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21~CH30(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28===

*本章NC-17警告。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未成年請勿閱讀。
*未成年請自行關閉網頁或者按下右上角的叉

*本章無真正攻受,亦不代表未來配對。

「我正想躲個清淨,你怎麼找到這來了?」

 

克拉克一臉窘迫,開口說:「躲那些名女人呢!你花錢救了我,但還是逃不過她們前仆後繼的邀舞。」

 

「哎呀!你不該提醒我!你欠了我五十萬!」

 

「誰要你一開口就說五十萬?一萬兩萬我還能想辦法還,五十萬?還不起。」

 

布魯斯到沒想到克拉克真把那些公益捐款當成了欠款。完全沒有想到韋恩企業可以拿公益捐款抵稅務?該說克拉克天真還是說他蠢?布魯斯挑了眉毛,伸出一隻手,剛開口就說了一句自己可能會後悔的話:「也不用真的還,你原地轉個圈,當作陪老爺我跳過舞就可以了抵債了?」

 

克拉克明顯的皺了眉頭。

 

布魯斯瞬間情緒有點複雜。混合了不悅、惱怒、跟一點點想要惹事的衝動。他開口說:「我好歹花了五十萬買你一支舞。陪我轉個圈都不行?」

 

克拉克還是一貫靦腆的微笑,說:「喔!不!你是買我不跳舞,記得嗎?我不會任何社交舞,跟你轉圈我肯定會踩到你的腳。我的鞋碼很大,你會後悔的。」

 

「呵,誰說我要跳那種舞了?」布魯斯知道他不該這樣說話,但是今晚太累,腎上腺素太多,加上克拉克這樣明顯的拒絕。他無法正常思考。他繼續說:「五十萬都可以買很多舞了。你知道的,把小費夾在丁字褲上的那種。」

 

「喔,布魯斯,別傻了。那種舞?一支一百塊就有了。」

 

「我以為小鎮男孩不去那種地方?」

 

「哇!為什麼大家都只記得一個樣子的我?不是過氣球星就是小鎮男孩?我兩個都是!話說聯盟球員的派對什麼時候缺少過脫衣舞女郎?」

 

布魯斯冷哼一聲,說:「所以最佳球員見識過不少漂亮的臀部與頂尖的舞技?清楚了解怎麼使用你的臀部?」

 

布魯斯變出了一張一百塊的鈔票,就這樣夾在手指上輕晃。彷彿魔術,他有著靈活的手指,不然是怎麼把微型硬碟滑入別人的口袋?

 

這挑釁的舉動,不知道激起了些什麼。克拉克突然就笑了,走上前去,低聲說:「別傻了,布魯斯,誰說重點是如何使用臀部?」他轉過身,在布魯斯的臉前翹起臀部,用力而緩慢的劃了一個弧形。

 

緊實的臀部線條幾乎要劃破他的西裝褲。他將身體壓得很低,低的幾乎要蹭上布魯斯的膝蓋。就維持了這樣的姿勢,若即若離的在布魯斯身上畫著圈。

 

克拉克轉過頭,笑了一下。邪惡卻靦腆,玩心大起又像是不知道要不要繼續。但是看著嚇傻的布魯斯,克拉克覺得太有趣了!忍不住壞心的笑說:「布魯斯,我說我不會跳社交舞,但是別的舞我可沒說我會不會喔!還有,你搞錯了,膝上舞,脫衣舞的重點都不是使用臀部。」

 

他猛然一個翻身,兩手恰好攀住單人沙發的扶手,華麗而充滿節奏的欺上身去,整個人幾乎貼在布魯斯胸口上,低聲地說:「是腰部肌肉,布魯斯,重點在腰。」

 

布魯斯眼看著小鎮男孩從足尖開始擺動他的肌肉,整個人像波浪一般的在他身上磨蹭起伏。

 

『操……』布魯斯腦子幾乎空白,只有剩下這一個詞。他很確定這幾秒鐘的貼近,點燃了什麼東西。不管是他的臉部的潮紅或者或者幾乎燃起的下半身。一瞬間而已,他硬了,抵著他的拉鍊,抵著他的西裝褲。硬的幾乎發痛。

 

還好小鎮男孩往後跳開了,他有機會交錯雙腿,用一個看來很安適的動作,夾好自己的粗熱的慾望。

 

他正在膨脹,他需要吸吮,他想要插入。但他什麼都不能做。他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用自己的大腿偷偷進行無效而絕望的自我摩擦。

 

小鎮男孩向後跳開,仰面向上,用足尖與單手撐著身體。岔開雙腿,繼續擺弄他靈活但結實的腹肌。讓人聯想到草原猛獸的線條,危險而誘人。

 

布魯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感到乾渴燥熱。

 

克拉克不應該這樣玩。克拉克裝出沉溺性愛中的迷茫眼神,嘴角卻是快要忍不住失守而笑。他以為這只是一個脫衣猛男秀的玩笑話,而他只是在展秀身體讓自己的朋友萬分尷尬。

 

小鎮男孩因為花花公子的尷尬焦躁而感到有趣好笑。

 

布魯斯心想:『喔,誰尷尬誰有趣還不知道呢?』如果小鎮男孩沒有向後跳開,去尋求一個更大的舞池,他肯定就會感受到那布魯斯的凸起。

 

那甚至不是凸起,而是佔有慾。布魯斯想拉下自己拉鍊,就把自己的粗硬勃起打在男孩的臉上,打在他的嘴上。打掉他臉上那頑皮的笑容。

 

不好笑,這樣戲弄挑逗卻不滅火?一點都不好笑。

 

他應該要處罰這個壞男孩。

惡狠狠的處罰。

 

他會直接操進那張笑起來總是靦腆的嘴。讓那柔軟的嘴唇含住他,包覆他。濕熱黏膩的吸附他。

 

他會全力的操進去,操到喉嚨的最深處。他不會停,絕對不會停。

 

他要操出男孩的眼淚,操出嗚咽的呻吟。操出支離破碎的對不起。讓男孩發誓絕對不再犯。然後拔出來,一道道的射在男孩臉上,他要精液沾附他的漆黑的捲髮上,沾在上他長長的睫毛,沾在他藍綠交雜的眼睛旁邊。

 

我的男孩,應該要沾滿我的印記。

 

然後布魯斯會道歉,他知道他會一遍又一遍的親吻並且道歉。然後他會跪下親吻男孩的每一吋皮膚直到他的大腿發顫。直到男孩接受他的道歉還有他的全部。

 

他的親吻,他的火熱,他的慾望,他的瘋狂。

 

克拉克沒有看見布魯斯眼底的熱辣。他忍著笑,看著侷促不安的布魯斯而繼續跳舞。他輕巧翻過身,雙眼盯著一臉焦躁的布魯斯,單手支著自己的軀體,做出炫耀性的單手伏地挺身,同時緩慢的移動腰臀。

 

全身的肌肉隨著不存在的節奏起伏,緊繃後又放鬆。像是身處在某個隱形的性愛節奏中。

 

布魯斯知道在不停他就要瘋了,他會直接撲過去,掰開這個天真無邪又性感罪惡的身體,像刀尖扯出一道傷口一樣把自己放進去。

 

他大喝一聲「夠了!我認輸!」把手上的一百塊遠遠彈出去。克拉克停下動作,笑著去把那飄落的一百塊撿起來,像是取得了某種重大勝利。

 

布魯斯開口說:「你應該脫衣服的。我可不記得有任何一種脫衣舞穿這麼多。」。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抱怨,他只確定自己的內褲已經沾上了前液,要是克拉克敢脫任何一件衣服,天知道他的褲子要沾上什麼東西。

 

克拉克辯解:「我只是在鬧你,又不是真的在跳脫衣舞。況且這最多只是貼身膝上舞……」

 

布魯斯高高的挑了眉毛,說道:「可你跳得很好,懂得挺多?打過這份工?」

 

「呵呵,拜愚蠢的大學迎新活動之賜。當時一群身高夠高的男同學還真的被逼練了一陣子……加上我是不錯的運動員,記得嗎?嗯,應該說:前運動員。」

 

克拉克盤腿坐到了地上,一副準備開始聊天的模樣。這個位子很恰好又不恰好的讓他的臉幾乎跟布魯斯的跨間平視。

 

布魯斯內心深處發出一聲低嚎,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可是克拉克那一臉準備聊天的模樣,明顯不受剛才舉動的影響。

 

『貼身膝上舞對他來說只是某種笑話。』布魯斯有點憤恨的想著。但他只能彎下身子,把自己的不體面藏得更深一點,然後繼續這場對話。

 

「你懷念球員生涯?」

 

「還好。我以為我們第一次見面就聊過這個話題了?」克拉克繼續說:

 

「我覺得現在的工作或許有機會幫助到人。比之前那樣光輝燦爛的舞台更有意義。當然,我今天做的實在不多。今天最辛苦的應該是那位高譚的蝙蝠義警。」

 

「你欣賞他?」

 

「所有人都欣賞英雄。何況他是不追求榮耀的英雄。」

 

布魯斯忍不住問:「你不懷疑他是個不清醒的瘋子?」

 

「你怎麼能確定我們都是清醒的?」克拉克反問。

 

布魯斯不確定高潭義警的討論怎麼會牽扯到正常人是否清醒,但他還是接著說了下去:「正常人不會穿上傻呼呼的衣服,在深夜街頭找死。」

 

克拉克說:「正常,往往只是多數人的決定。我其實不喜歡這樣的『正常』定義,那只是『主流』而已。『主流』不代表正確。」

 

「難道深夜找死算是非主流的正確?」布魯斯還是他第一次跟阿福以外的人就”哲學性”來談論蝙蝠俠的存在。他甚至刻意選擇挑釁的用詞,企圖逼出更有趣的答案。

 

「大部分人的人生只是追求”活著”或者活得更有”品質”一點。求學、上班、賺錢。賺更多的錢,更多的旅遊,更好的身材,在instagram上獲得更多的讚……但是有些人要的更多。」克拉克說的有點激動,但並沒有揮舞自己的雙手來替他的論點做任何的加強。他只是雙手放在膝上,用一種直拗的近乎賭氣的動作來表達自己的堅定。

 

「他們追逐更高階但更為抽象的人生意義。他們知道自己有能力可以做的更多更好,所以他們起身而行,往更困苦的地方奔去。」

 

「這個世界有聖女泰瑞莎,有戰地醫生,有環保鬥士。就算是我的身邊,露易絲可以輕鬆做一個得獎記者,寫軟性文章或者做名人採訪過一輩子。不必在得獎之後繼續到戰場玩命或者到貧民窟調查。你可以開心當一個億萬富豪,不必在做起007的勾當。但你們都正在回應一個更高的使命呼喚。就算你們不能確定那是什麼。」

 

布魯斯皺了皺眉頭:「使命呼喚?你把這些東西講得太過宗教化了。你相信神靈的存在?我以為你更……科學一點?」他原本想要提起克拉克熱愛的外星人論調,但腦子一轉就把外星人的話題壓了下去。

 

偷窺他人的網路足跡,可不是能跟當事人暢談的話題。

 

「整個宇宙始於一場大爆炸,我們所有人都只是宇宙中一場意外。」克拉克用一種幾乎哲學的語氣說著。

 

「但就算只是宇宙中的微塵……也可以奮力的浮動?就像蝴蝶效應中說的:『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或許我們這些微塵所努力的一切,能在某個遙遠的未來撼動一整個宇宙?」

 

布魯斯笑了:「龍捲風?堪薩斯男孩就是忍不住要扯到綠野仙蹤嗎?」

 

克拉克聳聳肩,算是認了。

 

布魯斯繼續說:「聖女泰瑞莎或者戰地醫生都是與生死疾病對抗。他們對抗的方式是關懷與藥品。高譚義警對抗的方式是以暴制暴。而且他並不受法律控管。你不覺得這有問題?」

 

「我以為布魯斯你認識他?怎麼會對他這麼不信任?」

 

「露易絲告訴你了?」布魯斯從沙發中猛然跳起。心中大罵該死,他沒有想到這個露易絲的保證竟然如此不牢靠。

 

「露易絲什麼都沒有說。我只是用猜的。看來所有人都把我當笨蛋。我有肌肉不代表我無腦好嗎?」

 

克拉克扳著手指開始算:「我不認識高譚的蝙蝠俠,露易絲也不認識,他卻來幫忙撞掉了那台餐車。認識蝙蝠俠的人只會是你、阿福、萊絲莉醫生三個人其中之一。你認識蝙蝠俠的可能性當然最大。」

 

布魯斯倒回沙發中,心裡的髒話只是越罵越大聲。他太累,腎上腺素太多,外加腦子血液供應不足。竟然笨到被套話,承認了他跟蝙蝠俠的”交情”。他癱在沙發上,雙眼看著天花板,悶悶地說:「你不擔心我們在雷克斯的家裡講這些東西嗎?」

 

「我有腦子。你在這邊休息,又讓我在這邊跳膝上舞鬧你,代表這個房間你一定檢查過了。雖然在鬧緋聞,但是你不會讓這種影片流出去。」克拉克很有信心的笑了,用一雙藍的彷彿夏日晴空的眼睛看著他。

 

「我知道你會保護我的。」

===

*網路說法把寫這類有色描述稱呼做”開車”

在下新手上路,開車技術不佳請多包涵。

*如果是原本的讀者,我真心希望你們不要覺得被冒犯。一個人不可能只有一個面向,我也不希望你們只認識一個面向的我。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主站每天都刷,伤心的是最近更新的反而比随缘的慢。有可能我有点较真,那个既然那个克拉克的同族是用氪石匕首自杀的,那么雷克斯用氪石匕首就可以了啊!为啥还找其他氪石呢?

    1. 因為要讓主站的首夜不能被同人文洗過去啊QQ 感謝來主站 主站您看到google廣告的時候我就有收入了 google廣告收入是分點閱跟展秀兩種算錢的 兩個加一起

      有來刷主站內文我就有收入 感謝

      我的想法是:他不會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
      他也應該覺得除了那把匕首之外 他需要更多的準備
      而且會不會有其他的外星人呢? 我猜一個夠聰明的人 會做好各式各樣的準備

      1. 有道理。嘻嘻,感觉克拉克变成了会活动的药房和长生不老药。至少克拉克以后不会为布鲁斯及其他亲人受重伤生重病发愁了,妥妥的医治百病啊。

        1. 其實知名的虐梗都是超人應該會活得很老(某些官方平行時空設定他可以活上千年)但是布魯斯只有凡人的壽命。我這個設定 不知道能不能為這篇文章將來的兩人可以一起活久一點 作為一個自我解釋

  2. 加油,越来越精彩了。这次莱克斯做的事有点恶心。但是器官移植和氪石有什么关系呢?我记得原设定就是对超人有影响,对普通人类没影响啊?

  3. 哇哇,原来克拉克也有这一面。布鲁斯以后有福利了,偷笑中。

    1. XDDD其實很多歐美學校迎新都玩很瘋的
      兄弟會的入會儀式更瘋。學會這些東西也不奇怪

  4. 喜欢看探案风格的文,加油。底层生活啊真的很艰难,希望现实世界中有机构能真心问他们做点事。
    ps露易丝真不愧是普利策奖的获得者,好敏锐,吉米太嫩了,但心肠很好,喜欢。

    1. 我想給吉米多一點戲份 早期的超人電視劇裡面吉米可愛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