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作家半AU] 空氣新刊 CH4~CH5

 

「露易絲!你可以來我家一趟嗎?」克拉克略帶急促的語氣,讓露易絲接通電話時瞬間從座位站起。「去你家?你回大都會了?今天的新聞真是讓人太不舒服了!對了,克拉克你不舒服嗎?看醫生了嗎?需要找人聊聊?」

 

「嗯,我沒有不舒服。沒事,真的沒事!只是我真的需要找人聊聊。」這樣近乎哀求的語氣,讓露易絲立刻朝總編室作了一個手勢,扔下一屋子正在加班的同事,頭也不回的殺出辦公室。

 

不過一個多小時,露易絲就帶著大量的食物殺進克拉克的小公寓。似乎認定了克拉克深受驚嚇因此需要用大量的食物來撫慰受傷的靈魂。「中國城的那家外賣雞湯,全大都會最好喝的那家。我動用惡勢力讓老闆留給我的!報社轉角那家德墨料理的肉醬玉米脆片,肉醬跟脆片分開放了。老地方烤肉店的碳烤肋排。老闆聽到我是要帶食物給你,二話不說切了最好的部位給我,還附送了一隻烤雞跟一大盒甜玉米布丁。」露易絲用壓塌餐桌的氣勢將幾大袋食物放上桌,「手沖咖啡道具呢?我來替你煮咖啡!離開報社之後再也沒有機會嚐到露易絲的特製咖啡了吧?」

 

克拉克聞言,立刻拿出咖啡用具,接著乖巧的守在一旁等露易絲大顯身手。露易絲雖然毫無料理天分,煮咖啡的功力卻可以打趴一票職業咖啡師。克拉克就趁露易絲東忙西忙的當下,開始講述這一整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驚心動魄的槍擊事件,克拉克本想三言兩語帶過,將多數時間留給他真正的困擾。但身為一流記者的露易絲才不會放過這樣的消息來源,更不會放任克拉克無視外界轟騰喧鬧的輿論走向。當露易絲發覺克拉克不知道出版社在槍擊案後的聲明稿內容,露易絲簡直要尖叫了!「克拉克!你不知道你們總編發了怎樣的聲明稿嗎?」

 

克拉克吃著玉米脆片,歪著頭,一臉無辜的說:「不就是那篇”我們與傷者同在,望所有人都能迅速從傷痛與驚惶中康復”的聲明稿?」

 

露易絲瘋狂的搖著頭,扔下手上的咖啡壺,拿來了自己的手機,急急忙忙開啟推特頁面。「你說的那份稿子,是出版社的正式聲明稿。我說的,是你們總編佩妮發表了絕對不向恐怖主義低頭的聲明!小說照常出刊,內容走向一字不改!」

 

「所以主編的意思是我都遇上槍擊案了……我的截稿日依然沒有延後?」會意過來的克拉克發出一聲小小的慘叫,接著不顧自己的手上還有玉米片的殘渣,立刻奔向自己的電腦,急吼吼的打開文件檔。

 

露易絲安撫著受驚的克拉克,「別急別急!你還有時間。」

 

「什麼時間!截稿日前從來沒有足夠的時間!」克拉克嚎叫著,同時進入了瘋狂打字模式。露易絲也不攔他,乾脆拿過自己的電腦,把克拉克的公寓變成了熬夜趕稿營區。等到日光微曦,大都會天際線開始沿高樓頂端鑲上一條亮色金邊,忙了整晚的露易絲嚼著重新加熱過的烤雞看著克拉克新鮮出爐的稿子,忍不住連聲嘖嘖。「哇喔……你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受驚過度之後我們小鎮純情男孩突然就變成了小鎮激情男孩了嗎?」

 

「我前面這段都在寫器官販運追查與球場上的互動好嗎?結果妳只注意激情戲。」克拉克噘起嘴,似乎不是很滿意露易絲「小鎮激情男孩」的稱呼。

 

「是,我知道你前面有寫卡爾與馬龍持續追查的器官販運。可是你看看後面這段……『卡爾的手指,就按壓在他的嘴角邊。馬龍簡直無法相信,一個球員的手可以這麼柔軟無繭。然後,馬龍可以清楚的看到卡爾的瞳孔輕微的放大了,因為馬龍忍不住歪了頭,將唇邊的手指吸進口中,對著卡爾的大拇指,情色而潮濕的舔咬。』」

 

「還有這段:『側過頭,馬龍將卡爾的食指跟中指一起含進口中,然後將擺動起自己的脖子,讓那三根手指,緩慢仔細的操起自己的嘴。在唾液的潤滑之下,手指與舌頭的刻意糾纏,發出黏滑拖沓的肉擊聲。搭配著攪弄喉頭時的嗚咽呻吟,沒有真正的插入,發出的聲音卻曖昧下流的不可思議。』」露易絲拖長語調的吟詠讓克拉克寒毛直豎,全身雞皮疙瘩炸裂。克拉克驚恐萬分的說著:「不要再唸了!我是來請你幫我看劇情合理通順與否的問題,還有幫我找錯字!不是讓妳把床戲大聲唸出來,對著我公開處刑!」

 

露易絲大聲反駁,「床戲哪有合不合理,通不通順的問題?就算有,你的卡爾設定是外星人耶!下面就算不是一根而是放射狀的很多根都不會不合理。我現在比較好奇的是你怎麼突然開竅,突然飆起床戲?喔!」露易絲突然瞪大了眼睛,調查記者直覺瞬間接通她敏銳的神經。「說!你跟誰做了?我要細節,詳盡骯髒下流的細節。」

 

「露易絲,我一直以為你是個淑女。」

 

「淑女最關心朋友的生活幸福與否。所以快說,所有的細節都不要遺漏!」

 

克拉克先是倒了一杯咖啡,又磨磨蹭蹭的打開冰箱拿出玉米布丁。露易絲明知他在拖延,只是一疊聲的催他快說。

 

克拉克低著頭,一邊慌亂的攪著咖啡,一邊小聲嘟囔著,「昨天晚上就想跟妳說了……只是突然發現要趕稿。妳還記得妳幫我下載的那個約會軟體嗎?我不是跟妳提過,我在上面跟一個叫『九十九』的人很聊的來?」

 

露易絲大膽猜測,「九十九是星城人?你去星城的簽書會遇到他了?在槍擊案之後的心緒激盪之中彼此以安慰,接著就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不是。九十九是高譚人。」

 

「對。我記得你說過九十九是韋恩集團的高階主管,這樣十之八九住在高譚。」露易絲突然想起克拉克提過的細節。「所以你們是之前就見面了?還是這次你去星城才見面的?應該是去星城之後吧?不然你怎麼可能憋到現在才跟我說!」

 

克拉克伸出手,做了一個停止的動作。「先說好,不要打斷我,讓我一次說完。」

 

「我才不會打斷你。」

 

克拉克瞥了露易絲一眼,做出一個「妳正在打斷我的表情」。露易絲只好猛灌一口咖啡含在嘴裡,表示自己絕對不出言打斷的決心。

 

「簽書會上,我跟九十九見面了。因為簽書會的狀況混亂,我們兩個都弄得又髒又累,加上警方要盤問筆錄的人太多,他就提議我們找個地方休整一下。」

 

露易絲點點頭,示意克拉克繼續往下說。

 

「所以,我們去飯店開了房間。九十九要的房,而且他沒有要第二間。」

 

「他叫了客房服務,還派人送了他的衣服過來給我穿……。我覺得有點尷尬,因為說了只是朋友但整體氣氛卻很曖昧。我們共用一間房,他梳洗完之後鬆鬆的穿著浴袍,說著:『我們的初遇很有趣。』。他在燭光掩映下倒香檳給我,在我扣不好袖釦的時候貼近我,替我扣著釦子還說『這樣很像小說開頭馬龍替卡爾扣袖釦的情節。』」

 

露易絲露出一臉興奮的模樣,不停的點頭,還做出手勢希望克拉克說快點。

 

「當然我知道這一切可能都是我想太多。他是布魯斯‧韋恩。他可能根本沒有在放電,只是在做他自己。我甚至不該妄想我跟布魯斯‧韋恩能比朋友更進一步。他是誰?布魯斯‧韋恩耶!我一個平凡小人物能夠當他的朋友都已經是奢望。」

 

聽到第一次布魯斯‧韋恩的時候,露易絲雙眼圓睜,一臉又像過敏又像嗆到的模樣。聽到克拉克口中出現第二次布魯斯‧韋恩的時候,露易絲完全沒有淑女形象的把口中的咖啡全噴了出來。「咳、咳。克拉克,你說什麼?你說布魯斯‧韋恩?九十九是布魯斯‧韋恩?」

 

「是。我也很驚訝。」克拉克說完這句話,又掏出手機,讓露易絲看布魯斯發給自己的訊息。

 

露易斯一手抹著自己因咖啡亂噴而亂糟糟的前襟,另一手抓著手機,發出喉嚨像是被掐住的聲音。「老天,他跟你要手機號碼!說自己花名在外,不想繼續用約會軟體,怕你不心安?」然後露易絲突然像是醒了過來,一把搶過克拉克眼前的玉米布丁。「睡到高譚王子的人沒有資格吃布丁!」

 

「我才沒有睡到高譚王子!不要奪走我的布丁!」克拉克十分幼稚的將布丁搶回。

 

露易絲分毫不讓的將布丁再度拉回到自己眼前。「那你的小說是怎麼回事?那一大段在飯店的激情戲碼全是精蟲上腦的想像嗎?」

 

「反正大家一直要看的床戲我寫出來了!而且小說原本就是靠想像,靠想像錯了嗎!」克拉克一陣大吼,等於把未曾上床的事實吼了出來。露易絲這下幾乎是一臉悲憫的把布丁放回到克拉克眼前。「別難過,從那封訊息看來你還有機會。」

 

「什麼機會?不會有機會。」克拉克垂下了腦袋,有氣無力的說:「九十九之前跟我說的很清楚,不對,布魯斯之前跟我說的很清楚。我們只當朋友。」

 

「朋友宣言應該發生在你們見面之前?或許他看到你的模樣,改變主意了?」露易絲提出這個可能性,卻被克拉克一秒否決。「布魯斯‧韋恩看過的帥哥美女還少了嗎?我這麼平凡的模樣怎麼可能引起他的注意。」

 

聽到這段話,露易絲繞過桌子,走到克拉克跟前捧起他的臉,用手將他的一頭亂髮梳攏到腦後,像個大姊姊似的安撫著克拉克。「相信我,你雖然不是什麼超級名模,打扮起來也有模有樣。只是平常土氣了一點,加上個子大所以走路習慣弓背縮肩,把整個人的氣勢都給縮不見了!你明明是個帥哥啊!別擔心的。」

 

「認真的說,你有好萊塢黃金時代的明星樣貌。幾乎希臘雕塑一般的棱角分明。還記不記得以前我們代跑時尚線新聞發生的事情?那個攝影師是怎麼形容你的?他說當光線隨時間從你的臉龐滑過,每一秒游移的光影都像是造物主對於永恆的精心規劃。記不記得你差這麼一點點就要被那攝影師折斷眼鏡,打昏拖走去當模特兒?」

 

講到代跑時尚新聞的時的趣事,克拉克有些喪氣的臉龐上終於出現了一點笑。「可是好看也沒有用啊!對布魯斯‧韋恩來說,好看只怕是最沒用的了……」

 

「沒問題的!你還有十分有趣的靈魂。這才是你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可是我答應了他只當朋友,我不能違背我的諾言。」

 

聽到克拉克這樣說,露易絲雙手朝克拉克的臉頰用力連拍數下,似乎是要他清醒一點。「你到底喜不喜歡九十九?我現在說的是九十九,不是布魯斯‧韋恩。你不該,也不需要被布魯斯‧韋恩的身分嚇倒!」

 

「喜歡歸喜歡,可是我不能違背我的承諾……」在當時的情境之下,承諾只做朋友是他唯一與九十九保持聯繫的機會。可是既然開口承諾,遵守到底對克拉克來說就是天經地義之事。

 

「所以你要持續說謊嗎?戴著”我們只是朋友”的虛偽面具跟他一輩子當朋友嗎?他需要一個這麼不誠實的朋友嗎?」露易絲發揮她犀利記者的本色,幾個問句就把克拉克逼到退無可退,不得不面對自己的真心。「你尊重你的承諾,尊重你們的友誼,這很了不起。但你也要誠實面對你的心。克拉克,你一直很難對人動心,好不容易動心了一次卻要對你那顆小心臟的震動不聞不問?對,你承諾過。但是又怎樣?了不起就是跟布魯斯說一聲:『對不起,我還是想追你。』如果他真的不要,再正式拒絕你一次就好。況且……」露易絲把通訊紀錄拉到最新的段落,指著上面的一行字給克拉克看。「我不認為布魯斯真的對你沒意思。沒意思,為什麼說要棄用約會軟體,免得你不安心?如果只是朋友,為什麼要讓你『安心』。」

 

露易拍拍克拉克的肩,「沒見面的時候可能真的對你沒意思,見到面之後,看到你在槍擊案裡面表現得這麼帥,搞不好他真的動心了呢!」

 

「啊?什麼表現得這麼帥?」克拉克一臉狀況外的詢問。

 

「我的老天!你的社群媒體都是擺飾用的嗎?你不知道自家總編發了什麼消息,也不知道網路正在掀起什麼波瀾?」露易絲打開自己的手機頁面,給克拉克看看網路上正瘋狂轉載的短影片。

 

影片明顯是從星城購物中心五六樓以上的位置往下拍攝。雖然拍攝者幾度手抖,還是很可以清楚看到當時書店內的一團混亂。更能清楚的看到克拉克翻倒書桌護住民眾,推動書架衝撞槍手的全部過程。

 

「你看看下面的留言,清一色的在說你帥。說你衝撞槍手的姿態根本就是超級盃等級的強悍!還有人說你新刊中把卡爾寫成前球星,大概是因為你真的很想打球!也有網友開始連署,希望讓你當星城球賽的嘉賓。然後大都會的球迷們拿著你網路上一張身穿大都會巨人隊球衣的照片,就跟星城球迷吵起來了……」

 

克拉克滑動著網友成千上萬則的留言,一點受追捧的興奮都沒有。嘴中不斷喃喃唸著:「慘了,我不想因為這樣被注意。」克拉克早就決定了要將超人的身分與自己的平凡生活劃分開來,互不干擾。甚至選擇對正義聯盟成員隱瞞真實身分。偏偏事與願違,克拉克一而再,再而三的意外爆紅,高調成為新聞人物。他心裡有數,再這樣發展下去,氪星科技再高明,都不可能保住他的身分不被洩漏。

 

想到身分洩漏一事,克拉克居然沒有先想到蝙蝠俠的咆哮,而是想到了布魯斯。如果「克拉克等於超人」一事在他自己坦承之前曝光,布魯斯會怎麼想他?會覺得克拉克不誠實?或者認為跟超人交往也不錯?還是覺得被感威脅,沒有膽子拒絕超人的追求,只好勉強同意?

 

此時,露易絲的小聲碎唸中斷克拉克的胡思亂想,將他的思緒拉回現實。

 

「露?妳剛剛在說什麼?什麼接下來我只會更紅,因為配了第二個總裁?什麼第二個總裁?」

露易絲嘆了口氣,拍拍克拉克的肩膀,幾乎沉重的對他說:「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是因為工作表現被人銘記。而不是因為超人看了你的小說,或者你跟某個誰誰扯上關係。但是你接下來要跟布魯斯扯上關係,你最好有一點心理準備。」語畢,露易斯拿自己的電腦點開一個網頁,將螢幕調轉到克拉克面前。

 

「真人…同人圖文創作區?」克拉克照著螢幕上的標題緩慢唸出,「露?這是什麼?」

 

 

未完待續

TBC

*既然身為一個小說作家,讓克拉克了解一下網路上另外一種蓬勃發展的創作領域也是很正常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要说布鲁斯活该,谁让他欺骗人。讨厌这样的人,渣男一个。生气😱

  2. 是的很性感,而且两个人之间产生的反应是双向的,而隔阂的产生克拉克隐瞒身份要占三分之一。

    1. 朋友努力的要拉我入CLEX,我說不行,我跟別人答應好了站穩超蝙不更改。而且我覺得我被超蝙朋友安利久了,吃其他的總覺得怪怪?
      結果朋友跟我鬧說:下次,下次肯定要搶先找我推廣新CP
      XDDDDD

  3. 其实吧,在超人前传也就是美剧“小镇”里,年轻的莱克斯还是很帅的,他和克拉克折叠是爱恨交织啊,那个时候我可以萌这对的,可为了和漫画对应硬被掰成了“相爱相杀”,哭。话说那里好像克拉克的妈妈学历很高,还参选了议员,成没成功我忘了。作者也许可以以此为背景?老师克拉克地位比布鲁斯低没劲。

    1. 看超人前傳入坑的人 很多都是吃CLEX這對的。我朋友的說法是:沒見過這麼性感的光頭。偷了她這句來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