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1~CH2 (接梗律師AU)

 

「我想追求你。」

 

聽到魁登斯這樣說,葛雷夫忍不住冷笑:「這種東西還需要人同意嗎?你活在上個世紀嗎?」

 

「我也要避免你狀告到人資那邊。況且我還有別的要求……你必須給我約會的同意,不能不給我機會就一巴掌把我拍死。追你的時候,你不要接受別人的約會邀請。」

 

葛雷夫搖頭拒絕:「要是你耍花招,追我追個三五年,難道我要被你綁上三五年?這不划算。你的祕密就留給你自己吧!」

 

「兩個月,八次約會,正常的吃完飯,看完電影,走完行程,不准五分鐘之內結束約會。」

 

「一次約會的極限兩小時。」 葛雷夫開始討價還價了。

 

「如果電影有兩小時半呢?」

 

「電影給我選,我就看到完。」葛雷夫真的很想知道魁登斯處理案件的秘密。不管是不是菜鳥,這種處理速度根本超出常理。用十幾個小時換這個秘密,葛雷夫覺得划算。「而且我只是同意約會,我沒有同意上床。」鑒於上次的特殊情況,葛雷夫覺得一定要補這一句。

 

「如果我送你回家的時候給你一個吻,你會覺得這犯規嗎?」

 

「唉,別把我當女孩子看待,你不需要送我回家。」

 

「我不是把你當女孩子看待,送你回家只是因為我想有多一點的相處時間。」這句話太過情真意切,真切到葛雷夫覺得承受不住情意的重量。他覺得這世界究竟怎麼了?明明他就是那個被操弄到昏過去的可憐人,怎麼反而像是罪該萬死的負心漢?

 

「你看來是個好孩子,你應該找個好對象。喜歡上我這種人很辛苦的,我不願忠誠,我也不給承諾。」

 

大部分的人對混蛋有著既定印象,覺得他們應該一頭亂髮配著古舊的皮外套。叼根菸或者含根牙籤,喝酒抽菸嗑藥,出入不良場所。不承諾的混蛋不應衣冠楚楚,不該是一絲不亂的鬢髮搭配成套的袖扣領針。

 

不承諾的渾蛋怎麼可能在連假時從外地趕回,只為替情人做一個有西班牙烘蛋與酪梨吐司的早餐。

不承諾的渾蛋只會撕開炮友的襯衫,而不會在醒來時替人扣上釦子,伴隨大量親吻。

不承諾的渾蛋應該脫了褲子就上,穿了褲子就忘。怎麼可能替情人按摩而不是為了前戲,只為了對方的肌肉痠痛?

 

葛雷夫偽裝的太好,沒有人看出他是個不承諾的渾蛋。所以他朝情路行去,身後滿地碎心。葛雷夫也不知道為何自己如此殘忍。總是不願承諾,卻又表現的一往情深。

 

所以他在送上早餐時跟人分手了。他在催人上班時,替對方扣釦子時分手了。他在幫人按摩的時候分手了。因為無一例外的,他又被人要求了天長地久。葛雷夫忍不住嘆息,以前做個同志對他這種濫情渾蛋有掩護性。從前不能合法結婚,所以不給承諾,關係不長久,旁人也不容易發現你是個不承諾的混蛋。

 

現在不是了,現在可以結婚了。美國同志婚姻全面合法的隔天,葛雷夫一覺醒來就看到交往一陣的小法醫對他單膝下跪。絨布盒內優雅低調的白金戒指,尺寸完美貼合他的無名指。

 

然後,他又跟人分手了。

 

所以他現在有進步。從前只有大量的口頭警告,現在他乾脆只上床,不約會。沒有感情,何來負心。

 

「我不是個可以談感情的對象。」葛雷夫再度警告魁登斯。「跟我約會很危險。」

 

魁登斯聽到這句話馬上笑著說:「葛雷夫先生,你是個很好,很完美的人。長相俊秀,充滿魅力,工作能力卓越,光看你辦公室的配件與擺飾,就知道你懂生活懂情調。我這種人殘破,低劣……絕對配不上你。」

 

「我怎麼可能傻到以為幾次約會就可以贏得你的愛情,甚至要求你承諾?」魁登斯的笑容美麗,卻異常冰冷殘酷。更可怕的,是一種刀刃朝己的殘酷。

 

魁登斯為何散發強烈的自我厭惡?葛雷夫想不通。哈佛法學院畢業,一畢業就進到紐約頂尖事務所工作的人才,這種人應該都是自信心滿溢剩,驕傲心多到可以滴出來。怎麼會表現的如此自卑自厭?魁登斯這種生物,葛雷夫還真是首次遇見。好奇心讓葛雷夫忍不住發問:「你說要追求我,又不要求戀愛與承諾?那你倒底想要什麼?」

 

「我想要……愛情的幻象。」魁登斯笑了,眼神裡滿是深黑的幽怨與粉色的迷戀。「對我來說,愛情的幻想就很好,就很足夠。」

 

 

*我好像…話多的症頭又犯了?

囧>我會收斂一點的,我會記得大家的投票結果,讓小律師英雄救美的XD不過前面先讓我故事岔出去一點。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您好,冒昧打扰。
    我非常非常喜爱您的这篇暗巷组同人,也希望能拥有实体的书籍,但是已经搜索过大陆的各种平台目前并没有出售。台湾的葫芦网这一本似乎也不在上架状态。想知道这一本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入手呢?
    非常感谢!

        1. 我在SY看到您想還買枷鎖那本是嗎?那本葫蘆夏天還有的~就是葫蘆過去是一批一批的書,所以葫蘆下次開團是十月。我會在SY回應留言通知您開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