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CH5(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5===

事實證明,據說毫無節操的花花公子布魯斯˙韋恩也沒有當眾扒掉一個男人衣服的興趣。他只是動手把被酒水醬汁摧殘的西裝外套給脫了下來,轉過身就交給了管家阿福。用一種幾乎哄騙小孩的語調說:「放心吧!不管什麼髒污阿福都有辦法弄乾淨。你也去換洗一下吧?這樣你的髒襯衫才有辦法交給阿福。」

 

他將厚實的手掌貼上克拉克的背,然後拍拍他的肩膀,彷彿在替他量身。接著輕聲說:「你真是個大個子,但我相信我們總有辦法在衣櫃裡面找到幾件你能穿的東西?最糟的狀況,我有很棒的床單讓你裹著走。」布魯斯提到床單的語調如此認真,讓克拉克與周圍的賓客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時布魯斯朝著群眾高舉酒杯,大聲呼喊:「朋友們!請不要為了一個小小插曲而敗興!天還亮著!任何派對不到下一個天亮都不算盡興!各位朋友們!請務必把我家的酒窖喝空!」短短幾句話,場子內的氣氛又再度活絡。布魯斯很體貼的將克拉克帶到大宅內的某個浴室,指點了他盥洗用品的位置就離開了。

 

克拉克用非人的速度洗掉了滿頭的香檳與威士忌,在踏出浴室的那一瞬間才想起動作太快也不見得是好事。他的換洗衣物還沒來。而所有的遮蔽物只有一條浴巾。但與其留在霧氣蒸騰的浴室裡,克拉克更想出去曬曬太陽。

 

布魯斯領他過來的房間有著巨大的落地窗,還有一個巧妙的陽台設計。庭院中的人應該看不到落地窗內的景物。就算如此,克拉克還是小心的褲子穿好,將圍巾隨意披在身上。髮梢的水珠一滴滴的落在明亮如鏡的大理石地板上。他考慮著要不要用熱視線烘乾頭髮?但是這邊沒有吹風機,他將無法解釋自己乾燥的髮絲。所以克拉克偷偷推開了一點窗,引入夕陽與微風。

 

他閉上眼睛,感受黃太陽的能力在他血液中逐漸充盈,漸次奔騰。

 

「這樣看起來很像在拍雜誌照片」布魯斯的聲音出現在房門口,他雙手比了一個取景的手勢,將克拉克與那一地的夕陽窗光給框了起來。

 

克拉克有點意外,超級聽力讓他知道了走廊上有人走來。原本估計是來送衣服的萬能管家或者某個在韋恩大宅的傭人。他就沒有想要特意閃避,畢竟自己被毀掉的只有西裝與襯衫,褲子可是沒遭殃。該遮的都有遮。男性赤裸上身可沒有妨害風化。但他怎麼都沒想到,前來的人是布魯斯˙韋恩本人。

 

他拎著好幾件看來全新,或者剛送洗領回還包在乾洗袋內的衣服。用專屬”布魯西寶貝”的氣音說:「我注意到你的身材跟我相去不遠。你是個大塊頭,但是我的極限運動也給了我不少肌肉。」

 

布魯斯擺出一個秀二頭肌的姿勢,強調了自己的健壯。將那一堆衣物攤在了房間的懶人榻上。

 

克拉克朝那一疊衣服看,不由得有點窘。除了西裝與襯衫,布魯斯甚至連下半身衣物都準備好了……下半身衣物,意思是連內褲都有。克拉克心想:原來是四角褲?那就算今天的採訪砸了,但高譚之子的內褲之謎解開了。回去如果佩里大發脾氣,他可以說:「布魯斯穿的是白色四角內褲」

 

……不對,跟佩里報告這件事的畫面怎麼想都不對。

 

似乎是察覺到克拉克的窘迫,布魯斯笑著說:「阿福只是太順手就準備好了全部服裝。你不用每件都穿上。就算真的穿上了也沒關係,衣服都是新的,內褲也是。而且這是你穿過之後絕對不用還我的衣服……」布魯斯是個善於調節氣氛的好人。克拉克心想。高譚花花公子或許油嘴滑舌,但他很懂得用這些不冒犯人的小玩笑來讓周遭的人放鬆下來。

 

克拉克認真的擦起頭髮,眼光巡視著懶人榻上每件都超過小記者數月薪水的昂貴服裝。他認得出防塵套袋上的品牌LOGO,有些衣服連球星時期的克拉克都不見得能買的下手。布魯斯又再次敏銳地察覺克拉克的遲疑,隨手撈起一件衣服,拉開套袋,說:「我記得你的眼睛是藍色?這套是天藍襯衫配鐵灰西裝外套。你下半身的褲子原本是鐵灰色的,有一點小小色差,但我想這邊應該沒有時尚糾察隊……」

 

克拉克愣了一下,開口說:「我的眼睛是綠色的,或許帶一點點藍。但我的眼睛是綠色的。」

 

因為強納森是綠眼*,他親愛的強納森。當他小時候發現自己可以改變自己的體貌,他第一件事情是改變自己眼睛的顏色。他想要貼近他的地球父母一點,而不是頂著一雙湛藍的眼眸,和他親愛的地球父母站在同一張照片裡。

 

克拉克這個舉動,讓他的地球父母又貼心又無奈。他們被迫處理掉大部分克拉克的照片,然後開始對所有的親友睜眼說瞎話。

「他一直都是綠眼。」

「那張烤肉會的合照?應該是拍攝角度問題?」

「或許小時候看起來比較藍,長大就越來越綠了。」

想起強納森跟瑪莎,他心裡一陣溫柔的痛楚。強納森跟瑪莎是如此保護他的身分又如此縱容他各種暴露自我的舉動。

 

談到眼睛顏色後,氣氛一瞬間冷了下來。面對突然的沉默,布魯斯只是用更多的調笑把場面帶過:「唉,我酒喝多了。醉眼迷濛,而且你知道的,我會凝視著雙眼都是美麗女孩的雙眼。」這一刻,布魯斯知道自己在說謊。

 

他清楚記得那張「阿波羅之死」的照片,不然他不會為一個小小體育記者花這麼多心思。照片中的克拉克滿身血汙卻毫無痛楚的眼神,專注甚至虔信的殉道者神態……而他也真的為了救人賠上了自己的體育生涯。當時很多逃難者說克拉克其實可以安全逃離現場,但是他選擇奔回爆炸區。

 

身為一個匿名夜巡的義警,布魯斯為此感到某種的痛楚或者共鳴。

 

照片中重傷的克拉克眸色藍綠夾雜。他特別記得是藍色,雖然在照片中只有一部分的藍眼。卻是晴空藍、加勒比海藍、孟買藍寶石琴酒藍都不足以形容的色彩。驚心動魄的藍。當時布魯斯不相信有人的眼睛能是這樣的顏色。他認為是某種拍照時的角度問題甚至機械問題。

 

但就在剛剛他在進房間一霎那,長期武術訓練造就的敏銳五感,精確地捕捉到了克拉克迎著光的藍眼睛。

 

驚心動魄的藍。

 

可是當他回頭之後,他的眼睛轉為帶藍的灰綠。雖然帶藍,但絕對會被稱為綠色。布魯斯壓抑心頭的好奇,用著幾分心力拿起房間小吧檯台上的酒隨意調弄,換著角度偷瞄克拉克的眼睛。布魯斯心想:藍綠變換的眼睛?可以有很多解釋。既然有虹膜異色症,或許就有什麼罕見的醫學病名與此有關。況且中央市的粒子加速器爆炸後,單單中央市就出現了十多例神秘不可解的人體變異。

 

或許眼前的這位前任球星加現任記者曾經在不正確的時間造訪過中央市?

 

似乎是察覺到布魯斯的目光,克拉克抬起頭,近乎靦腆的笑了一下。舉起扣不上袖扣的手朝他求援。布魯斯則是露出“布魯西寶貝”才會有的輕挑笑容,走過去捧起他的袖口幫忙扣上袖扣。

 

「你知道我從來沒有替人穿過衣服嗎?我只負責脫衣服的……」

 

克拉克表情呆愣,似乎像是嚇傻了。布魯斯看見他的模樣,突然後悔自己用花花公子的口吻開了這樣的玩笑。眼前的黑髮男人,露出的表情像是個男孩。布魯斯逆著光,看見克拉克的髮梢還有不少水珠,正散射著夕陽的暖黃橙紅。把他的臉劃上幾縷水晶琉璃般的光芒。

 

這時,他突然明白了為什麼克拉克的外號是阿波羅。
強大、華美、令人無法直視……彷彿太陽,燃燒中發光。

請繼續閱讀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6~CH7

===

*電影<超人:鋼鐵之軀>中強納森˙肯特的扮演者是綠眼睛。雖然很多中文資料查找會說他是藍眼,但是GOOOGLE圖片加上英文維基百科可以知道他是綠眼。

*中心市,粒子加速器,黑暗物質等敘述來自影集版的閃電俠。與漫畫無關。

*發現我沒有解釋 標題:Hail Mary pass的意思。這個詞來自來自美式足球術語,原來是指成功機率極低的超長傳球。現在用在口語意思近於,鋌而走險、孤注一擲的用法。或者更直接的就是”拼了啦!”中文標題沒有使用萬福瑪麗亞傳球,而是長傳達陣,是因為萬福瑪麗亞傳球太詭異了Orz……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