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勝利陣列 Victory formation

 

相愛,但不能相守。原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況且……

 

「你去跟卡珊卓談好,就問克拉克想要什麼。」布魯斯終於從思緒的泥淖中起身,張口回應了滔滔不絕的迪亞哥。「在不嚴重影響股價跟董事會投票權的狀況下,一切都可以商量。」

 

終於獲得回應的迪亞哥興奮開口。「兩個方案要請您二擇一。傳統的做法是把離婚過程拉長,宣稱正進行婚姻諮商,但同時分居。分居後偶爾放出一點各自約會的新聞。拖到大家都把你們的離婚當既定事實,再公布離婚消息。」

 

「新時代性的做法是一刀兩斷。兩邊的團隊談好後,你們各發一篇推特彼此感謝就結束。我推薦這個做法。重點是合約須加註離婚後沒有專訪,沒有出書。像貝佐斯離的就很漂亮,蓋茲前妻還接受了訪問,這樣不行。」

 

「容我大膽建議。」迪亞哥像是想起了什麼,急忙補充。「這裡雖離聖特羅佩很近,但現在真不是夜店巡禮的好時機。另外……新女友。嗯,新男友……新戀情!新戀情最好能晚一點公開。」

 

布魯斯說:「為什麼?因為我的名聲比別人臭?」

 

迪亞哥說:「不是你的問題,是克拉克的問題。他的群眾支持度很高,人人都愛他。球星時代的大都會阿波羅、記者時期的戰地報導英雄。更不要說他跟超人的友誼……」

 

「你怎麼知道他的新戀情不會公開的更早?」布魯斯努力讓語調聽來嘲諷,而非苦澀。「畢竟人人都愛他。」

 

「他沒有任何緋聞對象啊!狗仔追他追的多緊!絕對沒有漏網之魚。他能跟誰在一起?唯一有點可能的是蓮恩小姐,但蓮恩小姐現正新婚。或者我們要引導輿論……」

 

「嘿!人就在這邊,能不能克制一點!」原本坐在池畔泡腳看書,表現出充耳不聞的露易絲終於開口。「布魯斯,你闖進別人的蜜月旅行已經夠沒禮貌。帶了個公關來這邊吵吵鬧鬧,我也忍了。現在當著我的面,盤算要怎麼把我餵給媒體?」

 

「一、我沒有闖進任何人的蜜月。金山羊飯店是個公眾場合。我只是來散心。二、迪亞哥不是我帶來,是他自己找來。三、我怎麼可能把妳餵給媒體?妳是吃人的,不是被吃的。」布魯斯伸出修長的手指,一個個的數算。

 

「四、被你包下一半的飯店,還能算公眾場合?五、你不想被人找到,全世界的公關都找不到你。」露易絲主動數了下去,同時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六、你根本是將婚姻中的垃圾打包上機,千里迢迢飛到我眼前丟下,讓這坨垃圾在我眼前炸開。你沒說要我清理,你也知道我不想清理。你只是耐心等到我潔癖發作,忍不住要對這一團混亂下手。而我憋著不說話,忍著不處理。你就在我眼前翻攪這些垃圾,把事情搞得更噁心。」

 

「布魯斯,我是你們的朋友,不是你們的按時付費的諮商師。」

 

布魯斯挑了挑眉毛,「蜜月費用難道不是我刷的卡?」

 

「你跟小鎮男孩欠我的,你自己清楚。」露易絲口吻不悅,但她的丈夫喬納森 卡羅爾聽出她略有鬆動,便主動伸手拉走迪亞哥,留出場地空間讓兩人深談。

 

「他真是善解人意。」看著喬納森的背影,布魯斯忍不住感慨。除去專業領域上的堅持,喬納森幾乎是水一般的人,進了什麼容器就成了什麼模樣,沒有稜角更沒有糾結。也只有這種人能耐的住女友個性如烈火,行事如銳刃。

 

「克拉克就不善解人意嗎?」露易絲直接切入正題。

 

「我是說喬納森完全承托住妳。不管是當後援後援還是後盾。總之他完全承受並吸納妳對他的生活衝擊。他任妳自由發展,甚至鼓勵妳與世上的邪惡作戰到底。世界上沒幾個男人可以忍受女友上午寫文得罪大財團,下午就去採訪黑道,深夜還拎上電腦,急吼吼的衝往戰區。」

 

「你的意思是克拉克沒有『承托住』你?難道他阻止你的『夜間慈善活動』?」露易絲如此猜測,卻是大錯特錯。「是我,是我在阻止他的慈善活動。」布魯斯長嘆一口氣,做了個手勢讓兩人去更僻靜的地方進行談話。走入飯店內的懸崖花園後,布魯斯才靠著綠籬在藍天白雲下,緩緩道出屠殺案後的一切陰鬱。

 

在良久的靜默之後,露易絲說:「你的行為在我看來都合乎邏輯。之前我們太相信雷克斯的傲慢與弒神之心,斷定他不會透露氪石的秘密更不可能把氪石送出去。一轉眼,氪石四處流竄。」

 

「不過氪石罕見,子彈倒是因為我們的憲法第二修正案,一直都在。你以凡人肉身衝往戰區,然後叫一個現世之神不准行動?阻止他的行動,你不覺得自己雙重標準?不覺得諷刺?」

 

「當然諷刺」,布魯斯摩娑起鬢邊的白髮,無奈的說:「尤其對照當年克拉克給予我的承諾,這一切就更諷刺。」

 

當年,所有的秘密都還未揭露時,克拉克誤以為布魯斯是蝙蝠俠的贊助者。非但沒有勸阻他避免與危險人物往來,反告訴布魯斯,即便此事危險,但如果能完整他的生命。就去!布魯斯牢牢記得當時克拉克的笑,記得那些平淡的字句是如何撼動他的心。

 

「危險又怎樣?我們都是有翅膀的人,不可能待在籠子裡。」

 

「你的牢籠是財富。旁邊的人看你想飛,只會不斷的說:『籠子是金做的耶!』但那還是牢籠,而你只是想飛。」

 

想起過往,布魯斯喃喃的說:「我現在,是不是把一個神靈禁錮在我的籠子裡?」即便是出於愛,即便是因為保護。禁錮就是禁錮。

 

「親愛的,你們會找出辦法的。」露易絲的語調瞬間溫柔起來,再沒有早些時候的諷刺與對抗。她伸手輕撫布魯斯的肩,有如安慰傷病之獸。「雖然我們不活在童話裡,可是愛絕對能解決問題。你這麼愛他,他這麼愛你。你們會找出辦法的。」

 

「愛就能解決問題嗎?況且他已經忘記我們,忘記我們曾如此相愛。」布魯斯的話像是不及萌發便萎謝凋零的荒原花芽。曾有希望,但希望還未抽長就遭現實扼殺。

 

「他怎麼可能忘記你們相愛。」露易絲話音方落,但她看見布魯斯的反應,臉上神情從盡心寬慰變成疑惑不解,最後只剩下震驚過度的一片空白。「克拉克忘記了?是比喻式的忘記?還是字面意義上的忘記?」

 

「差不多是字面意義上的忘記。」布魯斯回答。

 

露易絲先是一愣,接著爆出尖叫,「他怎麼會忘記這個?」

 

是啊!他怎麼會忘記這個。布魯斯也如此作想。

 

「你想趁機放手!」露易絲迅速反應過來。「布魯斯你在想什麼?你應該幫他恢復記憶,留下他!不是順便還他自由什麼鬼的!」

 

「沒了相愛的記憶,我還有什麼可以留住的?」布魯斯問。

 

「你不能在他忘記的時候高喊什麼放他自由。現在的他不是真正的克拉克,哪天他想起……他不會恨你,他只會傷心。他會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是他忘記你。」露易絲氣呼呼的說。「我現在、立刻、馬上要回房去拿一雙我最高的高跟鞋,朝你腦門狠狠敲下去。多敲幾下,看能不能把理智敲回你的腦子裡。」

 

「等等,什麼叫『差不多是字面意義上的忘記』。差不多是怎樣的差不多?」露易絲突然發現語意中的癥結。

 

「得獎大記者,終於發現問題所在了?」布魯斯聳聳肩,指著綠籬邊上的長凳。「坐下吧!要聽的故事還很長。」

 

===

TBC

註:

*聖特羅佩是南法地名,風景雖好,但卻以富豪的奢糜夜生活派對聞名全球。小說中設定的飯店地點是艾日的金山羊,跟聖特羅佩大概三小時的車程。不過卻是風格很不一樣的地方。

*喬納森 卡羅爾是 DC N52系列中,露易絲的男朋友。這個同人系列只是借個名字跟男友設定,其餘並沒有一致。(勝利陣列的前傳,長傳達陣有提到這個角色)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