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2===

如果救人會讓他感到懊悔,一定不是因為斷送了體育明星的生涯。而是因為招惹了這個紅髮的女記者*。

 

「蓮恩小姐,可以請你離開我的房間嗎?你這是非法入侵。」

 

「瑪莎讓我進來的。」

 

「我很確認這房子在我名下,不是瑪莎的……」克拉克把臉埋入他的手中,用力的搓揉。他還不想離開這張床,就算陽光的角度明白指出這已經是傍晚時分。

 

「瑪莎讓我進來的。」女記者發揮了某種專屬記者的堅持,或者專屬記者的厚臉皮。自顧自地坐在克拉克的床上。

 

「小鎮男孩,你睡多久了?」

 

「嘿!這不關你的事。」

 

「小鎮男孩,你多久沒刮鬍子了?」

 

「我很確認星球日報的讀者對這個沒有興趣。」克拉克沒說出口的是:星球日報對於毀了我的體育生涯倒是很有興趣。

 

「瑪莎覺得你該出門走走。至少離開房門到樓下吃晚餐。不是半夜去偷襲冰箱。」

 

「你不該當我媽的傳聲筒。」

 

露易絲聳聳肩,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開口說:「或許你媽懶得跟叛逆期的孩子說話。然後我剛好來吃晚餐,身為客人,至少要幫主人一點小忙。」

 

克拉克壓抑著怒吼的衝動,大聲的說:「嘿!大都會離堪薩斯最少幾百公里,什麼叫剛好來吃晚餐?而且是好幾次晚餐!」

 

「我們決定把PTSD的互助會開在堪薩斯不行嗎?畢竟爆炸案的時候我跟瑪莎可是手牽手一起逃出來的受難夥伴!況且這邊的空氣這麼好,美麗星空與回歸大自然的玉米田。心理醫生可是很認同我的決定。」

 

克拉克決定閉嘴。把頭埋入被子躲避西曬的陽光與露易絲的目光。

 

露易絲看著他小孩子氣的舉動,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再三十分鐘。我在冰箱裡面放了你喜歡的那家布朗尼。從北達科他*一路送過來的喔!」然後她打開了自己的筆電,開始工作打字。彷彿克拉克只是一隻鬧脾氣的貓。

 

克拉克在這個世上唯一無法勝出的人就是瑪莎。現在可能多了一個紅髮女記者。顯然這位女記者已經跟瑪莎成為某種友好聯盟,意思是瑪莎的特權或者特性也有一部分完整的移轉了。

 

爆炸案過去大半年,新聞已經遺忘大都會的阿波羅。克拉克遵循了瑪莎低調生活的期望,留在了堪薩斯。在瑪莎的復原階段,他忙進忙出。等到瑪莎康復後他卻用一種消極的抗議態度留在了這棟小屋裡。成為了一個足不出戶的繭居族。

 

當瑪莎跟他發脾氣的時候,他還特別GOOGLE了繭居族的關鍵字給瑪莎看。用他的花巧的氪星舌頭正確發音出繭居族的日文:ひきこもり。宣稱如果在世界上有這麼多繭居人士,他邋遢、不出門、不做事的舉動不過就是為了低調融入這個星球的努力。

 

況且他還有出房門,只是不離開家門而已。

 

他原本只想氣瑪莎一下,最多兩三個月?沒想到瑪莎很快地打了一通電話,找到了當初跟她一起共患難的紅髮記者。加入了勸說克拉克,或者氣死克拉克的小聯盟當中。不過同一時間,露易絲跟瑪莎一起保護了他。保護了那個無所不能,卻什麼都不能的外星之子。

 

屋外的世界有太多惡意,網路提供了不負責任的發聲管道。任何人都有機會對殞落的大都會阿波羅說三道四。

 

嘲弄、譏諷、嘆息、悲憫。

 

都不是讓他抓狂的地方。一百萬個推特上的@c.kentMetropolis他都可以視而不見。抓狂的是電視與網路一而再,再而三的心理分析特輯,講述一個從雲端墜落的人會有什麼樣的精神疾病與心理挫敗。實際上回到堪薩斯老家,不見媒體。就是分析節目僅有的證據。露易絲以知名記者與被救傷者的身分,上遍各大節目。跟所有嘲諷克拉克的人針鋒相對。

 

克拉克看著電視。看著那憤怒卻依然言詞犀利的女記者,心裡總是一陣柔軟。但他無法否認那些節目名嘴所講的刻薄話:

 

「克拉克的人生早已登峰造極。離開球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往下坡走去,他要如何面對分崩離析的人生?他是不是會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個巨大的失敗,活著的每分每秒都是失敗的再擴大?」然後節目上某個脫口秀名嘴說:「要是我可能就……」接著把手指頭放入自己的嘴巴,做出一個開槍的動作。當時他氣得摔了遙控器,接著又像個瘋子似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氣,因為每一次的節目播送,都在提醒的全世界的觀眾:克拉克˙肯特傷的很重。所以他絕對回不去球場了。

 

如果他想回球場繼續衝刺?他需要用一百萬個神蹟來解釋。事實是美國政府很可能就在他回到球場的當晚把他五花大綁(不管他們是怎麼綁起來的)送入某個神祕的研究室。

 

他再怎麼不想承認,都得承認:瑪莎是對的。

 

他笑,因為那個名嘴錯得離譜,手槍根本對他毫無作用。吃一發子彈,對他來說真的可能就是字面意義上的吃下去而已。

 

除了名嘴與他們的瘋狂節目。更瘋狂的是示愛的球迷。見鬼的!男女球迷都有!那些球迷穿好婚紗,帶好財產清單或者一束花來求婚。甚至跪在它們家的玉米田外高唱情歌,聲音吵得讓隔壁鄰居家的狗瘋狂嚎叫。

 

示愛球迷的數量甚至遠超過他身為MVP球星的時候。露易絲說那些女人是母愛發作,或者某種聖母情節。希望治癒他,或者陪伴他走過低潮。經歷過這樣的感情磨練,就能證明彼此是真愛……總之是三流小說的幻想情節。

 

至於求愛的男人?露易絲只是拍了拍他的屁股,用一種不帶情慾的調笑方式。

 

該死,他的臀部線條還要被嘲笑幾萬次?

 

最後是瑪莎對空擊發了雙管獵槍,嚇跑了一部分的示愛群眾。露易絲則是拿著手機錄影,威脅把這些人的醜態放上網。對準那些不怕死卻要臉皮的人進行了精準的威嚇。他親愛的瑪莎,或許還有一個親愛的露易絲?

 

但就算是親愛的,克拉克依然討厭露易絲的到來。這代表他要仔細控制自己的細胞,在完好無缺的身體上做出創傷後的疤痕。對著當初拍下的照片,仔細刻劃臉上的與腳上的的駭人殘缺。有一次臉上的傷疤做的太趕,大概歪了三公分?露易絲整個晚餐都盯著他眼角的疤痕,直到他佯怒之後才不好意思的鬆開眼神。

 

他覺得瑪莎是故意的。

 

露易絲在場,他就必須當個凡人。不能漂浮著下樓梯,而需要一步一腳印的走下樓。不能呼一口冷凍空氣就讓冰淇淋可以離開冰箱數小時卻又完美結霜。

 

他覺得瑪莎是故意的。

 

鎂光燈下,生活糜爛的美式足球員不是瑪莎要的,那妳究竟要什麼?要我低調生活,卻又要我融入地球人的生活。

 

妳想要我成為一個上進的凡人嗎?摘取星辰對我來說如此簡單,為什麼要我追逐燈火而活?

 

正當克拉克還在胡思亂想,露易絲已經關上電腦,準備下樓晚餐。但她突然開口:「我覺得你的球評寫的很不錯。」

 

「什麼球評?」他決定把頭繼續悶在被子裡面不出來。實際上他不需要氧氣,不是嗎?

 

「你用@ClarkCornfield發表的一系列球評。」

 

他驚嚇的掀了被子,挺身坐起。幾乎是尖叫的說出:「妳怎麼會知道那個id?」

 

露易絲挑了挑眉毛,笑著說:「我是一個很棒的記者。我善於挖掘真相。」

 

「喔不……」那個id他經營的幾乎比球隊規定的公關id還要用心。每周球賽前的預測,球賽後戰術推演。個人表現點評,賽事中即時評論。他做得如此盡心盡力,讓這個id擁有數量龐大的死忠粉絲。而且離開球場的這大半年,他寫得更加用心。發文更加勤快。幾乎是網路上數一數二的球評品牌。

 

況且這個id擁有大量高素質的粉絲。不是在@c.kentMetropolis上面對著他的雜誌照片尖叫,說要給他生一打孩子的那種粉絲。他非常愛這個id代表的意義,證明了他不只是靠肌肉贏得了眾人的愛。

 

「我只是很意外你不只寫美式足球,你幾乎什麼都寫。就算女子網球都可以寫得這麼有理有據還別出心裁。體育部的賴瑞寫不出來的時候還常常偷翻你的文章。啊!別說是我說的。」

 

「喔不……」克拉克現在有一種含槍管自殺的衝動。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會受傷,槍管可能會受傷。結果看來只是他對槍械進行了一次很不得體的舔咬行為?

 

停止!別再想這個了。

 

「我跟我們的主編佩里說,可以挖到@ClarkCornfield來我們日報上班。他看到你驚人的追蹤數就一秒同意了。等他知道你是克拉克˙肯特可能馬上就會逼你簽約,簽個二十年賣身契。別被他騙了,先做個短期簽約記者,自由一點?」

 

「妳為什麼……?」

 

他看著露易絲,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腦子裡面滿滿都是話,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該怎麼說呢?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已經不是MVP了。

為什麼這麼關心我?

為什麼一直要扶我站起來?

為什麼一直逼我走出去?

 

妳知道妳可以丟下我不管的嗎?不是瑪莎一通電話妳就得從大都會趕來。

妳知道我其實一點都不脆弱嗎?只是未知的惡意讓我無從堅強。

 

妳知道嗎?我只是一直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我是誰,我該往哪去,我該做些什麼。凡人有著有限的能力,所以他們掙扎,所以他們追尋。

 

我什麼都可以達成,卻又什麼都不可以動作的時候。

我無所適從,所以就地放棄。

 

「所以我真的是一隻該死的懦弱獅子……」腦內轉了幾百句話,克拉克最後竟然只說出了這句。

 

「來自堪薩斯的小鎮男孩?你在說綠野仙蹤嗎?」

 

「大概吧……」

 

「好吧,雖然我也想回你一些有文學氣息的俏皮話。不過我想不出來,這大概是為什麼我唸了新聞系而不是文學系。」

 

她再一次的打開電腦,邊說邊登入了推特的介面。

 

「雖然對著一個在男人堆中衝撞的MVP講勇氣很奇怪,但勇氣是闖出來的。不朝未來衝去,你永遠不知道是不是下一秒就會遇見你的勇氣。天知道?或許不只勇氣?還有你的人生意義?」

 

說著說著,露易絲把電腦遞給克拉克,指示他登入@ClarkCornfield的介面。然後她倒轉了自己的手機,快速的對著兩人來了一張自拍。

 

克拉克被那神速的自拍給嚇了一跳,大喊:「嘿!妳想做什麼!」

 

「又不是性感床照,你在擔心什麼。」她一邊說話,一邊叫出修圖軟體,在剛剛那張照片上東戳戳西戳戳。就算是偷拍,她還是很注意未來同事的形象。這張照片可以粗曠但必須有氣質,就算他的頭髮是剛從被窩裡面翻出來,也得修圖弄到很有型。

 

「聽我的話,用@ClarkCornfield的帳號上傳這張照片之後打上:

『嘿!這裡是@ClarkCornfield。初次公開見面。這是我跟我來自星球日報的新同事,接下來的日子我將在星球日報為大家服務!』嘿加一個驚嘆號做開頭是你的語氣吧?我可不希望這是露易絲˙蓮恩的口吻。」

 

「大家不會相信@ClarkCornfield是克拉克的……」

 

「會的,照片中我把螢幕拍下來了,就是你登入@ClarkCornfield的頁面。況且這樣的一個盛大登場多有趣?記得順便標註星球日報,然後登@c.kentMetropolis轉發就可以了。」

 

「明天星球日報的網路關注度肯定飆到爆炸,我根本是送網路部的所有人一個聖誕節大禮!另外我等不及看到明天佩里見到你的表情了!」

 

「明天?」克拉克突然覺得有點什麼他不知道的陰謀正在運作。女記者笑的大大的,開心的說:「是啊!就是明天。瑪莎說把你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況且你在大都會本來就有房子。吃完飯後我們就出發!」克拉克完全傻眼,接下來時間流逝就算是他那靈光的腦子也覺得一切迷迷糊糊。等他再度清醒,就已經是雙眼圓睜的看著大都會的地標。那顆旋轉個不停的星球日報大地球。

 

喔不,他還來不及想清楚,第二人生就要展開了嗎?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漫畫中的露易絲應該是黑髮造型,但是這邊沿用電影設定的紅髮。

*北達科他的布朗尼曾經在漫畫中出現過。所以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當布朗尼是超人最愛的食物

*我沒有辦法接受戴上眼鏡全世界就不認得這是超人的設定。雖然新任超人扮演者亨利˙卡維爾曾經做過一個非常有趣的實驗,穿上超人的T恤在掛滿自己海報的時代廣場走來走去,沒有人認出他。這件事情可以證明了人們的目盲或者漠不關心。

亨利卡維爾身穿超人T恤在時代廣場沒被認出的影片可以點此。

但我總覺得他混在一堆記者而只靠一個眼鏡而不被發現?太不可思議。所以我替他增加了一個能力,可以改變自己細胞的排列來改變部分外表。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