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同人] [官配組] 指針前行 CH1~CH2

 

「醒醒,醒醒。」黛安娜輕拍史蒂夫的臉頰,希望他睜開眼睛。同一時間,黛安娜自己卻是半瞇著眼並將視線落在遠方,只願以指尖的輕擊叫喚昏迷不醒的史蒂夫。白砂細密的蔚藍海岸,柔軟的浪花來回親吻足踝。她從湛藍大海中,撈起了一個雙眼澄澈的男人。似曾相識的劇情,讓黛安娜覺得有種暈眩感。所以她不願看著史蒂夫濕漉的長睫顫動,不願看著睜眼瞬間的,那曾經讓她溺於其中的深邃之海。她善泳,卻至今游不出來的回憶與愛。

 

「我到了天堂嗎?」史蒂夫眨著眼,用疼痛與猶疑的語調發問。

 

「不,你還活著。我以為這很明顯?」黛安娜定了定神,這才開口回答。

 

「妳看起來就像個天使。醒來第一眼看到是妳,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上天堂了?」史蒂夫輕笑,笑聲似乎抽痛了它的肌肉。他撫著自己的肋骨翻了一個身。「該死的,我一醒來就說蠢話。請相信我的腦子給水泡壞了。它完好乾燥的時候不會說這麼輕浮的台詞……」史蒂夫開始摸起自己的四肢,全面性的評估自己落海後的狀況。摸上臉頰的時候他突然哽了一聲,像是突然嗆到似的說:「拜託告訴我,妳沒有對我做人工呼吸。」

 

「沒有……但你會介意?」黛安娜有點意外,入世百年,還沒有遇過厭棄她親吻的人。況且史蒂夫也不像是有如此保守的性格。

 

「如果我剛剛有刷牙就不會介意。」史蒂夫笑著,往沙地上噴了一口血沫。

 

「很好,至少我們可以確認你的幽默感毫髮無傷。現在我們就來確定通訊系統是否一樣的好運。我會呼叫布魯斯,他比天眼局可靠……」黛安娜快速談起正事,迴避那些調情意味的玩笑,話題轉的如此生硬,幾乎是在對談中落荒而逃。

 

黛安娜可以公事公辦,卻一直無法習慣與史蒂夫有私交。並不是這些打鬧調笑讓她感覺騷擾,而是每一次無關公務的交談,都可能讓她頭腦發脹。黛安娜會忍不住把這個史蒂夫的嗓音,合上百年前的回憶。幾乎相同的音頻,讓她心碎,甚至陣陣耳鳴。所以黛安娜摀住雙耳,佯作呼叫布魯斯的模樣。其實韋恩企業的軍用通訊器品質絕佳,哪需要摀著耳朵來隔絕外音干擾?不是真實存在的耳疾,只是回憶的尖嘯而已。

 

「黛安娜?我看到飛機從雷達上消失了,妳的狀況如何?史蒂夫還好嗎?」布魯斯醇厚如威士忌般的醉人聲音,從通訊耳機中沁潤而出。依舊一派雍容,不疾不徐。黛安娜卻能從略高的音調中聽得出他的關心。

 

「我沒事,史蒂夫估計是輕傷。飛機被超自然力量扯開,我覺得應該是戰神之力……」

 

布魯斯質疑,「我以為妳在一戰的時候就消滅了阿瑞斯?」

 

「神靈的力量無法被徹底消滅,只能抑制拘束。況且人類這些年挑起的戰爭,丟下的炸彈還少了嗎?每一場戰爭,噴濺出來的鮮血都是對阿瑞斯的虔心祭祀。阿瑞斯早已強大,卻始終蟄伏不動……」對於黛安娜的回應,布魯斯沉默半晌。人類無恥,卻有天外來客為之奉獻生命,卻有半神為之守衛和平。好一會,布魯斯才說:「戰爭的起源地我還沒有找到線索。但是剛剛那些飛彈,終究是帶來了一些好消息。」

 

「好消息?布魯斯˙韋恩你認真的嗎?」史蒂夫突然插入談話,語調中滿是不可置信。他還沒從高空墜海未死的疑惑中回神,那一串希臘神話的對談更是聽得一頭霧水。所以史蒂夫只是躺在沙灘上,雙眼望天的放任兩人的聲音在他耳道進出。但「飛彈是好消息」這句話史蒂夫還聽的懂,而且發疼的肋骨促使他出聲表達強烈不認同。

 

「超自然的力量可以來無影去無蹤。飛彈總要由某些人製造出來,買下來,發射出來。」面對史蒂夫的質疑,布魯斯淡淡解釋了幾句。「我已經調動了衛星,半個小時之內會有初步的答案。訊號系統顯示墜機前登陸艇已經先行墜海。從電腦資料看來,登陸小艇似乎沒有太大損傷。我之前已進行遠端控制,登陸艇很快就會抵達你們的所在地。」

 

「還有……黛安娜,我向妳先行致歉。」布魯斯突然改換語氣,冒出了一句道歉。「墜機前,那只是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現在這個情境,還開玩笑就有點不合時宜……」黛安娜還沒來得及問原本無傷大雅的小玩笑是什麼,她過人的視力就看見遠方一艘登陸小艇正乘風破浪而來。船身側緣用不小的字體寫上了「愛之船」幾個花體字。

 

所以她的預想沒錯,大蝙蝠終究還是在裝備中弄了手腳準備取笑她。但是愛之船就愛之船吧!只要能讓她們快點離開這裡,快點繼續任務的執行,這個字體就算是螢光粉紅色的她也認了!

 

剛剛的每字每句,史蒂夫都聽在了耳裡。等小艇駛近,他也看見了愛之船的大字。史蒂夫雖然疑惑重重,卻很有禮貌的不發一語。上船之後,也只是盡責的檢查船體,確認航向。耳道內的通訊器,此時全是布魯斯與黛安娜的對談。一字字的抑揚頓挫,史蒂夫卻沒能聽懂幾個字。他當過間諜,卻並非以語言見長,只能知道兩人正以希臘文交談。反正聽不懂,無事可做,史蒂夫就放任自己在一旁靜靜觀察黛安娜。

 

史蒂夫知道人們使用不同語種時不只會出現不同腔調,甚至思考的模式都會因語種而有所改換。操持英文的黛安娜深知自己的極端魅力,但不張揚也不遮掩。自在而坦然。改用希臘語的黛安娜卻在一瞬間轉換了氣質,眼角眉梢都帶著些許天真。好像抽長的新芽,稚弱的嫩綠與萌動的青春。

 

「為什麼這樣看我?」黛安娜終止對話後,朝史蒂夫發問。同時摸摸自己的臉,懷疑是不是臉上沾了什麼東西。

 

「剛剛那是希臘文吧?」史蒂夫指指自己的耳朵,意指方才黛安娜與布魯斯的一長串對話。「以前受訓的時候就聽過教官說,人們使用不同語種的時候也會換上不同的思維模式。妳……用英文跟用希臘文的時候感覺很不一樣。」

 

黛安娜嫣然一笑,「那是古希臘文,我的母語。或許是因為現在使用古希臘文的時間太少,所以每次使用古希臘文,都讓我覺得自己回到了小時候。」

 

「古希臘文?母語?」

 

「我剛剛跟布魯斯商量,要讓你知道多少內情。我擔心你牽扯太深,但布魯斯主張開誠布公。認為你應該要知道所有的真相……。」說到這邊,黛安娜突然笑了起來,甚至過分歡快的有點止不住笑。「抱歉,你需要認識布魯斯你才會理解笑點在哪。我說的是『真正認識』布魯斯,不是媒體上的那個愚蠢富豪,信託基金寶貝。」

 

「所以妳要向我解釋那隻憑空出現的大手,還有阿瑞斯這個指稱代號了嗎?」

 

黛安娜嘆了口氣,低聲的:「那些不是任務代號,阿瑞斯就是阿瑞斯,神話中的戰神。熱愛鮮血與紛爭,期待整個世界以刀劍砲火相互攻擊,用生命為他獻祭。」

 

未完待續

TBC

*史蒂夫落水完成= =+

*我覺得這篇蝙蝠老爺會走吐槽役。我還在考慮要不要把這篇跟長傳的時間線接上去,如果是這樣這篇會是長傳的時間線之後六七年之後。(按照電影裡面的年紀的話)如果真的是這樣,這篇要稍微修改一些東西。還在考慮。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