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5 (接梗律師AU)(完結)

 

假期結束後,葛雷夫還是沒有簽署合約。他只是上班後不久就去找了瑟拉菲娜,替魁登斯改換新上司,新的學習對象。改換上司的過程中,魁登斯始終抿著嘴,壓抑著自己的失望。原本他以為兩人徹底交心,結果繞來繞去,一個正式交往的名份都沒拿到。原本葛雷夫不想正式解釋,但是看著魁登斯連日來長吁短歎,悶悶不樂的樣子。他終於忍不住發了一封訊息給魁登斯,上面寫著:「再等一下。」

 

「只是簽個邱比特合約,又不是簽結婚申請書。」魁登斯在辦公室的另外一端,悶悶不樂的回訊息。葛雷夫只好耐著性子,開始打字。有些事情他本來不想解釋,說破了,感覺就太矯情。此刻卻是非解釋不可:「跟自己的上司交往,別人只會覺得是搞在一起。搞在一起,聽起來並不光彩。以後你所有的成就,都不會被公平看待。」

 

「至少等幾個月,等大家記得你是瑟拉菲娜的下屬。瑟拉菲娜的下屬跟別的主管搞在一起,聽起來總是……好聽一點。不多,但總是好聽一點。」

 

「一段時間之後,我會很熱切的追求你。用盡各式各樣浮誇甚至噁心的手法。不是因為我品味低劣,而是因為你跟我的關係需要這些。你需要讓人羨慕,讓人覺得你是被上司瘋狂愛上,上司費盡心思甚至胡攪蠻纏才追到的男朋友。並不是身在高位的人招招手,就自願獻身的廉價貨物。」

 

過了良久,葛雷夫才收到訊息。

 

「還是很想早點公開,早點正式化。但謝謝你保護我。」

 

「我也會保護你的。」

 

葛雷夫忍不住失笑,心想孩子果然就是孩子。青春年少,還能對著戀人說出這種年輕氣盛的霸道宣言。葛雷夫放下了手機,打算先處理一陣子的公事再來回應這幾行字。除了拿錢辦事的職業道德之外,他還想先冷一下自己有點暴衝的小情人。一個小時不到,魁登斯就突然衝進了他的角落辦公室。飛奔而來的態勢,像是後方有惡靈追趕。葛雷夫正想喝叱魁登斯的失措舉止,沒想到魁登斯只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快!跟我走!」

 

「發生了什麼事?」葛雷夫向來反應迅捷,卻也搞不清楚現在演的是什麼戲碼。魁登斯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抓過葛雷夫的大衣,朝他一拋。接著將葛雷夫的手機與文件一把掃進公事包,收拾好就拽著人往外跑。葛雷夫不想被拉扯的東倒西歪,只能跟上魁登斯莫名其妙的腳步,陪他向外疾走。穿過辦公室的長廊,葛雷夫居然看到瑟拉菲娜,一手替他們按了電梯按鈕,一邊急匆匆跟手機另一端的人對話。一長串的對話,葛雷夫只抓到幾個關鍵句,但是幾個關鍵句就夠了。

 

「葛林戴華德逃獄」

 

「記者要來了」

 

魁登斯幾乎是把葛雷夫塞進電梯,在電梯內急忙的叫車,又慌張的以電話吩咐公寓大樓管理員小心記者。葛雷夫掏出手機,隨便一搜索,就看到連續殺人犯完美逃獄的新聞,看到自己從前的名字跟葛林戴華德放在同一個搜索頁面。甚至閱讀到推特上的發文,用著爆料者的姿態講述葛雷夫改名後重新出發,目前任職何處,所居職位。

 

葛雷夫不玩臉書,但商務用途的領英頁面立刻被丟上網路,網友鉅細靡遺的爬梳他的生平,只差把他的地址昭告天下。是的,記者要來了。對葛雷夫來說,記者的出現比葛林戴華德逃獄還要噁心。他想起探視隔板後,帶著手銬腳鐐卻依然強大可怖的身影。用迷幻而陶醉的口吻說著:「我不需要強暴你。這個社會將代替我,一遍又一遍的強暴你。」

 

葛雷夫看著手機螢幕內,蜂擁而出的資訊。十多年前的往事,再怎麼轟動也有人未曾經歷,或者早已忘記,網路上立刻出現「熱心」民眾整理懶人包與事件經過,網路媒體使用最誇張的口吻寫下標題,企圖衝出更高的點閱率。葛雷夫突然理解為什麼自己一幸福就怕?一幸福就想逃亡。不單單是害怕失去,更因為這世界上沒有簡簡單單的美好結局。

 

所有的光明,都伴隨著暗影。
所有的幸福,都緊接著不幸。

 

當年他也曾真心愛著小法醫,但是看到了戒指之後,幸福的可能性讓葛雷夫只想轉身逃跑。或許逃跑是對的?他的生命,就是一個巨大的諷刺。才剛剛放下了戒心,接受了魁登斯進駐他的生命,葛林戴華德就越獄了。葛雷夫看著新聞媒體仔細剖析葛林戴華德的逃獄方式,幾乎對他表達激賞。葛林戴華德再度發揮頂替他人身份的天賦,在漫長的等候中找到了一個與他髮色相同,長相近似,卻又獨來獨往的罪犯。

 

葛林戴華德靠近他,成為他的朋友。兩人剪了一樣的髮型,在獄中做著一樣的工作。最後在沒有人知道的某一天,交換了囚衣,交換了囚室。最後葛林戴華德頂著另一個罪犯的身份,在聖誕節前夕大搖大擺的刑滿出獄。沒有人知道葛林戴華德如何洗腦另一個罪犯,代替他繼續坐牢。如果不是聖誕節後該名罪犯急病送醫,所有人都還被蒙在鼓裡。

 

葛林戴華德的囚室被搜索,曝光的日記與宣言讓人不安的寫著:「我的信徒們,迎接我回歸。我將再臨。」網路瘋狂討論信徒二字的含意,緊接著談起唯一倖存的受害者。很快的「倖存者」跟「信徒」就像是畫上了等號。葛雷夫想起那句話,彷彿繚繞不去的陰森詛咒。「沒有人能再度單純的愛著你。他們會質疑你,傷害你,然後你就會回來我身邊。回到你的怪物同類身邊。」

 

他維持了淡然的神色,雙手卻因回憶莫名起顫,抖的幾乎拿不住手機。此時恰好鈴聲響起,螢幕顯示是他父親的來電。魁登斯一伸手,把電話按掉,接著關機。「我記得他的電話,我會負責打回去」

 

葛雷夫苦笑:「除了記者之外,我父親也要來了。他跟記者一樣可怕。」葛雷夫一直覺得家族盡力限縮綁架事件的報導幅度,並不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加拉哈德。而是因為葛林戴華德完美的頂替他四個月,期間數度跟他的父母通電話,卻完全沒有人發覺事情不對。葛林戴華德甚至出席了一場葛雷夫家族在德國舉辦的晚宴,沒有一個頂著葛雷夫姓氏的人感覺古怪。徹底失職的父母,疏離內鬥的豪門。這些事情才是葛雷夫家族不希望媒體注意到的事情。

 

「魁登斯,你最好快點逃。留下來,你會被我毀掉。」一模一樣的話,葛雷夫記得自己前不久才講過。他用一種棄世而去,戰場斷後的決絕態度,認真的跟魁登斯說:「外界的惡意要來了。他們會撕碎我,然後連我身邊的人一起絞殺。」聽見這些話,魁登斯竟揚起了淡淡的笑容,彷彿受激後的猛獸,欣然迎向挑戰的興奮:「讓他們來吧!我很期待。」然後他握緊了葛雷夫的手,整趟車程都沒有鬆開。

未完待續

TBC

*這本將陸陸續續貼到完結,番外不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