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同人] 明亮的星星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暫無CP設定

=====明亮的星星=====

 

「天文?你的方向要轉天文物理?這是任務需求嗎?」艾弗斯翻著尼爾書桌上的天文學資料,誠心發出疑問。

 

「只是興趣。」尼爾淡淡的說:「只是想在失去方向的時候抬頭看一下。」

 

「方向?我們還沒有被交代任何實質任務。」

 

「眼前所有的星光,實際上都已經走了很久很久,才走到我們的眼裡。」尼爾看向窗外,手指向虛空,由右到左畫了一條無形的軌跡。「無論發生什麼事,星光總會繼續前進。就算孤獨,就算宇宙中萬籟俱寂。往前走就是那道光的使命。」

 

艾弗斯皺眉。

 

保護這個一頭亂髮的年輕學生是上頭交派給他的重要任務。雖然優秀的執行者能在最少資料支援下完成任務,但他不喜歡對保護目標一無所知。即便上頭常說:「無知會是你最大的優勢。」但艾弗斯無法接受,所以他還在探詢,還在問不必要的問題。

 

「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當這道星光經過地球的時候,路過你我雙眼的那一瞬間,可能正是他最明亮的時候,即便他早已死在億萬年前。億萬年前的死亡,卻依然明亮熾熱。」

 

「我們站在地球這個無法移動的點上,彷彿一個時間的截面。就算星光正在後退,正往時間的另一端走去,其實我們也不會知道……對吧?他曾經超前,如今後退。我們眼中的星光依然不變,一閃一閃亮晶晶。」

 

「你沒有憂鬱症吧?不會去自殺吧?」艾弗斯突然擔心起來。他可以確認目標周遭的安全性,卻不能擔保一個思想跳躍的天才學生會不會拿刀捅死自己。

 

尼爾說:「我沒有憂鬱症。」

 

「你沒有回答你會不會自殺。」

 

「我們總是在邁向死亡的,或早或晚而已。」

 

「別死在我的保護任務之中就好。」艾弗斯放棄這種雲裡霧裡的對談,無奈的回應。

 

「或許我死在了你的保護任務之前,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你到底在說什麼?」

 

尼爾沒有立刻回答,只是在微笑後聳肩。一個簡單的肢體動作,卻像把全世界的重量在那一瞬間釋下。「我在說我是一顆星星,明亮的星星。」

 

=====

 

附註:大腦已死,天文無能。只是想寫,但可能很多漏洞。

 

這個概念跟設定,應該是尼爾還在就學的時候。艾弗斯跟他都已經被招募,加入了組織。應該不需要去思考兩人的時間線,但我覺得這裡面的尼爾會更像是折返多次之人。在天能的世界裡面,死亡似乎是個恆定靜止狀態,但死的時間點前後應該是容許折返跑的存在。應該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