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Inevitable Chain 必需存在的枷鎖CH11~CH20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必需存在的枷鎖CH1~CH10===

===必需存在的枷鎖CH11===

第一戰之後,魁登斯的表現突飛猛進。

 

小事不勝枚舉,大事就有一次「肅清者」*的追擊任務,與一次魔法生物走私事件。

 

龍蛋的走私者躲在港口邊,被追緝隊逼回船上,最後竟然打算跳船後炸船。把整個追緝隊連同違禁商品一起沉入哈德遜河口。爆炸發動的瞬間,闇黑怨靈噴炸開來,吞吃包圍了所有閃燃的空氣與炙熱的火焰。將整場爆炸席捲吸納,接著遠遠飛逃。

 

魁登斯抱著六七顆搶救下來的龍蛋,指揮著正氣師替他找地方安放這些龍蛋。

 

他年紀最輕,開口指揮,卻無人質疑。

他抱著六七顆蛋,樣子手忙腳亂,但無人敢笑。

 

因為所有人都看到這的表情羞怯的少年,讓怨靈挾帶爆炸遠離,直到落在無人的海灣才放任引爆。整個哈德遜河口,霎時燒成一片無人死傷的水上煉獄。魔法火焰緊貼水面歡騰起舞,在一片紅焰與黑火的背景中,製造這一切的蒼白的少年對著你笑,還像是哄娃娃一般的搖晃著龍蛋,輕聲的問:「能幫我找個柔軟的毯子來嗎?」

 

雖然情況荒謬,但意外既可怕又不好笑。

 

很快的,魁登斯在魔國會內的外號就變了。

 

之前大家稱呼他:宿主、蘑菇頭、鍊條脖子、纏上部長的那個。現在魁登斯的外號時髦不少:死亡使者、怨靈殺手、黑色死神、死亡觸手……但其實大家叫的最多的外號是:「葛雷夫的狗」

 

因為魁登斯脖子上那條鎖鏈。因為他在葛雷面前總是乖巧溫馴的態度。因為幾次上戰場,葛雷夫只是放長了鎖鏈,就在陣線後方悠晃。對著魁登斯輕輕地說一聲「去!」,態度彷彿縱犬傷人的惡霸。加上魁登斯時常開心的捧著別人折斷的魔杖,打碎的指骨,興沖沖的跑回來給葛雷夫過目。

 

蒂娜覺得這樣挺可愛的,像是小孩子考了好成績,急忙攤開卷子給家長看。其他人卻覺得這怎麼看都像是獵狗叼著咬爛的獵物回家邀功。沒看到裡面還有打碎的指頭嗎?

 

總之「葛雷夫的狗」,幾乎成為魁登斯的代名詞。但蒂娜很討厭同事給魁登斯取外號,不管是哪個外號她都不喜歡。無關外號好聽與否,或者稱頭與否。如果大家不敢當面叫出你的外號,卻是背著你竊竊私語。很明顯就沒有把併肩作戰的夥伴當成自己人。

 

某一天,蒂娜終於在一場小規模對戰後直接朝隊友發飆,大罵其中幾個人不要臉。當著葛雷夫與魁登斯的面一個字不吭,兩人一走就開始嘲諷,左一句葛雷夫的狗、右一句葛雷夫的狗。蒂娜掏出魔杖,指著這些人的鼻子大罵,一副要當場就要下詛咒的模樣。被罵的幾個人也是掏出魔杖,全神戒備。場面一觸即發,眼看就要變成一場惡鬥。

 

逼得第一追緝隊的隊長雷格•霍爾沃思搶上前去,用自己的身體阻擋狀況爆發。「沒事!沒事!我想蒂娜只是累了。大家累了脾氣都不好!休息一下就沒事了!等下大家一起到我家的酒吧喝一杯慶功!前三輪我請!」

 

雷格用他巨大的嗓門勉強鎮壓場面,一轉頭,對著剛剛蒂娜特別點名的失言份子們,笑著說:「葛雷夫的狗,講的是我們全部的正氣師,對不對啊?我們每個正氣師,都是部長大人麾下訓練有素的狗!喊坐下就坐下,喊咬人就咬人!佩孚、比利!下次部長來的時候就一起汪兩聲給部長聽!」

 

一番玩笑話,把場面輕輕帶過。蒂娜雖不滿雷格這樣處置,但至少逼了其中兩人自承是狗,也算解氣。其餘人則是根本不管這邊的火爆場面,在哄鬧中進了雷格家的酒吧,開始點酒暢飲。

 

雷格先去找了剛剛那幾位被蒂娜臭罵的正氣師喝了幾杯,接著又悠轉到蒂娜面前,端起了杯子,先乾為敬。

 

蒂娜的眼光瞥到剛剛跟她起衝突的那幾位正氣師,也在酒吧的另外一端舉起杯子,有點不甘願的做了個敬酒姿勢。蒂娜勉強笑了一下,把酒喝下去。就當作是和解了。

 

雷格•霍爾沃思的人緣極佳。大家會賣他一個面子。他總開玩笑是因為自家開設酒吧,時常請酒,人緣都是喝出來的情份。但蒂娜覺得,雷格在部門內的好人緣,並不是像他所說的請酒而來。硬脾氣與自我中心幾乎是正氣師人格的標準配備。但雷格就有辦法讓一群自視甚高的正氣師,在不掐死對方的情形下和平相處。

 

雷格眼見蒂娜喝下了那杯和解酒,立刻再度替她斟滿酒杯,同時客氣地提出了請求:「大家的情緒壓力都很大,希望妳也不要太苛責其他人……」

 

蒂娜一聽,忍不住拔高了音量,大聲的說:「情緒壓力?有情緒壓力就可以講隊友是狗?」

 

雷格舉起一隻手指,意示蒂娜降低音量。這才開口說:「蒂娜,妳歸隊後我始終沒有機會跟妳好好聊聊……妳的狀況跟其他人不同。假冒事件中,妳一開始就被葛林戴華德弄了個死刑,這等於認定了妳沒有問題,絕對不是間諜。所以妳沒有被隔離受審。其他所有正氣師都至少被魔國會來來回回審了七八輪。」

 

雷格話說完,立刻仰頭灌下一大杯酒。彷彿是因為提起了不堪的回憶,不得不喝。

 

「現在正氣師一進魔國會大門,就先吃一記現形咒。上班一個現形咒,下班一個現形咒。只差沒有照三餐來。或許妳認為這是公事公辦,但大家的情緒都受傷了。雖然沒有人被撤職,但是魔國會做了一連串的預防措施,將整個安全部門的編組打散,業務移轉,追緝隊全面重組……都是避免部內有黑巫師的間諜。」

 

「安全部不是賊,正氣師不是賊。整個魔國會的人,卻都用看賊的眼光看我們,防賊的方式防我們。現在都幾月了?有些人還沒有從審查中脫身。像是部長的秘書與貼身勤務……。總之整個安全部的士氣很低落。」

 

「在這麼低落的士氣中,我們還有追不完的事件,打不完的黑巫師。妳真的以為黑巫師的訴求沒有讓任何人動搖嗎?真的不會有人開始問:為何我們要為了莫魔壓抑自己?」

 

說完這些話,雷格又灌了自己滿滿一大杯。蒂娜沒有阻止上司這樣的飲酒速度,這些話,確實需要一點酒才好出口。

 

「至於魁登斯……雖說是隊友,但大家對魁登斯除了不熟悉,還有對怨靈力量的懼怕。還有不少人認為今天這一切都是他惹出來的,認為如果不是葛林戴華德要追蹤闇黑怨靈,今天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我們也不會有一個一盤散沙似的安全部。」

 

「我正在盡我所能去團結整個追緝隊,我希望妳會幫我。少點糾紛,魔杖一律對著外人。」雷格把瓶子內的最後一滴酒倒空,舉起杯子敬了敬蒂娜。

 

面對如此沉重的對話,蒂娜一瞬間有點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她一直對雷格很佩服,但說不上喜歡。覺得雷格雖然把整個追緝隊照顧的一團和氣,但就是缺乏了一點刀劍般的銳氣。正氣師原本就是維護魔法世界的和平之刃。大家自然會對正氣師中的菁英,追緝隊的隊長抱持著更具威嚇力的形象期待,而不希望看見一個處事圓融的雞媽媽。

 

但現在的正氣師,或許就是要一個”雞媽媽”來帶領大家?

 

蒂娜用手磨蹭著杯緣,似乎是想著該怎麼解釋自己的怒氣:「其實魁登斯人很好相處。要是葛雷夫部長願意在對戰後讓他留下,大家一起吃幾次飯。事情就會好得多。我們買個甜甜圈給他,跟他說上幾句話。大家就會知道魁登斯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可愛的不符年齡。」

 

雷格挑起了眉頭,做出了一個不認同的表情,說:「有些事情不是一餐飯能解決的…況且,妳以為部長願意跟我們吃飯嗎?」

 

「為什麼不?」在蒂娜的印象中,以前部長都有跟大家聚餐。雖然不常出席也不多話,但至少做到一個主管應有的姿態。

 

「全部的正氣師,沒有人發現他被囚禁,這代表什麼?代表我們都不夠關心部長,甚至不了解部長。代表我們認為部長就是這樣的處事風格:不近人情,強硬冷酷的略顯殘忍……」雷格點出了一個蒂娜從來沒有想過的角度。「假冒事件後,當旁人察覺到:原來葛雷夫跟葛林戴華德行事作風這麼接近……妳覺得這對部長沒有影響嗎?」

 

雷格的聲音很輕,在吵雜的酒吧內幾乎聽不清。但是這段話內夾藏的訊息太驚人,蒂娜忍不住全身發冷。雷格再度拋出一個重磅消息:「妳知道部長還在喝生骨藥水就來上班了嗎?」

 

 

「怎麼可能?生骨很痛的!」

 

雷格說:「我是第一個下去,把部長從那個魔法櫃裡面拉上來的人。他整個胸膛都是凹陷的,肋骨全斷。但那個狗娘養的葛林戴華德。一邊毆打他,一邊給他灌生骨水。醫院的人跟我說,這樣反覆毆打喝藥,部長的傷會好的更慢。但是部長不願意在醫院躺著,他說有太多事情要善後。其實我覺得他也很清楚,如果不立刻回來受審,盡速復職。在他養病期間,部長的位子就會變成別人的了。」

 

蒂娜又一次的控制不住音量,大喊:「怎麼可以這樣?部長在拷問中堅持到底,事實證明他連一句話都沒有洩密!他是個戰爭英雄!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戰爭英雄?」

 

雷格冷笑著說:「戰爭英雄是什麼?就是給你個閃亮徽章,請你光榮退役。意思就是請你滾回家吃自己。」

 

「部長在審理期間就已經回來執行業務,只是沒有復職,在他正式掛回安全部長的頭銜之前。除了皮奎里主席 你看到有人跟部長好好聊天說話嗎?午餐時間有人拉著部長一起去餐廳吃飯嗎?沒有。就連我也沒有。」

 

蒂娜弱弱的應了一句:「部長本來就不太跟大家吃飯……」但她也發現了,她也沒有隊部長表示過任何關心。不知道是被那張臉判過死刑的心理影響,還是部長本來給人的感覺就難以親近。

 

雷格的口吻裡則是有著明顯的自責,他搔刮著自己的一頭短髮,苦惱地說:「當時部長還沒有完全脫罪,各式各樣的陰謀論滿天飛。我幾次想要托著餐盤去找部長,其他同事拉住我,叫我明哲保身。」

 

「現在莫魔的世界禁酒,霍爾沃斯家族卻是北美最有名的忘憂水製造商。如果我走錯一步,外面的禁酒令延伸到魔法世界,我們家該怎麼辦?況且北美對於魔法生物一直不友善,考量到我們家族的血統…….我總該謹慎幾分。」

 

蒂娜這才被提醒。霍爾沃斯家族的忘憂水,配方獨到,格外醉人。一直有傳說他們家的配方從一個迷拉手*中騙來,據說還是色誘。但是霍爾沃斯家族始終否認這件事,只說他們家族曾與迷拉通婚,這是迷拉先祖給予的祕方。而霍爾沃斯家的淺色頭髮與過人的美貌,佐證了通婚的說法。

 

但是在北美社會,跟迷拉通婚可不是什麼值得提起的事情……

 

雷格苦笑著說:「我還是部長手把手教上來的正氣師。我的第一場對戰,是部長站在我身邊陪我扛完全場。結果我也沒去找他吃飯,請他喝一杯。」

 

「惟愛與信任不可辜負,我想我們所有人都辜負了部長。」

 

「不只同事辜負了葛雷夫部長喔~~~部長的家族也是一樣糟糕呢!」尤朵佩雅˙弗拉維突然加入了這個話題。這個出身高貴的千金大小姐,捧著一杯加了鱷魚爪子,標明為超級烈酒等級的忘憂水正開心啜飲。彷彿那只是開水而已。

 

蒂娜對尤朵佩雅印象深刻。她出身於治療術法強大的巫師世家,在治療魔法上也確實天份獨具。原本所有伊法魔尼的同學都以為她會前往巫師醫院工作,但她的家人卻想方設法的把她安插進安全部門。希望能藉此接近葛雷夫,成為工作狂部長的新娘。

 

葛雷夫跟尤朵佩雅都知道彼此家族的打算,初次見面握了手,一同嘲笑了自己的家族,然後毫無尷尬的當起同事。

 

尤朵佩雅用著輕快的語調,彷彿是在下午茶時段說起名流圈的八卦:「葛雷夫部長那古老而榮耀的家族,直到他掛回部長頭銜,正式被認定為戰爭英雄後才派人來慰問。結果他一開口說要庇護蘑菇頭……唉,現在應該叫小捲毛了。」

 

尤朵佩雅拿著鱷魚爪子,攪動著杯子,悠悠的說:「總之,他一開口說要庇護小捲毛,葛雷夫家族又震怒了,派了幾個人來勸說他。眼見勸不聽,直接把他從所有的社交宴會中除名。就連我們家的春季舞會,我媽也說了別發邀請給部長。講得部長好像稀罕我們家的舞會呢~~~」

 

「現在小捲毛表現很出色,很多人都說部長大概是賭對了。我媽又突然想起來部長是多麼的風采迷人呢……」

 

酒吧內吵雜喧嘩,蒂娜卻突然覺得自己什麼也聽不到。只聽得到自己的鼓脹的血管,因為氣憤而奔流磅礡的聲音。她突然好生氣,對自己好生氣。對這整個世界都好生氣。

 

雷格突然握住蒂娜的肩膀,用很嚴肅的態度說:「蒂娜,我跟你說這麼多。不是因為妳今天跟佩孚他們起衝突,也不是因為妳時常維護魁登斯。而是我們知道妳跟魁登斯有私下的交情,尤其妳妹妹似乎跟魁登斯感情很好……」

 

「其實不知不覺中,部長身邊只剩下魁登斯了。聽起來好像不太對勁,但我跟尤朵佩雅都發現了這詭異的事實。那段時間,同事疏遠他,家族拋棄他。就算是如皮奎里主席那樣的好友,也會有很多政治考量,不便出手。這段時間,世界上真正站在部長那邊,全心全意毫無保留的人,真的只剩下一個魁登斯。所以我們希望妳跟妳妹妹好好照顧魁登斯。」

 

「葛雷夫部長已經離我們所有人遠遠的了……部長很懂得跟這個世界維持禮貌的距離,他要封閉自己,阻止我們所有人靠近,我們是找不到任何辦法的。但是魁登斯跟他之間還有一條鍊子。或許某天,我們得靠魁登斯把部長拉回來。」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

*肅清者:詳見官方北美魔法史,指獵殺巫師的僱傭兵。


*迷拉:Veela(簡中翻譯媚娃。)哈利波特當中的花兒一角,就有迷拉血統,因此魅力非凡。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當中,北美魔法社會的設定比較封閉,對魔法生物的感覺相對沒有哈利波特的時代友善。所以私自設定當時的時空中,擁有迷拉血統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隨緣我到現在還是動不動404 動不動502……我這幾天把車車的部分開到PLURK去吧?話說請問對岸看的到PLURK嗎?

  1. 魁登斯購物,部長等待的畫面好有畫面感,感覺部長在2016年生活的話,可以加入百貨公司的女友等待區的ㄧ員XDD 然後 奎妮感覺好像是他們的媽 還超放的開啊 需要幫部長煮個鱉湯嗎 哈哈哈

    1. 現在有智慧型手機 很多人都只是在那邊手機拼命滑XD
      等待區以前還要放點東西,現在只要放插座就可以了

      奎妮放得開
      我覺得既然是天生破心者,什麼亂七八糟的沒看過?當然很放得開。

      而且不管外人怎麼看,她知道小可憐怎麼想的,小可憐現在都被養成小可愛了~~~奎妮知道重點從來就不是外人怎麼看。是局內人自己的想法啊!

      鱉湯嗎?總覺得魔法世界會有相應的魔藥耶

  2. 喜歡大大的這篇暗巷組
    真部長的形像很符合自己覺得的那種感覺QQQQQ
    只能說越高層的人內心越孤寂
    部長高傲的自尊強烈的自制力跟專制的手段應該也不會太容許自己失控(或歪掉)
    感覺部長面對魁登斯雖然說已經接受了他,但其實一直都還在找磨合…
    覺得目前的魁登斯或許還無法稱上是部長的最後一根稻草…但獨處慣了的人突然身邊多了個人要照顧,經過時間的洗禮多少也是會妥協(?)的
    部長其實也已經開始被影響但還是希望可以保持原本的自己的樣子w

    1. 我覺得部長可能要到軌道偏掉了 才會感覺到被影響有時候也是正面的。互相需要 彼此影響的那種感覺

  3. 雷格的話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_<
    好心疼部長,身邊只有魁登斯無怨無悔的陪伴又讓人感謝他們的相遇,希望之後可以有一個團結起來的安全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