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0~CH12(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1==

克拉克在床上翻了兩圈,不知道該不該插手。但是他想了一下,還是不願意放著個哭泣的孩子不管。他摸黑走到走廊上,辨明了達米安房間的方向。不遠,一個聽力上還可以合理解釋的距離。摸到達米安房間外的時候,在暈黃的小夜燈映照下,他才發現布魯斯也在房間內。

 

布魯斯的動作竟然如此的輕?沒有凝神傾聽竟然沒有發現布魯斯在場?克拉克一陣胡思亂想,心想:或許被達米安的哭聲給擾亂了?況且睡覺的時候也不會放任超級聽力無限收音。但是布魯斯的動作如此輕盈,終究是讓他驚訝了一下。

 

「達米安吵到你了?」布魯斯躺在達米安的床上,一手輕輕圈著達米安,另外一手輕輕撫著他。達米安就窩在那邊哭泣,像是一個受盡委屈的小動物。

 

「沒事。只是剛好起來上廁所。」克拉克這樣回答,順便用口型問無聲的詢問布魯斯:「達米安怎麼了?」

 

克拉克特意用口型無聲詢問,深怕傷害孩子的自尊,布魯斯倒是回答的很大方:「我半夜來看他,吵醒他。他就開始哭了。他說他想要一個新媽媽,我都不肯給他一個新媽媽。」

 

達米安從哭泣中抬起頭,淚眼迷濛的望向克拉克:「我很抱歉我的哭聲吵醒你了。我不應該哭泣的……哭泣是弱者的表現。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看著那張爬滿淚痕的小臉,克拉克幾乎感到心碎。他脫了鞋,一起躺上那張大床。同樣用一隻手輕輕拍著達米安,輕聲的跟達米安說:「哭泣才不是弱者的表現。達米安,你怎麼會認為哭泣的人是弱者?」

 

「美式足球員不會哭。」

 

「我們也會哭。」

 

「你們在勝利的時候喜極而泣。美式足球員不會在晚上哭泣,吵醒別人。」達米安倔強的說,惡狠狠地強調自己是個弱者。

 

「達米安,你喜歡美式足球對不對?你特別喜歡哪一段?」

 

達米安又次抬起他的小臉,遲疑了一會說:「我喜歡你的長傳達陣(Hail Mary pass)。你可以將球扔的好遠好遠,像是個穿越球場的砲彈。」

 

「那你認為一個好的長傳達陣需要什麼?」

 

「足夠的臂力?筆直的,讓球旋轉著,飛越大半個球場而去。」

 

「不!一個成功的長傳達陣(Hail Mary pass)需要好的隊友。需要有人接住那顆球後觸地達陣。」克拉克糾正了達米安。

 

「我們是隊友對吧?所以你的哭泣沒有吵醒我,也沒有打擾你爸爸。有些難關本來就要隊友一起突破。那些哭聲只是信號而已……你發出了信號讓我找到你,讓爸爸留下來陪你。你在球場上不可能一個人孤軍奮戰吧?就算你能把球投到最遠最遠的地方,你還是需要一個隊友跳起來,把那顆球接住。」

 

克拉克看著達米安,用最溫暖的語氣說:「你不是在哭,你只是在呼喚隊友而已。」

 

「真的嗎?」

 

「真的。」

 

一瞬間,達米安緊繃的肌肉放鬆了下來,像是得到肯定後就放下了所有的警戒。他喃喃自語了幾句隊友或者球賽之類的,但很快的聲音就模糊不清,才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達米安沉沉睡去。布魯斯這時用口型跟克拉克進行無聲的對話:「有你的,你真會哄孩子。」

 

「我盡我所能。」克拉克同樣用唇語回答。

 

這時克拉克想著要翻身起床,達米安卻一個翻滾,把他的手壓在了身下。克拉克怕自己貿然抽手會讓達米安驚醒,心想著:「我等他睡熟再離開吧。」

 

結果,一覺到天亮。

 

等他早上睜開眼睛,第一個想法是:「我必須是綠眼有疤的克拉克!」驚恐的摸上臉頰,還好,疤還在。第二個想法是:「該死的!我怎麼睡著了!」然後克拉克發現自己正側臥著,對面就是已醒的布魯斯。他們兩人像是鏡像般一左一右的面對面躺著,達米安蜷縮著身子,安安穩穩被他們兩人包圍其中。克拉克左手雖然還蓋在達米安的背上。伸長平放的右手卻奇怪的跟布魯斯的手指緊緊交纏,牢牢握住,掌心還能清晰感受到布魯斯的熱度。更糟糕的是克拉克的腳背勾在了布魯斯的脛骨上,似乎還在輕輕移動。像是大狗磨蹭主人般的親暱。

 

糟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布魯斯會不會氣炸了?

 

布魯斯看著醒來的克拉克,笑著說了一聲:「早。」

 

聽到這句「早」,克拉克立刻臉紅過耳,急忙甩開了布魯斯的手。用最快的速度翻身爬起。幾乎是結巴的說:「早…早…我很抱歉布魯斯,我不是故意的……」他邊說,邊手忙腳亂地將睡歪的眼鏡扶正。「這麼緊張幹什麼?我們只是共享了一張床,又不是真的”睡”在了一起。」布魯斯刻意加重了睡這個字的發音。克拉克再度臉紅,不確定該怎麼反駁。不只是共享一張床的問題,而是醒來時過分親密的姿勢。

 

克拉克心想:布魯斯好像不是很介意?嗯?或許對高譚的花花公子來說,十指交纏只是某種比社交禮儀更多一點的東西?克拉克不敢開口問,深怕遭受調笑或挖苦。所以最好的方式是什麼話都不說。他紅著一張臉,急急忙忙地跑回自己的房間。接著用一種自暴自棄的態度將他的採訪資料塞入公事包,心想著要用工作為由,飛速逃離這一切。

 

克拉克心想:或許高譚之子不需要為兩個朋友睡到一張床上多做解釋。但是交纏的手指與溫度,磨蹭的小腿與醒來時的問候……

 

想到這邊克拉克忍不住在心中哀號:這可不是小鎮男孩有辦法消化的東西。他衝出房門,用一種正常人類能擁有的速度極限。阿福想攔下他吃早餐,被以不想遲到為由拒絕了。阿福也不生氣,甚至發揮了他一貫未卜先知的能力,送上了一個精緻的手提包,裡面已經是打包好的餐盒與咖啡。

 

克拉克謝過阿福,繼續了他的”逃亡”之旅。

 

等到克拉克都已經消失在宅院的大門外,布魯斯這才離開了達米安的房間,緩緩悠晃到餐廳來。坐在椅子上等著早餐的同時隨口問了一句:「克拉克已經去上班了?」

 

「是的。肯特先生來不及吃早餐,但是我為他準備了餐盒。」

 

「他可以搭直升機去的……阿福你有跟他說你會開直升機嗎?」

 

「我想肯特先生不會接受比採訪對象還要盛大的入場方式。」

 

「好吧。」布魯斯聳聳肩,將可頌切開後抹上果醬。問起了阿福今日的日程安排。

 

「我已經打電話給學校替達米安請了半天病假。韋恩少爺今天上午的行程是礦業子公司的董事會,下午是藥品合作案的協商談判,晚上有一個公開露面的球賽活動。恕我提醒少爺,您買下高譚噴射機之後還沒有出席過任何一次球賽。」

 

「只要高譚噴射機持續替我帶來財富,替我夜間小活動的盔甲設計帶來足夠的掩護……出席球賽與否很重要嗎?」

 

「肯特先生今天會前往採訪。」阿福刻意的補上一句。布魯斯不是聽不懂管家的暗示,但是他不確定自己該做何感想。布魯斯知道自己是一個……可以很彈性的人。但克拉克看起來就是一個比旗桿還要直的小鎮男孩。

 

就算布魯斯再怎麼喜歡他神祕的眼睛,喜歡他笑起來露出虎牙的靦腆,喜歡他對於豪奢生活的的無慾無求。喜歡他對人如陽光般的和煦。喜歡他從雲端跌落,失去一切之後還能轉換戰場,繼續衝鋒的勇氣。越來越多的喜歡,也不足以讓布魯斯冒這個風險。

 

他可以在高譚的夜晚為正義賭命。但是有些賭桌,他不確定他有什麼籌碼,輸不輸的起。

===

*做人都會發蠢,今天我才發現我一直把Hail Mary的M打成小寫。開始回頭改Orz…

 

*我很喜歡Hail Mary pass的概念。不放棄希望的孤注一擲。

 

*這章與上一章的轉場,我覺得還有很多可以加強的地方。但是如果將來有必要,會回過頭修文章。我想趁自己還有愛的時候把整篇小說寫完,可能會飆得比較快(因為我感覺自己的愛快用完了,所以飆得更快。)細節之後回頭修吧!不變成文坑為最大目標。

其實寫同人真的只是愛,不會有太多實質回饋。最實際的來說就是google廣告上的回饋其實不如其他文章來的有利,而這個站我還要付主機商費用XD所以除了愛,一切都是次要的。希望有人給我一點觀文回饋,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只是想確定這個腦洞有人要陪我一起腦洞XD

===

現在變成布魯斯的單向暗戀與克拉克的風中凌亂了XD

==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