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違禁品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這是替Lily的本子寫的插花,經過同意在場次後放出===

正氣師面臨的案件,不是只有黑巫師或者肅清者這類的重大刑案。更多的案件是魔法物品的跨境走私或者有人為了多賺幾個錢,把魔法商品偷偷賣給莫魔。

 

這天魁登斯陪著葛雷夫帶領的搜查隊,前往收繳違禁商品。看著滿坑滿谷的魔法物品,魁登斯忍不住發問:「拉帕波特法律強烈限制我們與莫魔往來。況且罰則這麼重,為什麼他們還願意鋌而走險?」葛雷夫聽到這個問題,細不可察的笑了。魁登斯終於在言談間區分出了「我們」與「莫魔」,算是終於有了對魔法世界的歸屬感。葛雷夫咳了兩聲,抑住笑意才準備回答。

 

「這些人多半在魔法世界的底層生活。賺不到足夠的卓鍋,他們選擇賺美金。一點魔法世界的小把戲,就可以為他們換取大筆金錢。」

 

「他們不怕買東西的莫魔被魔法驚嚇,反過來揭發他們嗎?」

 

「這就是魔法走私販子聰明的地方。他們走私的東西,就算除去魔法因素,在莫魔世界也多半不合法。買東西的人都是共犯,共犯怎麼會去告狀?」葛雷夫注意到自己的語調終究太輕,太和緩。嚴格馭下的安全部長,何曾用過這麼溫暖的語調仔細解答部屬的疑惑?對男孩的體貼溫情,本該是他不願示人的秘密。因此他刻意走往其他地方督導指揮,留下魁登斯與其他正氣師一起替查扣的商品分類裝箱。

 

魁登斯好奇到底什麼東西在莫魔世界也不合法呢?他朝其他正氣師發問,猜了幾次都沒猜中。正氣師們多半表情奇特的笑著,有點尷尬有點詭異,像是吃一大口酸甜魔藥糖。旁人不願回答他的疑問。魁登斯只好閉口,不再追問。

 

當天下班時間,葛雷夫在安全部門晃了一圈都沒有找到魁登斯的身影。他敲了敲長廊上的畫框,驚醒睡夢中的畫像。畫框中的另一個葛雷夫瞪了他一眼,抬起手杖往違禁品儲藏室一指,就閉上眼睛睡了回去。對帕西瓦˙葛雷夫來說,在魔國會工作的缺點就是掛滿先人畫像的廳房與長廊。但偶爾,找人的時候畫像還是蠻有用的。

 

葛雷夫踏進違禁品儲藏室,地窖內的複雜而擾人的氣味立刻迎面而來。氣味的主要來源是發黴的卷軸、乾燥的獨角蜥蜴與散發濃香的魔法花朵。還有幾瓶看似打破的酒瓶,讓地窖內多了一股酒香。

 

葛雷夫看著碎裂一地的酒瓶,毫無反應的踏了過去。酒瓶眼見無人理會它的噴潑四濺,只好重新拼裝而起,連一滴酒都沒有浪費的收回去。葛雷夫還記得魁登斯被這種把戲嚇過,以為自己打破了什麼昂貴要緊的東西。葛雷夫安撫他,告訴他:「那都是把戲,一個酒瓶子可以碎上百來次,用來騙莫魔掏錢的東西。」魁登斯覺得有趣,幾乎想要買一個回家研究。葛雷夫只說違禁品儲藏室很多,可以在那邊研究。

 

所以男孩是來研究違禁品嗎?確實很多違禁品上面的魔法都很有創意。安全部也從來不限制正氣師們研究查扣的違禁物。

 

在巨大的地窖中,葛雷夫看到遠處有一顆魔法光球高高掛著,光芒並不明顯,甚至忽明忽滅,像是個不安分的月亮。葛雷夫立刻確認那是魁登斯施放的咒語。進入魔法世界後,魁登斯的攻擊性咒語進展神速,無比強悍,事務性咒語卻學習緩慢,偶爾還有那麼點不靈光。

 

「在看什麼?」葛雷夫開口詢問。

 

魁登斯沒想到身後有人,急忙闔上書本。動作太急,反而讓書中的小人摔了出來,跌在櫃子上。

 

===

為了符合主機商規範,內容外連,未滿十八歲請勿點閱
http://paste.plurk.com/show/2542709/

===

後來好一段時間,魁登斯情緒都明顯的低落。葛雷夫一開始還以為是那場突如其來的地窖性愛超出魁登斯情緒所能接受的範圍。為此,葛雷夫花了很多心思逗他的男孩笑,更多的甜食,更多的水果,甚至選擇周末不加班,陪男孩去莫魔的嘉年華活動參觀。

 

「你總得告訴我……你倒底為了什麼難過。」葛雷夫終於開口了,因為他看見魁登斯就算吃著冰淇淋,也是垂頭喪氣,有一搭沒一搭的舔著。

 

魁登斯低聲的說:「那天……在地窖。」

 

「……那天太過頭了?」葛雷夫心想:果然是他猜測的問題。

 

「那些違禁品燒掉了……我有點……遺憾。」魁登斯越說,臉埋的越低。「我覺得那些東西,有點……有趣。還蠻喜歡的。可是我們都是正氣師,你甚至是魔國會的安全部長……我們不該持有違禁品。」

 

「喔!」葛雷夫發出了一聲驚呼。音調介於訝異跟釋然之間。「事實上……」葛雷夫刻意停頓了一下,看著男孩的臉頰,因為停頓的時長而越來越紅。

 

「姿勢人偶與珊瑚蛇繩的查扣銷毀,並不是因為持有違法。是因為販售給了莫魔才違法……」葛雷夫伸出手,輕輕摸著男孩的後頸,魁登斯的臉瞬間紅了,似乎是想起了地窖內的事情。

 

葛雷夫決定今天要帶男孩去做點採購,嗯,大採購。

 

 

 

===FREE TALK===

Lily來找我插花的時候,我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答應了之後才發現……老天啊!是PWP本啊!看著那一整列的寫作要求:綁起來X、X到哭、產乳、浴室PLAY、吊帶襪……我有種我到底答應了什麼的感覺。(抹臉)

 

說來或許沒有人相信,但實際上我只要寫到肉,寫到開車。我就是個陸龜等級的寫手,超慢,神鬼奇慢。

 

終於把這篇交出來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