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1~CH2 (接梗律師AU)

原本葛雷夫嚴陣以待,擔心這些約會又會以痠痛的腰部與發疼的屁股告終。他並不討厭魁登斯的床上功夫。認真說起來,還有一點不願意承認的喜歡,甚至懷念。

 

只是葛雷夫還有點職業操守,還記得事務所內的人資很難搞,記得瑟拉菲娜威脅過用頭巾勒死他。況且魁登斯擺明有雛鳥情節,睡了幾次就黏上,再多睡幾次還得了?所以這些約會,葛雷夫小心翼翼的避開任何進一步發展的機會。遠離酒精,避開床鋪,就連汽車後座也被列為禁區。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魁登斯真的跟他談「純的」。

 

純約會,純戀愛。甚至不能說是純戀愛,而是純粹的,被允許的單戀。

 

他們打過壁球,去過中央公園野餐,看了一場首映電影。其間最近的距離,只有拿爆米花時接觸的指尖。從螢幕上映來的光,他可以清楚看見魁登斯的臉紅了,因為一個指尖的接觸而紅到了耳根。

 

這讓葛雷夫幾乎想罵人。天殺的,裝什麼純情呢?是誰第一次見面就把人抱起來壓在廁所門板上操?(雖然是葛雷夫把人帶進廁所的,但他決定忽略這個事實。)

 

後來他們去過康尼島,搭了幾次過時的遊樂設施。明明是連孩子都嫌棄的老舊遊樂園,就只有魁登斯笑的像是個耶誕節拿到大禮的孩子。他們走在沙灘棧道上,魁登斯偶爾拿麵包碎屑丟海鷗與鴿子,或者朝最多鴿子聚集的地方衝去,像個不聽話的野孩子,看到鴿子一陣撲騰亂飛就開始笑。葛雷夫瞪他一眼,他就急忙的跑回到葛雷夫身邊。低著頭不敢說話,活像個害怕挨訓的孩子,就差抓著葛雷夫的衣角。

 

「我以為你至少會期待下水游泳?」葛雷夫聽到要去康尼島,還特地準備了泳衣。他雖然不想上床,讓關係越扯越亂。但他還是有點奉獻心,願意免費讓人欣賞他一身肌肉。就當作點綴沙灘,就當日行一善。

 

魁登斯只是搖搖頭,說:「我不適合游泳。」葛雷夫注意到這句話的用詞很特別,不是說「不會游泳」,而是「不適合游泳」。不過魁登斯看來還是喜歡海灘,所以他將手埋在浸水的沙子中,像是享受著海砂的觸感與溫度。陽光落在他白皙的臉龐上。把他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膚曬起了一抹紅。

 

葛雷夫覺得這個畫面有種意外的熟悉感,隔了一會他才想起那泛紅的皮膚為何看來如此熟悉。

 

他們廝混的整個周末,魁登斯壓在他身上的時候總是這樣的皮膚泛紅。想到那個荒淫的周末,葛雷夫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他撇過頭去,將目光放在遠方。兩個人就這樣傻傻的坐在沙灘邊上,讓腳趾給細浪來回搔刮,靜靜的曬著太陽。

 

隔了好一會,魁登斯突然發問:「我可以牽你的手嗎?」態度太卑微了,卑微的葛雷夫都不忍拒絕。他點點頭,然後就感覺到魁登斯埋在沙子裡的手,在沙子下緩緩朝他移動。

 

為什麼不大大方方的牽手,非得埋在沙子裡?葛雷夫不懂。但他記得,這是一個潮濕,而帶有沙沙觸感的一次牽手。身旁的魁登斯臉更紅了,表情又像開心,又像是隨時隨地會哭出來。

 

「嘿!你別哭啊!」

 

「沒有,沒有哭。沙子進眼睛而已。」

未完待續

TBC

*今天趕生日賀文,努力二更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您好,冒昧打扰。
    我非常非常喜爱您的这篇暗巷组同人,也希望能拥有实体的书籍,但是已经搜索过大陆的各种平台目前并没有出售。台湾的葫芦网这一本似乎也不在上架状态。想知道这一本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入手呢?
    非常感谢!

        1. 我在SY看到您想還買枷鎖那本是嗎?那本葫蘆夏天還有的~就是葫蘆過去是一批一批的書,所以葫蘆下次開團是十月。我會在SY回應留言通知您開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