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因為想要遠離大廈,史蒂夫滯留戰場的時間甚至比另外兩個神盾局正式成員更長。一直等到戰後整理隊退場,當地警消接管第二輪清掃時他才跨上機車,駛往城市中的地標,一個在夜空中孤單閃亮的A字符號。

 

當電梯在起居樓層停下,史蒂夫有點意外為何所有人都深夜不睡?一進客廳,就看到素來作息正常的布魯斯正端著花茶看新聞。克林特捧著一碗東西吃個不停,就連娜塔莎也在一旁修剪指甲,神態專注的像是在打磨武器。東尼?東尼則歪歪斜斜坐在沙發上,拿著毛巾擦頭,一副剛梳洗過的清爽模樣。

 

看到東尼已經洗過澡,史蒂夫突然感覺心安。洗浴過後的信息素濃度最低,所以他可以自在呼吸而不需動輒屏息。不過史蒂夫還是謹慎選擇一個不算太近的位置坐下。這個位置,他聞不到東尼,東尼也不可能聞到他。

 

史蒂夫就坐在起居室的邊緣,聽著客廳中央的神盾局探員瑪莉亞‧希爾進行戰後報告。說是戰後報告也不太對。大概是三分報告,七分警告。畢竟瑪莉亞多數的時間都是在轉達福瑞對「東尼‧打死不改‧史塔克」的碎念。

 

史蒂夫每次旁聽都覺得有趣。

 

東尼是一個恃才傲物之人,膽大妄為,絕不膺服於權威。但東尼卻十分願意聆聽女性對他的管教,甚至到了享受的程度。外界的猜測是東尼熱愛美女,願意為了美色按下自己的脾氣。東尼自己的說法則是「我被小辣椒管久了,大概就被管成習慣了。」

 

不管事實真相如何,總之神盾局先派了娜塔莎來東尼身邊臥底,現在又讓瑪莉亞擔任聯絡官。

 

「史塔克先生,局長說如果您繼續用這種不要命的打法作戰,神盾局將強制介入,送你去做心理評估。」

 

「這不是不要命的打法。這是一個合邏輯的打法。戰場就是一個……進行中的前瞻性實驗。這種實驗一定需要微調,伴隨爆炸,不可能照著教科書一步驟一步驟的進行。當然也不可能照著隊長的事前計劃一步一步來。」東尼面對著瑪莉亞,一張嘴就是一串話。每一句聽來都有其道理,每一句聽來也都像在狡辯。「神盾局不能否認我的微調快速而且有效。就結果來看,我的微調起了更好的作用。你們不能也不該,甚至沒有權力逼我去看心理醫生。」東尼將雙手在胸前交叉,擺出了標準的推拒姿勢。「小辣椒都沒能逼我去看心理醫生。小辣椒辦不到的事情,我不認為神盾局辦的到。」

 

「復仇者聯盟成員生活在高壓環境,面對的事件強度也非同一般。定期的心理治療有助於任務執行。這點你同樣不能否認。接受心理診療是復仇者工作的一部分!」瑪莉亞講的頭頭是道,半點不落下風。

 

東尼問:「每一個聯盟成員都有去看心理醫生嗎?」

 

「我有,克林特也有。」娜塔莎吹了吹自己的指甲,淡淡的說。

 

布魯斯則是笑著回答:「我一直都有。神盾局還給我配了不只一個心理醫生。」

 

克林特則是從他的餐碗中抬頭,對著東尼說:「別掙扎了,索爾也有。索爾還很喜歡去看心理醫生,他覺得躺在椅子上跟地球人說話是一種有趣的交流方式。」

 

「隊長呢?我知道隊長沒有!」東尼急忙將矛頭指向史蒂夫。話說的很順,甚至不打算解釋自己為何知道史蒂夫的醫療資訊。「隊長不看醫生,我也不看醫生!」東尼又一次的把手在胸前交叉,甚至揚起頭哼哼兩聲。

 

突然被點名的史蒂夫有點愣住,他沒有想到自己拒看心理醫生一事會在某天成為東尼拒絕就醫的藉口。所以他當下的反應是立刻開口:「我願意去看醫生。所以東尼你也去吧!」

 

東尼整個人從人沙發上跳起,對著史蒂夫大吼:「操!隊長你為了整我就他媽的願意看醫生?」

 

「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合群一點……做為團隊的表率?」史蒂夫用不確定的口問,隨便拉扯了一個答案。聽上去還很冠冕堂皇,很「美國隊長」。實際上他只是希望東尼去看個醫生,不然東尼三天兩頭往戰火最盛處衝殺,確實不健康。

 

東尼聽了隊長的答案,似乎只是怒火更盛。他放棄了跟史蒂夫對罵,轉頭就跟瑪莉亞開始耍賴,開口閉口的就說神盾局沒有理由讓他去接受治療,接著賈維斯報告小辣椒來電。東尼一邊大喊著叛徒,一邊躲到了小房間裡接電話。

 

房門關起前,史蒂夫的四倍聽力清楚捕捉到東尼討好賣乖的嗓音,拖長說:「不要啦~!」

 

瑪莉亞在此時轉頭,對著史蒂夫問:「隊長,你真的願意去看醫生?不是……」史蒂夫聳聳肩,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為了隊伍著想,對吧?」瑪莉亞的眼神明顯亮了起來,連聲說會幫隊長好好安排,甚至準備好一個名單給隊長挑選。就一邊打著電話一邊離開大廈。

 

一直在旁修剪指甲的娜塔莎此時抬起了頭,對著史蒂夫瞇起雙眼,用貓一般的眼神看著史蒂夫,「隊長?你沒有看心理醫生嗎?福瑞怎麼可能同意你不看醫生?」同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史蒂夫身上集中。

 

史蒂夫倒是不慌不忙的開口,「在現代醒來後,神盾局很早就提醒了我『網路』的存在。教導我使用網路,熟悉網路。然後我很快就學會,網路時代沒有祕密……」史蒂夫將語尾拉長,做出一個戲劇性的停頓。「我跟福瑞說,『美國隊長不去看心理醫生』所造成的傷害可能只是一個情緒較為惡劣的探員。但是『民眾發現美國隊長正在進行心理診療』這件事情造成的傷害可能非同凡響。」

 

克林特大叫:「你就這樣逃掉了心理醫生的折磨?美國隊長的身分允許你這樣耍心機嗎?」

 

「我馬上要去看醫生啦!有差嗎?」史蒂夫把話說完,就以渾身髒臭為由,跟整個隊伍告辭。洗澡時,他就聽到自己的通訊卡不停作響。「賈維斯,請幫我關水。接通訊息。」

 

「只是文字通知,隊長。先生發信通知您,心理諮商醫生的名單他已經轉發了小辣椒的建議名單,請務必從中挑選。先生建議不要使用福瑞的人馬,理由是『相信隊長您也理解。越厲害的間諜,越是下流人物。福瑞是間諜之王,因此福瑞是一個應該用炸彈引爆他卵蛋的……』」

 

賈維斯用著充滿貴族氣息的嗓音,一字一句重複東尼憤怒之下打出來的下流髒話,甚至連@!#$%^&之類的亂碼也一字不差的重述,讓史蒂夫亂七八糟的笑了起來,靠著浴室光滑的牆面慢慢滑坐在地。

 

「隊長?您還好嗎?您的體徵掃描一切正常,可是您為何突然坐下?」

 

「沒事的賈維斯,只是……沒事的你繼續唸。」

 

「先生建議您將心理醫生選定後,發出一份完整的保密協定邀求神盾局與該醫生一同簽署。先生的原句是:『這件事情小辣椒可以全權負責。如果神盾局拿了你的心理評估,或者透過醫生知道了你任何私事,小辣椒將會踏著法律做的高跟鞋,踩爆神盾局的卵蛋。』」

 

「幫我謝謝東尼,也謝謝波茲小姐。」史蒂夫嘴上這樣說,想到小辣椒‧波茲,心裡卻有點惴惴不安。

 

東尼的價值觀,東尼出口的話,十句裡面有七句會讓史蒂夫皺眉。唯獨那一句:「小辣椒超可怕的!」每次聽到,史蒂夫都在心裡拼命點頭。

 

小辣椒的可怕在於她對人心的掌握程度。彷彿與生俱來的天賦般,她能在簡單的對談後看清一個人的想法,掌握一個人的弱點,然後對準那個弱點,狠狠踩下。東尼與霍華德之間一場場被遺忘的生日宴,一次次等不到父親參與的家長會。還有卡在兩人之間,幽靈與傳說一般的美國隊長。

 

這些故事,全由小辣椒口中說出。

 

當時史蒂夫問:「妳是要我心懷歉意嗎?」

 

「不,我只是要你理解他。我希望與他共事的人理解他。他的醫生要理解他,他的助理要理解他。就連他的清潔工人我也希望他們理解東尼‧史塔克是怎樣的人。」小辣椒一邊說話,一邊搖頭,一頭保養得宜的金紅色長髮因此反射著光線,在光下熠熠生輝。「你們兩個更是要在生死交關的戰場上共事,所以我希望你理解他。」

 

史蒂夫問:「理解他討厭我這件事情?」

 

「不,理解東尼缺乏愛 渴望關注。然後……永遠覺得自己不是旁人生命中的第一要務。因此東尼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命是重要的。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達成目的工具,而絕對不會是那個目的。」小辣椒雙眼直盯著史蒂夫,望進他的眼裡,異常嚴肅的說:「東尼將不自主的找死。你的責任就是阻止他去死。我沒有能力上前線,不然我會自己阻止他去死!」

 

「史蒂夫‧羅傑斯,這是你欠他的。你不是故意一頭栽進北冰洋,你也沒有逼著霍華德花了大半輩子尋找你。但這是你欠東尼的,你要攔著他,別讓他去死。」當時小辣椒的吩咐還在史蒂夫的耳畔轟隆作響,如今史蒂夫雖然不能在戰陣上次次挺盾相護,但至少今晚,他以身獻祭,用了幾乎「同歸於盡」的方式逼東尼答應看心理醫生?

 

史蒂夫在心裡哀嘆一口氣,心理醫生啊……他知道現代軍人們接受心理治療已經普遍的讓他這個特級老兵難以想像。甚至退伍軍人協會多次企圖聯絡他,希望他以美國隊長的身分作出相關呼籲。可是對史蒂夫來說……跟醫生聊聊天就是治療?對他來說實在有點奇怪。況且,他到底該跟心理醫生說些什麼呢?雖然他的煩惱不少,可是每一個煩惱,在史蒂夫看來都如此的難以啟齒。

 

未完待續

TBC

*我!!!我寫了ABO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