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Inevitable Chain 必需存在的枷鎖CH1~CH10

===必需存在的枷鎖CH9===

*本章有相關情節,極少,但依然NC-17警告。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未成年請勿閱讀。
*未成年請自行關閉網頁或者按下右上角的叉

魔國會終究心狠手辣,讓魁登斯的第一戰就是黑巫師追捕行動。葛雷夫雖然憤怒,但是也完全理解了魔國會的盤算。如果不是強力武器,魔國會還是沒有意願讓怨靈存活。

 

所以第一戰,就必須打得漂亮,打的響亮。響亮的像是一巴掌甩在魔國會臉上。

 

當天追緝隊終於把幾個黑巫師逼到無處可逃。結果黑巫師們決定鑽進狹小的巷弄中。窄小的空間,無法包圍獵捕。追緝隊人多勢眾也毫無用處。因為巷子僅容一人通行,站在最前頭的巫師必須承受所有攻擊。這是黑巫師們的惡劣決定,不只是以一擋百的最好方式,也是能以命換命的最佳辦法。他們要死,也要多拉幾個正氣師一起死。

 

追緝的正氣師們站在巷口,密密麻麻的圍成幾重半圓。他們得討論一下讓誰先進去巷子裡。眼下的狀況,對方只怕擺明了要一命抵一命,第一個上陣的人,傷亡機率只高不低。

 

葛雷夫卻打斷了所有人的討論,孤身入巷。他將鎖鍊延伸到極長的程度,把魁登斯遠遠拋在後面。他沒有打算拉著魁登斯繼續上陣,只因這場追捕行動,魁登斯從一開始就讓他失望。魁登斯只願閃避,只願用怨靈觸手將人束縛倒地。沒有骨折,沒有穿刺。他只讓敵人魔杖脫手,連把敵人的魔杖折成兩段都不忍心。

 

魁登斯的規避讓葛雷夫怒不可遏,非常需要找人出氣。為此,他乾脆站到火線最前端。雙手低垂,用幾無防備的姿態朝巷內的黑巫師們發話:「用地形換一對一作戰?就不怕最後變成一個人把你們全滅?」

 

葛雷夫話音未落,幾道邪惡的綠光從巷內噴射而出,率先偷襲。闇黑怨靈此時搶上前去,擋在前方炸開散射。飄渺煙霧立刻變為厚實堅盾,擋下所有射來的魔咒。魁登斯尖聲大喊:「葛雷夫先生!這樣很危險!」怨靈觸手似乎感應到魁登斯的慌亂,變成了發狂的藤蔓,不斷炸裂蔓生,把場面搞得一團混亂。

 

葛雷夫在混亂中一手揮杖,一手平移施咒。巷弄兩旁的磚塊瞬間破裂毀損。一條只容單人通行的窄巷,霎時擴大數倍。他身後的正氣師們,立刻一擁而上,靠著人數優勢迅速制伏這群黑巫師。

 

葛雷夫回頭看著滿臉驚惶的魁登斯,忍不住大罵:「危險?我要是拖著你這個廢物一起走,那才叫危險!我今天不死也是明天死。這是戰爭!誰讓你手下留情?你怎麼敢手下留情?」

 

魁登斯縮著肩膀,雙目含淚,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不斷的說:「先生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葛雷夫看著他的淚眼汪汪的模樣,心裡一陣厭煩。好不容易把眼前這個小可憐弄得有幾分自信,會笑會說話,走路也不再彎腰駝背。今天罵上幾句,所有的努力就又回到原點。

 

不想理會魁登斯的眼淚,葛雷夫轉頭飆罵自己的下屬:「巷子窄小就不會拆房子?之後把兩側住戶集中,一人一個咒語強迫忘記。接著把房子蓋回去就好!不會動腦解決問題嗎?來了這麼多人,全都是白痴嗎?」

 

面對怒氣衝天的安全部長,大獲全勝的正氣師們沒有一人吭聲。

 

「我先回家。你們一人一份報告,長度兩捲紙。思考這種狀況你們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處理。全部手寫,我不允許自動記錄筆。」

 

說完,葛雷夫拖著魁登斯,一個移形幻影消失在空氣中。

 

還不習慣移形幻影的魁登斯,到家後惡狠狠的摔在主臥地板上。他忍不住發出低微的呻吟,淚水順著地心引力劃過臉頰。魁登斯還不敢起身,因為他知道好先生是真的生氣了。平時的移形幻影,葛雷夫都會很小心的讓他舒適抵達,絕不會讓他摔在地上。

 

他趴在地上,偷偷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葛雷夫。

 

葛雷夫沉著臉,厲聲說:「魁登斯,我跟你說過很多次。這是第一戰,這是魔國會對你跟我的初次評估。如果他們評估我的訓練失敗了,我最多就是降職,但你可能會死。你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嗎?」

 

「是的,這很嚴重。先生可能會被降職。」魁登斯認真的說。

 

「回答錯了。」葛雷夫毫不憐惜的扯起鎖鍊,將重摔在地的魁登斯拖拉過小半個個房間。魁登斯感覺到自己的臉擦過房間內的地毯與木板。並不痛,但他怕的發抖。他知道葛雷夫是真的生氣了。但自己的回答到底哪邊錯了?

 

葛雷夫將魁登斯扯起,讓男孩的頭可以剛好安枕在自己的膝蓋上。繼續開口:「我跟你解釋過了,現在我們中間有這條鎖鍊。我們就是綑在一起的生命共同體。凡事都要一起努力。你當我的承諾都是假的?我答應過你,不會離你而去。同樣的,你是我的,你怎麼敢隨便死去?隨便把生命交給魔國會處理?」

 

「對不起,葛雷夫先生,真的很對不起。」人在戰場就開始的落淚的魁登斯,直到這個時候,才真正崩潰大哭。

 

先生對他太溫柔了,先生真的不需要這麼溫柔的。他怎麼可以如此幸運,有這麼溫柔的先生接受了他卑微的生命。

 

「我說過:如果表現好,我會給你獎勵。表現不好,會有處罰。記得嗎?」

 

「記得。」

 

「喜歡以前的那些獎勵嗎?」

 

魁登斯顫抖著,著迷的說出:「喜歡……」他太喜歡了,喜歡到想起來的時候都會全身發顫。

 

學習進度好的時候,先生會給他親吻。每一次都是吻到喪失呼吸的深刻。吻到他眼前一片空白,又即將因為缺氧發黑。如果他乖乖的,像是個正常人一樣的抬頭挺胸一整天。進出魔國會的時候不驚惶,不畏縮。正常的面對每個巫師。乖乖的,像是個被爸爸帶上班的懂事孩子。回家的時候葛雷夫會坐在沙發上,鬆開自己的皮帶,允許他伸手觸碰。

 

他可以掏出葛雷夫的陰莖,像是對待最心愛的玩具,捧著握著,感覺到它在手中發熱脹大。他可以聽見先生舒服的喘息,夾雜著一兩句低聲咒罵。

 

偶爾,只有偶爾。

 

當他非常非常乖的時候,先生會允許他吸吮。他會很虔誠的,像嗜糖的孩子對待世界上最後一根棒棒糖,仔細的舔吻每一個角落。

 

「今天你表現不好,我得處罰你,知道嗎?」

 

「是的,先生。」

 

「你想被銬起來,靜靜的一個人在房間裡反省。還是希望我鞭打你?」

 

魁登斯回答的很快,毫無遲疑:「我不想被一個人留在房間裡。請鞭打我,先生。請鞭打我。」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繁中簡中的譯名不同。Mobiliarbus的翻譯,繁中是:呼呼移,簡中是移形幻影。這邊選擇簡中譯名比較帥氣。

*囧>寫暗巷組好像不可能沒有開車情節Orz…看不懂什麼開車意思的人請自行google 老司機+一言不合就開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看到上面討論口頭禪的部分,不知道後來小逸找到資料了沒?XDD
    我好奇的去找了一下發現可以用(https://www.hpfl.net/online/forum/viewthread.php?f=2&t=3477&p=1)
    「Mercy Lewis」=「茉西路易斯」=「仁慈的路易斯」
    這個就是我的老天鵝啊(X

  2. 暗巷組大好
    不過查了PTT 被解救的丹恩好像和梅林的鬍子意思不一樣
    雖然都是感嘆句但
    梅林的鬍子=我的天啊
    被解救的丹恩=謝天謝地

    1. 偷偷問一下我應該換什麼XD
      因為當時看網友說梅林的鬍子應該是英國人用的
      換成美國版本應該是被解救的丹恩

      所以才這樣用了 想請問要怎麼更換呢

  3. 感謝賜糧嗚嗚嗚好好ㄘ喔????
    沒有寫到小蘑菇哭的不要不要的真可惜(?

    1. 感謝糾錯 麻煩讓我知道是第幾章ORZ我知道是找魔杖那邊 但是我這人真的很眼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