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2===

 

「所以這是戀愛方面的問題了?」吉姆追問。「你無法判讀旁人對你到底有沒有好感,這讓你很困擾。」

 

「也不算」史蒂夫強忍把臉埋進手裡的遮羞之舉,盡可能平穩嚴肅的往下說。「我其實無法判讀的是……我自己的情緒。」講到這邊,史蒂夫語速立刻不自覺地加快,「我有喜歡的人,但是我根本無法判定我是喜歡他,還是因為他一天到晚在我身邊散著味道走來走去?」

 

「我是喜歡他?還是受到味道的箝制?在他身邊每個人都神色如常,只有我一人全身緊繃,無所適從。到底是嗅覺強化後的關係?還是我的抵抗力太低?畢竟七十年前根本沒有抑制劑!身為Alpha根本沒有機會跟Omega相處,不管那個Omega是不是在熱潮期!」

 

史蒂夫眼見吉姆臉上閃過一絲異色,旋即收束表情裝作若無其事。若不是史蒂夫的視力非同常人,根本無從捕捉吉姆不到半秒的失態。史蒂夫立刻驚覺自己說溜嘴了!立刻能在美國隊長身邊走來走去並且完全不服用抑制劑的Omega是誰?腦子稍動一下,誰都能猜到。但是吉姆很專業,很平靜。

 

「你無法確認你對他的喜歡是否出於信息素?」

 

「是。」

 

「那……」吉姆沉吟一陣才開口,「你要不要嘗試在安全的環境中多接觸一下沒有使用抑制劑的族群?這樣或許能幫助你分辨自己的感覺究竟是出於情感還是由於生理衝動。」

 

******

 

為了實踐心理醫生這句中肯到不行的建議,美國隊長,政府最愛使用的道德形象公關如今坐在一間脫衣舞酒吧之中,開始懷疑事情到底是從哪邊開始出錯?娜塔莎!問題出在娜塔莎。畢竟脫衣舞酒吧是娜塔莎出的主意。

 

原本史蒂夫還對娜塔莎特別有信心,因為娜塔莎正是當你遇上問題,你會第一個想起她的那類人。不管是用指甲刀殺死整個中隊,還是在星巴克插隊拿到咖啡卻不惹怒排隊人龍。娜塔莎總是有辦法解決問題。說真的,指甲刀殺人這招全聯盟成員都有成功的機會,但對於後者,全聯盟成員打從心裡感到敬佩。

 

因此史蒂夫遇上問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娜塔莎。

 

當時史蒂夫以為自己會得到幾場約會,或者參與間諜級的反信息素訓練。史蒂夫卻萬萬沒有想到,等著自己的會是一間脫衣舞酒吧。

 

當史蒂夫看見招牌,立刻退縮掉頭的時候,娜塔莎抓住他的手,彷彿讀心術一般的說出:「間諜的訓練就長這樣了!」不等史蒂夫開口,娜塔莎又說:「裡面多數的表演者,都是不施打抑制劑的Omega。史蒂夫,你以為現今社會有哪個地方會像這裡?」

 

所以,事情就這樣了!當娜塔莎悠閒啜飲雞尾酒,一派自在的把小費往舞者內褲裡塞。包廂內的史蒂夫只能雙膝併攏,手放膝頭,四肢僵直的彷彿冰凍。在腦內不停的安撫自己,「這是一個信息素暴露實驗,這是一個信息素暴露實驗。」

 

打發走又一個舞者,娜塔莎這才親切的挪往史蒂夫位子挪了一挪。低聲詢問:「史蒂夫?不喜歡?」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史蒂夫搖了搖頭,但眼簾始終低垂,視線不曾離開地面。

 

「好,那我就問問『接觸後』的心得?你還好嗎?」

 

「味道……很雜亂。」史蒂夫略顯空白的腦袋,短時間內只能給出這樣反應。

 

對他來說,信息素如此陌生。二戰年代,Alpha絕無機會跟未結合的Omega相處。Omega的氣味變成一種香艷的傳說,只出現在Alpha們的打鬧推搡之中。七十年後的新世界,Omega則將抑制劑視為生活必需品。個個氣味淡薄,難以引發生理反應。

 

現在,史蒂夫第一次徹底感受信息素的包圍。血清強化後的嗅覺更是放大了他的感官,讓他清楚捕捉空氣中的每個氣味分子。

 

啤酒滿溢的泡沫,從杯緣滿溢出麥香。緩緩燎燒的捲菸,焚燃著菸草的甜嗆。這些都是史蒂夫所熟悉的酒吧氣味。但許多穿著清涼,有穿甚至比沒穿還要糟糕的Omega正在台上性感起舞,放肆散發著個人獨有的信息素。

 

有些人是純粹的玫瑰花香,有些人像熱可可與棉花糖。剛剛在包廂內緩緩扭腰,水蛇般曼舞的女孩則是剛切開的熱帶水果與帶露水的草地。每一種信息素都隨呼吸沁潤肺泡,彷彿血球攜帶的氧氣,進入身體的微小角落,交換出一些在脈搏深處隱隱鼓動的焦躁。

 

史蒂夫再度深吸一口氣,接著用力吐淨。他自覺有些頭昏腦脹,還有一點微妙的焦躁。但是奇怪的,這些訊息素並不會造成他的飢餓。

 

東尼不同,東尼的訊息素總讓史蒂夫飢餓。每次東尼的氣息傳來,史蒂夫的第一反應都是立刻打開冰箱或拎起水壺,做出任何一切足以立刻充實胃袋的事情。用大量的食物或者水,撲滅強烈的,彷彿一團火從胃裡燒灼破出的飢餓感。

 

漫溢此處的各種信息素卻沒有帶來同樣急迫的,近乎痛苦的感受。所以,史蒂夫覺得自己還撐得住。「味道複雜。不習慣,但我覺得我還好。」又一次深呼吸後,史蒂甚至朝娜塔莎笑了一笑,像是要證明自己沒問題。

 

娜塔莎拍拍史蒂夫的肩膀,「你的嗅覺經過強化,又是首次暴露於大量信息素。卻只有輕微的焦躁跟僵硬?已經是很不錯的表現。」

 

聽見娜塔莎的誇獎,史蒂夫苦笑一下,接著開口說:「我很好奇……這樣不危險嗎?」史蒂夫伸手指向舞台,眼睛卻依然不敢飄過去。「不會有被撩瘋的alpha傷害這些omega嗎?」

 

「不會。」娜塔莎很肯定的說:「第一,店內顧客有九成是beta。他們同樣覺得omega迷人,但不容易有過激行為。隊長,你太習慣身處於alpha眾多的戰鬥部隊,以至於忘了alpha的人口佔比僅有一成。」

 

「第二,這些omega雖然不施用抑制劑,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處於熱潮之中。alpha只會感到更多的喚起,陰莖發硬但不至於腦袋當機。加上這邊有不少保鑣駐守,場面不至於失控。」娜塔莎一邊說,一邊拿起裝飾用的雞尾酒小傘在杯緣輕輕的滑動。她似乎在斟酌用詞,好半天才又說了一句,「我以為神盾會給你這方面的教育?」

 

「他們不會帶我到脫衣酒吧。」史蒂夫笑著回應,神態明顯已經放鬆許多。

 

「至少該幫你防範熱潮期陷阱?」娜塔莎神色略帶不悅。她太清楚熱潮期對alpha的影響,對神盾的疏於教育甚至簡直感到憤怒。

 

「我的戰鬥配置裡面有強力抑制劑。遇上了就……」史蒂夫做出了一個施打的動作。娜塔莎為此失笑。她忘記自己是間諜出身,不能遇事就暴露身分。史蒂夫不同,遇上熱潮期陷阱也大可以一針解決問題。

 

「那你怎麼會想做信息素訓練?」娜塔莎臉上露出揶揄的笑容,「太多低劑量抑制劑的使用者朝隊長示好?隊長招架不住了?」

 

史蒂夫抿了抿嘴,不願接話。什麼低劑量使用者?東尼叛逆到根本不用抑制劑。她只會在熱潮時離開所有人的視線,或者罵罵咧咧的在熱潮期前打上一針,然後套上盔甲與所有人一同出動。想到熱潮期,史蒂夫忍不住發問:「所以就算是……特種營業。依然會在熱潮期施打藥劑?誘惑力強一點,收入不是會高一點嗎?」

 

娜塔莎說:「脫衣酒吧不違法,但雇用的員工在熱潮期未打抑制劑而工作?絕對違法。況且誰敢讓熱潮期的omega上台?想引發暴動嗎?」

 

暴動一詞太委婉也太文雅,史蒂夫聽的懂,實際上就是輪姦。史蒂夫因此嘆了一口氣,所以七十年過去,一場冰凍大夢甦醒。有些事情還是沒有改變。

 

「我想今天的訓練份量已經足夠了,我該離開了。」至此,史蒂夫覺得胃裡又出現了淡淡的燒灼感,或許代表他吸入了足夠的份量,終於引發身體的不適。史蒂夫在心裡做出結論:「所以不是東尼的問題,而是暴露時長的問題。」此一結論讓他感到格外安心。遭生理機制箝制,總比陷入一場絕望的暗戀來的好。就算如此善於暗戀,那些難以言述的痛苦,他並不想再經歷一遍。

 

「我都還沒抵達,派對怎麼可以結束?」輕挑而充滿玩笑意味的嗓音,伴隨著撩起隔簾的珠串聲而來。著上盔甲的一隻手,聊起了隔簾又隨手放下。弄得珠串互相撞擊,胡亂響成一片,正如史蒂夫突然失控的心跳。

 

「東尼!你怎麼會在這裡?」

 

未完待續

TBC

中途跳去寫別的盾鐵故事,明智抉擇停了好一陣子,手有點澀。先打著,看看之後有沒有辦法順一點。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