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Inevitable Chain 必需存在的枷鎖CH1~CH10

===必需存在的枷鎖CH5===

最好的一夜情結尾是完事後的兩人迅速穿回衣服,沒有閒聊,更沒有情話。什麼「我會連絡妳」的虛假客套也不需要。像是一場完美的球賽對戰,你來我往的擊球,你退我進的進攻。結束之後,各回各家,各歸各位。

 

沒有人會跟球伴情話綿綿,沒有人需要跟球伴相擁到天明。

 

糟一點的一夜情結尾是天明之後的尷尬。要不要道早安?需不需要留對方吃早餐?餐桌上尷尬與沉默的對話,連姓名都要避免叫喚,避開說錯名字的尷尬。道別時,是歐陸風格的貼面禮?還是握手說再見?

 

不要握手,握手是最糟的。

 

葛雷夫到現在都記得那次在門邊尷尬的握手。帶著金邊眼鏡的女巫幾乎是伸手的瞬間就後悔了。但是縮手規避只會讓場面更加尷尬,所以兩人的指尖,乾燥且禮貌的碰觸後,立刻縮回。兩個人的表情都像是吞下了催吐藥水或者過期的南瓜汁。只因為握手的禮貌性,提醒了從這刻起,他們將從赤裸縱慾的野獸,變回衣冠楚楚的人類。

 

但是現在葛雷夫知道了,最糟的一夜情結尾不是天明之後的握手禮。

 

天亮之後,你握著對方脖子上的枷鎖鍊條,而你一夜情的對象,安靜乖巧的,跪縮在地上,彷彿等待你的懲處或宣判。

 

這才是史上最糟的一夜情結尾,與更糟的一日開端。

『該死的,他們甚至不算真的做了。』葛雷夫如此心想,但這想法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為什麼要跪在地板上?起來。」葛雷夫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裡面沒有太多的責難,只有指示。

 

「我覺得我做錯事了。先生會想要處罰我的。」魁登斯將頭壓得更低。從葛雷夫的視角望去,看不見他的眼睛,只能看見他漸長的捲曲黑髮,與他遮蓋眼睛的長瀏海。乾燥後的黏液,沾覆在黑髮上,顯得特別清晰。

 

葛雷夫已經不想去想乾燥後的痕跡有什麼組成物質。唾液、精液、腸液……還有……該死的。

 

「乖,抬起頭來,你沒有做錯事情。」葛雷夫這樣說,但是魁登斯還是低著頭。葛雷夫無法,只能將鎖鍊具現後扯起,逼迫男孩抬頭看他。

 

「我說了,抬起頭來。不要讓我吩咐第二次。」

 

「是的,先生。」

 

所以男孩只能命令但無法溝通?葛雷夫忍不住心想:這肯定會讓他們的教育之路變得更加詭異。好像魔法之神嫌棄目前的場面還不夠扭曲。他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嘴唇,喑啞的開口命令:「抬頭挺胸,你沒有做錯事情,就不需要彎腰駝背。先去把自己清理乾淨,我也去把自己清理一下。然後我們來好好聊聊。」

 

葛雷夫知道自己的聲音聽來破碎的不成樣。應該是昨晚失控時嘶吼過頭,或者是男孩吸吮時,他忍不住罵了太多髒話。昨晚他大概詛咒了所有的魔法之神還有他已死的道德信念。

 

葛雷夫洗好臉,抬頭時望向鏡中的自己,開始進行自我勸服或者自我安撫。他開口跟自己說:「魁登斯成年了。」

 

但魁登斯成年了又怎樣?

 

潔白如紙的心靈,被各式各樣的邪惡傷害撕扯。最後在一場戰爭的灰燼之後抽長出了某種病態卻不放棄的生命。男孩彷彿圖鑑之外的有毒植株,某種花葉鬈曲的寄生物種,牢牢攀上了葛雷夫的生命。當他從法庭上把男孩打橫抱起,仔細藏起他的鎖鍊又昂首闊步帶他離開。他就容許了這株妖異之花攀附纏繞,從此寄生在他的生命裡。

 

原本這一切都可以避免,都怪他該死的心軟。事已至此,葛雷夫能做的只有讓這段關係不要成為爭奪養分的寄生絞殺,而是好好的共生互利。

 

他離開臥室內的衛浴,看見迅速將自己打理好的魁登斯,正不安的扭動著。他頂著一頭濕髮,穿著一身不合春日氣溫的深冬打扮。細緻的羊毛圍巾,正猛力吸收髮梢滴答落下的水珠。

 

葛雷夫知道魁登斯為何穿著深冬服飾,圍巾與大衣可以遮掉鎖鍊無法隱形的部分,而葛雷夫從不喜歡看見魁登斯的頸箍與鎖鍊。葛雷夫想起了一句話:「受虐的孩子,其實都很善於揣度他人心思。這是生存的本能。」

 

他忘記誰跟他說的,奎妮嗎?那個想要跟凡人莫魔結婚的金髮秘書。

 

「我得給你準備一些春夏的衣服了。」葛雷夫隨手拉掉太熱的羊毛圍巾,順便施了一個咒語。讓男孩的頭髮瞬間脫濕乾燥。但是咒語用過頭了,過分乾燥的頭髮,讓男孩的捲髮幾乎根根站起,看起來像是炸毛的貓咪或者獅子。葛雷夫道歉:「不好意思,我的家事咒語一直沒什麼長進。」

 

他是可以無杖施法的天賦之人,但一直都在追求咒語的高效與威力。家庭可不是戰場,一味追求威力就是會有這種小小意外。但葛雷夫看著男孩甩動自己頭髮的模樣,抿著嘴,幾乎要忍不住笑。他伸手爬梳男孩的頭髮,一邊輕聲對男孩說:「換季了,要給你準備一些春夏的衣服。當然得是一些領子夠高的衣服……」

 

「西裝襯衫與領帶太單薄了,遮不住這些東西。或許我們可以考慮看看新古典主義時代的花式領巾。雖然古老的幾乎陳舊,但是可以很完美的遮好你的脖子。」

 

「接下來我要常常帶你出門,不只是到魔國會上班而已。我們的魔法教學一直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或許帶你到學校裡,找一些厲害的老師會有不錯的效果?」葛雷夫盤算尋找在伊法魔尼任教的老師,甚至是原民魔法部落的酋長來幫忙。

 

魁登斯怯生生地開口詢問:「先生……學會魔法就代表我自立了嗎?」

 

葛雷夫心想:『喔,被解救的丹恩啊!原來他是因為這理由才一直學不好魔法!』男孩根本抗拒學習。深怕當他能夠操控魔力,葛雷夫就會離他遠去。

 

「孩子,你看著我。」葛雷夫沒有扯動鎖鍊,只是用手扣住魁登斯的下巴,將他的頭抬起。葛雷夫是個負責的人,既然從魔國會手中救下這個孩子,他就會為這次的心軟負責到底。既然講道理對魁登斯無用,那就命令他吧!

 

「有一句話,你常常說。但我一直要求你改口。記得那句話是什麼嗎?」

 

「我是你的。」

 

「好,記得你這句話就好。不須要說給人聽,但是記住……」葛雷夫側過臉,貼在魁登斯的耳邊,嘶啞說出接下來的對話。雖然房間內並沒有其他人在,但是這樣的耳邊低語只是一個態度。表示一切都將是一個祕密,他跟男孩共同保守的秘密。話語伴隨鼻息熱度,噴在魁登斯顫慄的皮膚上,激起了一片泛紅的色澤。在他發燙的耳廓邊緣,葛雷夫說著比夢境還不真實的話語。

 

「你是我的,所以無關你魔法學的好或壞。你的自立,不代表我會棄你而去。對著我覆述一次,那句只能跟我說的話,是什麼?」

 

「我是你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魁登斯笑了,貨真價實的笑了。

 

這還是葛雷夫第一次看見他發自內心的笑容。葛雷夫總是把魁登斯想像成某種黑色角落的寄生植物,實際上他的笑容純淨無染,沒有一絲陰暗。像朵初生的花,第一次在晴空之下綻放。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本篇真正的標題好像應該是:

解決問題的方法?誘使溫柔負責的年上庇護人艹了你。

<囧>這樣看來小可愛變成了小腹黑啊!

 

*腦補的魁登斯高領西服打扮,這應該會是新古典主義時代的西服打扮(有錯請指正)

拿小可憐另外一部電影來腦補一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26UpdFeTWk

裡面的小可憐人美如畫。

 

*我只要手速一快就會錯字連篇並且常常發生打多一個字的問題。最慘的是自己回頭檢查都看不出來。由於在手速跟錯字之間只能選一個,我選擇了手速。錯字王歡迎大家幫我抓錯字。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看到上面討論口頭禪的部分,不知道後來小逸找到資料了沒?XDD
    我好奇的去找了一下發現可以用(https://www.hpfl.net/online/forum/viewthread.php?f=2&t=3477&p=1)
    「Mercy Lewis」=「茉西路易斯」=「仁慈的路易斯」
    這個就是我的老天鵝啊(X

  2. 暗巷組大好
    不過查了PTT 被解救的丹恩好像和梅林的鬍子意思不一樣
    雖然都是感嘆句但
    梅林的鬍子=我的天啊
    被解救的丹恩=謝天謝地

    1. 偷偷問一下我應該換什麼XD
      因為當時看網友說梅林的鬍子應該是英國人用的
      換成美國版本應該是被解救的丹恩

      所以才這樣用了 想請問要怎麼更換呢

  3. 感謝賜糧嗚嗚嗚好好ㄘ喔????
    沒有寫到小蘑菇哭的不要不要的真可惜(?

    1. 感謝糾錯 麻煩讓我知道是第幾章ORZ我知道是找魔杖那邊 但是我這人真的很眼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