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21~CH3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0===

開幕賽前,克拉克確認出席,也確定在中場秀上擔任嘉賓。大都會的球隊公關再三保證他不需要載歌載舞,只需要上台把一顆球丟出去就好。

 

車子開往球場的路上,公關還是忍不住在電話中跟克拉克胡攪蠻纏。對話中,布魯斯聽得出來這個公關跟克拉克有著昔日交情。很清楚克拉克不喜歡在球賽之外受到矚目的老習慣。卻又忍不住估量著克拉克近日的高曝光量……會不會是轉性子了?

 

一直繞著圈子想知道克拉克能不能接受更多一點的曝光,更多一點的炒作。

 

「這個公關還是不放棄?」布魯斯在克拉克掛掉電話後,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他會放棄才怪。當年就是他把我扒光了放上公益月曆,不然我可以更低調一點的走完我的球星人生。那個公益月曆讓我上了什麼奇怪的性感男人排行,還有一些時尚雜誌的名單。」

 

「話說回來,我好像還沒看過你那些年的公益月曆長什麼樣子……」

 

「我求你不要。」

 

「隨便Google一下應該就可以找到吧?」布魯斯作勢拿起手機。克拉克眼明手快,立刻動手搶機子。布魯斯像是早料到有這一齣,把手機直接塞到自己背後。兩人就在加長禮車的後座鬧成一團。

 

「給我!你不准Google!」

 

「你在掙扎什麼?我今天沒看到明天也會看到!」

 

「反正就是不准今天看到!」克拉克終究力氣非同一般,他把布魯斯整個人推離座位,抓住手機。一個沒注意,手機就發出一聲清脆的機殼破裂聲。克拉克臉色一青,看向布魯斯。

 

布魯斯很平淡的說:「如果我告訴你那支手機是Vertu*而不是iphone你會不會更難過一點?」

 

「我討厭你們這些有錢人。」克拉克鬆開手心,把那支解體的手機放進一個玻璃杯中。勉強保存這支手機的殘軀。畢竟是Vertu的手機,壞了也不能亂丟。天知道上面有沒有鑲了什麼寶石還是貴金屬。

 

「嫁給我啊!馬上就變有錢人。離婚也沒關係,我保證不簽婚前協議。」

 

克拉克臉上一紅,忍不住罵:「又來了,這邊又沒有記者。」

 

「你不是記者嗎?」

 

「算了,我放棄。我不跟你玩文字遊戲。」克拉克癱坐回位子上,安靜不語。之後就算到了包廂內,他也一直保持這樣的安靜。布魯斯不確定他是為了弄壞手機難過,還是為了過頭的調戲不開心。或者今天球場內記者太多,他決定少說話,少惹事?

 

這還是他們派對後的初次見面,兩人太忙碌,之前都只有電話聯繫。許久不見,久到傳媒都開始撰寫兩人疑似分手的故事。

 

實際上克拉克白天在報社工作中衝鋒陷陣,晚上陪著吉米在貧民窟做事。布魯斯有一個商業帝國需要他「假裝不關心」,有一份不能提起的義警工作。現在還要面對雷克斯一個莫名其妙的巨大陰謀。他身陷巨量資料之中,盡可能的拾起所有的破片,嘗試拼湊出真相。

 

直到今天來球場,兩人才有機會見面。他們講好了布魯斯跟露易絲盡可能的待在雷克斯身邊,克拉克會去看看球員中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狀況。所以三人沒有前往韋恩企業的私人包廂,而是選在雷克斯的包廂中與大家一起”同樂”

 

太久沒見面,布魯斯發現自己無法正確評估男孩的情緒。進入包廂前他還以為是關於結婚的調情說太多,克拉克正進行沉默的抗議。

 

布魯斯逐漸發現他的男孩有雙重標準。布魯斯在記者眼前的求愛行動,他視之為任務執行,甚至覺得捉弄記者很有趣。私底下,克拉克也曾經幹過貼身熱舞的火辣把戲。但挑事玩鬧的人似乎只能是他,不能是布魯斯。遊戲主控權必須掌握在克拉克手中,似乎才能讓他感到安心。偶爾布魯斯幾句調戲說過頭,他會笑罵布魯斯太愛玩,或者短時間的沉默抗議。

 

但今天?似乎不是這樣。

 

進入包廂後,他只是始終安靜地看著場中央,一語不發。布魯斯看著他沉重而幾乎痛苦的表情,突然間明白過來。布魯斯將自己的右手輕輕放上克拉克的右肩,往內收緊。他知道這個姿勢太親暱,不像拍肩,更像半摟半抱。但他不想管這麼多了。試圖用最溫和的聲音,對著克拉克說:「回到大都會球場……不舒服?」

 

克拉克沒有掙脫這個親暱的舉動。實際上,來自布魯斯的體溫讓他感到安心。但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的恐懼,但是他如此想要跟人傾訴:「都換地址了……不是同一個球場。我不應該感到不舒服。我只是想不通……那天我怎麼會傷得這麼重。」

 

躺在醫院等待復原的時候。克拉克幾次偷拿打火機燒灼自己的皮膚。看著微小的火焰舔舐自己的掌心,他感受不到絲毫疼痛,卻是被更深沉的恐懼吞沒。他反反覆覆想著: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為什麼會傷這麼重!

 

布魯斯忍不住輕聲喝斥:「你在說什麼傻話?那是爆炸案!當然會受傷!你還找死一般的衝回去救人!還不只衝回去一次,是好幾次!」

 

克拉克搖了搖頭,像是要用這個動作驅散些什麼。他想說,但這些事情太複雜又太難以啟齒。他要怎麼跟眼前的人類說:「你好,我應該是個刀槍不入的外星人。上次莫名其妙受了重傷,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受傷。所以我真他媽的嚇死了!」

 

有時候他是這麼希望身邊的人能理解全部的他,而不是他塑造出來的人類形象。不只是將克拉克˙肯特視為朋友,視為重要的夥伴。更能看見一個不需呼吸、吃飯只為樂趣、力大無窮且不會受傷的超人類。然後看見本該無畏的他,內心最深的無助與恐懼。

 

他希望他可以大方的對著自己在乎的人說,對著除了瑪莎之外的人說:「我不知道我從哪顆星來的。把我甩到地球上的那艘小船艙裡面連一本該死的介紹手冊都沒塞進去。以後誰都不准跟我說自己的人生黑暗扭曲又複雜。能比我複雜嗎?每個人再怎麼扭曲都還以人類的姿態扭曲著。我連我是什麼物種都不知道。」

 

他總覺得自己像是墜落失誤的流星。明明被愛包圍,卻又時常感到孤立無援。他一發呆就看起星星,望向浩瀚銀河。自問:「我是誰?特地把我送到地球來?還是一個發射失誤的悲哀?是否還有人在某個地方等著我、愛著我?我是為和平而來?還是某種侵略的前驅部隊?」

 

他為自己的不可知感到害怕。他忍不住朝布魯斯的身上,多靠近了一點點。他想要感受人類的溫度,他想要成為他們的一份子。第一次跟布魯斯見面,克拉克知道自己就講出了太多的心理話。然後眼前這個不可思議的男人,成為了他的好朋友。

 

金錢、權力、色慾……各式各樣的黑暗包圍著父母雙亡的億萬富豪。布魯斯卻是給自己戴上了一個花花公子的保護面具,然後在面具之下,異常堅定的選擇成為一個好人。

 

『他應該可以懂得吧?』克拉克有時候會這樣想。畢竟高譚義警都敢將自己的秘密交付給他,多一個外星人好像也沒有關係?

 

看著那雙彷彿接納一切的眼睛,克拉克好幾次都差點將故事脫口而出。他想把所有的秘密傾倒出來。想讓自己的傷痛,自己的迷惘全部被接納、吸收、消融。

 

『但至少不是現在』克拉克這樣告訴自己。『至少不是一群人正在忙亂的時候……』所以他掙出布魯斯的臂彎,開口說:「我該下樓找人了,不管是為了老隊友,還是為了採訪。中央閃電隊的新秀跟我約好了在這場比賽碰面……」

 

「我的老天我的老天我的老天!!!克拉克˙肯特特特!我們終於見面了!我是你的超級粉絲你知道嗎?老天為什麼我開始打球的時候你不打球了?你是我人生的偶像偶像偶像。你知道嗎?喔~推特上面我說過很多次了!我會來打美式足球都是因為你。我看過你的訪談,你放棄了新聞學專業來打球是為了買下你家農場。那給我了很多啟發你知道嗎?」

 

一個穿著中央閃電隊球衣的瘦小子,幾乎是衝入包廂內,抓著克拉克的手搖晃個不停。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主站每天都刷,伤心的是最近更新的反而比随缘的慢。有可能我有点较真,那个既然那个克拉克的同族是用氪石匕首自杀的,那么雷克斯用氪石匕首就可以了啊!为啥还找其他氪石呢?

    1. 因為要讓主站的首夜不能被同人文洗過去啊QQ 感謝來主站 主站您看到google廣告的時候我就有收入了 google廣告收入是分點閱跟展秀兩種算錢的 兩個加一起

      有來刷主站內文我就有收入 感謝

      我的想法是:他不會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
      他也應該覺得除了那把匕首之外 他需要更多的準備
      而且會不會有其他的外星人呢? 我猜一個夠聰明的人 會做好各式各樣的準備

      1. 有道理。嘻嘻,感觉克拉克变成了会活动的药房和长生不老药。至少克拉克以后不会为布鲁斯及其他亲人受重伤生重病发愁了,妥妥的医治百病啊。

        1. 其實知名的虐梗都是超人應該會活得很老(某些官方平行時空設定他可以活上千年)但是布魯斯只有凡人的壽命。我這個設定 不知道能不能為這篇文章將來的兩人可以一起活久一點 作為一個自我解釋

  2. 加油,越来越精彩了。这次莱克斯做的事有点恶心。但是器官移植和氪石有什么关系呢?我记得原设定就是对超人有影响,对普通人类没影响啊?

  3. 哇哇,原来克拉克也有这一面。布鲁斯以后有福利了,偷笑中。

    1. XDDD其實很多歐美學校迎新都玩很瘋的
      兄弟會的入會儀式更瘋。學會這些東西也不奇怪

  4. 喜欢看探案风格的文,加油。底层生活啊真的很艰难,希望现实世界中有机构能真心问他们做点事。
    ps露易丝真不愧是普利策奖的获得者,好敏锐,吉米太嫩了,但心肠很好,喜欢。

    1. 我想給吉米多一點戲份 早期的超人電視劇裡面吉米可愛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