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世界的水仙

剛剛貼了指甲彩繪的文章,之後我想到:說真的網路上很多專業彩妝指導文,我完全沒有發這種文章的資格。但我考慮過這些文章的定位:記錄自己的意義大於分享

只是在這個自戀過頭的年代,我常常懷疑網誌的興盛是水泥社會和虛擬國度的
聯合反撲。以前誰聽過自拍?然後寫一大堆雞毛蒜皮的東西自嗨。正妹相本下的數字代表什麼?目光消費的次數?

當我站在某天的台大醫院站,紅。而一堆人瘋狂的拍照:為了傳上網誌。

我知道這個社會壞掉了。從網路某處的小環節,噹一聲,像是鬆掉的螺絲釘落下。

當我自己吃東西之前要拿出相機,把食物換幾個角度……
我知道我壞掉了。喀嚓、喀嚓的閃光燈聲音,像是某種切割器喀嚓、喀嚓剪斷我的智商。

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做?把自己當明星一樣的拍攝自己,用詭異角度去紀錄只有fans才會在乎的鳥事情。就像康熙來了:內褲的顏色?這跟一個歌手有啥關係?沒關係就是內褲的顏色fans也很在乎

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啊?

我們在自戀。

是不是因為社會太混亂,真心的交付太難?讓我們無法愛人,又沒人愛?施予受的雙重喪失讓我們攬鏡自憐而後抓過相機,讓網路世界開出一朵朵的水仙?或者是我們都太忙忙考試、忙社團、忙家庭、忙人際、忙感情忙著過活,到最後忘了怎麼過活?那遺忘的病,捲襲而來的時候。一如百年孤寂,我們開始將生活中的一切標記。

標記  ”這是我曾經活過的日子

因為無意義 所以我害怕忘記?



我的網誌正在吞噬我自己。
一口一口
喀茲喀茲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很欣賞這種反省的觀念~
    也許是無法給、也無法受~最後只徹回自己,最終只愛自己吧…

  2. 妹妹,你寫得很棒啊!我對於blog的想法跟你一樣。但是,21世紀專屬於自戀的人。沒辦<br />
    法,Freud和尼采早說過了,神被解構之後,人只能開始尋找新的神祉_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