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同人] [官配組] 指針前行 CH1~CH2

 

指針前行CH2

 

原本以為不會再見的人,意外在政府機構的會議中相遇。當黛安娜走進會議廳,史蒂夫臉上明顯露出意外的神情,卻立刻強自遮掩,將目光固定在大螢幕的匯報上而不是追隨著黛安娜的髮梢飄盪。

 

他很努力的忍著,活像是在陽光下對新奇事物搖尾巴的金毛大狗,遇上了主人的一句禁令,只能勉強垂下尾巴,低角度的在地板上磨蹭搖晃。

 

散會的時候,史蒂夫立刻往門外走去,還挑了一個離黛安娜的位子最遠的出口,幾乎以逃亡的姿態疾走。沒想到黛安娜卻率先攔下了他,伸出手,輕聲的做起自我介紹:「黛安娜˙普林斯」

 

「史蒂夫˙崔佛」

 

「我們之前見過面,在博物館的武器盔甲藝術展上。」黛安娜提起博物館的會面,史蒂夫點了點頭。「是,我記得妳。」

 

「你好像不願意看見我?接下來要共事一段時間,你卻像是在躲我?」經過百年洗鍊,黛安娜早已不復初離天堂島坦率傻氣。這次她卻選擇單刀直入的發問。

 

史蒂夫的臉上立刻爬滿紅暈與尷尬,開口說:「妳總是這麼直接嗎?」

 

黛安娜笑著回答:「有些事情非得直問不可,閃閃躲躲的既沒有效率也得不到完整答案。請告訴我,你為什麼躲我?」黛安娜頓了一頓,又補上一句:「而且從博物館那天……我就覺得你不想跟我說話。」

 

「正確一點來說,我在縮減對話的長度與對話的可能性。」史蒂夫像是放棄了逃亡,轉過身來面對黛安娜。「或許我只是想表現的聰明一點,或者專業一點。」

 

「妳太漂亮了,漂亮到一定很討厭英雄救美這個情節。所以我很確定,我出手拯救的是那個性騷擾的傻子。如果我留下來跟妳搭話,我就只是另一個想要英雄救美的蠢男人或者在妳面前開屏抖動的傻孔雀。我或許……只是想表現的聰明一點?」

 

黛安娜追問:「那什麼是專業一點?」

 

「我們不是要共事了嗎?這次政府主持的探勘計畫……妳會是支援的語言與考古學者,我會是駕駛員。一直盯著妳而不是看著儀表板,妳不覺得有失專業?」史蒂夫側著頭,輕輕聳了聳肩,大方自嘲卻同時坦率表達傾慕。太坦率了,完全沒有調笑意味也沒有令人不快的痞子氣。

 

「妳出現博物館的台階上,一身雪白。背後剛好是勝利女神的大理石雕像。妳看起來像個天使。」史蒂夫只說到這邊,更多的話,他不敢說出口。

 

他記得當時一眼望去,突然就感覺到心臟一緊的震懾。從他的角度望去,勝利女神的白色翅膀彷彿從黛安娜衣服中穿出,好像那對翅膀不屬於雕像,而是黛安娜自帶的光燦。

 

黛安娜脊梁挺拔,眼簾低垂。完美的側面弧度像是該有畫家的彩筆描摹,或者詩人用盡一生的才華喟讚。

 

四周的人來來往往,只有她身邊是安靜的,彷彿她不屬於塵世,不屬於喧囂,而是帶著另一個世界的星光與雲靄短暫駐足於此。

 

「『我好像在哪見過妳。』這是最糟糕的搭訕台詞,卻是我唯一想跟妳說的話。因為太愚蠢了,所以我決定維持我的聰明,少跟妳說話。我沒有想到我們會再見面,甚至共事。所以我想要一點時間平復我的情緒,好維持我的專業。」說完這些話,史蒂夫笑開了。過分誠實讓他出現了大男孩般的羞怯,表露心聲後卻又是另一種自在鬆懈。

 

此時他望向黛安娜的眼神不帶情慾,赤誠而近乎虔敬。湛藍的眼睛,笑起來全都是海水蕩漾。

 

「原本這份探勘任務根本不會是我的職責,我還是被臨時叫來參與會議……」史蒂夫這樣一說,黛安娜才注意到他穿著軍綠迷彩長褲與軍靴,上身卻是一件捲起袖口的白襯衫。襯衫甚至不是海軍禮服的刺眼亮白,而是洗刷多次後的奶油色的軟白。不協調的穿著,顯示了史蒂夫似乎是匆忙來到這個會議當中,連穿著成套衣服的餘裕時間都沒有。

 

「雖然這樣講,很不專業。但是如果可以,請妳婉拒這項探勘任務的邀請。」

 

「為什麼?」

 

「我知道我可能太多事……但是會找我當駕駛員。代表這項任務絕對比想像中危險。我是個不太一樣的飛官……這甚至不是中情局或者國土安全局的任務。」史蒂夫的口吻急切,偶爾又短暫停頓。他轉換著詞語,使用著暗示。想盡辦法在不洩密的狀態下,請黛安娜遠離這項任務。

 

「別擔心我,我也是個不太一樣的考古學家。」黛安娜的語氣並不強硬,卻很自然的表達出了自信。

 

史蒂夫再度自嘲:「都忘了,妳不需要男人的拯救。」

 

「我不需要拯救,但我需要有人結伴前行。」黛安娜再度伸手,一個邀請回握的手勢。史蒂夫大大方方的回握,用很哥兒們的態度用力的甩了一下。這一瞬間,黛安娜相信兩人會相處得不錯。就算眼前的史蒂夫頂著一張讓人分心的臉,他們還是可以合作愉快。

 

兩人很自然地離開此處政府建築,在簡單的閒談中前往市中心的餐館。餐館很美味,更重要的是昏暗且吵雜。非常適合秘密的交換。所以史蒂夫在餐館內,技巧性的在不洩密的情況下向黛安娜提供了更多的情報。

 

「所以,你現在被調離了中情局。來到了一個不知何處的地方任職?」

 

「三倍的待遇,三倍的訓練。還沒出過任務,所以我連印上部門縮寫的一件制服都還沒領到。只有部門主管來看過我們一眼。從玻璃廊道上緩緩的走過,用著看牲畜的眼神掃視著我們……」

 

「一個魁梧的黑人女性?」黛安娜突然發問。

 

「是,妳說對了。阿曼達˙華勒。傳說中的天眼局首領。」史蒂夫用很輕的聲音低語,提到天眼局的時候甚至主動消了音。只是用著牙籤與番茄醬在餐盤邊上畫了一隻眼睛,旁邊寫上天眼局的縮寫。

 

A.R.G.U.S希臘神話中百眼巨人的名字。永遠觀看,永遠警惕的守護者意涵成為軍事文化中熱愛的名字。不管航空母艦或者無人機都曾以百眼巨人為名。如今,這是一個存在又不存在的政府組織代稱。

 

「阿曼達是個可敬的上司。我相信在她的帶領之下,我的能力可以為國家發揮出最大價值。」史蒂夫嘴上是這樣說,但他的手指在桌上敲出了另外一個節奏。而且他偶爾敲擊,偶爾眨眼,就連一個摩斯密碼,他都換著花樣發出。

 

黛安娜立刻在桌上敲打出劃、點、劃的三個音節。K的字母,在摩斯密碼的服表中同義於:我已準備好,請開始發送訊息。

 

史蒂夫笑了,毫不掩飾自己的佩服與激賞。學者理解摩斯密碼並不稀奇,但能在這樣吵雜喧鬧的環境中,立刻察覺到變化發出的摩斯密碼,就真正顯示了黛安娜的不凡之處。或許黛安娜真如她所說,是個不一樣的考古學家。

 

所以史蒂夫嘴裡隨口談論餐館的食物與自己在英國短暫的求學生涯。抱怨著英國的食物與天氣,然後用摩斯密碼暗地裡發出:『阿曼達是個熱愛國家利益的人。她口中的國家利益需要犧牲多少人?不在她考量的範圍。』

 

黛安娜也談起自己的倫敦生活,並且小心翼翼的避開過於古老的記憶,同時在桌子下用鞋尖輕踩史蒂夫的腳尖。暗地發問:『你聽起來不敬重她,為何替她工作?』

 

『她不是超級英雄。上一個超級英雄已經為人類而死。』史蒂夫用眨眼的方式說完了這句話,就突然拿起餐館的紙巾,指著上面的字句直接開口:「我們不能用超級英雄的標準去要求凡人……事實上,我們也不該用這麼奇特的,人類無法達成的道德價值去期待超級英雄。」

 

黛安娜這時才注意到,餐館提供的紙巾角落印了小小超人符號,還有一句:『祂依然看顧著我們。』這張紙巾,幾乎是傳福音式的將超人等同上帝。

 

黛安娜說:「所以你是同情超人的一派。不是仰望超人,希望他拯救人類的流派。」

 

「人類如果不先拯救自己,憑什麼指望天外來客?又憑什麼在神靈讓我們失望的時候唾棄神靈?」史蒂夫到神靈二字之時,用手勢輕輕的加了一個框。像是要強調這個單字,又像是諷刺。「然後,神靈必須死去。只有死去的神靈,才完成了他無私的奉獻。人們直到這個時候才會相信自己被神靈所愛。流血洗罪,基督信仰的核心。」

 

「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超人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超人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史蒂夫背誦著部份聖經,卻把聖子的指稱詞全換成了超人,語氣哀傷而諷刺。

 

黛安娜問:「你是個無神論者?」

 

「不,我有信仰。做好人類可以做的事情,也算是我信仰的一部分。」史蒂夫說完這句話,又扯回了倫敦的食物。並且繼續以密碼交談:『天眼局找到了一個屏蔽在地圖之外的角落。他們從一些古老文獻中相信那邊有古代的武器。他們想要拿到武器,或者避免武器落入敵人之手。』

 

『天眼局假裝這是地圖探勘計畫。但第一批前去探勘的士兵與學者已經下落不明。這很危險。』

 

『我也很危險。』黛安娜略帶不滿的回應。就算知道史蒂夫是好意,她還是很討厭這種帶保護性質的勸說阻撓。

 

「妳證明了妳很危險。」史蒂夫突然用嘴巴說出了這句話,而非摩斯密碼。「妳的三吋半高跟鞋與我可能骨折的腳趾可以證明這件事。」

 

這下換黛安娜窘迫了。她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怒氣讓足尖輕點的動作變成了高跟鞋跟的狠踩。她立刻鑽進了餐桌底,想查看史蒂夫的傷勢。沒想到史蒂夫閃躲著把腳移開,兩人在餐桌下的追逐把桌子撞的乒乓作響。四周的人都看了過來。

 

黛安娜鑽到了史蒂夫這側,從桌巾下露出了一個頭。「給我看你的傷勢。」史蒂夫一臉尷尬,像是挨了一拳又像吃了一整袋檸檬。「拜託妳從桌子下出來……大家都看過來了……」

 

黛安娜瞬間聽懂了這句話的意思,並且立刻從桌下鑽了出來。她早已不是只看過十二本繁衍論文的黛安娜。她知道剛剛那鑽進桌底的舉動與乒乓作響的桌子在旁人看來有什麼曖昧的意涵……

 

黛安娜感覺到自己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緩慢的燒了起來,而且不是因為酒精的原因。

 

百年洗練,她以為自己早就變得優雅且世故。任何尷尬場面都能揚起完美的笑,說出幾句親密卻不輕挑的話語簡單帶過。而不是像現在呆坐在餐館的邊角沙發中,靜靜的臉上發燒。

 

從天真的皮囊中脫出,她原以為白紙般的無邪都成為往日的蛇蛻,帶著自己的形狀卻逐漸風乾脆躁。沒想到那些天性是潛藏於皮膚之下,甚至深入血肉骨髓,時光也難以抹滅。

 

「不讓妳看傷勢是有原因的……」史蒂夫的話語終止了兩人間的沉默與黛安娜心中的尷尬。簡單的嘴唇輕啟,就彷彿樂隊指揮落下的手勢,放行所有的聲響,音樂再度出現,世界再度運行。

 

「嘿,這是夏天,這是軍靴。傷勢外面還有一層男人的襪子。等下所有的人看過來,肯定不會是因為我們桌上出現了什麼特別的乳酪……」

 

黛安娜噴笑,接著笑到幾乎失態。史蒂夫也笑了,笑到幾乎握不住酒杯。

 

「我為什麼在妳面前這麼誠實?」

 

「這似乎是我的能力」黛安娜說了一句史蒂夫聽不懂的實話。「況且誠實不好嗎?」

 

史蒂夫說:「誠實有害我的自尊心。」

 

「但有助我們的友誼。」黛安娜拿起酒杯,朝史蒂夫的杯子輕碰了一下。

未完待續TBC

 

*A.R.G.U.S 全名是:Advanced Research Group for Uniting Superhumans

DC世界中的政府組織。ARGUS也是希臘神話中百眼巨人的名字,航母與無人機都曾經以ARGUS為名

 

*以賽亞書 53:4  53:5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 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 得 平安; 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