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同人] [官配組] 指針前行 CH1~CH2

指針前行CH2

 

事情的發展與黛安娜的預估相去甚遠。

 

探勘部隊並沒有讓黛安娜一同前往,而是將挖掘到的文物一批批送到黛安娜的研究室進行分析與文字破譯。天眼局對黛安娜不信任,不知道是不認可她的能力,還是不相信她能忠誠守密。所以每批交付的文物都明顯經歷過特殊處理與先行的檢驗。照黛安娜的原話,東西被一群上了餐桌的惡狼徹底糟蹋過一輪,到她手中已是殘羹冷飯。

 

不管文物經歷了多少不必要的放射檢測與生化消毒,黛安娜真正在意的是探勘部隊所遭遇的危險。她數度表示浮雕中可以判讀出前方有陷阱,但學者不在現場,能對探勘部隊起什麼作用?為什麼要讓探勘部隊傻傻踏入陷阱?

 

面對黛安娜的抗議,轉交文物的探員只是千篇一律的搖頭。來遞交文物的探員換過好幾批,但都像一個模子翻出來的東西。一樣的黑西裝,一樣的黑墨鏡,就連搖頭的角度與速度都極其類似。彷彿有一本員工手冊教導過這些探員如何說不,如何裝傻,甚至如何搖頭。

 

等黛安娜終於找到了一個不是穿黑西裝,明顯有了屬於主管氣勢的人抗議。她也只得到了一句:「普林斯小姐,現在不是給妳主演〈印第安那瓊斯或者〈古墓奇兵〉的時機。妳只需要破譯文物,找出我們需要的資訊。」

 

「不知道你們在找什麼東西,我要怎麼告知你們?」

 

「普林斯小姐看到資訊的時候,肯定會知道的。」探員主管高深莫測的丟下一句,頭也不回的離開。

 

相較於探員們的閉口不言,史蒂夫倒是無所不談。很快就從史蒂夫口中得知探勘島嶼的模樣。

 

漆黑如墨的海水,陰暗而終年不見光的叢林盤據。原本該是沐浴在陽光恩賜下的橄欖樹,在那邊長成了暗影的形狀,在照片中顯得枝枒嶙峋,枯瘦如焦黑骷髏。島上有一些古希臘建築,卻不是潔白的大理石,更沒有彩筆描繪的壁畫。建築無一例外的經歷大火焚燒,煙燻火燎的黑痕是唯一的裝飾。

 

史蒂夫描述的一切風景,帶回來的影像都像天堂島的反面。確實是天堂島的反面,因為黛安娜很快在文物中找到了禿鷹與獵犬的紋飾。

 

禿鷹與獵犬,戰神阿瑞斯鍾愛的生物。

 

拓印下來的碑文上面敘述著阿瑞斯將最強大的武器埋藏於此,只要他的繼承人將武器帶到戰爭的發源地,戰火就能席捲大地,甚至一路蒸騰大海,燎燒天際。

 

「這段話,我刻意的更動了翻譯。我交給天眼局與軍方的報告是:『有一個武器埋藏於此,一旦使用,將引發人類的毀滅。』我害怕軍方得到武器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測試,接著使用。」

 

「但是?軍方還是使用武器了?」布魯斯提出疑問。他覺得黛安娜來找他商量,絕對不會是因為更動翻譯這樣的小事。站在一旁的史蒂夫說:「碑文下方的鑲金石盒,裡面空無一物。」

 

布魯斯問:「什麼東西都沒有?就連細菌或病毒也沒有?」布魯斯馬上考慮到遠古疾病的威脅。但是史蒂夫還是搖頭了,他說軍方開啟石盒已經空氣隔離化驗,確實什麼都沒有。甚至在布魯斯的追問之下把天眼局進行的化驗步驟一一詳答。聽到後面,布魯斯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這樣的情境之下,打開石盒後的空無一物才是真正的可怕。阿瑞斯最強大的武器去了哪?已經被繼承人帶走了嗎?

 

布魯斯一針見血的說:「如果找不到阿瑞斯的武器,就得先找到戰爭的起源地。」

 

黛安娜點了點頭,朝布魯斯開口:「所以我需要相應的幫助。」她交付了一張單子寫滿了直升機需求與相應的武裝設備,準備飛往她口中的地獄島。

 

「我以為妳不需要飛行器?更不需要武器?」

 

「我去過那邊一次了,無法進入。我猜測那邊的魔法之門只對人類開啟,或者需要人類結伴同行。」

 

「我跟妳去?」布魯斯存了這個心思,立刻開始以自身需求思考表單上面的武器配備。

 

「不,我們都知道你留在現實世界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我跟史蒂夫去,你留下來找尋戰爭的起源地並且保護這個世界。」

 

布魯斯聽到這邊,輕輕轉過頭,朝史蒂夫說:「我今天起的太早,或許需要一杯咖啡提神。兩位到這邊,我也沒有準備飲料招待各位。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幫我一個忙?街角就有店。」布魯斯抽出信用卡遞給史蒂夫。客氣,卻不容忽視的命令。手握商業帝國權杖之人,總是有辦法用最有禮的語調將頤指氣使的態度包裹起來。

 

史蒂夫知道布魯斯與黛安娜應該另外有話要談,買咖啡只是打發他離場的一個委婉方式。他沒有戳破布魯斯,只是隨口問了布魯斯的咖啡要求就出門。

 

「史蒂夫對於妳……知道多少?」

 

「他之前認為我是經歷特種訓練的考古學家。現在大概認為我是異能人種。他沒有聯想到神族。畢竟這些日子,異能人簡直像是從地心竄出一般,到處都是。」

 

「不打算告訴他真相?」

 

「沒有必要就不需要說。不需要有太多牽扯。」

 

「天眼局對妳們前往地獄島一事,抱持什麼立場?」

 

「天眼局指派的任務,找你要配備是看不上天眼局的裝備。我想阿曼達也急了,只能讓我出馬。」女神輕笑,揚起的唇角弧度沒有不屑,更像是一切盡在預料中的自信笑容。「阿曼達知道我是誰,但她不得不用我。」

 

「她對妳跟史蒂夫的關係,應該有所打算。」

 

黛安娜說:「我猜天眼局應該知道我們的私下往來,只是出於觀察的心態刻意不阻攔。既然你能找到我跟那一個史蒂夫的合照,阿曼達也可以。她應該是故意讓這個史蒂夫加入探勘活動,甚至讓史蒂夫調派到天眼局,都只為了我。」

 

「她不喜歡沒有把柄在手的感覺。阿曼達想用史蒂夫箝制妳。」布魯斯沒有用上疑問句,而是萬分肯定的語氣。

 

「阿曼達想用回憶箝制我。」黛安娜糾正了布魯斯。微小的詞語差距,讓布魯斯聽出了另一種意涵。

 

「公主,他可以是史蒂夫,只要妳給他機會。他雖然是個間諜,卻也是傳統意義上的好人。正直,勤奮,富有愛心。是那種熱愛大狗卻自知軍人時常遠行無法給狗兒良好環境,所以把周末假日都消耗在流浪狗收容中心當義工的人。」

 

「你調查過他了。」黛安娜同樣使用了肯定句式。

 

「我只是在進行風險評估。女神如果跟凡人相戀,也是一個風險。凡人會老,會死,老朽死去的凡人會不會成為女神的心理的負荷?讓妳痛苦甚至讓妳瘋狂。」

 

「他不是史蒂夫。」

 

「妳只是不給任何人成為”史蒂夫”的機會。」布魯斯頓了一頓,語氣變得疲憊且哀傷。像是光鮮的色彩突然從他的話語中凋零褪去,只剩病態的蒼白。「沒有任何規定束縛妳此生只愛能一個人。妳的此生太長,沒有人類能夠陪你走到最後。如果那名史蒂夫值得妳的愛,我相信他會希望妳幸福。」

 

「他會放手,他會請妳讓時間的指針往前走。」

 

「大蝙蝠你跟我談給人機會,跟我談愛與幸福?」黛安娜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接著做勢要查看布魯斯是否發燒。布魯斯沒有閃避覆上額前的手掌,似乎是宣示著自己真的沒有發燒。

 

「就是我談愛與幸福,才諷刺。不是嗎?黛安娜,妳淪落到要讓我來提醒愛與幸福了?」布魯斯的語言陷阱向來如此,一如蟄伏在暗處的銳角小蟲,保持距離就沒關係。靠太近,就可能冷不防的被扎一下。細細的疼,卻直入骨隨。

 

黛安娜一時間還沒想到適合的反駁,就只能閉口不言,跟布魯斯一起對著電腦螢幕揀選任務所需的配備。此時史蒂夫帶了三杯咖啡回來。沒有對之前的秘密對話進行任何刺探,只是安靜的將三倍濃縮黑咖啡交到布魯斯手上,另外一杯咖啡交給了黛安娜。黛安娜接了咖啡就準備走往廚房,史蒂夫馬上攔住她:「肉桂粉我撒了。」

 

黛安娜打開杯蓋,看到咖啡奶泡上撒好了肉桂粉,厚厚的一層,幾乎看不見奶泡的白。恰好就是她的喜好。她沒有提過一次,但史蒂夫發現了。黛安娜突然覺得自己的胸口遭遇打擊。這一拳並不重,卻敲在心房上,讓空洞的胸膛出現回音,轟隆隆的作響。

 

布魯斯此時隔著一杯咖啡看她,眼神裡有著克制過後的笑意。大蝙蝠平常都是一張撲克臉,此時一點點的眼神變化,看來就格外刺眼。

 

真的,太刺眼了。

未完待續

TBC

*戰神阿瑞斯的愛畜是獵犬與禿鷹。象徵圖騰有時候也可以是野豬或者蛇。長矛與燃燒火炬也是祂的象徵。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