長竟會驟然翻桌?東尼只得扔下一句:「帳都算我的!」立刻追了出去,在黑漆漆的道路上努力追著隊長越跑越遠的背影。一邊追,一邊想著是不是該招喚一下腿甲?同時在心裡大罵自己的愚蠢。

 

說真的,自己怎麼會腦子抽筋的提起佩姬?

 

就在東尼召喚腿甲的前一秒,他跟著史蒂夫拐了一個彎。轉進巷弄才發現史蒂夫早已不再奔跑,只是靠著巷弄內髒兮兮的牆壁,頹唐坐倒。

 

「嘿!隊長?這才七八百公尺啊!你不會跑不動了吧?」東尼緩緩靠近癱坐在地的隊長,有點抓不準現在的場面,只能心虛的問:「喝太多了?不過我記得酒精對你無效。還是那邊氣味太濃你受不了?這樣不行啊!不是來訓練的嗎?」

 

「還是真的忍不住?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沒人規定美國的道德典範不能找人上床啊!大美國處男還是大美國陽痿的象徵意義都不太正面,不是嗎?酒吧是不能做那種生意,但是附近多的是旅館。我想那些舞者一點都不介意跟隊長來一發,不對,他們願意貼錢跟你來一發!」

 

「東尼,我發誓如果再有一句俏皮話從你嘴裡……」史蒂夫喘著氣,覺得陣陣詭異的暈眩。史蒂夫多想掐住東尼的脖子,掐滅他的俏皮話。又是多想撲到東尼身上,把臉埋進他頸畔的腺體,用力吸嗅,啃咬舔吻。好止住自己無可名之的瘋狂飢餓。但是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在暗巷中不停喘氣,一再調整自己的呼吸。

 

「啊,我很抱歉啦!既然娜塔莎說這是訓練,我就乾脆將你一腳踹落深水區。沒想到你真的「溺水」了?」

 

「不過也沒人規定你要一直忍啊!這只是個訓練,訓練失敗又怎樣?話說回來,你不喜歡這邊的舞者,也可以找一個合適的對象。我知道小辣椒有不少朋友一直很想認識隊長。有一個叫史黛西還是崔西就長得很像佩姬阿姨。等等,我不是又要提佩姬阿姨,提佩姬阿姨是我的不對。」

 

「沒有人要你立刻進入一場穩定的戀愛關係!這年頭Alpha跟Omega上床已經無關標記,抑制劑也有抗標記效果,你可以純上床而不用負責。血清強化了你身體的各方面,應該連性慾都一併強化了?長期忍著對身體不好啊!定期清槍才是正確的武器保養之道。相信我,我可是史上最強的軍火商。」東尼說了抱歉,嘴裡的俏皮話還是一句接著一句。倒不是東尼存心要氣史蒂夫,而是他一緊張就忍不住東拉西扯。

 

講到佩姬阿姨的時候,東尼就知道自己錯了。如果真要在脫衣舞酒吧提起史蒂夫的過往,能夠提起的名字大概只有霍華德?絕對不會是史蒂夫欠下一支舞,一欠七十年的舊情人。因此東尼將自己的不安或者歉意,埋藏在排山倒海的詞句裡,企圖用大量的言詞淹沒方才的失誤。東尼完全不知道,史蒂夫的失態只有一部分由於佩姬的名字,主要的因素還是東尼的味道疊加在信息素早已滿溢的空間之中。史蒂夫寧願翻桌逃跑,都不想出現更加失態的舉動。

 

「別說了好不好?我現在只想回大廈。」史蒂夫揮了揮手,像是要驅散空氣中的言語或者氣味。

 

東尼聞言,立刻在腕上按了一下,喚來一台自動駕駛的禮車。拉起癱坐在地的史蒂夫,很勉強的將他丟入後座。「史蒂夫?你確定想回大廈嗎?我可以幫你在附近找個房間,然後叫上幾個漂亮的Omega?我有跟你提過花花公子封面的那對雙胞胎嗎?她們兩個都香的不得了……」

 

史蒂夫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東尼,你一定要這麼混蛋嗎?」

 

「混蛋是故意的!沒聽過好人不長命嗎?」東尼大大方方的笑了,同時打開車內的酒檯,往史蒂夫的手裡塞了一罐水。史蒂夫倒是沒有喝,只是將車窗打開,讓夜風吹入,帶走東尼身上的氣味。東尼像是沒有注意到史蒂夫驅散氣味的小動作,只是自顧自的往下說:「好人不長命。因此混蛋一點,活久一點。看看我爸媽就知道了!我媽這輩子熱心公益,做了無數好事。其中最大的好事大概就是嫁給我爸,管住那個魔王。結果她還沒活到讓我拔白髮的年紀,就早早去世。我爸呢?軍火製造者,死亡商人。各種意義上來說,都很難算是個「好人」吧?他活到白髮蒼蒼的年紀,最後還喝太多,酒駕喪命。」

 

「好人不長命。」聽到這句話,史蒂夫腦中第一個閃過的臉孔就是巴奇。

 

巴奇是個好人。所以他頂著一張娃娃臉,渾身張揚著專屬年少的夏日氣息,卻早早死在天寒地凍的冰封雪谷之中。

 

以前同學拋擲史蒂夫的氣喘藥開玩笑,巴奇以一敵五,揍的每個惡霸倒地吃土。巴奇根本不管自己將來的處境,執著護著這株病秧苗,伴其成長茁壯。即便史蒂夫總是自不量力,用他瘦小的胳膊去守護正義,然後一次次的把巴奇拖下水。他還是會站在史蒂夫的身邊,陪他戰鬥到底。史蒂夫問過巴奇,「你為什麼總能在我挨揍的時候出現?」他從沒正面回答,只是笑著說:「你身上有麻煩的氣味。好人才有的麻煩氣味。」

 

不,我不是好人。巴奇才是個好人。

 

好人不長命。

 

像是為了沖散想起巴奇的痛苦,史蒂夫淡淡的開口:「佩姬呢?佩姬還活著,九十幾的年紀,絕對算是長命。」

 

東尼皺了眉頭,「隊長,我不願意毀了你對夢中情人的看法。我也非常喜歡佩姬阿姨,只是……她長期在戰略科學儲備部工作,又跟我爸還有菲力普斯上校一起弄出了神盾局。你覺得她會是純粹意義上的好人嗎?還是曾為了更偉大的目標按下過按鈕的人?」

 

東尼這段話,讓史蒂夫的心情異常複雜。只能略顯無力的反駁:「照你的說法,這世界上就沒幾個好人了。」

 

東尼想也不想的回應,「不會啊,隊長,你就是個好人。」

 

史蒂夫表示不解,「你剛剛才說:『好人不長命。』因此致力做個混蛋。既然好人不長命,我卻活到了現在……不正代表我不是個好人嗎?」

 

「誰說你活到現在了?」東尼在燈光幽微的車內,再度戴上墨鏡,遮去眼底所有的神情。「什麼是活著?植物人算是活著嗎?活著的定義是什麼?呼吸,心跳,還是腦波?不,我說的是真真切切的活著。跟這個世界有互動,有聯繫,有羈絆的那種活著。」

 

「所有跟史蒂夫‧羅傑斯有關的一切,在你墜機的時候就不見了,中止了。史蒂夫‧羅傑斯早死在七十年前的墜機中,活下來的只有『美國隊長』。」

 

「所以,好人不長命的定律還是成立。如今,你只是個哀傷的幽靈。」

 

這幾句話,字字扎心。太深刻的理解與太殘忍的事實一起插入胸膛,讓史蒂夫差點喘不過氣。跟這個世界有互動,有聯繫,有羈絆的活著?史蒂夫的親人皆亡,戰友則一個個躺在阿靈頓公墓裡。世上唯一與舊日史蒂夫有關的活人?柔順的棕髮早化為乾枯的銀絲。佩姬躺在病床上,與名為阿茲海默的怪物搏鬥著。偶爾記得他,更多的時間誰也不記得。

 

史蒂夫有點感謝東尼看得如此透徹,卻又憤恨他如此尖銳的點出事實。最後史蒂夫只能用盡肺活量,嘆了一口長長的氣,「東尼,你一定要這麼混蛋嗎?」

 

「隊長,我們剛剛溝通過了!好人不長命,所以我很努力的做個混蛋。」

未完待續

TBC

 

*好人不長命,我心裡面想的詞是: The good die young.但是好人不長命比較符合中文語境。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