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預兆同人] 愛在瘟疫終止時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總覺得在 2019-nCoV(俗稱武漢肺炎)肆虐的時間點開這個腦洞好像不是很”謹慎”,但負面消息真的太多了,我們就假想一個瘟疫結束之後的世界吧!不會有武漢肺炎的相關描寫,一切都是一個武漢肺炎結束後的世界。

如果會覺得腦洞的起始點讓你不舒服,請不要往下閱讀。

 

=====愛在瘟疫終止時=====

「這一切都是處理”瘟疫”的方式出錯才造成的後果。」克羅里舉著酒杯,沒有喝,只是若有所思的搖晃著杯中的紅酒。

 

「瘟疫? 所以方才落幕的那場肺炎災情不是單純的……?」阿茲拉斐爾此時驚叫起來:「瘟疫不是被汙染替換了嗎?」

 

克羅里有些暴躁的說:「現在看來天啟四騎士的替換方式……該怎麼說呢?沒有人知道被替換之後退休的四騎士會去哪裡,有什麼打算,受什麼力量控管,又會在什麼時刻停下。」

 

阿茲原本想問天啟騎士的退休處理怎會疏漏至此?但想想地獄是怎麼處理亞當的出生與掉包,一切又都好像可以理解。阿茲只能掉轉話頭,搓著自己的手指,略顯無奈的說:「可是瘟疫停下了……你們肯定是用了一些方式讓他停下的吧?」

 

「問題就在這裡。瘟疫散步的時候製造了太多險惡的人心,這些人死後當然一個接一個的往地獄前進。下面的長官當然希望我方勢力持續壯大,卻沒有想過地獄也有人口爆炸的問題。地獄最細微的角落都擠滿了!你看過惡魔構成的沙丁魚罐頭嗎?太可怕了!」克羅里甩了甩頭,似乎想把惡魔沙丁魚的畫面甩出腦海。

 

「噢!天堂最近倒是很擔心人力持續不足……」

 

克羅里沒有搭理天堂的人力資源問題,自顧自的往下說:「下面因為想不到更好的方式讓瘟疫停下,所以用了老方法。」

 

阿茲又一次的驚叫,這次他覺得自己的羽毛都要炸開了!「亞當?可是我以為亞當已經沒有了能力。」

 

「不可言說的計畫到底是怎樣的?沒有人知道。但是地獄為了下一次戰鬥或者下下一個敵基督,回收並且封存了『言必成真』的能力。然後他們挑選了一個出生時間正確,能順利承接能力又非常好操控的人接收了這份能力。成功阻止了瘟疫。」

 

克羅里語重心長的態度,讓阿茲猜到了這段話後面必定有個「但是」。「阻止了瘟疫,不是應該皆大歡喜嗎?你卻特別跑來找我商量,因為『阻止了瘟疫,但是……?』」

 

「但是這個能力現在好像收不太回來……」

 

阿茲一聽,忍不住看向窗外。目前天是藍的,沒有紅色的光芒,也沒有從天降下億萬隻綠色蜥蜴。「雖然能力沒收回來,但看起來問題好像不大?」

 

「問題在於:她是個情色小說作家。」克羅里說完,彷彿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一頭撞上桌面。

 

 

未完待續

TB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