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5 (接梗律師AU)(完結)

===純情的怪物CH2===

葛雷夫又在家休養了兩天。這兩天,魁登斯幫他把所有公事帶來家中,陪著他在家上班。替他做著三餐,處理所有的家務細節,每晚自動自發的換好睡衣,鑽上那張大床,在一個角落安靜窩好。

 

「你這樣真的很像家庭小精靈。」

 

「家庭小精靈不陪睡。」魁登斯很認真的反駁。他太喜歡《哈利波特》這套小說,無法忍受任何人說錯故事細節。

 

「你也沒有真的『陪睡』啊!你只是個乖巧純情的體溫,連抱一下都沒有那種。」葛雷夫說出這句話之後才懷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絕不躁進,保持距離,正是他喜歡魁登斯的地方。怎麼他自己反而心急了?

 

該死,他用了”喜歡”這個詞嗎?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葛雷夫把話題扯開:「你不用回家嗎?整理家務,餵餵貓,澆澆水什麼的?」

 

「我沒有貓也沒有植物。實際上,我的公寓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櫃子,一個浴室。」魁登斯不敢細說,其實除了不能起皺的上班衣裝外,他所有的衣服與生活必需品都塞入一個行李袋。來當看護兼幫傭的這些天,他完全沒有另外整理行李。第一天他回到家,袋子拉鍊一拉就轉頭出發。

 

聽到這邊,葛雷夫忍不住皺眉:「付給你的薪水沒有這麼糟。就算在物價高昂的紐約,你的薪水依然可以負擔更好的房子。」

 

「大部分的人家中會擺放什麼東西?影視光碟,書籍,照片……這些東西我看一次就夠了。不需要。」

 

葛雷夫原本想問:「那你需要什麼?」但心念一轉,立刻住口不言。要是魁登斯立刻開口要求更多的接觸,更多的親近,更多的愛……葛雷夫當下給不起,讓人安心的陪伴關係勢必立刻崩解。所以葛雷夫只是設好鬧鐘,關掉房內最後一盞燈。

 

葛雷夫其實想偏了,魁登斯絕對不會要求更多的靠近。也絕對不會追問「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剩下的兩次約會究竟該如何處理?」對魁登斯來說,凡事都不能逼太緊。他生命中所有的美好,全都是泡沫,一碰就破。況且魁登斯能隱約感覺到,發生在兩人間情愫與共鳴,全是往日痛楚在靈魂中的震動。偶爾恐懼與疼痛會從軀殼深處掙脫,從臟器內破開。割裂筋骨,夾帶血水與黏液向外奔逃,最後從喉嚨竄出,變成駭人的破空尖叫。

 

就像這幾天,葛雷夫夜晚總會尖叫,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不要問,什麼都不要問。因為魁登斯自己也最討厭旁人問東問西。

 

大家總會說:「說出來你會比較好過。」親近之人則會擺出另一種:「不跟我說,是不是不信任我?是不是不愛我?」沒有受過傷的人不懂,受傷的人就算想說,也不知從何說起。陳述事件必須有條理,有邏輯。但是崩毀的人生只是一團難以言述,又髒又臭的鬼東西。那是他們幸福的屍體,正腐爛生蛆,每一個傷口都有密密麻麻的蠕動悲劇。

 

受傷的人都是自卑的,他們無法對著自己所愛之人,掏摸出自己的屍首,然後跟對方說:「請你愛我,請你修補我。請給我生命,讓我起死回生。」不是每個人都能愛上行屍走肉,甚至愛上一具屍體。所以魁登斯覺得最美的童話是白雪公主,一個玻璃棺內的戀屍故事。

所以受傷之人選擇不談自己的悲劇,把死亡發臭的幸福深埋在某個角落。最後戀人指責他們掩藏真我,指責他們不夠用情。

 

屬於你的戀人,就成了曾經愛過你的人。

 

魁登斯懂得保持距離,懂得不去追問。因為他知道什麼是「不願提起」,也比任何人都理解什麼是「不願回憶」。

未完待續

TBC

 

* 這篇有人在問會不會出本。目前如果進度上OK,應該會是六月份的暗巷ONLY場次。但是這次的場次活動我三次元時間無法配合,沒有報名。如果來得及出本應該會寄攤+交付通販。然後再次感謝風騷律師X實習生的發展梗提供:蚤蚤與爾多

https://goo.gl/forms/kiy7FQ8T4Xjrj2WS2 印量調查,會有通販。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