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Inevitable Chain 必需存在的枷鎖CH1~CH10

===必需存在的枷鎖CH7===

掃除所有心理障礙之後,魁登斯的進度快的足以載入魔法史。第一天他們只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消化了一整本無杖魔法入門。這樣的速度足以讓任何伊法魔尼的高材生痛哭流涕。第二天的授課,葛雷夫發現他們竟然可以跳過二年級生的魔法課程,直接從三年級開始學起。

 

葛雷夫為魁登斯的駭人天賦讚嘆不已。他口中教學不停,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該怎麼替眼前這個特殊學生安排課程。不可能把他送去伊法魔尼。將闇黑怨靈跟學生塞在同一間教室?隔天家長的咆哮信就可以淹沒學校的收發室。

 

變形學、符咒學、黑魔法防禦術葛雷夫都可以親身教導。魔法史可以自行閱讀、占卜學是垃圾可以棄之不顧。但魔藥學可就不行了……葛雷夫在魔藥學上有著出色的成績,但絕對稱不上卓越。教導一個天才學生肯定需要更好的師資。更重要的是一個”性格合適”的老師。葛雷夫可以找到很多頂尖學者,但魔藥學的研究前線,需要的是瘋狂的想像力與過人的實驗精神。

 

美國當代最厲害的魔藥學者是一個熱愛將莫魔素材丟進大釜裡的瘋子。他甚至在莫魔世界的當大學教授,教導莫魔世界的魔藥學—莫魔稱之為化學。

 

但是魔藥學的入門引領,需要一個循規蹈矩,甚至一板一眼的老師。

 

葛雷夫這時想到了一個名字:蒂娜˙金坦。隧道戰之後調回正氣部的女正氣師。葛雷夫記得她有優秀的魔藥學成績,甚至出色的足以讓她在魔藥濫用部門從小主管做起,而不是在正氣部的第一線苦熬資格。

 

蒂娜會是非常好的領路教師。不只是她的學識,更重要的是她的性格。

 

魔杖總是可以反映一個人的個性。蒂娜手持不到14英吋的棕色魔杖。魔杖筆直、毫無綴飾、連木質之外的色彩都不存在。完全反映了蒂娜守規矩且近乎死板的性格。這樣的人,或許很適合當魁登斯的老師。而且蒂娜曾為了保護魁登斯跟邪惡的瑪莉盧起過衝突。葛雷夫心想:魁登斯應該記得這件事情,這或許能讓他放下戒心,好好學習。

 

看著魁登斯將書上咒語一個接一個的完美展現,葛雷夫開口說:「按照這個進度,我得開始幫你安排新老師了。你不方便到學校上學,但我可以由魔國會那邊幫你安排老師。」

 

魁登斯聽到魔國會的名字,忍不住縮了一下。手上一抖,變成老鼠的書櫃突然爆出了大量的羽毛,開始尖聲鳴叫。

 

葛雷夫輕打了一個響指,讓非鼠非雞的怪東西順利變回書櫃。

 

「怎麼?不想去魔國會上課?那我可以請老師來這邊授課。」

 

魁登斯喪失了剛才揮灑魔法時的自信,用發抖的聲音詢問:「先生不替我上課了嗎?」

 

「對了……先生很忙的。先生是大部長,我已經占用先生太多時間……這兩天只是例外。先生之前就為了英國行請了假。我不該奢求先生能一直幫我上課。我是個壞孩子……」

 

面對魁登斯慌張又結巴的發言,葛雷夫嘴裡噓著聲,溫和的制止。然後他扯動男孩脖子上的鎖鍊,輕輕將人拉近。近到葛雷夫足以伸手輕撫男孩的頭髮,動作溫柔的如同替迷路野貓順毛。葛雷夫甚至低頭親吻了魁登斯的額角與髮梢,不帶情慾的一兩個吻,卻異常親密溫暖。

 

在那瘋狂的一夜之後,兩人再也沒有如此親近過。

 

那一夜讓魁登斯心滿意足,死而無憾的心滿意足。但是葛雷夫給他的東西遠遠超過一晚的虛假安慰。葛雷夫親口承諾了:不管魔法成績的好壞,魁登斯都可以是他的所有物。每當在睡夢中,無邊的黑暗企圖質疑他,壓制他的時候。魁登斯總是翻來覆去的說著這幾句話:

 

「我是他的。」

 

「先生說了不會離開。」

 

「我會得到幸福的。有先生在我就會幸福了。」

 

然後黑暗遠遁而去,魁登斯在一夜好眠後甦醒。

 

雖然魁登斯還是渴望碰觸葛雷夫,但他如此的膽怯,又太容易感到滿足。找尋魔杖的日子裡,只要葛雷夫輕握住他的手,指點他如何旋轉手腕,他就能為此雀躍一整天。現在,離那一夜瘋狂許久之後。他再度得到了葛雷夫的碰觸,葛雷夫甚至親了他的額角。魁登斯覺得太幸福了,幸福的因此發抖,為了滿溢的喜悅而輕微顫抖著。

 

感受到魁登斯正在發抖,葛雷夫開口問:「你冷?還是你怕?」

 

「有葛雷夫先生在,我不怕。只是拜託先生繼續教我。我保證我會乖,我不會占用你的時間,我會做很多準備功課……」

 

葛雷夫伸出一根指頭,壓住了男孩的嘴。

 

「沒有人的時候,不要叫葛雷夫先生。你可以叫我葛雷夫,或者帕西瓦。乖孩子,我不是不教你了,只是你需要更好的老師。」他揮手招來另外一張夠大的沙發,讓男孩與他一起坐下。葛雷夫開口說:「我一個人不能教授全科別。而你需要快點進步。答應我你會當一個好學生。」

 

「我會當個好學生。」魁登斯喜歡覆述葛雷夫的指令。這讓他覺得自己是隻乖巧的仿聲鸚鵡,一種同樣銬上鎖鍊的家養寵物。

 

「好的,乖孩子。如果你是個好學生,我會好好獎勵你的。」

 

葛雷夫用手扣住魁登斯的後腦,猝不及防的給了他一個深吻。沒有前奏的輕觸,沒有探入牙關前的試探流連。就是一個粗暴直入的濕漉深吻。攻城掠地的舌頭甚至沒有給魁登斯呼吸的餘地。魁登斯呆愣著,無助且無措的張著嘴,甚至睜著眼。

 

他從來沒有被吻過。

 

壞先生無數次的使用他的嘴,但壞先生認為他是骯髒的,連一個頰上的吻都不曾施捨。

 

好先生對他非常溫柔,但就算在那個失控的夜晚,好先生也沒有吻他。就算好先生願意把手指伸進他骯髒的通道內,按壓著他從來不知道的隱密點。引導著他一次次的在床單上因狂喜而崩潰。那晚好先生並沒有吻他。

 

最近這段日子,好先生一次又一次的承諾不會離開他。但好先生還是沒有吻他。

 

今天,現在。好先生吻了他。魁登斯可以感覺到體內的黑暗正在尖聲悲鳴,痛苦抽搐。這是魁登斯第一次如此確切的知道:闇黑怨靈再也沒有能力跟他爭奪主人格。

 

當葛雷夫終止這個過長又過份粗暴的深吻時,他看著懷中的男孩,表情如此幸福且迷茫,似乎有很多問題想問,卻又不敢開口。葛雷夫倒是覺得沒什麼好迷茫的。

 

他雖然有過掙扎,但有些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就算在魔法的世界裡,打碎的鏡子能用一個咒語完美復原。很多事情依舊不能揮揮魔杖就回到原狀。

 

那個晚上之後,葛雷夫不是沒有考慮過給男孩來個強力除憶咒。然後給自己灌下稀釋後的惡閃鴉藥水。但是惡閃鴉藥水不會有用的……惡閃鴉只能除去不好的回憶。那一晚雖然背德墮落,但可沒什麼不好的回憶。

 

發生了,就發生了。

 

雖然葛雷夫期待的榮耀之路,若是拖著魁登斯一起走,路途將會更加崎嶇難行。但他是帕西瓦˙葛雷夫。他不害怕任何挑戰,也不為自己做出的任何決定後悔。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我一直期待能寫出一個強大且有點專斷性格的葛雷夫。還有在這樣的教育之下長大的魁登斯。

其實我同人圈跳進來產糧的時間才一個月多一點……有時候還是會有點害羞。倒不是因為書寫了NC17害羞,而是很擔心自己寫的很不好還要出來荼毒大家的眼睛。只能說非常感謝一些網友的鼓勵,每次看到有人鼓勵都像打了雞血一樣的開心有動力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看到上面討論口頭禪的部分,不知道後來小逸找到資料了沒?XDD
    我好奇的去找了一下發現可以用(https://www.hpfl.net/online/forum/viewthread.php?f=2&t=3477&p=1)
    「Mercy Lewis」=「茉西路易斯」=「仁慈的路易斯」
    這個就是我的老天鵝啊(X

  2. 暗巷組大好
    不過查了PTT 被解救的丹恩好像和梅林的鬍子意思不一樣
    雖然都是感嘆句但
    梅林的鬍子=我的天啊
    被解救的丹恩=謝天謝地

    1. 偷偷問一下我應該換什麼XD
      因為當時看網友說梅林的鬍子應該是英國人用的
      換成美國版本應該是被解救的丹恩

      所以才這樣用了 想請問要怎麼更換呢

  3. 感謝賜糧嗚嗚嗚好好ㄘ喔????
    沒有寫到小蘑菇哭的不要不要的真可惜(?

    1. 感謝糾錯 麻煩讓我知道是第幾章ORZ我知道是找魔杖那邊 但是我這人真的很眼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