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5 (接梗律師AU)(完結)

「明明其他被綁架的人都死掉了。葛雷夫為什麼活了下來?他做了什麼交易?有沒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或者這個葛雷夫,已經身為獸群的一份子?成為怪物的同路人?」葛雷夫感覺到眼前發生的一切,像是以慢鏡頭撞往山壁的車輛。他不僅無力阻止,腳還死踩著油門不放。自己的憤怒與失誤,被緩速的鏡頭放大到無可救藥的境界。明明就是想坦誠的戀愛一次,為什麼卻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出口傷人,惡狠狠將人推開?葛雷夫腦子裡這樣想,一張嘴卻說出了比刀劍更尖利的言詞。當第一個顫音出口,他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嘴被鋒銳的字詞劃傷,靈魂滿口鮮血的說:「我適合上床,但不適合談戀愛。」

 

「只要認真戀愛,綁架案就變成無法規避的話題。不提綁架案,戀人都會察覺我對他們有所隱瞞。提起綁架案?關係會變得尷尬無比。我把最黑暗醜陋的一面掀出來給你們看,你們或許尖叫跑走,或許倒退一步。留下來的勇者,用盡所有的力氣去填補我的空虛。」

 

「我的愛是黑洞,會吸乾戀人能給予的全部。最後你會連自己都不愛了,然後開始恨我。恨我毀了你。」

 

「魁登斯,你最好快點逃。留下來,你會被我毀掉。」被怪物抓走不可怕。被怪物殺掉不可怕。成為了怪物才可怕。

 

心理醫生曾經建議葛雷夫探視葛林戴華德,希望藉由葛林戴華德的囚徒模樣,讓葛雷夫感到安心,進而在精神層面上解脫。這個處方,卻只是加重了葛雷夫的病情。葛雷夫清楚記得那件刺眼的橘色囚服,將葛林戴華德蒼白的膚色,襯成了泡水屍體般的浮腫病態白。在探視隔板後,葛林戴華德陰慘慘的笑著說:「親愛的葛雷夫,你被我變成怪物了,所以你回不去人類的世界了。」

 

「性侵案只要短短的幾分鐘就可以毀去一個人十幾二十年的人生。何況我們有四個月。人們不會在你身上看見你,人們會在你身上看見神秘的受害者,看見無人知曉的四個月。」

 

「我不需要強暴你,這個社會將代替我,一遍又一遍的強暴你。」

 

「就算什麼都沒有發生⋯⋯又怎樣?沒有人會相信你,人類熱愛用惡意揣度整個世界。沒有人能再度單純的愛著你。他們會質疑你,傷害你,然後你就會回來我身邊。回到你的怪物同類身邊。」

 

「沒有人會愛你了。但是這不重要,有些人生來就不需要愛。」

 

為了證明葛林戴華德錯了,葛雷夫披上花花公子的外皮,追求過量性愛帶來的腦內啡與昏迷性睡眠,追求比多還要更多的愛情。身為濫交的花花公子與不承諾的混蛋,得不到愛情也在意料之中。所以沒有人愛他,絕對不是因為怪物的原因。絕對不是。

 

葛雷夫感覺到眼前的一切,成為了慘烈的事故現場。美好的生活,一轉眼就砸了個稀巴爛。原本葛雷夫還遮遮掩掩的以租屋為名,繞著圈子讓魁登斯與自己同居。同居了幾天,為了幾餐飯跟幾杯咖啡,幸福到會怕。在聖誕節聽了幾句「我愛你」的蠢話,傻傻相信起救贖的可能,相信奇蹟。以為魁登斯是聖誕老人補償自己,遲到十餘年的超級大禮。

 

葛雷夫在心裡臭罵自己「還聖誕老人咧!聖誕老人只能對孩子們講,有些孩子過了五歲也就不信了。」他在心裡對自己破口大罵,同時也對著魁登斯大吼大叫:「好了!一個糟糕的真實故事說完了!你可以尖叫逃走了!想搬家也請便,我替你叫車。」

 

葛雷夫心裡完全不是這樣想,卻還是忍不住口是心非的叫嚷。「怎麼還站著不走?聽不懂人話嗎?」

 

「我接下來要丟掉你的CD 收藏,數位化管理你的音樂,可以節省很多空間。這些東西又不是黑膠唱片,沒有保存的必要性。」魁登斯又一次的答非所問。葛雷夫幾乎壓抑著尖叫的衝動,對魁登斯說:「沒有聽到我說了什麼嗎?」

 

「聽到了一個哀傷的故事,聽到了你自稱黑洞。我還有什麼遺漏的嗎?」

 

這下換葛雷夫說不出話了。他只能傻愣著,讓魁登斯緩緩的說:「我不懂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個故事。說了,不代表我會懂。說了,不代表我能回到過去的時空拯救你。」「但是現在,我可以陪你。」說話時,魁登斯眼神裡有種神祕的冰冷與滄桑。很難想像一個說話總是低低細細,柔軟的幾乎畏怯的人,迸出來的每個詞都能有著堅定不移的力道。「我不是⋯⋯不是什麼心理醫生或者情緒管理大師,我或許無法治療你。但是我可以陪你。就⋯⋯陪著你。」魁登斯說這些話的時候,幾度卡住,似乎因為太激動而結巴。他認真的比劃著手勢,像是要強調自己言語的份量。

 

「陪你創造新的故事,甚至成為你故事的一部份。那個人,還有那個人造成的傷痛。會隨著一年又一年的過去,篇幅越佔越小,越來越不重要。」魁登斯用纖長的手指,努力比著一個「越來越小」那樣的手勢。彷彿捏合著空氣中的光與微塵。葛雷夫覺得自己心裡面的某道裂口,也就這樣被捏合了起來。

 

「我的篇幅會越佔越多,『我們』會越長越大。」說著『我們』的時候,魁登斯還特別用手比劃了一下,可愛的近乎傻氣。

 

為此,葛雷夫嘆息:「傻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人。」

 

「我就是個傻子,還是個純情又有雛鳥印象的傻子。」

 

「我會毀了你。」

 

「那就來吧!」魁登斯笑了。毫不在乎因此毫無畏懼的笑了,低聲的說:「我很期待。」

未完待續

TBC

*這本將陸陸續續貼到完結,番外不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