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每一次復仇者戰後會議的情況都堪稱詭異。不過這一次,會議還沒開始就已經很奇怪了!

 

雖說是開會,布魯斯與史蒂夫兩人卻是在會議室外,左右各佔一個房間,包裹在負壓隔離氣閘中以通訊方式參與會議。布魯斯沒有暴露於生化攻擊之中,隔離只是以防萬一。因此布魯斯還能在隔離氣閘中用他的電腦,做他的研究。史蒂夫明明毫無徵狀卻仍被大量身穿生化隔離衣的人團團包圍,在他身上進行各式各樣的檢查。

 

向來優雅神秘,姿態如貓的娜塔莎與平常沒有明顯不同,但光是她穿著便服而非戰服來開會,就把好些人嚇了一跳。平常話多的克林特今天則顯得神態萎靡,不僅沒有往日的活力十足,甚至把冰袋直接放上拉弓的肩,還拆了一包止痛藥往嘴裡倒。這舉動似乎提醒了所有人,在極端不正常的隊伍之中,也是有正常人的存在。

 

今天所有與會的復仇者之中,只有東尼還維持的平時的模樣。翹著腿,歪歪斜斜的坐著,用充滿不耐與不屑的眼光盯著踏入會議室的神盾局人員。一個是瑪麗‧希爾,一個是快速反應部隊的隊長布洛克‧朗姆洛,另外一個則是臉型窄小卻戴著巨大眼鏡的研究員,懷抱著一疊資料,緊張兮兮的左顧右盼。東尼不記得自己見過此人,直接開口問:「小子!第一次見到你。你叫什麼名字?」研究員卻如同受驚的眼鏡猴,吱聲尖叫。甚至原地跳起,將手中資料落了一地。

 

瑪麗先是瞪了失態的研究員一眼,接著代答:「薩米特‧庫馬爾。我們的外星生化小組的研究員。等下由他向各位報告攻擊事件細節。但是首先神盾局向大家致謝。」瑪麗話鋒一轉,開口道謝,甚至面朝她平日最有意見的東尼道謝。「今天的攻擊事件,大家辛苦了,神盾局感謝各位,美國政府感謝各位。由於神盾局主戰力多為Alpha性種,今天任務特別要感謝東尼與克林特的幫助。娜塔莎,辛苦了!後勤部會努力改進全身隔離戰衣的性能,不會再讓妳如此辛苦的作戰。」

 

克林特高舉沒有馱著冰袋的那隻手,開口發言:「可以增加Beta探員在第一線戰場的比例嗎?」

 

布洛克‧朗姆洛反駁:「局裡會改良隔離衣,並且訓練第一反應小組提防針對Alpha的信息素攻擊。因此沒有增加Beta探員的必要性。第一線沒有Beta發揮的餘地。」

 

克林特還來不及回嘴,東尼先開口:「這傢伙是今天專扯後腿的部隊領頭吧?就是手下一堆Alpha自相殘殺打成一團的那個笨蛋?他在這邊幹什麼?可以請他有多遠滾多遠嗎?我們這邊不需要反派。」

 

朗姆洛臉色一變,幾乎要舉起拳頭往東尼掄去。瑪麗見狀,立刻擋在兩人之間,開口說:「朗姆洛探員在此,是要向大家報告受信息素攻擊影響的Alpha探員目前的情況。不過看來朗姆洛探員自己的狀況也不是很好。朗姆洛探員,要不要再去一趟醫務室檢查一下。」瑪麗說的如此明白,朗姆洛只能不甘不願的會議室外走,離開的時候還不忘摔門表達不滿。

待房門摔上,瑪麗立刻轉頭開口:「東尼‧史塔克。惹怒神盾局員工是不是列在你的每日清單上?一天不做,就一天心理不舒爽。」

 

「希爾探員!」一路保持沉默的史蒂夫突然開口,「朗姆洛先說Beta探員在第一線沒有發揮餘地,直接抹煞克林特今日戰陣上的貢獻。接著又想對東尼揮拳。結果希爾探員您面對此事,第一個開口檢討的人是東尼?」史蒂夫猛然起身,雙手撐桌,嚴肅的望向瑪麗,「希爾探員,這件事讓人無法接受,請您給我的隊員應有的尊重。請妳向東尼道歉。」

 

一瞬間,全場靜默。

 

史蒂夫雖然用詞中正,態度平和,但光是他扯下自己好好先生的招牌,毫不容情的指責瑪麗行事偏頗。就足以讓現場所有人震驚。

 

「隊長的腦神經,應該還是受到攻擊影響了?」關在另一個隔離氣閘內的布魯斯喃喃自語。

 

「鐵罐?隊長這是在維護你的尊嚴嗎?類似騎士維護淑女的名譽?」克林特話才說完,立刻被娜塔莎一掌打在後腦勺。

 

被點出缺失的瑪麗只能一臉尷尬的道歉,東尼罕見的沒有多加揶揄只是隨口接受,並且轉往另一個方向說:「科研小子!薩米特‧庫馬爾?叫你薩米好不好?來、來、來,你有什麼發現?給我還有班納博士準備了什麼好東西?」東尼幾乎慌忙的把班納跟薩米拖進大量科學名詞之中,明顯不想面對史蒂夫替他說話的尷尬。

 

兩人對嗆的日子太長,互相嘲諷更是戰後會議的固定表演項目。神盾局內部甚至有賭局是「兩人何時會在會議室內打起來」、「打起來誰會贏」。東尼每一次開會前都押注「今天打起來」並且押「鋼鐵人勝」。史蒂夫驟然停火甚至調轉陣線反讓東尼完全無法忍受,只能埋首科學來壓抑自已不斷冒泡的疑問與更加古怪的情緒。

 

史蒂夫看著東尼幾乎驚恐的表情還有旁人射來的探尋眼光,有點想解釋,又覺得沒有解釋的必要。心理諮商助他釐清內心情感後,史蒂夫面對東尼顯得心平氣和許多,但這種進步,旁人似乎只覺得詭秘恐怖。史蒂夫只好咳了一聲,朝向瑪麗說:「科學研討我們其餘幾人幫不上忙……是否有其他地方我們可以出力?」趕在克林特慘叫之前,瑪麗拿出一張分組表:「復仇者的狀況特殊,在威脅尚未消除之前,神盾局希望大家能分為小組。日常生活中盡可能一起行動。」

 

史蒂夫看著單子,忍不住「嘶」了一聲。表單上面將目前六位復仇者成員劃為三組:索爾與布魯斯、娜塔莎與克林特、史蒂夫與東尼。史蒂夫理解如此分組的用意,平均性種以防復仇者失控。索爾是阿斯嘉德人,沒有亞性種,不受信息素攻擊影響。如果布魯斯真受到信息素攻擊失控,復仇者成員中也是索爾最可能制住浩克。克林特跟娜塔莎長期同出任務,沒有拆開的必要,此組配置也能兼顧遠端火力與近戰攻擊。如果娜塔莎在信息素攻擊中失控,身為Beta的克林特也能就近阻攔。

 

很明顯,他跟東尼的組合同樣延續此一思路。

 

瑪麗察覺了史蒂夫的遲疑,立刻補充:「隊長,這只是一個暫時性的配置。不是要你們綁在一起生活,只是離開安全場域的時候不要落單。對於這個配置,神盾內也討論過,我們認為你跟史塔克……至少可以彼此忍受一段時間?」

 

「這該不會是福瑞的意思吧?」史蒂夫懷疑這是福瑞的主意。他與東尼的爭執不只有害團隊合作,更有損復仇者的外在形象。或許福瑞想趁機把他們兩個關入籠子,看兩人是會握手言和,還是出拳互毆。以福瑞危險的思路來說,「打死一個,剩下一個」不失為解決辦法。

 

「此事與局長無關。」瑪麗搖頭否認。

 

「福瑞怎麼沒有來開會?」史蒂夫問。

 

「局長今天有事。」瑪麗說完這句之後,話鋒一轉,「隊長,我們對史塔克沒有心信心,但是我們對你有信心。你的好脾氣與忍耐力同樣被納入分組考量之中。史塔克如果跟班納博士一組,我們擔心他會讓浩克在不必要的時間出現。至於他跟娜塔莎……」

 

「局裡擔心史塔克惹毛我,然後就莫名人間蒸發了。」娜塔莎以慵懶的語調補上一句,就讓所有人不得不同意此份分組名單果然是經過審慎評估,多方考量。

 

史蒂夫在心裡嘆息。各方各面的考量之中,肯定沒有人考量過他近乎瘋狂的迷戀。因為他善於說謊,善於隱瞞。因為貌似勇敢的美國隊長一直躲在他的盾牌之後,卑微且怯懦。

 

分在一組行動,雖不會被要求同吃同睡,同進同出卻肯定無法避免。史蒂夫知道,接下來自己要面對的考驗就是近距離的暗戀。咬牙忍著,行走間不要擦碰對方的肩,錯身時避免指尖不受控的滑向對方的西裝邊緣。提醒自己”暗戀”就是陰暗地界的汙穢血物,光與熱可以迷戀,但不可碰觸。

 

一切將如此逼近,如此美好,如此煎熬。

 

史蒂夫告訴自己,沒關係。就像旁人說的,他的忍耐力很好。

未完待續

TBC

*我想描寫出一個內心還保有小豆芽時期心思的隊長。希望不會讓大家覺得偏離角色設定。在我的想法當中,史蒂夫在戰場上是勇敢的,可是他確實是一隻實驗室白老鼠,快速的成長,快速的被丟上戰場,然後冰封,然後進入一個完全陌生與更加快速的時代。

美國隊長很好,史蒂夫羅傑斯很徬徨。徬徨的人會選擇隱忍的暗戀,我覺得是一個合理選擇。當然這是我的解釋就是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