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Guilty 有罪 (惡魔神父AU) CH3~CH5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有罪CH1~CH2

*這個腦洞是在別人發表的圖片下面隨手亂打的故事

*原梗圖提供者:https://www.plurk.com/neiyukina

*結果幾個繪師答應我寫文就插花畫畫,我為了讓這些繪師一個都跑不掉,這才正式寫下這篇腦洞。劇情架構會比較弱一點,偏向有劇情PWP本(吧?)基本上就是一個文手與畫手之間互相報復(?)推坑之下的產物?

*葛雷夫反派設定/信徒組無肉設定/戰友組與家長組暗示
*主CP與真實發生CP關係的還是暗巷,只是其餘有暗示,不適請走避

===有罪CH3===

「你看來心情很好。紀錄別人病情的時候心情可以這麼好嗎?」

 

魁登斯一邊在紙上書寫,一邊輕聲哼歌。聽到這句話,他傻住了,立刻道歉:「心情太好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幸災樂禍,我真的沒有。」一句指責,讓他從歡快的小天使變回了那個怯弱退縮的男孩。看到他急忙道歉的模樣,圍在他身邊的那些濃妝豔抹的女孩都笑了。

 

「逗你的啊!不過看你是真的心情很好,發生了什麼好事嗎?」這些女孩似乎都不太在意自己被記錄下來的病情,只想著要碎嘴閒談。或許是生活裡面好事太少,看到別人的笑容就想分享一二。

 

「最近就過得還不錯……吃的好,睡的也好。」魁登斯說的很保守,他不想在不幸之人眼前張揚自身的幸運。

 

「誰都知道你們現在吃的好,睡的好啊!新神父給教堂弄來了多少錢!」一頭紅髮的坎蒂絲,做上魁登斯正在書寫的桌子,皺著鼻子跟他說。「只有吃好睡好而已嗎?沒別的事情可以跟我們說了?」

 

「新來的醫生有教我簡單的看病方法,會買甜點給我吃。神父……也有給我吃蛋糕,教我寫字。對了我這邊還有一些神父給的檸檬蛋糕……」魁登斯正準備翻找蛋糕跟大家分享。原本還在房內吱吱喳喳的安潔莉卡突然臉色一沉,甩了門就走。

 

魁登斯被甩門的舉動嚇傻了,坎蒂絲倒是在後面嚷嚷著:「滾!滾遠遠的!」然後回過頭來安慰魁登斯:「沒事的,安潔莉卡只是嫉妒而已。最近她老是來跟我們炫耀有個老頭子真心喜歡她,不是脫了褲子就上。每次見面都買蛋糕給她吃。她之前都是在大家面前吃蛋糕,吃的咂吧咂吧響的。一點奶油都不分給大家。」

 

坎蒂絲也不客氣,幫著魁登斯把檸檬蛋糕翻找了出來,一群女孩子就圍著那一點蛋糕,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坎蒂絲弄了滿嘴的蛋糕,邊吃邊說:「人家對蛋糕寶貝的要死,還特別帶回來炫耀。你倒是隨隨便便就分給我們吃了!那個神父對你真是挺好的啊!」

 

「嗯,他還教我寫字跟算數。」

 

為了讀經看譜,魁登斯會認字,算不上完全的文盲。說到書寫,那就慘了。一筆字七零八落,看上去不像書寫,只像塗鴉。葛雷夫發現了這件事情,很認真的指引魁登斯學寫字,親切的告訴他會看會寫,將來不管要找什麼工作都不會是太大的問題。

 

當時魁登斯很害怕的問神父:「變聲了之後你就不要我了嗎?」他甚至沒有問:「教會不要我了嗎?」而是直覺問葛雷夫神父會不會留下他。葛雷夫只是笑他,說他傻。然後讓打開自己的腿,呼喚魁登斯來坐在他的大腿間,從後面抓住他的手,仔仔細細帶著他一筆一畫的練字。魁登斯能感覺到葛雷夫的心跳就在自己的身後,發燙似的貼熨著他的背脊。低沉濃重的嗓音就在魁登斯耳廓邊輕響,像是提琴上的弓弦磨蹭時的細顫,一直共鳴到靈魂深處。

 

魁登斯感覺到親密,感覺到愛。他會偷偷的往後坐,像是個不安分的孩子找尋一個更恰當的姿勢。他會輕輕蹭著葛雷夫,希望葛雷夫有感覺,又希望葛雷夫一無所覺。魁登斯雖然對性事一知半解,但畢竟在紅燈區的暗巷內乞討數年,又跟這些妓院內的男男女女有所來往。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他事後甚至旁敲側擊的問過這些紅燈區的姊姊們……。

 

好吧,那等於是在嘴裡來了一發。

 

只是魁登斯膺服於神蹟,所有神父舔吻過的地方都已光潔如新,絲毫無傷。所以魁登斯認定那天晚上葛雷夫神父做的事情都是為了救他,都是為了治傷。只不過魁登斯偶爾會忍不住偷偷在裁紙的時候劃破自己的手,期待著葛雷夫罵他不小心,然後將舌頭捲上他的指尖。

 

魁登斯一直自問:對葛雷夫神父來說,我究竟是不是特別的?

 

他開始找尋任何可以自覺特別的證據,像是要說服自己:我是被愛的。

 

魁登斯能想到受凍時的擁抱,重傷時的救助,但那些都是救援,分不出是「同情」還是「特別」。他能想到葛雷夫教導寫字的提攜,能想到幫忙安排濟貧的善意。但這些事情都像是神父這個身分應有的作為,與特別無關,於專屬無干。魁登斯渴望著專屬自己的愛。不是神父給與信眾的博愛。而是專屬於他一個人的情感。旁人無法享有的私密,有著潮濕呼吸與顫抖觸碰的愛。

 

魁登斯希望自己是特別的,但他不知道該怎麼成為那個特別的男孩。

 

「你現在會寫字了,還會看病了,以後要去哪邊都可以吧?」坎蒂絲說的話,打斷了魁登斯的胡思亂想。魁登斯只能慌忙的解釋,他現在字還寫的很醜,到處都有錯。他這不是看病,只是把每個人的症狀記下來,回去跟斯卡曼德醫生報告。

 

坎蒂絲問魁登斯:「你將來想當醫生?還是想當神父?」

 

「我還沒想過這些。」

 

「說啦!說一下啦!」坎蒂絲滿是期待的看著魁登斯,求他隨便說說也好。坎蒂絲特別喜歡聽旁人談未來,然後從中竊取美麗片段。反芻著旁人的夢想,做為生活的動力。坎蒂絲無法自主幻想,因為一切都太糟了,毀滅的土壤開不出嬌豔的花。

 

魁登斯說:「我想當醫生」

 

「理由呢?醫生可以住在自己的家對吧?有自己家的感覺很好。醫生也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衣服,教堂的衣服都一個樣……醫生還可以結婚對不對?可以穿漂漂亮亮的婚紗,捧著花走在教堂裡。」坎蒂絲沉浸在關於醫生的想像之中,喃喃自語著。

 

「結婚時醫生穿的是西裝!穿婚紗的是新娘!」坎蒂絲被眾人嘲笑了,一群小姊妹開始拍打著她,拿著房間內破舊發黃的枕頭丟她。

 

在眾人的歡欣喧鬧中,魁登斯靜靜思考著方才脫口而出想當醫生的原因。他並不是真的喜歡面對那些發爛的傷口,或者眼淚噴嚏齊流的病人。可是神父要服從教會的指示行走各方,派駐在教會希望你傳教的所在。醫生不用,醫生可以留在這邊。醫生可以去任何葛雷夫神父去的地方。醫生可以幫上葛雷夫神父的忙,任何地方都需要醫生,是吧?

 

所以當魁登斯帶著那一疊記滿病況的紙,回到紐特的小診所時,他鼓起勇氣,提出一個問題:「斯卡曼德先生,我可以成為一個醫生嗎?」

未完待續
TBC

*我終於記得要開放感想單了!有興趣的網友歡迎來填一下感想單吧!之後會抽出三個名額。致贈小禮物。https://goo.gl/forms/DVE1eTz8goBerKXF2

*另外這是加印與歐美翁的攜帶調查,請有要在歐美翁場次購書的朋友給我一點攜帶量的方向。https://goo.gl/forms/wTbPO8qxKNnS9izZ2

*通販部分已經交給葫蘆夏天處理,之前兩本作品都可以在這邊買到:

http://www.hwulu.com/shop/index.php?route=product/manufacturer/info&manufacturer_id=296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然后???
    其实出本一般结局和几个番外都是发完的,或者本子买完就会公开,独家番外一般都不公开。当然,太太可以自己决定。

    1. 嗯 最近要慢慢貼全本了 我後來想想就是寫完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至於獨家番外不會公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