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育兒] 無名英雄的隱形斗篷

最近去親子活動的時候,現場有年長的志工特意等到我跟家人分開的時候,才迅速上前搭話,溫柔的表示:「這邊可以提供協助」、「不需要害怕」等等。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愣了一會才發現對方看我身上瘀青處處,擔心我是家暴受害者,主動提供協助。

 

我很尷尬的表示這是我那錘頭龍轉世的老大還有正在長牙的劍齒虎老二的成果。確實是家庭成員的暴力啦……但兩個加起來都不足四歲的娃兒,獸的成分比人多,能怎麼辦?對方的表情將信將疑,我只能再三保證我很安全。然後對方說了一句:「抱歉,雞婆。讓妳尷尬了!」

 

尷尬嗎?其實我內心深感震撼。充滿感動,但當下卻無法完整言述。因為這已不是我首次遇到素不相識之人關心我是否遭受家暴。沒想到,現在的人,都這麼願意伸出援手了?

 

我記得在我小時候家暴的概念還需要被定義,需要被推廣認知的概念。家庭內暴力都被當作是私事或管教。打一條別人家狗都可能起更大的波瀾,但是打老婆小孩倒無人聞問。因為是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小孩。附屬的概念還伴隨著忍讓的語境:「別人家的事情」、「夫妻床頭吵床尾和」、「忍一下就過去了」、「都有孩子了」。

 

偶爾還會檢討一下受害者。「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惹老公/爸爸生氣?」

 

別說是路人甲乙,就算是鄰里親友出現此事,會伸出手幫一把的人很少。大家都怕多管閒事、怕雞婆。偶爾有人實際行動,還會被視為英雄行徑(伴隨著一點惹禍上身的背景音。)如今替周遭女性擔心,主動伸出援手居然已不是罕見之事。也沒有人像是思考再三之後鼓起勇氣向前,都只是平靜甚至平淡的開口相詢,彷彿問的問題只是:「妳摔倒了?需要扶一把嗎?」

 

一張隱密的安全網正逐漸織就。靠得不只是法令的改變,媒體的宣傳,更多的是人們自發性的善意。正視女性於體格上的先天落差,照顧她們於舊有社會制度中被藏起的傷。甚至到了無須開口求助,自然有人伸手上前的程度。

 

雖是誤會,我卻有幸看見無名英雄的隱形斗篷。

 

下一次如果再遇上這樣的事情,我會記得不要滿臉尷尬,而是嘗試告訴對方:「真的不是,但我很謝謝妳的詢問。」告訴她:「別怕自己雞婆,某天妳會救到某個人。」

 

 

=====

Ps.我先生曾說以我身上的傷,我哪天跟他翻臉只需去急診一趟。他跳到黃河都洗不清。我說為了保護他,以後我努力拍照存證,把小虎斑犯案時小小的齒痕一起拍進去。

(其實左手右手左腳右腳都有傷,也難怪志工覺得我可能是被….)

(小虎斑只要醒的比我早,發現我沒有立刻回應他,就是用咬咬鬧鐘大法。喀擦一口,媽咪就保證起床了!)

 

Ps.我目前最感激的就是豹豹在家拆房,偶爾拆他媽媽的筋骨。我原本很擔心上學之後要不停跟別人家長道歉,結果他在學校的表現卻堪稱文靜,我超級謝天謝地啊!

 

Ps.都知道豹豹跟小虎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受傷的頻率已經到了我覺得我上輩子應該做了很多不可告人之事。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例如豹豹興奮的跟我玩,跳啊跳,突然一個頭錘讓我鼻血直流。又或者他衝過來要抱躺在床上的我,結果是雙膝跪在我的肋骨上。醫生認證肋骨斷了一點點。但肋骨斷了其實也不能怎樣,就是慢慢等它長好。能做的就是笑一笑,吃顆止痛藥。以前先生還會建議我要怎麼閃避,覺得我可能是體感遲鈍才會遭受重擊。直到他看見豹豹只是隨手丟個玩具在地上,都可以彈跳起來砸傷我的眼角。他就跟我改談別的了!

 

我用我的親身經歷,感受到網路流傳的那句:生女兒要錢,生兒子要命。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