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士同人] 吟遊詩人的驚奇法則(傑洛特/亞斯克爾)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一個看完獵魔士電視劇之後的腦洞。時序上有一點操作。我認為是薛丁格的BE,但是不吃BE的請走避啊!

 

吟遊詩人的驚奇法則

 

「你救了我的命,而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灰頭土臉的吟遊詩人在咳嗆間提議。「或許我能給你一首我的歌!讓你名傳大陸!」

 

「不要擋我的路就好,吟遊詩人總喜歡擋路。」獵魔士攫住吟遊詩人的後頸,把他往後拋去。獵魔士早就對吟遊詩人厭煩無比–體能虛弱又渴望傳奇體驗作為題材的大型路障。一首頌歌只會讓他的厭煩變成厭惡。

 

「一桶麥酒?」吟遊詩人開口。

 

獵魔士的腳步停下。

 

「一袋銀幣?」

 

獵魔士就此轉身。

 

「可是我現在沒有一桶麥酒與一袋銀幣。」吟遊詩人因為花招奏效而笑開了,「但我可以用一首歌去換到……」

 

「滾開。」獵魔士低喝一聲,聽來彷若狼嗥。

 

「不然我能給你驚奇的法則!」吟遊詩人在獵魔士身後大喊。「給你那些我已經擁有卻還不知道的東西!」

 

獵魔士惡狠狠的說:「別提驚奇的法則。這鬼東西會在你最不注意的時候狠狠操你。」但他沒有提起,以往有人贈他驚奇的法則,往往只是讓他倒楣、失意、波折不斷或厄運連連。

 

吟遊詩人微笑以對,「沒關係的,我一無所有,我又能給你什麼?」吟遊詩人微笑,因為當時他很年輕,年輕的還不理解命運。

 

*****

 

很久很久以後,惡血巫女朝吟遊詩人邪笑,在黑霧似的吐息間提出要求。「要救他,你必須拿一個特別的東西來換。一個當你一無所有之時,卻還擁有的東西。」

 

惡血女巫提出的要求是一個悖論。人不可能在一無所有時還擁有些什麼。命運卻在此時找上了吟遊詩人,用真相惡狠狠地敲了他的腦袋。

 

「驚奇的法則。」吟遊詩人低聲說。

 

「驚奇的法則對我不管用。要救獵魔士的命你只能拿一個東西來換。一個當你一無所有之時,卻還擁有的東西。」惡血女巫開懷大笑,露出一口發臭的爛牙。食屍鬼享用腐肉,山幽靠恐懼壯大。惡血女巫的食糧便是人們的自責與憂傷。

 

吟遊詩人站到了惡血女巫的面前。因為恐懼而全身顫抖,卻又勉強挺直身體,大聲說著。「來拿吧!我有一個當我一無所有之時,卻還擁有的東西。」

 

「我的愛情。」

 

「我以驚奇的法則許諾過他,我要給他一個我已經擁有卻還不知道的東西!我當時已經擁有,而我還不知道的東西就是我的愛情。」

 

「我愛他。而當時被驚奇的法則壟罩的我說過:『我一無所有。』我的愛情就是當我一無所有之時,卻還擁有的東西。」吟遊詩人的掌心是汗,眼底是淚。他活在一個充滿魔法的大陸,卻從沒有搞清楚魔法的運作。驚奇的法則是否能照護一切,讓他的愛情符合女巫的條件?

 

吟遊詩人甚至不知道惡血女巫要怎麼拿走愛情。或許挖出心臟?或許是啃噬骨髓?但沒關係,一切都沒關係。「快點拿走,全部拿走。然後快救他。」他只希望自己卑微而從未言述的愛情能拯救獵魔士。

 

獵魔士早已倒地,一雙金黃色的狼眼此時被鮮血浸潤,眼底的生命之光像是將熄的焰火,隱隱約約。但他還是堅定看向吟遊詩人。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迷茫,還有比迷茫更多的東西。

 

「很抱歉。」吟遊詩人對著獵魔士說:「你只得到這個東西了!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這就是我所遵從的『驚奇的法則。』我給你我的愛情,一個我不知道我已經擁有的東西。」

 

*****

 

「所以那個吟遊詩人死了嗎?」亞斯克爾問。

 

「我不記得了。」傑洛特說。

 

「那個吟遊詩人叫什麼名字?」

 

「我不記得了。」

 

「雅莉安娜?妮奇?莫莉?」大陸上女性吟遊詩人不多,但各個聲名遠播。亞斯克爾打算把名字一個個唸過去,看哪個名字能激起傑洛特的記憶。

 

「我不記得了。」

 

「你怎麼會連一個故事都說的這樣零零碎碎呢?」亞斯克爾抱怨,同時在紙上註記幾筆。思考著要怎麼替故事主角取一個美麗又引發綺想的名字。

 

傑洛特淡淡的說:「你問我有什麼吟遊詩人跟獵魔士的故事。這就是了。就算零碎,它還是個吟遊詩人與獵魔士的故事。」

 

「你不記得結局,你不記得主角的名字。那你到底記得什麼?」亞斯克爾抱怨的聲音太大,以至於他沒有聽見傑洛特的回答。

 

傑洛特的回應太輕,太軟。輕的像是未觸雙唇的吻,軟的像是不曾萌發就已死去的花芽。可惜太過輕軟的聲音不該出自獵魔士乾荒粗礪的嗓子。亞斯克爾雖然聽見,卻覺得那是微風的把戲。

 

又或許一切都只是個把戲。驚奇的法則決定作弄命運,而命運決定戲耍人心作為回敬。

 

「我記得那些……你不再記得的事情。」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