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史蒂夫從小辣椒轉發的醫生名單中,挑選了一名並非名校出身,執業年限也不長的心理醫生。不為其他,因為該醫生的簡歷中標註了一行字「曾為軍人,有九個月受俘經歷。」史蒂夫就為了這行字,決定選擇這位吉姆小笠原作為自己的醫生。尚未見面,這位小笠原醫生就在回傳保密協定契約的同時,附上了一份簡單的問卷,上面列了幾個問題,主要是希望史蒂夫寫下自己對於現代社會的觀感,並寫出自己對現代社會最不習慣與不適應的地方。寫下目前生活的困擾,還有希望能從心理治療中得到什麼回饋。

 

看起來都是一些十分無害的問題,史蒂夫也因此快速的回傳問卷。不過史蒂夫自己知道,他最大的問題就是卷子回傳的太快。其實每個問題,他都可以振筆疾書的寫上幾千幾萬字,不是嗎?

 

見面的當天,史蒂夫在出門前對著鏡子看了半天,不確定到底該怎麼穿著。他憑本能選擇的格紋襯衫與高腰西裝褲被嘲笑過太多次,甚至鬧出了「你的衣櫃跟美國隊長一樣過時」的流行語。後來史蒂夫都以軍隊便服與牛仔褲做為衣櫃主力。反正剩餘的時間,他不是套上戰用制服就是穿著昂貴到不可思議的合身西裝。穿梭於槍砲之中或者在募款晚會悠晃。

 

制服跟募款用西裝都不適合今天的場合。而史蒂夫也不想穿著有軍隊符號或者神盾局印記的衣服去看心理醫生。因此史蒂夫關上衣櫃的半邊門扇,打開另外半邊。這半邊衣櫃裝的東西是鴨舌帽、墨鏡、連帽外套……全都是遮頭遮臉,隱藏身分的好幫手。

 

史蒂夫站在衣櫃前,突然感覺悲哀。

 

半邊的衣櫃有戰服,有軍裝與西裝,全都彰顯著「美國隊長」的身分。另外半邊的衣櫃則是用來「隱藏美國隊長的身分」讓史蒂夫可以自在的出門看場電影,或者在大賣場緩慢的推著購物車。所以整個衣櫃都關於「美國隊長」,無關「史蒂夫‧羅傑斯」。

 

見面的時候,史蒂夫第一個跟醫生提出的困惑正是關於此事。「我覺得我是『美國隊長』但我不再是『史蒂夫‧羅傑斯』。美國隊長在這個新世界適應良好,扮演美國隊長的史蒂夫‧羅傑斯卻水土不服。」

 

“吉姆”誇獎了史蒂夫問題的深度。

 

醫生很堅定要史蒂夫稱他吉姆,倒不是因為直呼姓名可以拉近距離。而是史蒂夫始終都沒有辦法將「小笠原」這個姓氏正確發音。史蒂夫很抱歉的表示自己的舌頭太僵硬。畢竟那個年代,非歐美語系的姓名很少,他實在不習慣這類的發音。史蒂夫補充:「我唯一發音正確的日文姓氏是森田,還是我被糾正了無數次之後的結果。」

 

「啊!咆哮突擊隊內的那一位吉姆‧森田。是嗎?」吉姆笑著說,「他跟我同名呢!而且我們都是日裔人士。這會讓你有親切感嗎?」

 

「你長得比那個吉姆帥多了。」吉姆很明顯沒有把史蒂夫的誇獎當真。因此史蒂夫又再說了幾句:「跟另一個吉姆不同,你有著融合東西方特色的混血兒五官。東方線條的圓柔跟西方輪廓的立體。以前畫素描,人們臉上的光影……。」史蒂夫才說幾句就驚覺藝文話題他會不小心扯太遠,立刻住嘴。「總之,現在我走在路上,總是會不停看到混血兒。我有時候甚至會想猜測他們從哪邊來,有什麼樣的家庭……。這些都跟七十年前完全不同。」

 

吉姆點頭同意,「美國自詡民族的大熔爐,曼哈頓更是數一數二的多族裔聚散地。」

 

史蒂夫說:「所以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不要在曼哈頓醒來,而是在一個更傳統一些的美國地帶醒來,我到底會適應的比較好,還是比較壞?例如中西部那種小鄉鎮。」

 

「我想那些小鄉鎮沒有解凍你的設備。」

 

「是啊……」

 

吉姆翻了翻手上的卷宗,「所以,多元族裔引發的不適應,這是一個迫切的問題嗎?我沒有在你的答卷上看到這個回應。」

 

史蒂夫說:「那只是諸多不適應的其中之一?我想最核心與最迫切的問題就是我剛剛說的『是美國隊長在這個新世界適應良好,扮演美國隊長的史蒂夫‧羅傑斯卻不是。』」

 

「我們一定會講到這個問題。但是你提出的大問題並不容易回答,我們需要把問題切成一小塊一小塊,一次探索一部分。」吉姆的口吻很溫和,溫和的讓史蒂夫懷疑自己是不是表現太過氣餒,才讓吉姆必須用上如此溫柔的語氣。「我希望你理解整個諮商過程就是一次長途旅行,而我不認為我們能夠在第一次就走到目的地。」

 

「慢慢走,一次一段路?」說出這些話的史蒂夫,顯得有點氣餒。

 

「確實是一次一段路,但是我不覺得我們能慢慢走。跑快點!我們畢竟是有七十年的落後要趕!」吉姆算不上幽默的說法還是發揮了一點作用,讓史蒂夫的嘴角微微揚起。受到這個笑容的鼓勵,吉姆用了更歡快的口吻,詢問:「所以,最迫切的問題?最想跟我聊的事情?」

 

「亞性種。現在人們對亞性種的觀念。」史蒂夫沒想到他會脫口而出。這原本應該是個秘密,自己又如此的擅於保守秘密,怎麼會毫不設防的說出來?史蒂夫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現在的他處在一個安全的環境內,對談內容有著醫病關係的保護,甚至還有一份厚到足以防彈的保密協定做為加固。面對醫生,他不再需要將自己的問題看作禁忌,視為難以啟齒甚至連想上一想都很羞恥的事情。

 

「我一覺醒來,人們對於亞性種的觀念完全改變。從前的年代,如果有一個Omega向我索吻,我就可以確認這個Omega對我有意思,希望與我結合。現在……現在不同性種的人之間隨意握手,擁抱,親吻。以前對著Alpha說:『希望你的Omega溫柔順服,多產多育』是絕對得體的祝福語。現在我對人這樣說,對方的表情像是我往他臉上揍了一拳。」

 

吉姆皺起了眉頭,「誠摯希望你只說過一次,因為這句話如今真的很冒犯。另外,我以為政府機關,或者神盾局會給你一個完整的『美國隊長適應現代社會手冊』?」

 

「我不想被一直盯著看。」史蒂夫不願被監視,但他選擇了一個對神盾局相對友善的說法。「我當馬戲團動物的日子夠多了。」

 

「況且有些事情真的很難教得來。像我現在學會用網路,我可以很輕易的找到各式各樣的電腦教學,但幾乎沒有一篇教學會告訴我『首先,找到機體上面的開關,按下去。』這種教學或許只有隨產品而來的使用手冊會寫。」說到產品使用手冊,史蒂夫笑了一下。醒來到目前為止,字句繁瑣且無比防呆的使用手冊簡直是他的救命索。

 

需要適應現代生活的史蒂夫,生活上幾乎像個睜眼瞎子。擺在眼前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用途?他無從得知。以至於大夥甚至發起了一個『史蒂夫猜猜看』的遊戲。把各式各樣的東西塞到史蒂夫手裡,要求他猜測該物品的用途。遊戲規則是將史蒂夫誤導最嚴重的人獲勝。自然,沒有任何人贏得了東尼與他那些層出不窮,長相各異的性愛玩具。

 

為什麼情趣用品會長的像口紅或者像海豚?史蒂夫到現在都沒有搞懂,但他不確定自己該不該搞懂。

 

想到東尼與情趣用品,史蒂夫臉紅了一下 乾咳一聲把思緒回到敘述之上。「用電腦跟電腦開關的形容或許都不夠徹底。我的問題更根源一些。從比喻上來說,就像是我需要學會開車。可是駕駛訓練不會包含『認出眼前的東西是一台車』而我的生活,隨時隨地都會遇到這些不知道是不是車的車。」

 

「生活中的東西還可以不斷發問。至少賈維斯絕對不厭其煩也絕對不會擾亂我。可是賈維斯……」史蒂夫突然語塞,他不知道該不該提及賈維斯是個超凡的人工智慧體,而人工智慧對於情慾,對於挑逗,對於人類種種能說與不能說的曖昧行徑傾向以瞳孔放大的狀況還有呼吸加素的程度判定。簡而言之,賈維斯幫得上忙,也完全幫不上忙。至少史蒂夫絕對不敢跟賈維斯開口:「幫我分析一下東尼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他到底是開我玩笑,還是真心的要扒光我丟床上。」

 

又想到東尼了,史蒂夫只能乾咳兩聲定定神,「總之,身邊沒有人能幫我搞清楚新時代亞性種的『社交疆界』」

 

吉姆點了點頭,用恍然大悟的口吻說:「你搞不懂這些人究竟是想跟你表達『隊長我以崇拜的方式喜歡你!』還是『隊長我喜歡你!請你正面上我!』」吉姆過分直白的說法讓史蒂夫的傻在原地。史蒂夫很確定這次換他的表情像是被人一拳揍在臉上了!心理醫生的用詞可以這麼直接嗎?是他跟這個醫生有誤會?還是他對一整個時代的醫生都有誤會?

 

 

未完待續

TBC


*其實是寫文章的時候請朋友隨便給一個姓氏。突然才想到,為什麼我一直使用歐美姓氏?按照真正的狀況,隊長應該會在曼哈頓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啊!所以改了一下,然後幫拖朋友隨便選了一個日文姓氏。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