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0~CH12(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2==

布魯斯對出席球賽與否還在遲疑不決。阿福˙潘尼沃斯,韋恩家族乃至韋恩企業的萬能管家,清楚確定了布魯斯˙韋恩的想法。布魯斯˙韋恩已經喜歡上那個氣質陽光,笑容燦爛的大男孩。或許還不到愛,但布魯斯對待一個朋友的態度。不會有這麼多猶疑又躁進的對話,這麼多飄忽又流連的眼神。

 

阿福注意到布魯斯正不動聲色的在手機行程上刪減許多前往大都會的會議,改用其他計畫補上。

 

阿福知道布魯斯的打算。

 

布魯斯會先減少跟小記者的見面次數。就算阿福提出質疑,布魯斯也會藉口上次他與克拉克「見面的結尾」有些尷尬,暫時不見面也是讓給關係緩和的機會。

 

每一次都是這樣。

 

布魯斯一旦察覺到自己心動,就會遏止這份心動。不會讓一次不受控制的心跳變成喜歡,變成愛,變成幸福人生的開端。

 

他不認為自己值得幸福。

 

走出那條血染的小巷,布魯斯始終沒有走出倖存者的自責。還只是個孩子的他,反反覆覆詢問阿福:「爸爸媽媽死了,是不是我的錯?」

「如果不是我說想出門……」

「如果不是爸爸要保護我……」

「如果我攔在媽媽前面……」

 

他幾乎每晚噩夢。在夢中重複小巷內的每一步。心想著一下步該怎麼走?他親愛的爸媽才不會邁向死亡?能夠牽著他的手,陪他走出那條小巷,陪他回家。他在小時候問了阿福幾百幾千個”如果”。還有另外幾百幾千句:「為什麼死的不是我?」

 

長大之後,噩夢還是時常造訪。只是布魯斯早已不願讓阿福守夜。他讓尖叫持續,直到他從夢中驚醒。後來他穿上夜色盔甲,往來奔走於高譚每一條法律所遺忘的小巷。阿福質疑過他的決定,挑戰過他的邏輯,問他為何要不顧生命的站在第一線?

 

他說:「我盡一切的可能,讓自己安然入睡*」他把小時候在夢中演練過千百次的拯救行動,付諸實現。他與罪惡搏鬥,只為了給別人的父母,平安回家的機會。

 

阿福心想:要等到多少人平安回家。布魯斯少爺才會允許自己幸福?

 

阿福看著布魯斯又更動了一個在大都會的行程,把一場上午的參訪與午餐會議改成了下午參訪與晚餐會議。如果改成了晚餐會議,他就沒有時間在克拉克下班後一起用餐。阿福決定開口打斷他的行動:「少爺,您剛剛移動時間的行程……會讓很多人的秘書非常困擾。這場活動的與會的人士包含了雷克斯˙路瑟本人。大都會L塔的擁有者,雷克斯企業的現任總裁。」

 

「我相信他的行程肯定很緊湊,只怕無法因為少爺您的單方面要求而變更。況且少爺您對雷克斯企業正在進行的『大都會更新計畫』如此的……充滿興趣。單方面更動餐會時間,您很可能會改由雷克斯企業內的其他高階主管陪同參觀與用餐。」布魯斯皺了皺眉頭,只好把這個會議行程復原。阿福怪聲怪氣提起的大都會更新計畫,是布魯斯追蹤了一陣子的疑案。

 

大都會不是蝙蝠俠的夜巡範圍。但這場轟動一時的球場爆炸案,最後被定調為海外恐怖組織行動。幾個巨型城市也擔心後續還有更多行動而提高警戒等級。布魯斯因此多看了些相關資料。

 

爆炸案讓雷克斯企業冠名贊助的大都會球場幾乎夷為平地,不只該企業在爆炸中損失慘重,好幾個知名保險公司也聯合賠出天文數字的賠償。業界稱為美國911事件後最大保險賠償案。連帶金融股全面下殺,甚至傳出一兩家老牌金融企業因此岌岌可危。

 

雷克斯˙路瑟在股東大會上說動了股東們,用企業預備金買下一家因爆炸案處在破產邊緣的醫療保險公司。當時他緊握麥克風,語調激昂地說:「富人不會一次生病受傷就在人生旅途上倒地不起。那些不富裕的人不是。美國夢,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的美國夢!卻不允許任何普通人生病,不讓任何普通人受傷!一般人辛苦省下生活中的一分一毫去繳交保險,就是希望在一切出錯的時候,有一個安全網阻止他們下墜。」

 

「我們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偉大的!一個偉大的國家不能任由社會的安全網破洞。」

 

「這次的恐怖事件不只是大都會的難關,不!不!不!絕對不是!這是全國人民要一起面對的邪惡。我,雷克斯˙路瑟與所有旗下相關企業將與大都會人民,甚至全國人民攜手度過這個考驗,重建一個更美好的大都會。」

 

過分激勵人心的談話,讓布魯斯直覺不對勁。雷克斯˙路瑟說話很少這麼完整。他很早就在訪問中自承有病。因為過高的智商與諸多心理疾病上的不適應,好好說話對他來說很困難。所以他短促的片語,高亢又激動的笑聲,時常岔題的說話方式成為了一種另類招牌。媒體愛死了這種笨拙又天才的人物設定。不管雷克斯做出多少出格的舉動,都會因為他的智商與疾病免於責難。
但是這場談話論述明確,字句完整又毫無岔題。很明顯是背稿的結果。等到有民間團體開始鼓吹雷克斯˙路瑟出來競選參選參議員。布魯斯的疑慮還是沒有因為政治解答而消退。某天夜巡後,布魯斯靈光一閃,調出了大都會球場的周邊地形圖與地下管線圖。他突然覺得背後一陣寒涼。

 

管線圖顯示大都會絕大多數的工業氣體與醫療氣體管道都經過球場的正下方。這些炸彈客只要炸的再深一點,整個城市就會像是被地心竄出的怪物扯成四分五裂……

 

但是炸彈客沒有這樣做,為什麼?

 

任何犯罪足跡都經過偽裝,每一次審問的答案都有可能是謊言,但犯罪中唯一誠實無矯飾的東西是什麼?

 

錢。

 

犯罪規劃需要錢,罪犯得手後也需要賞金。所有的犯罪行為後面都會牽扯到經濟利益。人的足跡可以掩蓋,可以消失與被消失。但金錢走向不能。

 

金錢遊戲?布魯斯˙韋恩玩得可好了!

 

有節制的爆炸案、被併購的保險公司、換址重建的新球場……隨著案子越查越深,所有的證據都指向雷克斯企業將從中獲利。但獲利本來就是一個公司的目的。只是這整件事情,看上去這麼合理又這麼詭異。布魯斯覺得有人正在布置一個驚天棋局。他雖然沒有坐在對弈面上,只是身為一個高明的旁觀者,猜不到結局讓他覺得心驚。

 

「少爺,您為了這個案子,勢必要更頻繁的進出大都會。」阿福從旁提醒。

 

「是……」布魯斯的語調有點不甘不願。他才想著要跟大都會保持一點安全距離。

 

「或許少爺您該想想要用什麼理由出入大都會。布魯斯˙韋恩太常出現在大都會,或許會引來許多企業不必要的戒心。」

 

「我不能在大都會隨便買下些什麼產業,然後裝做我時常視察嗎?」

 

阿福很冷靜的替他點出問題,說道:「布魯斯˙韋恩從來就不是個勤快的老闆。」

 

「該死的。」布魯斯清楚知道這中間的問題何在,他開口說:「布魯西寶貝倒是可以隨意用任何理由出現在大都會。花花公子的只需要一個拜倒石榴裙的對象,就可以毫無底線與時間觀念的滯留在大都會。」

 

他馬上開始想這個謠言的對象應該是誰?花邊新聞必須足夠轟動,足以轉移所有媒體的目光。布魯斯花花公子的形象深植人心,如果找的對象不夠轟動,這個新聞過期的速度只會比陽光下的鮮魚還要快。對象不能黏人,要能接受他時常的消失。觀察力不能敏銳,不然會察覺布魯斯的不投入。

 

「或許您能跟肯特先生商量看看,請他提供適合的對象。肯特先曾經是大都會票選最受女性青睞歡迎的男性。我相信他的手機裡面一定有恰當的人選」阿福提出了一個有點刺耳的建議。

 

「我不可能告訴他我要查案。」

 

「你可以說是找尋企業間諜或者其他工作上的需求。肯特先生並沒有把您當作一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草包。您在他面前也早已不是外面的花花公子形象……」

 

「喔?難不成是夜間那隻蝙蝠的形象嗎?」布魯斯挖苦自己。

 

「或許是布魯斯˙韋恩真正的模樣。我很久沒看到的『那個韋恩少爺』的模樣了……」

 

阿福這句話,讓布魯斯沉吟半晌。終於開口:「好吧!這件事情我會去找克拉克商量。大都會跟雷克斯的那場會面,行程上就維持原定案。」

 

「為了查案,跟雷克斯手牽手合作。可能很快又要因為撇清關係而來一場企業合作的驚天動地大分手。你覺得我是不是該提前跟盧修斯說好這件事?免得他看到股價的波動又開始嚷嚷要提前退休?」

 

「是的,少爺。任何提前通知我想都是好的。我會在日程中安排您倆的會面。如果沒有更多吩咐我就提前告退了。」阿福優雅的一鞠躬,退出餐廳。

 

或許是阿福的腳步太輕快,布魯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阿福你今天自己有什麼行程嗎?」

 

關上廳門的手停住,阿福就站在半闔的對開門前繼續報告:「就是普通且忙碌的家務安排。少爺,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宅子,而您只願意雇用鐘點清潔隊而不是給我一整組常駐人員。」

 

「沒有一般日程之外的安排?」布魯斯追問一句。

 

「我今天會去訂購新的床墊。昨天我跟肯特先生要了他的一些體格資料,可以去為他準備入門款的量身床墊了。」

 

布魯斯沒有臉紅,但心底還是閃過一絲窘迫。共享一張床的事情似乎沒有逃過阿福的眼睛。阿福提起床墊,應該就是為了開他玩笑。

 

「對了,向少爺報告。肯特先生喜歡席依麗的整片式結構而不是少爺您鍾愛的席夢思獨立筒。枕頭則一樣是偏好丹普*。順帶一提,主臥室那張大床的尺寸,多數品牌都不會有庫存準備,需要訂做。少爺您哪天要換,請務必提前通知。」

 

說完,阿福迅速的關上餐廳門。裝沒聽到布魯斯在餐廳內一陣的嗆咳聲。反正最多是一些餐巾上的伯爵茶漬,沒有什麼難清理的。

請繼續閱讀:

[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3

===

*我盡一切的可能,讓自己安然入睡。

這句話我腦子裏面想的是:Whatever helps me sleep at night.*

但是這句話英文俗語是Whatever helps you sleep at night.*

 

有個獨特的諷刺味道,很難變成中文。是一種介於:隨便你怎樣,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晚上睡得著就好。或者是:要自欺欺人也沒關係,你這樣想晚上睡得著就好。寫英文角色同人就有這種不太對的地方。中文裡面的成語能用嗎?能用到什麼程度?片語呢?如果你冒出了用英文思考的語句,又要怎麼轉回為中文?

 

*席伊麗:Sealy

席夢思:Simmons

丹普:TEMPUR

 

都是寢具相關的名牌。丹普是以枕頭出名。席夢思與席伊麗兩者的床墊支撐邏輯不太一樣,睡過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一開始覺得這個設定好像不很適合蝙蝠老爺的土豪感,不過想想這兩家都有幾十乃至百萬的名床,我們就當作老爺都是挑百萬的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