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1~CH2 (接梗律師AU)

 ===純情的怪物CH2===

魁登斯很快就跟他約好了,去洛克斐勒中心看聖誕樹,然後去溜冰。這種浪漫電影才有的約會行程讓葛雷夫腹誹不已,但他還是同意了。他現在只想快點把八次約會消化完畢。

 

週六約會當天,葛雷夫一早就覺得自己不太對勁。喉嚨有點癢,頭有點痛。他吞了一顆退熱錠跟一顆維他命,心想著自己說什麼都得撐到晚上。臨時取消太沒禮貌了,況且已經要年底了,難道要把約會拖到明年嗎?

 

說什麼都得撐到今天晚上!

 

然後葛雷夫就只記得這麼多了。下次醒來,他記得自己吐了,吐在他昂貴的地毯上。接著就是抱著馬桶亂七八糟的吐,差點把頭給埋進馬桶水裡的吐。昏昏睡去前,葛雷夫記得廁所地板很冷,但他已經沒有力氣移動了。明知冰冷的地板會加重他的感冒,他還是沒有力氣移動。

 

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浴缸裡。熱水把他冰冷的四肢百骸泡的暖熱,暖的像是會融化一般。他感覺到溫柔的手指摩娑著他頭頂的泡沫,用著恰到好處的力道,把鬱結的頭痛慢慢的按散揉開。迷迭香與薰衣草的香氣讓葛雷夫認出是架上那瓶萊法耶的洗髮精,他平常不用這瓶的……

 

然後他轉動自己僵硬的脖子,看到了魁登斯憂慮的眼神與羞怯的笑容。葛雷夫開口了:「你怎麼又出現在我的夢裡了?」夢裡的魁登斯果然沒有回答,又再度露出他的招牌笑容。俊朗卻尷尬的笑容,像是不確定自己該不該笑,像是用禮貌抗拒著整個世界。

 

「你在夢裡很好,別急著走。」

 

「留下。我一個人,會怕。」說完這句話,葛雷夫覺得自己又昏過去了。但是跟上次吐到昏去不同,這次他是輕柔緩慢的滑入夢鄉。像是在溫暖的雲端,被更多更柔軟的雲朵緊緊包圍。再度醒來的時候,葛雷夫發現自己身穿一件乾淨的睡袍,渾身散發著沐浴後的香氣,安適的睡在大床上。

 

他很快的反應過來,這不是夢,之前關於浴缸的夢同樣不是夢。

 

「你怎麼進來的?」葛雷夫對守在床鋪邊的魁登斯發問。

 

魁登斯回答:「我可能、或許、好像、讓管理員誤以為有人要自殺。」此時葛雷夫想起,他失約了。所以他的第一個反應是道歉:「抱歉我失約了。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故意失約。」他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嘴唇,用發啞的聲音說:「抱歉讓你在寒風中等待了。我希望你有提前離開,去喝一杯熱咖啡暖暖身,或者從頭到尾就待在咖啡館裡面,沒有在雪天中傻等。」

 

魁登斯適時遞上了一杯潤喉的溫水與幾顆藥。他低著頭,用一種慣於委屈的口吻說:「沒關係,我很習慣在寒風中等待。」

 

葛雷夫皺眉駁斥:「沒有人習慣在寒風中等待。」

 

「相信我,我真的很習慣。」

 

魁登斯像是不想這話題上多打轉,改向葛雷夫報告近日發生的事情。目前已是周一傍晚,他在周六深夜發現葛雷夫昏倒在廁所內,接著就是替他打理梳洗,找醫生替他看病,最後還不忘替葛雷夫向事務所請假。

 

「我打了你的緊急聯絡人電話,是合夥人瑟拉菲娜。她說大案之後的重病是你的慣例,像是累積的壓力一口氣爆發,要我不用太擔心。」

 

「我請醫生來看過了,沒有大礙。醫生吩咐我可以讓你吃點東西。番茄雞湯煮米型麵好不好?我會煮到軟軟的,喉嚨痛也很好吞下去。」

 

葛雷夫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企圖用手撐起身體。他現在才不管吃什麼東西咧!他得先起床上廁所。結果葛雷夫才一起身就腳軟摔倒,魁登斯急忙撐住他,變成兩人一起蹌踉,重摔在床上。葛雷夫忍不住在心理大罵,該死的!自己到底病的多重!

 

魁登斯問:「我扶你去廁所?」

 

葛雷夫搖頭。

 

「那不然我拿個塑膠瓶過來給你?」

 

這一瞬間,葛雷夫在心衡量著:被攙扶去廁所跟尿在尿壺裡,究竟哪個比較屈辱?

 

未完待續

TBC

*我覺得我被柯林法洛那罐代言香水的味道制約了,所以覺得就連洗髮精都要找一個有柑橘薰衣草香氣的洗髮精。後來想到荷那法蕊(以前台灣翻譯萊法耶)裡面有一罐精油洗髮精的味道有一點點類似。而且這篇文章的設定是一個風騷的菁英律師,洗髮精用高級一點的,感覺上也很符合形象。

*延伸閱讀:[香氛][香水] 杜嘉班纳 Dolce&Gabbana INTENSO (木質調)(男香)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您好,冒昧打扰。
    我非常非常喜爱您的这篇暗巷组同人,也希望能拥有实体的书籍,但是已经搜索过大陆的各种平台目前并没有出售。台湾的葫芦网这一本似乎也不在上架状态。想知道这一本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入手呢?
    非常感谢!

        1. 我在SY看到您想還買枷鎖那本是嗎?那本葫蘆夏天還有的~就是葫蘆過去是一批一批的書,所以葫蘆下次開團是十月。我會在SY回應留言通知您開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