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第三個奇蹟 CH7至完結(完結)

 

「你盯著肚子看太用力了喔!寶寶都感覺到你的視線了。」魁登斯感覺寶寶在肚子裡翻了一次身,動作比平時都大。藉此打趣了葛雷夫一句。

 

「我可以看看你的肚子嗎?我是說⋯⋯撩起衣服給我看看?」畫中的葛雷夫似乎覺得這個要求有點害羞,說完話耳朵都有點發紅。魁登斯從善如流的放下畫筆,撩起衣服。用溫和的聲音向葛雷夫說明:「有時候寶寶踢打得比較大力,肚子上還會明顯有多一塊的凸起喔!那就是寶寶把手腳抵在那邊了!」

 

魁登斯指著肚子上的凸起:「你看,就像這樣。」肚子中的寶寶此時朝著肚子連續擂動,魁登斯的額頭瞬間浮起一層冷汗。「我想我得坐下來。」下一秒,魁登斯毫無預警的昏死倒地。

 

失去意識的他,肚子卻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樣,瘋狂的起伏著。不過幾秒的時間,一個包裹著黑色胎膜的東西伴隨大量體液與鮮血從他體內排出。胎膜碰地就破,一個初生的嬰兒在炸裂的黑色血肉中嚎啕大哭。「嘿!魁登斯!你醒醒啊!你的寶寶出生了!」畫中的葛雷夫不斷呼喊,但昏死在地的魁登斯沒有半點反應。整個畫室內交錯著嬰兒的啼哭與葛雷夫的喊叫,吵鬧不堪,但別墅內竟沒有人過來看一眼。

 

畫中的葛雷夫心知不妙。他數算著日子,發現今天又是凱薩琳的閉關日。代表別墅內的人手最少,負責照顧魁登斯的家庭小精靈又不會在他作畫時前來打擾。離午餐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魁登斯的狀況可以等到午餐嗎?他看著魁登斯下體流淌而出的鮮血,逐漸擴大成一個不祥的尺寸。畫中的葛雷夫不斷安慰自己:「沒關係的,凱薩琳說過這孩子會是家族的榮耀,說過魁登斯會平安生產⋯⋯」

 

殘酷的事實彷彿銳箭刺穿了他的心房。

 

命運弔詭且狡詐。判讀的結果與事實總有出入。十七歲的帕西瓦.葛雷夫被判定終其一生不會聽從家族的安排,只會利用家族的名望與權勢。幾十年後畫中的他才從魁登斯口中發現,所謂的不從安排不過是他不願娶妻,利用家族的名望權勢不過就是為了替孩子爭取一個安全的身份。

 

那⋯⋯魁登斯的平安生產究竟是怎樣的『平安』?孩子確實生下來了,魁登斯也還活著。只是他現在臉色漸白,呼吸漸弱。凱薩琳口中的平安,會不會只有這一刻的平安?畫中的葛雷夫拼命的嘶吼,希望他的聲音可以傳到畫室外,可以有任何一個人或者任何一張自由的畫像能聽見。他提起魁登斯畫下的怪樣鐵錘,惡狠狠的往牆上掄去。被禁錮的幾十年間,葛雷夫從來沒有敲過這堵牆。現在他只希望鐵錘足夠結實而當年畫牆的人偷工減料。

 

「魁登斯!你不是很強悍嗎?不是被轟成了碎片都沒有死嗎?難產而死不符合你的傳奇,你給我活下去!活下去啊!」畫中的葛雷夫在怒吼,在哭叫。在瘋狂的嘶吼中一錘又一錘的敲著磚牆。

 

「有沒有人能夠聽見我!」

 

「拜託!誰都好!求你過來救人!」

 

「過來救救他!過來救救他!」畫中的葛雷夫知道自己喊的都是救救他,實際上每一句,聽起來都像是救救我,救救我。如果他死了,我不知道怎麼活。就算畫像不會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活。

未完待續

TBC

*本子快完售了,我就慢慢的把這本貼到結局。一樣,番外不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