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6~CH8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無需修補CH1~CH3

無需修補CH4~CH5

===無需修補CH6===

 

結束整天的行程奔走,葛雷夫回到家中,發現車道上已有搭建到一半花棚與工程布幕。下車時,狗仔隊的燈光依然不死心的狂拍濫閃,但取景角度被花棚阻擋,根本拍不到任何可用的照片。狗仔們的汙言穢語隨著閃光燈一起爆發。葛雷夫倒是看了蒂娜一眼,點點頭說:「做的好。」蒂娜說:「只是一個花棚而已,可以拆卸。預計先用盆景阻隔鏡頭視線。如果您跟設計師談過覺得沒有問題,才會進行下一步工程……」

 

蒂娜話還沒說完,屋門就打開了。開門的人竟是葛雷夫的家族律師傑森˙懷特。傑森對著門廊上的葛雷夫劈頭就是一句:「私家偵探已經替您找好了。現在就等在裡面。」宣傳經理約瑟夫聞言,眉毛高高挑起:「你在找私家偵探?有任何需要我擔心的地方嗎?」

 

葛雷夫冷冷說:「私事,別擔心。」約瑟夫還是善盡宣傳經理的職責,提醒一下:「演藝圈中沒有私事。」但他也只敢提醒這麼多。葛雷夫雖然是個好相處的影星,但出身不凡,行事間自有一股森然威勢。都說了是私事,也就沒有人旁人置喙的餘地。

 

「明天首映,多睡一點?」約瑟夫很卑微的補上一句。「會的。」葛雷夫隨手一揮,像是用手勢示意話提到此為止。他倒是向蒂娜吩咐:「妳可以回家了。我跟傑森還有事情要談。讓司機先送妳回去。」

 

「我先不回家……我得去片場。我要交資料給斯卡曼德先生……」蒂娜嘴上這樣說,倒是立刻把身體往後縮了縮。葛雷夫皺起眉頭,想糾正一下蒂娜的肢體語言,但想蒂娜離職在即,也就算了。傑森出面擺平蒂娜的醫療官司已是五年前的事,據說過程粗暴兇殘,明明是代表蒂娜的律師,教訓她卻比教訓對手來的更加狠辣。以至五年過去,蒂娜對傑森敬而遠之,表現猶如驚弓之鳥。

 

因為團隊運作上沒有太大問題,葛雷夫就對兩人的尷尬置之不理。五年都沒理會,現在理會什麼呢?

 

「私家偵探在後面等著,但我先跟你商量新工作的事情。」傑森拿出幾張合作意向書與保密協定,上面已經詳細擬好規範內容,傑森指著文書,詳加解釋:「宣傳希望把你塑造成一個勤奮不懈的富豪後裔,所以透漏你要拍更多新戲。這原本只是一個策略,但經紀公司已幫你過濾出恰當的邀約……」

 

「你們打算繞過我決定多少事情?」葛雷夫看著文件,忍不住質疑一句。傑森善意的提醒:「就算是個超人,你一天也只有24小時。」

 

葛雷夫看著文件內容,嘖了一聲:「又是該死的醫療劇?」

 

傑森開口說:「有爭議性很大的性感經典翻拍,也有影集客串。我推薦影集客串。時間限制小,曝光度大,親民性高。加上這齣影集恩典醫療集團早就傾力贊助,支援所有的醫療外景……」

 

「順便做盡所有該死的置入性行銷。」葛雷夫語帶嘲諷的把傑森話截了過去,傑森卻像是完全沒有聽見一樣,實事求是的說:「恩典醫療集團最好的最成功的行銷管道就是帕西瓦你本人。你的姓氏,你的醫生角色,你的醫療劇劇本。讓集團廣告跨出醫療圈,直接殺入好萊塢。這麼討厭置入性行銷,怎麼就不討厭自己一下?」

 

「你怎麼知道我不討厭我自己呢?」葛雷夫意味深長的回應,接著推開了客廳的門。一個大眾臉女子正端作坐在沙發上,明顯就是傑森找來的私家偵探。葛雷夫朝女子打量幾眼,眼前的女子完全看不出任何私家偵探的特徵。正確來說,這名女子幾乎沒有特徵可言。大眾臉、一般身高、一般長相、就連穿著打扮也很一般。整個人充滿著讓人過眼即忘的特質。就算正眼瞧著她,葛雷夫也覺得自己幾秒鐘後就會忘了她。

 

「我叫潔西卡,傑森推薦給您的私家偵探。」

 

「我為什麼要僱用妳呢?」葛雷夫也不多扯些有的沒有的,一句話就直入主題。

 

「我是恩典醫療集團長期合作的獨立調查員。」潔西卡回答的很輕巧。傑森在旁邊點點頭算是認可了她的發言。

 

「……長期合作?但我不記得妳?」葛雷夫有點訝異。

 

潔西卡意味深長的笑了:「我想這就是你會雇用我的原因了。」

 

葛雷夫直接開口吩咐:「瑪莉盧˙巴波。原本是一個孤兒院院長,後來自己成為有牌照的經紀人。她旗下最有的名藝人就是雀絲蒂,號稱秀蘭˙鄧波兒再臨的那個人……我要調查瑪莉盧所有的事情。一切不可告人,足以成為把柄的事。」

 

「喔?要查她?」

 

「她怎麼了嗎?」葛雷夫捕捉到潔西卡表情中一閃而過的興味,開口相詢。

 

「她是個很有挑戰性的調查對象。這個圈子有很多私家偵探都查過她,不是無功而返就是下場不太好。」

 

葛雷夫稍微驚訝了一下:「孤兒院院長,經紀公司負責人……有這麼大威勢?」

 

潔西卡用一種閒聊的語調說著:「葛雷夫先生稍微關注一下,就會發現瑪莉盧這些年的人生非常順遂,順遂到完全不合理。她手下的藝人總是可以得到最好的工作,擁有最好的資源。而她事業上的各種證照申請或商業談判,也都不可思議的平順。簡直像是有魔法相助。」突然,潔西卡笑了:「喔~不對!說有魔法瑪莉盧會生氣。她可是對外宣稱是虔誠的信徒呢!」

 

「宣稱?」葛雷夫自覺抓到了重點。

 

「我知道的不少,因為之前有一個客戶調查過她。但調查到一半就請我收手了。」潔西卡的口吻很平淡,像是閒聊著天氣又像是機械性的客服語音:「我得先問葛雷夫先生:您是否有把柄在她手上?調查過程是需要保留資料,還是某些東西一得手就銷毀。」

 

「我沒有什麼把柄在她手上……只是我在意的人似乎在她的控制之下。」

 

潔西卡問:「能告訴我是誰嗎?」

 

「不行。」葛雷夫答的很果斷。

 

「這樣會給調查帶來很多不要的延誤。」潔西卡解釋。葛雷夫依然不鬆口:「妳所有花費的時間都有相應的金錢報酬。我要把柄,所有的把柄。越快越好。」

 

潔西卡點點頭,開口說:「需要跟您解釋一下,我做事情的方法不太一樣。我不跟蹤,我不偷拍,也不會傻傻窩在車裡面等候七八個小時。所以您得到的資料裡多半不會有什麼跟蹤照片,除非跟蹤守候是唯一的偵查手段。」

 

「那妳……?」

 

潔西卡說:「我翻資料。各式各樣的資料。銀行紀錄、信用卡帳單、醫療紀錄、通話紀錄、GPS紀錄……甚至圖書借閱紀錄。用這些紀錄你可以湊出的資訊多的超乎想像。」葛雷夫點點頭,算是認同了她的做法。接下來就是幾張保密協定的簽訂跟最初的訂金支付。送走潔西卡的時候,傑森開口了:「帕西瓦……你說在意的人在瑪莉盧的控制之下?你似乎又多管閒事了?」傑森特別加重了「又」這個字的發音。

 

「不關你的事。」葛雷夫又一次的打開大門,明白展現送客的意思。

 

傑森反駁:「怎麼會不關我的事呢?上次你多管閒事,出手救一個打人的小兒科醫生,我差點為此跑斷腿。你如果看上那個妞,我就認了。結果只是對著路人大發善心?」傑森翻了翻白眼,還附加了一個昏倒的動作:「這次你多管閒事,天知道我又要受什麼罪?」

 

葛雷夫說:「你受的罪都有相應的金錢報酬。」

 

傑森踏出了門,閃光燈依然不死心的亮起。把他的側臉在黑夜中弄出奇怪的輪廓。「帕西瓦,我只是要提醒你,不要隨便大發善心。你不能因為當年沒有人來救你,就期待拯救全人類。這是英雄情節……」傑森聳了聳肩,用他的背影搭配離去的台詞:「我不認為蝙蝠俠是一個幸運又光明的角色。要知道,他一直挺倒楣的。」

 

傑森說的很隨意,但關於蝙蝠俠的這句話,倒是整晚在葛雷夫腦中徘徊不去。睡前,葛雷夫洗了把臉,盯著鏡子看了又看,突然想對著鏡子用一句嘶啞的聲音說:「因為我是蝙蝠俠。」試試看效果?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有過量的英雄情節?

 

說真的,不過就是萍水相逢,管這麼多做什麼?天底下有著家暴經歷的人如此之多,為何要在魁登斯的事情上涉入如此之深?其實葛雷夫知道答案。他在投射。將自己無法彌補的悲傷過往投射在魁登斯這個男孩身上。拯救了男孩,就好像在心態上拯救了過去的自己。

 

心理學就是這麼操蛋的東西,你理智上知道了成因,不代表你他媽的走得出去。

===
未完待續
TBC


*3.25 台灣HP ONLY場既刊必須存在的枷鎖會有少量現場販售,新刊……努力不窗當中。

*我在木精攤位01 這次會有周邊產品,正在加緊趕工中。

*印量調查: https://goo.gl/forms/xMJfm5sNXMhJvgE32  依然是交給葫蘆夏天做通販。

*蝙蝠俠純粹是種惡趣味?但蝙蝠俠與怪獸系列都是華納旗下的電影。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可以大膽的說「我討厭你。」然後心安理得的覺得自己依然被喜歡,依然被愛。

    看到這邊忍不住眼睛酸了。

    其實一整篇都有許多trigger points,受過家庭暴力特別有感…感謝大大,確實從中得到許多感動與勇氣。謝謝您願意花力氣處理這樣不討好的課題。

    1. 很高興你喜歡呢!我知道這個議題非常不討好,並不是大家喜歡或者會掏錢買的東西。但是我可能就是希望有這樣經歷的人 看到這篇的時候 會有一點點….療癒的感覺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