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作家半AU] 空氣新刊 CH4~CH5

 

克拉克沒有布魯斯的坦然大方,願意穿著浴袍走出浴室。只能在梳洗後依舊套上髒污的襯衫與破洞長褲,略顯尷尬的站在富麗堂皇的套房內。克拉克也是見過世面之人,本不該因為眼前的金碧輝煌而縮手縮腳。可在此時他一身流浪漢模樣,站在金絲銀線交錯的地毯上,面對著暗戀月餘且瞬間變成了布魯斯‧韋恩的「九十九」……克拉克原本完好的自信心瞬間跟衣物破爛到一塊去。

 

「那個……那個我……」克拉克幾次張嘴,最後只說出了一句不成話的話。

 

布魯斯卻沒讓克拉克繼續尷尬下去,自動開啟了話題。「剛剛的緊張情勢讓我突然餓了,我猜你可能也餓了?很抱歉我沒有問過你就先點餐了。不過我想這些食物中總有你喜歡吃的?」布魯斯引領克拉克走到餐桌邊上,眼前早已擺滿各式美食,甚至點起了蠟燭,倒好了香檳。

 

燭光搖曳,映著香檳內的氣泡晶瑩。氣氛雖然太旖旎了一些,但這次布魯斯就將飯店的好意全盤照收了。反正是要對克拉克動之以情,就沒必要把友情還是愛情分的太清楚了。

 

「我是九十九,很抱歉一直沒有跟你明說我是誰。」布魯斯朝克拉克揚起一個溫和的微笑,同時又以低垂的目光,巧妙而含蓄的傳達了歉意。「我想你待過媒體業,你能理解我的顧慮,甚至是我的防備之心。所以,我希望你不會介意。」

 

克拉克拼命的搖手,「不介意,不介意。你是個大老闆,交朋友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本來就很複雜。小心一點也是應該的。」

 

布魯斯問:「跟家人朋友報平安了嗎?」

 

克拉克點點頭,「我說我沒事。現在跟一個朋友待在飯店內稍作休整。等警方忙完,找我做完筆錄,我就動身回大都會。」

 

布魯斯巧妙提問:「跟那些人聯絡了?有沒有忘記的?」

 

克拉克說:「跟我幾個朋友露易絲、吉米、卡森。我的總編,然後上網發了報平安的推特……還有我媽。」講到瑪莎,克拉克突然有點心虛。他才沒有跟瑪莎報平安咧!不過就是一個槍擊事件,瑪莎怎麼可能會擔心他的安危?擔心那些歹徒都還實際一點。

 

「嗯,別讓人擔心就好。」布魯斯笑著說話,同時在心裡記下吉米跟卡森兩個名字。或許是超人,或許不是,總之等會再查。

 

「那個……九十九。」

 

「叫我布魯斯。」布魯斯刻意朝克拉克溫柔一笑。

 

「布……布魯斯。」克拉克一邊說,一邊把頭低了下去。「我很高興你來簽書會。當然我希望你不要來的,畢竟今天是這樣的一團混亂,可是,我好高興你有來……」

 

「我也很高興我有去。」布魯斯朝他又笑了一笑,「沒有比這個更戲劇化的初遇了,是吧?以後我們跟別人講起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故事該有多精彩!」

 

「我們的初遇?布魯斯?難道你的意思是……」克拉克說到這邊,突然省悟過來,幾乎咬了自己的舌頭才讓自己住嘴。克拉克告訴自己,布魯斯講的是朋友間的初遇,酒吧內閒聊時的好笑話題,才不是什麼婚宴上的溫情小故事!克拉克!你振作一點!快點記得布魯斯‧韋恩是個怎樣的人物。

 

克拉克曾是個優秀的調查記者,甚至做過韋恩的專題報導。所以他其實很清楚布魯斯有怎樣的性格!布魯斯才不是對你放電,他只是在做他自己。與其指責布魯斯是胡亂放電的花花公子,不如說他心血來潮就會對人過分體貼。

 

以布魯斯卓越的身分,超凡的容貌,對旁人表現的風度翩翩又關懷備至。不論男女都很容易為之傾倒。

 

克拉克記得有一次寒流來襲又遇暴雨,所有記者窩頭縮腦的擠在媒體區的棚架下,搓手踏腳或者原地蹦跳,用盡各種方式取暖。布魯斯突然帶著宴會廳的廚師與幾桶熱湯來慰問各家媒體,還解下自己的圍巾替一名略感風寒的攝影記者圍上,甚至過分體貼的立刻請醫生來現場問診。

 

克拉克知道那名攝影記者凱文前半輩子都是直男。遇上布魯斯之後的下半輩子?可就很難說了……

 

克拉克此時心緒紛亂,根本不敢說話,深怕自己多說多錯。只能低著頭,專心致志的對付盤中的那塊牛排。偶爾偷瞄幾眼布魯斯輕啜飲料的模樣,權充配菜。

 

克拉克真的不懂,為什麼有人能喝東西都喝得如此優雅自在,舉手投足間毫無做作,卻是無時無刻的散發著魅力。克拉克甚至用起了超級聽力,傾聽香檳氣泡在布魯斯唇上迸裂的聲音。嗶嗶啵啵的微小氣音,聽上去就像是香檳正努力親吻他的嘴唇。

 

猛烈的,深情的。

 

克拉克知道自己的臉又紅了,布魯斯明顯察覺他的羞赧,卻又是回以一笑。這下克拉克知道自己非得說點什麼不可了!就算是初見面的網友,一直偷瞄也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

 

正想開口,門鈴卻忽然響起。布魯斯起身前去開門,接著就帶了一個紙袋回到克拉克跟前。「臨時不知道該怎麼買衣服,我看你身材跟我差距不大,所以讓人送了我的衣服過來,希望你不要介意。」

 

布魯斯將紙袋中的衣服一一拿起,展秀給克拉克過目。同時大方的調笑了幾句:「這樣有點像是你新小說的開頭橋段。記得嗎?卡爾在馬龍舉辦的宴會中弄髒了衣服,結果馬龍拿自己的衣服給他換?」克拉克不知該作何反應,只能連聲道謝,抓起衣服往浴室衝去。

 

換上衣服之後,克拉克朝鏡子看了幾眼,意外發現衣服還算合身。克拉克知道自己身材超乎常人的健碩,正常的衣服不是這邊撐就是那邊脹,所以萬萬沒想自己可以正常穿上布魯斯的衣物,而不是直接崩裂前襟的釦子。只是兩人的肌肉分布位置有些許不同,讓原本量身訂做的襯衫顯得不再合身,大有偷穿旁人衣服的彆扭感。

 

當克拉克拉扯著扣不上的袖口,略顯尷尬的走出浴室時,布魯斯自己迎了上去,捧起他的袖口幫忙扣上袖扣。驟然拉近的距離,讓克拉克近乎靦腆的笑了一下。像是在表示他的感謝,又像是為了自己無法扣上袖釦而道歉。

 

布魯斯卻是動作中低聲的笑了,「現在真的很像小說劇情了。小說中馬龍不也幫卡爾扣了袖釦?然後馬龍說了什麼?是不是這句:『你知道我從來沒有替人穿過衣服嗎?我只負責脫衣服。』」

克拉克表情呆愣,完完全全被布魯斯嚇住。網路上不是都說好了當朋友?為什麼見面接觸之後,布魯斯的舉止一點都不像個朋友?言行說不上輕佻,但總有一絲若有似無的曖昧。似乎在引誘克拉克多想一點,衝動一些。

 

克拉克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想把自己的腦袋晃清醒一點。微小的舉動卻引來的布魯斯的注意,低聲且充滿關懷的問:「怎麼了?」

 

「沒事,只是好像有點頭暈。」克拉克隨口一答,布魯斯卻恍然大悟的說:「啊!不好意思,衣服上面可能有我的古龍水味。會不會是這個讓你頭暈?」

 

聞言,克拉克反而拉起衣領,深深吸嗅。微辣帶甜的菸草香氣伴隨著溫暖的肉桂、微苦的巧克力一起湧入鼻腔。再吸一口,聞到的是溫潤醇厚的威士忌香氣。克拉克眼前立刻出現了一個生動的形象,彷彿布魯斯曾坐在壁爐邊上,就穿著這件襯衫,盯著火爐沉思。在克拉克的想像中,布魯斯衣著挺拔卻赤足踏於絨毛地毯。爐焰會他的眼底映出躍動的光芒,讓那雙深棕色的眼睛變成琥珀般的通透。雪茄或許在他指尖許在,或許架在一旁。冰塊會在桌上的杯中慢慢融化,直到敲上了水晶杯的壁緣,發出清脆的響動。

 

克拉克覺得自己可以沉浸這樣的幻想中,任由時間慢慢燃盡。甚至,他是有那麼一點希望自己繼續待在這樣的幻想中不要醒。

 

可是……他們只是朋友啊!所以克拉克將胸中的那口氣吐盡,將所有關於布魯斯的氣息從體內驅離。然後他亂七八糟的朝布魯斯道謝,又隨隨便便的找了一個藉口,幾乎用逃的逃離飯店房間。

 

克拉克幾乎跌跌撞撞的摔出房間,布魯斯卻沒有出手攔阻。方才布魯斯是有刻意撩人沒錯,他卻沒想到小鎮男孩如此經不起撩撥。曖昧的情境,未曾拉緊的浴袍與充滿暗示的調笑,一點小小伎倆就可以讓克拉克表現的手足無措,臉頰脹紅的幾欲滴血。布魯斯當然知道克拉克動心了,而且動心的難以自抑。偏偏礙於提出過只當朋友的保證,所以什麼也不能說,什麼也不能做。

 

這種情境下,一般人都是曖昧帶過。講幾句不清不楚,雲裡霧裡的話就算了。不過克拉克那個性格,大概又想衝動告白了吧?克拉克不願失信,打破只做朋友的諾言,只好迅速逃離。

 

這樣,目的也就達到了吧?克拉克明顯對「九十九」有了更深一層的好感,只要喜歡,口風就不會緊。經過方才這樣一齣,布魯斯有把握只要自己技巧性的以情相脅,克拉克會對他坦白關於超人的不少資訊。

 

此時,手機傳來提示音。鋼骨放出的消息已經在網路中不顯眼的角落開始發酵。不少推特已經在轉發「槍擊案並非邪教攻擊,而是瞄準克拉克而來」的推論。幾個網站甚至已經聳動下標:「克拉克‧肯特疑似超人親友!為您盤點七大可疑之處!」、「克拉克‧肯特是真超人親友?還是又一個無辜的露易絲‧蓮恩?」、「籠罩在星球日報上的厄運!被誤認為超人親友後兩位記者的悲慘命運!」同一時間,鋼骨傳了訊息給蝙蝠俠:「放出這個推論,會不會影響到克拉克‧肯特的人身安全?是否該呼叫超人,共商此事?」

 

布魯斯只是以蝙蝠俠的身分回了一段話:「我要求放出消息,所以我會負責保護克拉克‧肯特。至於超人那邊,如果克拉克‧肯特真是他的親友,他應該要主動填寫安全保護協定。就像神力女超人填寫了史蒂夫,你填寫了你父親。雖然外界不知情,以為露易絲是遭無辜牽連,但當初超人也主動將露易絲‧蓮恩納入友人保護的範圍。」

 

這一番話,有理有據,鋼骨立刻接受這個說法,只回了一個「收到」便不再多言。布魯斯倒是被自己的話引入了更深的一層思考。為何超人在露易絲被綁架I 一次後就將她寫入安全協定,受全體聯盟的保護。可是關係明顯更加親密的克拉克卻沒有得到同等待遇?難道超人其實信不過正義聯盟?

 

心念電轉間,布魯斯已經想了十七八個可能性,甚至想到了氪石反制計畫的改進。但布魯斯搖了搖頭,阻止自己的思維繼續無限發散。他拿起手機,登入程式傳了一個關懷的訊息給克拉克,問他是否已經去警方那邊作了筆錄?需不需要自己派請律師陪同?又問他的身體狀況是否一切都好?並且將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了克拉克,同時要求交換號碼。

 

最後一行字,布魯斯寫著:「以後,我就直接跟你對話,好嗎?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用九十九的身分跟你講話。因為我覺得,以我的花名在外,我放棄使用約會軟體會讓你覺得比較心安。」

 

克拉克的回應很快,卻也很慌亂。先是交上了自己的號碼,又寫了一大堆「我們是朋友,你不用為了我減少自己機會」之類的說詞。卻不忘在留言最後再三表示布魯斯的舉動讓他很開心。一封訊息,滿滿的口是心非,前言不對後語。字裡行間全是渴愛的期盼。

 

看到這樣的訊息,早先以情相脅的計畫若有六至七成把握,布魯斯現在的估算已經上升到九成有餘。事情進展的如此順利,布魯斯心中卻感受不到半分欣喜。他只是不斷想起克拉克偷偷吸嗅襯衫又瞬間紅臉的模樣,覺得心裡有點無以名之的震動。

 

應該是感傷的情緒吧?終究是玩弄了一個好人的感情啊!

未完待續

TBC

*持續否認一切的心機大蝙蝠= =+嘴硬,就是他的萌點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要说布鲁斯活该,谁让他欺骗人。讨厌这样的人,渣男一个。生气😱

  2. 是的很性感,而且两个人之间产生的反应是双向的,而隔阂的产生克拉克隐瞒身份要占三分之一。

    1. 朋友努力的要拉我入CLEX,我說不行,我跟別人答應好了站穩超蝙不更改。而且我覺得我被超蝙朋友安利久了,吃其他的總覺得怪怪?
      結果朋友跟我鬧說:下次,下次肯定要搶先找我推廣新CP
      XDDDDD

  3. 其实吧,在超人前传也就是美剧“小镇”里,年轻的莱克斯还是很帅的,他和克拉克折叠是爱恨交织啊,那个时候我可以萌这对的,可为了和漫画对应硬被掰成了“相爱相杀”,哭。话说那里好像克拉克的妈妈学历很高,还参选了议员,成没成功我忘了。作者也许可以以此为背景?老师克拉克地位比布鲁斯低没劲。

    1. 看超人前傳入坑的人 很多都是吃CLEX這對的。我朋友的說法是:沒見過這麼性感的光頭。偷了她這句來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