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5 (接梗律師AU)(完結)

 

===純情的怪物CH4===

 

抱持著破釜沉舟的心態,葛雷夫打開了儲藏室的門。接下來幾天,魁登斯翻箱倒櫃清東西的時候,葛雷夫一直待在書房內靜心閱讀。偶爾魁登斯會拖著一箱東西進來詢問留或不留,然後很自然的在他臉上留下一吻。彷彿交往許久的情侶,一個簡單的問候。

 

葛雷夫注意到魁登斯整理東西不只高效率,更是有著超能力般的敏銳。他清掉了葛雷夫父親的信件與贈與的禮物,但留下了褓姆織的毯子。他把葛雷夫一堆金碧輝煌的辯論賽獎盃扔進了箱子,卻保留了啤酒大賽的愚蠢獎牌。葛雷夫與旁人的親疏遠近,究竟在意那些事情,愛著那些人。魁登斯一眼掃過去,大概就可以猜中九成。魁登斯詢問要不要丟掉家族相片紀念冊?葛雷夫點頭了。下一次魁登斯進房間,就自行報告他丟掉了葛雷夫數年份的照片,還有那塞滿整櫃子的真實刑案改編小說。

 

這次,魁登斯沒有吻他,反而是緊緊的抱住了他。力道之大,像是會把他壓碎。葛雷夫閉上眼,仔細聞嗅,魁登斯身上都是灰塵與腐舊的氣息,聞起來卻有溫暖日曬的恍惚。「囚犯的獄中來信,還有心理醫生的診斷書我也一起丟掉了。你不需要那些東西。」魁登斯一邊說,一邊用鼻頭去蹭著葛雷夫的肩窩。葛雷夫只是後退了一些,掙開魁登斯的磨蹭,低聲說:「你有什麼想問的問題嗎?」

 

當年的綁架案太轟動,媒體報導篇幅太大。就算當時魁登斯年紀極小,也應該有所聽聞。以魁登斯的記憶力,只要跟儲藏室內的一些東西加以對照,馬上就能發現葛雷夫正是當年綁架案的主角。
加拉哈德改名為帕西瓦。名字從一個聖杯騎士,改換成另外一個聖杯騎士,受害者的身分也不會隨改名消失。「你有什麼想問我的問題嗎?」葛雷夫又說了一次。他覺得魁登斯應該會想知道真相。誰沒有好奇心呢?警方毫無頭緒的辦案過程加上媒體的捕風捉影,造就了故事的多重版本。

 

因為兇手太經典,太神秘。葛林戴華德就算沒被大眾連名帶姓的記住,他也成為了犯罪學中的教科書案例。他不為錢,更不為性。只是貌似無害的靠近被害者,成為被害者的朋友。接著囚禁,殺害。將自己置入被害者留下來的空缺中,頂著對方的身份過活。

 

警方估計最少有五到八名受害者,被頂替的時間短則數天,多則數年。葛雷夫是連續殺人魔手中的唯一倖存者。被頂替四個月後,警方在髒汙發臭的地下室內,找到骨瘦如柴卻神智正常的葛雷夫。葛雷夫懷疑,是不是他表現得太正常了?正常到不符合大眾對受害者的想像?所以人們才開始討論共犯的可能性,說葛雷夫在囚禁過程中也變成了怪物。或者撰寫出一個奇情錯麗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故事,指稱葛雷夫是一個愛上罪犯的可憐之人。

 

故事越混亂也就越引人入勝。

 

若不是葛雷夫家族大動作且大手筆的壓制,寫到一半的影射小說被迫改換主角姓名,翻拍電影的計畫也胎死腹中。這件事情只怕會一直留在人們的記憶當中。公眾的注意力會轉移,事件的熱度也會逐漸淡去。但好奇心不死,而且每個人都好奇。葛雷夫這些年來認識的人,如果知道了帕西瓦˙ 葛雷夫就是當年的加拉哈德˙ 葛雷夫,總忍不住好奇的眼光與試探性的詢問。魁登斯卻只是搖搖頭,用一種毫不在意的態度回答:「我沒有想問的東西。」

 

「我勸你最好快點問,趁我還想答的時候。」葛雷夫發現自己的語氣冰冷,甚至近乎殘忍。「每個人都想知道,那個怪物到底對我做了什麼。」葛雷夫用著誇張的語調開始自言自語。生命中總會有幾個片刻,人們明知道事情要砸,卻完全遏止不住內心的魔鬼,將事情越弄越糟。就像明知說出某句話,兩個人的關係就完了,最難聽的話還是衝口而出。明知甩上那扇門,就再也回不去那個家。卻還是把門扉拉到最大的弧度,帶著毀滅自己人生的惡意,惡狠狠將門摔上。

 

未完待續

TBC

*這本將陸陸續續貼到完結,番外不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